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圣器 最后一幕 十年完结]我不想...我不想和你说分别

10年,人的一生中能拥有多少个10年,最多也超不过10个十年吧?而我,一个地地道道的《哈利.波特》追随者,用去了10年的时间,紧紧跟随着你一同去探寻着魔法世界所带来的神秘。或许你会觉得这样做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但在这宝贵的10年中,承载着的却是一段我童年中最美好的梦。

迟到了整整21天后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终于在2011年08月04日零点与每一位哈迷见面。今日的它不仅仅像往日那样依旧带给我们欢乐,而此时,就在这无限的欢乐中还略夹杂着一些悲伤的离别。


梦开始的地方… … …


回忆起这个系列中的8部影片,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最为喜欢“哈利.波特”的开篇曲——《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新事物的到来往往都会给人们带来意想不到之处,电影《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面世,不仅给我们带来的是新奇,还有就是那值得回味的童真。那时候的“哈利铁三角”年龄尚小,骨子里面都透露出天真与可爱。相对而言,我个人更喜欢Hermione,或许是由于异性相吸的缘故吧,每每看到Hermione卖萌的镜头,骨头都已然酥掉啦。

然而01届(因《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于2001年如期上映,故这里称剧情中那批童鞋们为01届“学生”)的这批小家伙们,可以称得上是霍格沃茨魔法学院自成立以来,招生场面最为震撼,待遇最高的一届。你看这帮淘气的小家伙,各个都是那么的古灵精怪,麦格教授为了给每人留下一张入校纪念,让他们提前感受了一下佩戴“博士帽”的感觉,再瞧瞧他们,多么的调皮,多么的好动。

可以说《哈利.波特》整个系列是我的童年,也是我的最爱,整个系列最少也已经看过了不下5遍,毫不夸张地说其中的某些台词都早已熟记于心。当这次抱以怀念的心态再一次观看影片时,却挖掘出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这部影片中,居然发现了7段从未观看过的片段,而这些小惊喜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极大的意外收获。

在经历了一个多灾多难的一年级后,“可怜”的小家伙们终于回到了他们各自的家中来度过那漫长的假期,这对于一个只钟爱于霍格沃茨的魔法师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磨难,在他们认为,只有霍格沃茨才是自己永久的家。

就当假期临近结束时,Uncle Vernon居然把我们的Harry软禁在他那小房间中,若不是他的好哥们Ron驾驶着飞车前来营救,或许整个学期下来,Harry就只能给海德薇讲故事了。说来也巧,每当朋友们来迎接Harry回学校时,当日恰好都是他的生日,而现在看来,Harry的每个生日礼物都具有着非同寻凡的意义。

我发现在霍格沃茨魔法学院里,主修课程当然还是魔法课,而至于那些选修课,在我看来,Hermione选修课选的绝对是时装搭配与表演技巧这两门学科。到了《哈利.波特与密室》这部电影中,几位小演员纷纷都进入到了青春期,而此时的Hermione也开始学会了梳妆打扮,整体效果让人看上去就显得很自然。当然,她的表演技巧在这一集中也得到了提升,表现得更加自如了许多,不再像第一部中那么稚嫩与紧张。

倘若你观看的足够仔细认真,那么你会发现《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是充满着很多乐趣的。当他们为了去探寻谁才是真正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时,只有在喝下Hermione研制的变身水后,才能潜入敌人阵地探求真相。而当他们在“畅饮”变身水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发现,Ron和Hermione都只喝了那么一小口,就像当初研制时所说的那样:“这变身水看着都很恶心了,就别说再喝下去。”而我们的Harry此时却在津津有味地细细品尝着,似乎导演克里斯.哥伦布(Chris Columbus)也懂得谁才是影片的焦点,也许他早已把Harry杯中的变身水偷偷给换成了甜美的南瓜汁。

理查德.哈里斯(Richard Harris),令人值得尊敬的艺术家,当初在小孙女一句“您不演校长,我就不理你了!”的这句话后,欣然接下了Albus Dumbledore这个角色。而在众多哈迷的心中,他才是那个睿智、戴着半月形眼镜,透着慈祥目光的Dumbledore的最佳诠释者。不幸的是,在影片《哈利.波特与密室》上映的数周前,因未能挣脱出病魔的魔爪,他与我们永远的分开了,这位慈祥的老人在与病魔搏斗的最后一刻,也还在坚持站好霍格沃茨的最后一班岗,永远都守护着霍格沃茨那一片蔚蓝的天空。

这位慈祥的老者在临终前还不忘给予我们两句至理名言:人不能活在梦里,不要依赖梦想而忘记生活;让我们成为哪种人的并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为此,在这10年后的今天,我们向您道一句:“我们永远思念您,怀念您!”

