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05章 特级绝密文件

亦浩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义田说,关于会议的内容不得外传,可是这个会议有内容吗?除了几个人的身份和任务,没说什么呀。山田在想,义田这个老家伙卖的什么药?就开这么一个会不到十分钟,还把自己的特工的身份暴露出来,什么意思啊?

本来,特高课派她来的时候特别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自己特工的身份,这下倒好,还没到地方呢,义田倒是先把自己的身份公开了,这不是等于出卖自己了吗?

难道这就是义田说的不得外传的意思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这个范围开的会,就等于是向全体人员宣告了她的身份。

山田百惠子不经意的冷笑了一下,且看义田这个老家伙的后面如何吧,反正电台抓在我手里,只要电台在手里,就能保证和上峰的联络,就有了主动权,这说不定,我还真的参他一本,够他喝一壶的。


是的,义田的本意就是要把山田百惠子的身份公开了。

本来上边要安排一个谍报人员进来,义田就老大不高兴,但又不好明着违抗。他很清楚,包括他在内,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特工谍报人员监视的对象,他可不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有个特工的人时刻盯着他的行踪,再背着他偷偷的报告给上峰。把山田特工的身份公开了,等于让大家同时也盯着这个女人,一旦有什么对他不利,他的手下会向他报告的,这一点,义田大佐对这支经营了多年的队伍,还是有信心的。

至于这个女人的生活方面的事情,义田懒得去管,这个女人早晚得毁在床上,义田这么想着就往自己的舱房里走去。

川崎跟着他的身后,义田说,要给川崎看一份绝密文件。


走进义田的舱房,义田示意川崎把门关上,张天福已经提前把义田的藤椅搬了回来,摆在办公桌的位置。

义田坐下,眼睛盯着川崎,慢慢说,“川崎,你告诉我,我可以信任你吗?”

川崎脚跟一碰,敬礼,然后说,“大佐,我是您亲自带出来的兵,一切听从您的指挥。”

义田满意的点点头,“嗯,很好啊。”义田就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文件袋上印有“特级绝密”的字样。

义田将文件袋交给川崎,“回你的舱室看吧,但是,不得带出舱门口,不得记录,更不能告诉任何人,两个小时以内给我送回来。”

川崎双手恭敬的接了文件袋,敬礼道,“是,谢谢大佐的信任。”就走了出去。


义田有些累了,就闭上了眼睛,周围这么多人,他可以信任的人恐怕只有川崎了,再说,既然任命川崎是总工程师而且川崎还是他的副官,这份文件是早晚都要给他看的,里面涉及到的很多内容都是要靠川崎来组织实施的,好在川崎还是让他感到满意的。


川崎在接过义田递给他的文件袋的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乱跳,他知道,自己将要接触到的是这次行动的最高机密了。川崎努力克制着自己,别让自己的心情从脸上表露出来,别让义田看出来。

回到自己的舱房关好门,从里面把门拴上,他背靠在门上,把文件袋放到自己的胸前,手还能感觉到自己疯狂的心跳。

川崎坐在床上,让自己平静了一会,才慢慢打开了文件袋,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文件,封面印有《无名岛工作计划》,没有落款,右上角同样印有特级绝密的字样,川崎看看页码,竟然有五十二页之多。

川崎想起来了,有几次他进到义田舱房的时候,义田都是在看一份文件,看到川崎进去,义田就合起来,从当时留给他的印象中文件厚度来判断,应该就是这份文件了。看来,义田对待这份文件还是十分慎重的,只有在他的任命下来并当众宣布了以后,才把这份文件给他。


川崎先把文件从头至尾浏览了一遍,这是一个关于此次行动的详细计划以及实施的细则。包括这次行动的现实和长远的意义,组建义田机动大队目的和方法,部队转移行动路线,给养的供应补充,专家的调集,安全保卫以及可能预见的突发事件的应对处理等等,都有详尽的方案,而且,就目前已经发生过的情况来看,除了中途停靠基隆港是在计划以外,并经过安田将军特批,其它也都是按照这上面的计划一步步实施的,真可谓详细周到,滴水不漏。


