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谈西方民主1:谁的民主

yijiayuemail 收藏 19 465
导读: 在讨论西方的民主制度之前,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绝大部分实施美式民主的国家和地区的民主化程度要比中国高。我写这个帖子绝不是要为中国现在存在的问题做辩解--在民主建设得过程中,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我并不生活在一个施行美式民主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这种制度的观察。在这篇帖子里,我想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式民主是谁的民主?”。我们的宣传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美式民主是大资本家的民主,是资本家控制国家的工具”,而我们听到的来自西方国家的宣传则是:“美式民主是全体公民的民主,

在讨论西方的民主制度之前,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事实:绝大部分实施美式民主的国家和地区的民主化程度要比中国高。我写这个帖子绝不是要为中国现在存在的问题做辩解--在民主建设得过程中,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我并不生活在一个施行美式民主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这种制度的观察。在这篇帖子里,我想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美式民主是谁的民主?”。我们的宣传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美式民主是大资本家的民主,是资本家控制国家的工具”,而我们听到的来自西方国家的宣传则是:“美式民主是全体公民的民主,是公民的意志得到体现的标志”这两种说法哪种对?通过现实情况我们可以看出来,两种说法都走了极端。我们说西方只有富人才享有民主,可是穷人手里也有选票咱不能否定吧。西方说在西方全民享有民主。可比尔盖茨的支持和某餐厅服务员的支持能一样吗?实事上,西方的民主制是一种财富加权式的民主,虽然这一点没有写在西方国家的宪法里,但却是现实的主宰。


西方民主制度的核心是民主选举制度,而民主选举制度正是金钱大展身手的舞台。我们知道在西方社会中,新闻媒体是掌握在资本家手中的,新闻媒体是可以操控公众舆论而主导竞选的结果。加上西方的言论是自由的--这加剧了穷人与富人之间的话语权的不平等。我遇上过很多人,老爱把自由和平等放在一起说,其实自由和平等在一些方面是矛盾的:大家说话都可以说话,可是有的人只能用嘴--对身边的人说,有的人却有高音喇叭--可以对整条街的人说,有的人拥有一家报社--可以对全城的人说,有的人是电视台的大股东--可以对全国的人说...这样一来,大家的话语权能平等吗?话说回来,竞选本身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如果你的政见过多向穷人倾斜(这里的“过多”是谁来判断你懂的),你就不会得到富人的资助--穷人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你为他们说话。在这样的环境下,真正为人民说话的政党是不会出现在候选名单里的。也许你在选举的时候为你的支持者的故事所感动,为你的支持者的人格所折服,为你的支持者的的豪言壮语所动容--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正常的被宣传对象的表现--而资本家关心的是:花几美元能买来你的感动--如果你的感动千金难买--不好意思,其他人都被感动了,你那一票咱不要也罢。大家都是聪明人:这样的选举还不如贿选直接呢:好歹钱都进了百姓的口袋--就像TG一些地方选举村干部一样:过节的时候每户包50块红包--下次村干部选举这家人就选你了。要是有多个人竞选--村民就更高兴了:今年的选票就能涨价了。(在选举制度中,宣传战是必须的:如果规定大家都不许拉赞助做宣传的话,那就会变成和TG一样:选人大代表的时候没有一个候选人是你认识的--你也不知道选哪个符合你的利益,于是你就跟着领导选了:领导选谁我就选谁--再怎么说算是讨好领导了...然后领导还要讨好领导的领导...那就说来话长了)


这种形式的民主制度导致以下循环:拥有更大财富的人享有更大的政治权利-->富人利用手中的权利施行能使财富进一步集中的国家政策-->社会财富进一步集中在少数富人手中-->富人的政治权利进一步加大;相比之下,TG的富人虽然享有很大的经济权利,但是却没有合法的途径让他们把手中的金钱转化成政治权利;因此TG的富人们只能用行贿这种低级的,高风险的,为人所不齿的的方式把手中的金钱转化成政治权利--这种政治权利是暂时的(换一个官员你还得再行贿一次)不稳定的(官员随时有可能更换甚至落马)影响力有限的(影响力大了会东窗事发)。而西方资本家可以通过他们的政治代言人通过有利于他们法律,法案,决议来吧手中的金钱转化为权利,在国力强大的国家(例如美国),资本家甚至可以通过手中的金钱“买到”其他国家的政治权利--只要让他们的代言人改变国家的外交政策就行了。这种政治权利是长期的,稳定的,具有极大影响力的,最重要的是:合法的--这意味着资本家们的政治权利将受到国家机器(军队,警察)的保护。


实际上,美国的金权政治和TG的官员腐败问题一样是体制的硬伤,只能缓和无法消灭--现在的美国社会的文明程度很高,可以很有效的抑制其体制的黑暗面,而一些社会文明程度不高的地方(例如:墨西哥)这种体制的黑暗属性就暴露无遗。现在的TG的民主程度不如美国是事实,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事实并不是可以通过改变一个政体能解决的。


台湾社会的民主化也是经过了漫长的积累--这包括了社会物质财富的增加,人民觉醒度和权利意识的提高等。而且说实话台湾的民主程度也不是很高,与其说是政治生活不如说是政治运动,很少有人根据自身的利益给政党投票--无论是国民党上台还是民进党上台,政府的政策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区别。而且说台湾的资产阶级是台湾的统治者也是不准确的。像台湾这样极大得受到美国影响的地方,其政治政策的实际决定者是美国,又因为美国的统治者是美国的资本家所以说:美国的资本家是台湾的统治者。台湾选不出不听美国资本家的话的政党。


TG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是可以成为民主社会的,而且在这种我们谁都没有见过的民主社会中,经济地位与政治地位将发生分离。人们实际的政治权利会有差别,但会比现有的任何社会更小;最重要的是人们的政治地位不会像西方那样取决于经济地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