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七节 朝鲜银行

朱凯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尿性!太他娘的尿性了!嘿嘿,这点子忒正了,老大,我喜欢,啊不,兄弟们都喜欢,嘎嘎嘎。”韩冬等众弟兄眼神一碰,都嘿嘿的坏笑起来。当年那群敢“挖绝户坟,踹寡妇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霸王,长大了以后,骨子里那点猎奇整事儿的根子还依然健在。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尿性!太他娘的尿性了!嘿嘿,这点子忒正了,老大,我喜欢,啊不,兄弟们都喜欢,嘎嘎嘎。”韩冬等众弟兄眼神一碰,都嘿嘿的坏笑起来。当年那群敢“挖绝户坟,踹寡妇门”,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霸王,长大了以后,骨子里那点猎奇整事儿的根子还依然健在。

“**,黄金Money一屋子,哥们要发财了!”史招财眼睛里瞬间全是金光闪闪的亮光,他老爹遗传下来的那点账房算盘儿基因此刻烧得他浑身骚热难耐。

“什么?真抢银行?咱这是要杀富济贫还是要给咱哥几个预备娶媳妇钱呢?”胡硕瞪着两只牛眼睛,脸上的几粒儿青春痘闻风蠢蠢欲动,像是桃花绽开,一时粉红粉红的。

“这还用问吗?老大就是老大,试问这人世间,谁最关怀咱们?谁最惦记咱们?谁最体贴咱们?当然是老大了,哥几个都老大不小了,都到了娶媳妇的火气年龄,咱虽不能象人家那些高官显贵那样,一整就娶她几房三妻四妾的,但正儿八经娶个老婆暖被窝还是可以的。哎呀,想起来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太牛逼了。”拍完了老大的马屁,韩冬两眼皮上翻,原地就做起了美滋滋的洞房花烛夜的淫梦。

“就是,要娶媳妇咱哥几个可得办的风风光光的,咱丢脸不要紧,咱不能给老大丢人啊,这风光可是用钱堆出来的,大洋得费海了去了。”史招财掰着手指算着帐,就差脱鞋数脚趾头了。

我去——曹柱国看着这几个一会儿看不住就满嘴跑火车头的主儿,气乐了。

“哎哎哎,都他娘的正经点,你们底下的那把破手枪到了该用的时候吗?我可告诉你们,谁要是破了童子身,我一脚就把他踹出飞鹰队去。”

“嘎嘎嘎。”一阵集体坏笑。

“嗯,观察力和想象力都很丰富,很好。”熊再峰宽厚的笑了笑,随后面容整肃道:

“在敌后方渗透作战,最好拥有值得信赖的辅助佐从力量,这样行动起来,会起到事半功倍的强效力。特战队要时刻懂得借力而行,我们飞鹰队再强,也只有八个人,九寨十八洞这股义勇军的力量将是我们现在和将来强大的后援。现在他们的处境不用我说,大家伙也都看到了。

抵抗日本人的侵略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也不是一支两支部队就能完成的事,我们飞鹰队的行动宗旨里就有这么一条,凡是有利于国家和国土安全的事就放手去做。这次在凌源城我们不能象在南线要路沟那样以杀伤日军作为主要手段,因为日军显然已经有了足够的警觉和防范,真要打起来我们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避其锋,取其虚,特战队每一次出手都应该是敌人意想不到的部位,战术主动权始终要握在我们飞鹰队的手里。

这次我拟敦请杜鹃一次性集结不少于五百人的义勇军队伍在中线即凌源城至喜峰口一线,对日军实施定点突击、运动袭扰,即集中优势火力拔掉沿途小队规模的驻屯点,扫除交通线上的几处检查卡口,而后机动的实施运动袭扰战术,调动日军的骑兵联队和日军步兵联队的一部分兵力四处灭火。用小股义勇军袭扰凌源城周围日军分兵驻守的大的矿区,迫使日军原地不动。

据张掌柜提供的信息,这凌源城里只有一个中队的鬼子防守,城外的火车站驻有一个中队。周围的金矿、煤矿、铁矿等地,占去了日军大部分兵力。因为这里是日本人的后方,他们不虞有什么危险,但如此分散的驻防配置,却非常利于我们在城里的行动,也利于我们打击日军的战术防务盲点。

先前在要路沟和大峡谷里随手弄的那些武器装备顺便就当是我们收编九寨十八洞的见面礼了。这次的行动再顺便为他们解决军饷问题,趁机给义勇军弟兄们顺手捞点作战资金和经费, ”

说着,熊再峰从兜里掏出一张手绘的凌源城地形图,指着其中最扎眼的一处标记,用手指狠狠的一戳说道:“我们这次就抢劫它了。”

飞鹰队员们的数道厉目齐齐的盯在了那处标记上:朝鲜银行。

1917年11月,日本敕令朝鲜银行独掌日本人在东北的金劵发行权及代理国库事务。朝鲜银行发行的银行劵成为“关东州”及满铁附属地的日本法币,使得东北日币一变而为金本位。从此,朝鲜银行势力膨胀,发展迅猛,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事实上,都取得了东北日人中央银行的地位,并肩负起对东北金融业侵略的重任。“九一八”事变后,基本上垄断了东北的金融业。1933年日军占领凌源后,日本正金银行奉令直接将凌源城的支店转让给朝鲜银行。

