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云岳飞——英雄不该被误解

游摆子 收藏 19 645
导读:东方天际的一箭霞光在滚滚黑烟中奋力挣扎,若隐若现;不断腾起的浓烟裹挟着各种焦味在汴京城上空堆积着、交织着,将这座昔日富庶繁华甲于天下的都城包裹得如同活地狱般阴森死寂;面色枯黄的巡城士兵们竭力地捕捉着空气中弥漫的人肉焦味,偶尔有一丝微弱的光芒从血丝密布的眼球中泛出;枕戈而睡的战士把耳朵紧贴在冰冷的城墙上,似乎在警惕着任何动静。 关键词:抗金、岳飞、南宋中兴、莫须有 正文:如狼似虎的金军士兵在头领们的鼓动宣传下贪婪地想象着汴京城的繁华富庶——只要攻下城池,他们就能尽情地劫掠,纵情享受中国上国的奢

东方天际的一箭霞光在滚滚黑烟中奋力挣扎,若隐若现;不断腾起的浓烟裹挟着各种焦味在汴京城上空堆积着、交织着,将这座昔日富庶繁华甲于天下的都城包裹得如同活地狱般阴森死寂;面色枯黄的巡城士兵们竭力地捕捉着空气中弥漫的人肉焦味,偶尔有一丝微弱的光芒从血丝密布的眼球中泛出;枕戈而睡的战士把耳朵紧贴在冰冷的城墙上,似乎在警惕着任何动静。

关键词:抗金、岳飞、南宋中兴、莫须有

正文:如狼似虎的金军士兵在头领们的鼓动宣传下贪婪地想象着汴京城的繁华富庶——只要攻下城池,他们就能尽情地劫掠,纵情享受中国上国的奢靡。他们那流着豺狗般凶光的眼珠表明他们已经忘记了什么叫伤痛,什么叫死亡。正义这一文明的词语似乎从未在他们那刚开化不久的字典里出现过,他们知道的只是砍头,只是劫掠。

戒备森严的弁驼冈中军里。耳挂金环的金东路军统帅二太子完颜宗望正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完颜宗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菩萨太子”斡离不,宗望是其汉名。大概是女真人逐渐开化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太过于俗气,乡巴佬一样,不利于外交访问与青史留名,所以每个女真贵族都羡慕并拥有一个文化底蕴高一些的汉名,在当时的社会里,无论西夏、大辽还是后起的金国,都在文化上把最为柔弱的宋朝奉为正朔,勤加模仿学习。

斡离不之所以成为金国的“菩萨太子”并不是因为他有一颗菩萨的心肠,而是他对佛教推崇至极,笃信佛教,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这位勇猛彪悍而又沉默冷静的菩萨太子很早就跟着父亲阿骨打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屡建奇功。

1122年的八月,时任副都统的斡离不率先头部队追击辽天祚帝至石辇驿这个地方,突然遭遇辽军大部队2.5万人。当时,斡离不身边仅有千余人,很快就被辽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包围住了。天祚帝哈哈大笑,扬鞭狂言,小子,这下死定了吧!

斡离不的辽国普通话水平不怎么的,听不懂辽帝说的是什么,但是,从天祚帝这老狐狸那夸张的得意表情也可以猜得一二。沉着寡言的斡离不也不答话,挥动手中嘎嘎作响的金背大砍刀直取辽帝。天祚帝一看情况不妙,拔马便跑。这样一来,辽军大乱,斡离不乘势掩杀,大败辽军。

石辇驿一战,斡离不一夜成名,成了金军的一面旗帜,以至于辽军闻风丧胆,不战而溃。

金宋开打以来,斡离不率领杂牌混成部队六万余人一路高歌,势如破竹,很快就攻破了北宋汴京的北大门滑州,并哈哈大笑地渡过了无人把守的黄河天险,先锋完颜宗弼直逼开封城下。

