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二章(5)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于晴抬起胳膊,两人同时注意到于晴胳膊上那个针眼,王志文还在地上不远处看见一个注射器。他们瞬间明白了什么,王志文过去捡起注射器,拔掉针头,把它装进一个从房间里找来的塑料袋里。他回头看着于晴痛苦绝望的眼神,暗暗的接受了一个现实。他把收好的东西装进口袋,过来扶于晴:“走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于晴抬起胳膊,两人同时注意到于晴胳膊上那个针眼,王志文还在地上不远处看见一个注射器。他们瞬间明白了什么,王志文过去捡起注射器,拔掉针头,把它装进一个从房间里找来的塑料袋里。他回头看着于晴痛苦绝望的眼神,暗暗的接受了一个现实。他把收好的东西装进口袋,过来扶于晴:“走吧,先回去吧。”

肖丽娟发狠的锤了一下旁边的玻璃茶几,茶几上的玻璃顿时裂开。

于晴慢慢站起来,她恢复了些力气,慢慢的朝外走去,肖丽娟跟上去,把一条不知什么时候沾了水的毛巾递过去,于晴没接,肖丽娟拉住于晴,把于晴脸上的血污擦干净,现在的于晴萎靡狼狈,要不是身上的军衔什么的能证明她的身份,她跟街上落魄的人没什么区别,于晴愣愣的站在院子里,看着地上的被击毙的罪犯,一些碎玻璃茬子散落在墙角。她看着那些碎玻璃眼睛发直,忽然猛的跑过去,这一下脸肖丽娟也没意识到,正忙着为于晴洗毛巾,等意识到于晴干了什么已经来不及,王志文倒是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在于晴把玻璃划过自己手腕之前抢了下来。

“于晴,你疯了是不是!”王志文一巴掌打掉于晴手上的玻璃,看于晴还想过去捡,他紧紧箍住于晴,肖丽娟也在短时间内反应过来,上前帮王志文。于晴本身就不是泛泛之辈,虽然被箍住,下意识的能想到的招都使了上来,什么军体拳和王八招,她甚至一脚把肖丽娟踢了出去。


“她疯了吗?”肖丽娟自问自答,不顾疼痛再次冲上去。

王志文最后把于晴扣住,他也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这样,我们一起帮你解决,你这样不随了他们的意吗?啊,听话。”他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一些,因为感觉到于晴的竭力反抗。

肖丽娟也按住于晴不断往墙上撞的脑袋:“你就这么算了?你姐白死了?你应该在乎陈风吧,你想自己死让陈风痛苦?”肖丽娟是关键的时刻送来最关键的东西,她提到的都是于晴现在最在乎的东西,听到这,于晴终于“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她哭的撕心裂肺,但是放弃了反抗,放弃了轻生。

“五号……”于晴哭的没有了生气。

两人放开于晴,他们很清楚于晴说的“五号”的概念。

王志文跟肖丽娟使了个眼色,两人慢慢的把于晴扶上车。


于晴上车后,王志文并不急着走,他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程建国:“来收拾一下,我们这次让人盯上了,顺便带个医生过来,我有个队员受伤了。”


那边是一顿呜里哇啦的声音,无非是惊讶和质问王志文三人发生什么事还有为什么之类的。王志文把地址告诉他之后就挂上了电话,他担忧和不忍的看着于晴。这是于晴现在最回避的,她避开王志文的目光,也不去看肖丽娟,没有对象的问:“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王志文哑然,肖丽娟也有些不好说,最后在肖丽娟的眼色指使下王志文说了:“我们这次来之前都把行动电话交上去检查,当时说是为了避免电话有猫腻或者有故障,其实是往咱们三人的电话里加猫腻,我们的电话里有一个很小的定位器,只要连上电源就能定位,你看到我带的那台军用笔记本了吧?你怎么就不怀疑又不是军演拿军用笔记本做什么。”

于晴嘴角扯出一个笑,她靠在座椅背上,长吁一口气,说:“还是不行啊,我真是一个傻子,天天向上的傻子,自以为自己很强。”她重复陈露的话。

“你是傻子我们都是傻子,比你还傻的白痴。”肖丽娟擦擦于晴脸上剩余的血迹,帮她整理整理衣服。

忽然于晴坐起来,她讶异的说:“你什么时候定位找我的?”