而今这座外表看古色古香的建筑,实际上已经是日本人的满洲中央银行的朝鲜银行,又经过一番扩建和修缮,其地下金库里囤积储存着数目庞大的黄金。

两天以后,一个中等个头的精干练达的汉子来到了大和旅馆。此人是熊再峰通过杜鹃教给他的联络方式在凌源城的秘密联络点联系上的,其真实身份是燕山九寨十八洞中的努鲁尔虎山寨主,大名钱波,小名耗子,手下义勇军六七十人。

验明身份寒暄几句后,话归正题。钱波一脸尊敬的神色对熊再峰说道:“队长兄弟,我得到大当家的指示,一切听从吩咐,另据飞鸽传递的情报,大当家的又调来了七老图山平顶洞和光头洞两处的弟兄来此协助,他们至迟明天就能到达我处。你看还需要我这里做些什么,你尽管吩咐。”

从飞鸽往来的信息中,钱波知道了前些日子发生的事,心里羡慕不已。这次得到杜鹃的授意,全力协助熊再峰他们在这一带的行动,安排好寨子里的事后,带了几个队员就急匆匆下山赶了过来。

看着风尘仆仆的钱波,熊再峰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几天前,他在联络点上写给了杜鹃一封短信,大体上说明了此次行动的战术要求和兵力分配,并提出杜鹃派人来与他直接联络,没想到杜鹃那边回应这么迅速。

“钱大哥,谈正事前,有一件事麻烦你给关照一下。我这里有三个朋友需要你这次带出城好好安置一下,另外请杜鹃大姐调一部电台给他们使用。”

“好说,我回山上后立刻飞鸽传信,请放心。”

“如此就多谢了。”熊再峰也不废话,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展开后是一张手绘的凌源城及周边地形图铺在了桌子上。随后熊再峰将这次行动的战术特点、要求和注意事项一一说给钱波。

钱波边听边记,遇有不明白的地方,虚心请教,待一切都弄懂弄通后,钱波钦佩有加的对熊再峰说道:“队长兄弟,俺们九寨十八洞不缺人,就缺能带俺们打仗打大仗打胜仗的人。这次整这么大的动静揍小日本,俺听了这计划心里就热乎,就爽快,没说的,你说咋打就咋打。”

“钱大哥,这仗不是几个人就能包打天下的,打击日本鬼子需要大家的齐心配合,但每一件事务必做细,要不然就有可能多流血了。”

“俺知道,比如说你让俺准备几十把铁锹,俺知道是挖坑用的。挑选个头尽量一边高还得矮一点的,俺知道了是要装日本兵的,这些都好说,就是找十个会开汽车的,俺有点吃不准,俺得回去问问其他寨子里的兄弟,有没有东北军入伙的人,一般他们有可能会鼓捣那东西。”

“没关系,有几个算几个,但一定要认真的找。”

“是。哦,对了,杜大当家的传信过来,她率领队伍已经出发了,预计两三天后到达和你约定的地点。”

“好,如此,就辛苦你跑前跑后的传递信息了。”接着和钱波又约定了行动的几个时间段,确定了几种联络方式后,钱波留下了一名联络员,然后带着那三个专员出了城。

熊再峰领着韩冬、史招财和胡硕,四个人住在大和旅馆,呆在明处,曹柱国领着靳天、宋玉和那人住在皮货店里,呆在暗处,两拨人马按照分工高效的动作起来。

杨明辉这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老实实的呆在兴隆货场里,愁眉苦脸的面壁思过。几天前的事可把他吓了个半死,每每想起,心还蹦蹦乱跳。他可是亲眼见过日本人杀中国人,那简直就跟宰个牲口似地,中国人的命在东洋人的眼里,贱得不值一文。这年头,得罪了东洋人,就是死路一条,逃都没地方逃。

这天上午,几天没去老客街鬼混的杨明辉无精打采的在屋里打着哈欠,大嘴巴刚张开就象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合不上了。

就见门口,穿着木屐身着黑色宽大和服的史招财正阴测测的瞅着他笑,他身后是同样穿着黑色和服的却是一脸杀气横肉的胡硕。

“杨老板好清闲。”史招财不阴不阳的用日语打着招呼,进屋后一屁股坐在了杨明辉的对面。杨明辉吓得连忙站了起来。

“太君好,太君好。”九十度的鞠躬,杨明辉奴颜媚骨的问候道。

史招财那双眼睛看都不看他一眼,坐在椅子上,高高昂起脑袋,眼睛瞅着天鹏。“杨桑,前几天你虽然找回了那三个人,但是我家主人还是非常生气,你竟敢对我家主人找的支那帮办暗下毒手,而且还耽误了我家主人所托的生意,这笔账怎么算?”史招财不紧不慢、不阴不阳的问道。

“啊?我——我那个……”杨明辉哭的心都有了,嘴巴干嘎巴几下说不出话来。

“巴嘎。”这时,那个挺机灵的小伙计进屋,假装倒水,却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胡硕在旁边看得真实,大骂一声,抬腿一脚就把小伙计卷到了屋外。杨明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哗啦。”史招财一抬手,扔到桌子上一小袋子大洋,然后瞅了杨明辉一眼,阴森森的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杨明辉看着桌子上的那袋儿钱,汗竟然稀里哗啦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