完颜宗弼就是《说岳全传》里的大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中原人称金兀术。在民间影响最大的金兀术力大身长粗犷好战,很早就抡着金蘸斧跟随父兄干革命。在追逐辽帝的一次作战中,他被被数倍于己的凶悍辽军所围,如果是常人的话恐怕早已经被扎成了马蜂窝。可金兀术不是一般的剽悍,他抢过一把辽军的扎枪,单枪匹马冲进辽阵,左扎右刺,杀死辽军八人,并且生擒了五人。宋金开打后,他在二哥斡离不的帐下做了一员副将,随军伐宋。在攻打岳飞的老家汤阴时,金兀术一马当先,率军俘虏了三千宋军;后又与金将合鲁索率领七十余骑涉水过河,砍死前来烧桥阻击的宋军五百余人,一战成名。稍后,斡离不任金兀术为先锋,率军直逼开封城下。太宋徽宗闻讯仓皇南逃,金兀术率百余骑追击南逃的宋徽宗,虽然没有成功的抓住这位有名的艺术家皇帝,但是获得3000余匹战马而回。此后,金兀术兄弟越战越勇越战越有劲,名声也越来越大,逐渐成为宋朝的主要对手。

很快,斡离不亲率主力赶到,在宋朝降将郭药师的建议下,奇袭了宋朝的战略储备仓库弁驼冈,并把这里作为攻打开封灭亡宋朝的军事指挥部。

多年的战争生涯给他一种很强烈的战争直觉,斡离不认为很有必要马上组织军队攻打开封。这一战,主要是吓唬吓唬那些柔弱怕死纸醉金迷的统治者,也就是为了炫耀军威,顺便探听虚实,捎带打击宋军士气。

他抽刀一挥,决定于当晚发动进攻。

此时正值农历正月初八,一扇弦月遥遥地悬挂在西边的夜空,如同高高在上的极乐神佛,俯视着人间的一切。三千多名金兵从大本营弁驼冈出发,三十多条大船顺汴河而下,直扑西水门。可是当金军驶入汴河后不久便如龙游浅滩寸步难行,不仅仅是金军不习水战,更为主要的是宋军早有防备——李纲早就下令拆除蔡太师等达官贵人家的假山奇石,扔入汴河水道,以防金军从水道偷袭。(不仅拆了当时的达官贵人家花园中的假山奇石,打到后来就连皇帝陛下的御用花园——艮岳也被拆除砸碎,充作城防之具,这些沾满了人民血汗的奇怪石头总算在抗金的战场上发挥了一点作用,冲洗掉了些许血腥。)

这些让无数个杨志翻船落草的古怪石头也让这群金军险些翻船落水。战船已无法发挥正常的作用,游泳过去偷袭是不可能的,中道折返不是金军的个性,面对这些人造的暗礁险嶂,金军只能采取最原始最无奈的办法——一边排除障碍,一边缓慢前进。

当金军的船只艰难地抵达西水门下时,两千多名宋军死士突然从黑暗中冲出,奋力砍杀企图上岸的金兵;一部分宋军则用猛甩着挠钩,像拖猪一样将金军船只拖至岸边,砸碎,当然,工具还是那些很顺手的石块。

在夜色的遮掩下,宋军依据有利地形奋力地砍杀金兵,金兵被砍得嗷嗷叫;金兵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群原本不堪一击的宋军比打了鸡血还兴奋,他们被砍了一顿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清醒的头脑,疯狂地砍杀宋军。双方都砍红了眼,奋战率达到百分之两百,刀剑相格之声完全淹没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之中。奋战了一夜之后,金兵损失过半,想取胜是没有希望了,金军只好鸣金收兵,回家疗伤。

其实,这群疯狂的不怕死不要命的宋军并没有打鸡血,他们的疯狂完全出于一种伟大而崇高的国家民族的责任感,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感使我们中华民族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五千年而屹然挺立!

西水门一战,宋军士气大振,彼此拥抱拍打着相互勉励,但是李纲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他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更加残酷惨烈的战斗。

天空一片黛青色,仿佛一口沉重的铁锅,密密实实地倒扣在高低起伏的大地上。慢慢地,遥远的天际挣脱出些许惹人的酡红,这醉人的酡红犹如缓缓抽出的寒光逼人的宝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划破这莽莽天幕。

在遥远的西北方向,一位英姿勃发的小伙子正紧握着钢枪屹立在寒风呼啸的山岗上,凝重地遥地望着千里之外的京城,炯炯的目光燃烧着翻腾云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