伴随着学龄的增长,Harry所面对的困难以及所面临的对手也开始越来越黑暗,越来越强大。

而这个崭新的学期已经是Harry在霍格沃茨中的第三个学年,此时的他,已完全不需要别人接送他去上下学,他早已能够找到通往学校的路。或许是由于全球铁路大萧条的缘故,这次承载着魔法师们的霍格沃茨特快在前往学校的途中也突发了一起小“事故”。当然啦,人家的特快并不是因受雷击的困扰列车断电,最终导致数节车厢脱轨。这次列车在行驶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从中爬上来了几名“小偷”——专门偷取别人幸福回忆的摄魂怪,从而列车长被迫停车,全民一起抓“小偷”。

在这一集中,对于Fred和George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并不是说导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为这两个角色更换了一批新的演员,而是兄弟二人完全度过了漫长的成长期:“变身”、“变脸”、变声。就在这“变3”的过程中,兄弟二人是越长越帅气,当然,也是越来越能搞怪。

电影《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有一个最为善解人意,且活泼好动的家伙,它就是贪吃鬼——巴克比。之所以我说它善解人意,是因为它总能在朋友最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前来救险。但它这个“小馋猫”的绰号早已是个不争的事实,黑夜中搏斗的那个生死关头,巴克比在已经吃掉了好几只雪雕的前提下,也还不放过从它身边飞过的小鸟,东叼一只,西叼一只,吓的这群小鸟只能绕它而前行。综上述情况判断,我觉得,我相信巴克比或许跟我一样,也是一头贪吃的小金牛,这小家伙看起来太有爱了。

如果说《哈利.波特》是一列承载着无数多人童年的列车,一点也不为过,而它不光只是所有追随着它的人的青春,同时还是那些小演员们翱翔的天空。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可以算是整个系列的转折点,无论从剧情上还是场面上来看,都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剧情上不用多说,从这一集开始,邪恶的黑魔头Lord Voldemort卷土重来;而片中那些动作场面、音效方面也做得是尽善尽美。

当然,你也不能总让这帮秃小子们没日没夜地敲起那“破木鱼”吧,他们那颗萌动的心也渐渐地发了芽。在这一集中,Harry喜欢上了Cho,Ginny暗恋着Harry,Hermione也为Ron动了情,就连我们的猎场管理员Hagrid也喜欢上了布斯巴顿魔法学院的那个大个儿女校长Madame Olympe Maxime…你说招笑不招笑…而剧情上这样的安排,也为随后的几部影片做好了铺垫,从而也使得影片能够很自如地进展下去。

其实《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这一集主要还是以社交为主,毕竟三个学院共同去争夺一个象征着无限荣誉的火焰杯嘛,所以自然而然就避免不了埋下爱情魔种的机会。而在圣诞舞会那个场景中,无论从画面还是所有配曲上来看,做的都很大气,华丽。Waltz的选取是那么的圆润,《Magic Works》又是那么的悠扬,而《Do The Hippogriff》的选用又不失纯美的哥特风。可以这样说,此部影片将传统交响乐、华尔兹、哥特音乐、安魂曲以及苏格兰民谣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罗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他能被众多青年朋友们所熟知还得感谢《暮光之城》这个系列,而在《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这部影片中,他所扮演的是Cedric这个角色。在观看完影片后,我个人认为,罗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真的很不适合参演像这类以魔幻为题材的影片,或许他只适合去扮演那些吸血鬼这样的又“好玩儿”,而又可以爱来爱去的角色。此时看来,或许导演也认同了我的观点,所以他很悲催的只演了一部哈利系列然后就死翘翘了,唉…

电影《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还是给我留下了第一个尚未解决的疑问,故在此请教各位哈迷朋友们,望朋友给予答案:当Barty Crouch Junior把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展现给Dumbledore时,为何此时Dumbledore却又让Harry也伸出手臂来呢?Harry手臂上的不就只是一个伤口吗?

