河山1938/1940 正文 六十六

greeksun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十二章

第一节


“呜、呜——”林重本能地往后退缩,无奈被白药和马立仁一左一右夹住胳膊,只能眼睁睁瞧着江湖郎中的钳子在自己嘴里鼓捣,眼神中流露出的惊恐就如同面对一辆迎面碾来的日军坦克。

游医满头大汗,脸上的紧张绝不亚于林重,嘴里还不停地叨叨:“额的个先人啊,额走南闯北的,就没见上过像长官这么难拔的牙。”

这场旷日持久的角力如此惊心动魄,就连从摊子边经过的路人都禁不住驻足观看。突然,林重屁股下的凳子被人一脚踹翻,白药和马立仁猝不及防,一把没有拽住,已经破罐子破摔的林重仰面往后跌了过去……

“啊——”林重的嚎叫悲惨得撕心裂肺,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嘴下无情、包拔天下”的郎中也愣在当场,钳子上夹着林重白花花还挂着血丝的烂牙。

“个婊子养的……”林重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捂着腮一手去掀腰上的枪套,可抬头看到的却是笑嬉嬉一副助人为乐后等领赏表情的我。“#@#&%&@#……”林重气绝,可又想不出什么词汇能突破我对脏话的免疫力。

“营长,这一脚可带出二两肉咧。”马立仁边摇头、边啧啧惊叹。

正掀起脏围裙抹汗的大夫倒是满心感激,嘴里不住地说:“还真就多亏军爷这一脚,恰到好处、恰到好处……”说着从箱子里捡出一只糊得看不出原色的瓶子,就要来掰林重的嘴——那家伙的半边脸已经肿得像塞进去一个馒头。

“别动!”白药一声断喝挡开了他,接着和颜悦色地规劝林重:“营长,外面的药咋个信得哦,都豁人的,还是用我的。”见林重垂头丧气地扬了扬手,他立刻兴高采烈地扑了上去。马立仁开始掏钱——当然是全身上下刮林重的兜。很不幸,连镍币带铜子儿不超过三毛钱。

林营长并不为耻,仰着脸手却往后一指,陕西佬随即巴巴地望向我。

“别,别看我。我也才遭过劫。”我主动把上衣的四个兜翻得像吐出来的舌头。跟了林重大半年,我早已经养成了有钱也不搁在明处的好习惯。

“先生,就这么多了!”马立仁转过身,把哗哗啦啦一小把硬币倒进大夫手里,还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那家伙瞅瞅眼前这一票破衣烂衫的官兵,咧咧嘴一脸自认倒霉的神情,转头就把林重的烂牙扔进一托盘长长短短、分不出是人牙还是兽齿的纪念品中间。

黄维纲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五十九军徐州联络处的门口。

“你,你,你……还那个捧着脑袋看天的,装貔貅你他娘的也不像啊!都给老子进来,参谋长有事儿交待。”他看见我,显得有些惊讶,“你小子也在?还当你被那个小妖精拐回后方了,你也一起来。”

被点到的都是营以上校佐,就我一个一毛三。魏小叫糊里糊涂地也想跟进去,把门的哨兵伸手把他拦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