王志文对于晴刚刚的动作更惊讶:“十五分钟前,信号现在还有呢!”他打开笔记本,他没说谎,上面有三个点,两个点在一起,一个点在稍远的地方,也就是实际中屋子里的地方。

于晴回忆王志文的话:“你不是说断电之后就没有信号了吗?我记得陈露把我手机摔坏了啊!”于晴摸摸头上的伤口,皱了一下眉毛。

肖丽娟担忧加不安的跳下车,下车前把手枪里的弹夹装的满满的。王志文也想跟下去,但是考虑到于晴现在更危险,他最后只叮嘱肖丽娟小心。不到三分钟肖丽娟就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机,她递给于晴。手机有明显摔过的痕迹,但是除了手机屏幕摔碎和外壳裂了之外,手机的电源部分还能正常使用,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手机肯定是后期又被装了起来,而且还开了机,因为于晴确信手机摔掉的时候电池也掉了出来。

“不用说,这个人至少不是敌人。”肖丽娟看看四周,没人。

“也不是朋友。”王志文冷眼看了一眼那个手机,于晴发现他这一瞬间的表情有些别扭。

说话间程建国就带着人快速赶过来,王志文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之后就把程建国带的医生拉上自己的车,驶出这个地方,剩下的程建国在打理现场。

“就是不一样,人家打仗我们给扫战场。”程建国看着车轮胎溅起的泥点。

一个兵拿着一卷隔离带上来:“队长咋办?”

程建国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别人养的兵那么精神自己养的兵就这么愚钝,他飞起一脚:“封锁现场,等重案大队的来,还干什么!”


医生先检查了于晴额头上的伤口,并无大碍,拿着随手拿过来的医药箱里的东西就解决了。他结束手上的工作的时候王志文脸色凝重的递给他刚从现场拿走的注射器:“医生,你回去化验一下里面是什么。”

医生看着注射器,撸起于晴的两只胳膊,他也注意到了那个针眼,但是他没有妄下结论,他拿过注射器,拔掉推进器,闻闻里面的味道,又仔细的对着光看看:“麻醉剂?”

三个字让车里三个本来要死的人一下子有了生机。

“什么?”王志文差点把车开进沟里,他稳稳方向盘。

“有些像麻醉剂,但是量不是很大,给你注射这个干什么?”医生奇怪的问。

王志文“嘎”的一下把车停下,几个人差点从挡风玻璃前飞出去。

“可是她说给我打的海洛因五号。”于晴激动的说,要不是肖丽娟在旁边按着她早就冲上去问医生一个明白。

医生表情也严峻起来:“我也不知道,既然你这么说了,不过我还要回医院的实验室检查一下里面是什么,我有几十年的从医经验,这里面肯定有麻醉剂成分不假。”

王志文用行动表达了他的急切,他开着车飞一样的在路上行驶,管他的交通规则。

于晴眼里烧着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愿望,生的愿望。


医院里,几个钟头之后——

王志文微笑着拿着一份化验报告出来,他把报告递给同样瞪了几个钟头的肖丽娟和于晴,两人迫不及待的打开,甚至由于急切纸张都撕碎了。

“真是麻醉剂。”肖丽娟兴奋的叫出来,她的声音太大,以至于一个护士过来提醒她安静一些。肖丽娟坐回去,于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前一分钟被判了死刑,后一分钟又获得释放一样,这种心情只有她自己现在明白。

肖丽娟也拍拍自己的胸口:“哈!吓死我了。”她轻松的看向于晴,猛然间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于晴现在的表情像极了刘坤当年的表情。

那也是刘坤在明白生死之后的坦荡。

“太好了。”于晴轻松的说,她现在远比刚才好多了,只有衣服上暂时无法弄掉的血迹提示她刚才发生了什么。

王志文上来打趣说:“可不用要死要活的了。”

“还是得验血,看有没有其他异常。”肖丽娟一丝也不敢放松。

“没问题,”于晴笑了,“我也快成陈风队长了,阎王都不敢要了。”

三人的笑声在医院的走廊上传来,刚刚的护士这回又来了,有些气急败坏的朝王志文训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