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8.html


陌生男人尊从刘美艳的命令,又像拎小鸡似的把小安妮提到欧阳家的大门外。

欧阳宅院的大门外,围着一大堆看热闹的村民。

刘美艳狠狠地推搡安妮,扇打她的耳光,把她按在地上,逼她跪在地上示众,并向那些围观的人们谣传说安妮是妖魔化身,逼走了自己的外公,说她是害死罗娜母亲的凶手,还谣传说那些失踪的人都是与安妮有关。

可怜的安妮因年纪幼小,尚未有辩论能力,只好听天由命任其摆布。

欧阳家大门外,那些失踪者的家属们听后都愤愤地围上来:“妖怪,妖怪,烧死她!烧死她!”几个迷信深重的村民疯狂地向安妮身上吐口水,泼猪血,砸鸡蛋,扔垃圾。

安妮身上那白色的裙子上被染成了血红色,还有一团团的蛋黄,到处都沾满了污迹。

接着,几个失踪者的家属们又发疯似地将她拖进了东面的柴房里,把她的头按在灶台上,用力地拉扯着她那如丝般的黑亮的头发。

“呃”安妮被揪得头皮疼痛难忍,终于忍不住剧痛“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两个凶恶的女人向她扑过来,强行用剪刀剪掉了她那的头发,然后又把她推出了柴房。

“妖怪!妖怪!”

“打死她!”那些失踪者的家属们声音高亢,他们愤怒地指着她大骂,砸东西……

“不,我不是妖怪!”安妮发出了低微痛苦的声音,她奋力地挣扎着,却无济于事,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的凌辱使她泪如泉涌……

“孩子,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坚强,好好活下去!”这时,她想起母亲临走前的话,咬紧牙关不再哭了,默默地忍受着这非人的折磨。

“整,把这妖孽整下地狱去!”有的人边用洗碗水淋她的头,边恶毒地骂道。

“扫帚淋生尿,淋甲她不能转世(用扫帚泡生尿淋她,让这妖孽无法转世投胎)。”

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辱骂安妮,并用扫帚打她,嘴里骂的尽是那些安妮听不懂的语言。

随后,一个中年女人折断院子里的一根带刺的玫瑰树枝,劈头盖脸地鞭打着她那瘦小的身子,打得她遍体鳞伤、血迹斑斑。

安妮疼得咬破了嘴唇,那穿心般的刺疼就像是无数条毒蛇在撕咬着她的背,令她失去了知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人泡在水里,浑身冰冷,接着她似乎听到了“哗哗”的泼水声,随即浑身泠得上下牙齿“咯咯”的直打架。随后她再次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妮从一阵抽搐中醒过来后,发现自己仍然躺在粗糙的红砖地上,两个手提木水桶的女人正指着她,骂着她听不懂的语言。而她却浑身水水淋醒的。

随后,坐在她对面红色靠背椅上的刘美艳向那个脸上长疤的陌生男人使了个眼色。

男人把浑身血迹斑斑的小安妮从地上提起来,飞快地朝着“参观尾”的教堂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