义田给他两个小时的时间,显然不够全部认真看完的,川崎只能专拣重点要点来看了。

大致看完这份计划,川崎里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计划中从头到尾都充满了杀机,不管计划成功与否,参加行动的人员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川崎大致归纳出以下几点:

一. 人员组成方面,由日军士兵200名,皇协军士兵300名,日本军人为战斗警戒部队,皇协军人员为施工人员,施工完毕就地解决。专家组人员:实验成功任务完成以后,经三个月的检验核实,证实其效果达到原定目标,研究人员的使命也就完成,所有参研人员就地解决。

二. 如果计划失败,全体人员自杀以谢天皇。

三. 严密封锁消息,规定每周一次与总部联络,由指定的特高课专门人员执行。


且不说会遇到天灾人祸,或者实验计划失败,就算是计划中的一切都顺利完成,要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返回日本本土,怎么回来计划中却没有提及,这就意味着,他们将被抛弃在那个远离大陆的海岛上,自生自灭。

川崎想,从这个计划的策划开始,军部就已经把他们这200官兵当成一种实施罪恶勾当的工具了,至于说那300名中国士兵其实就是施工的劳工而已,编入机动大队只是一种骗人的手段,便于管理而已。

看来,整个行动中,除了义田大佐以外,所有的人都被蒙在鼓里,被欺骗了。

川崎想起义田说 “天福这孩子也不错,可惜啊,他是中国人”,现在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中国士兵在充当完了劳工,干完施工的工作以后,就被就地解决。

川崎明白,这个解决指的是什么。那么,“狸猫”赵先亮呢,他能逃脱解决的命运吗?他和那些士兵现在唯一的不同是,赵先亮已经是军官了,能逃脱被解决的命运吗?肯定不能。

现在想想,对于赵先亮的提拔,也不过是蒙骗中国士兵的手段而已。川崎不得不佩服义田的油滑和阴险。


按照义田这句话的潜在的意思分析,那他们这些日本军人似乎还是有得以生还的可能的,至少不会被解决。不过,以川崎的看法,怎么看也是觉得活下来的前景十分渺茫。


“狸猫”赵先亮,表面上是这支队伍里的唯一一个中国军官,他另外一个秘密身份是中共地下党,以共产党的做事方法,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这么发展下去的,否则的话,他和“狸猫”受共产党八路军的命令混在这支队伍里,就没有意义了,得赶快找机会和“狸猫”取得沟通,看看有什么办法阻止这次行动,并解救这些还蒙在鼓里的日中士兵们。


两个小时很快就要到了,他没来得详细看其中关于工程的计划方面的内容,没时间了,只好大概的扫了一眼,一旦义田问起来他好有得回答。


川崎去给义田送还文件的时候,义田已经睡觉了,整个一下午,义田也是够辛苦的,毕竟上了点年纪,经不起这么长时间海上的颠簸,体力和身心都是一种煎熬。

其实,川崎是知道的,表面上看起来义田大佐很平静,以他对义田的了解,他应该也是不会完全赞同这个计划的。之所以能带队来执行任务,更多的还是处于军人服从的天职。再说了,既然军部已经制定了这样一个计划,总得有人带队实施,不是义田就会是别人,至少,义田还算不上一个好战分子,而且对属下还算宽容。

川崎想拿着文件退回来,再仔细研究一下,等到义田醒了以后再给他送回来,反正他已经睡着了,也未必知道自己是否来过,到时候解释一下就行了,闪念一想,似乎不妥,万一……,毕竟这是一个特别绝密的文件。想到此,川崎就悄悄的把文件放在桌子上,又踮着脚退了出来,路过义田身边的时候,他隐约的感觉到义田并没有睡着,他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判断的准确。


义田是很累了,和川崎谈完话以后,他靠在藤椅上休息了一会,就有了一些睡意,他很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但是,他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躺在床上他也睡不着,看看表,给川崎规定的时间快到了,就上了床,面向里侧躺着,看看川崎什么时候给他送回来,他的内心真的希望川崎不要让他失望。

川崎推门进来的时候,义田赶紧闭上了眼睛,就听到川崎走到桌子前面,似乎停顿了一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东西落下的时候,还发出了轻轻“啪”的一声,然后,就听见川崎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义田一下坐了起来,看看放在桌子上的文件袋,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自己没有看错人,川崎还是值得信任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