人家国外的教育制度就是宽松自由,每家每户的小魔法师当年满11岁时,才允许上小学一年级,但只要是入学以后,一上就是整整10年。而在这10年的光阴中,他们日复一日甜蜜地守候在霍格沃茨那片魔幻的天空,怎么有种蹲班房的感觉啊…

在世界电影史中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三部曲”的魔咒,拍摄每一部系列电影时,只要超过了三部以后,这个系列就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的下坡路。《哈利.波特》系列当然也没有逃脱这一魔咒的困扰,从《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开始,就越发的失色起来,相对而言,电影《哈利.波特与凤凰社》,我认为是整个系列中剧情最为单薄,最枯燥的一集,而在电影中,似乎也就只能找到那为数不多的几处亮点。

在魔法部的神秘事务司,同行几人寻找预言球的过程中,恰巧偶遇到了几只邪恶的食死徒,而后与他们大打出手,就这个动作场面来看,导演大卫.叶茨(David Yates)处理的是相当妥当,他将剧情以及那几处爆破效果与影片的主色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堪称是亮点中的亮点。

而一处细节上的处理,却显得导演有些忙晕了头。Harry头上那道标志性的伤疤,相信化妆师每次都需要很精心地去修补的,最起码也要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而这次,我们却看到的是一个用彩笔随意描绘了几下的伤疤,看来还是Harry比较厉害,伤疤丢失了也都能用彩笔及时补上,都小事儿。

漫长的假期,对于那些很乖的童鞋们来说,是刻苦练习魔咒的最佳时期。当然也总有一些小盆友贪玩偷懒,不去复习功课,而是跑去夏威夷海滩晒太阳。Cho就是其中的一位,在新学期开学回来后,天呐,整个人明显黑了一圈,也不知她究竟晒了多久…而我们的Harry似乎还是个“重口味”选手,即便黑了许多的Cho,他丝毫也没有在意,终于吻到了他的初恋女孩。单单这一场吻戏,导演就NG了30多条,看样子Harry是过足了瘾。

自《哈利.波特与火焰杯》起,那时所萌生的爱情种子终于在这几集中发了芽。

爱情来的太快有时也会冲昏人的头脑,这次倒霉的是Ron。我们的Ron由于偷吃了本来送给Harry的加有强效迷魂药的浓情巧克力后,神魂颠倒,满脑袋都充斥着那个未知的女孩X。但他的噩梦还没有结束,而后他又误饮下了本送给Dumbledore拥有着剧毒的陈年橡树蜜酒,可怜的Ron啊,一晚上遭受着多少本不属于他的磨难啊。在医院时,这里还发生了一场情敌大战,对阵双方是Hermione领衔的乖乖女VS悲催女Lavender,而当时的那个场景,也吓傻了站在身旁的几位教授,看来这爱情的力量太可怕。

既然请回了大腕儿魔药课教授Professor Horace Slughorn来担任《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这一集中的魔药课导师一职,自然而然就要增加一种新的魔法药水——福灵剂。福灵剂也被称作幸运水,顾名思义,喝下它以后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运气。但我个人觉得这种幸运水所带来运气也得分人,你看Harry喝下福灵剂后,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幸运的有点彪。


再一次回到国王十字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 …


时光荏苒,转眼间,一直陪伴着你的这个10年,就这样一晃而过,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做过的一场梦。10年前,每当抱起《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这本书时,心中充满着无限的喜悦与激动,而10年后,当再一次拿起这本书时,相信留下更多的却是怀念与不舍。在这过去的10年中,不变的是魔法世界中的奇幻,是无数多哈迷与你心连心的期待,而唯一变了的是我们曾经的年少轻狂已不再来,这就像一把催人老的弯刀,刀刀拭去的是我们的青春。

拿着手中这张电影票,我踌躇满志地站在门口,久久不敢进厅面对。但该来的迟早是要面对的,即便这心中的痛难以愈合,还是要陪你走完这剩下的路。此时此刻,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地想让时间的车轮就此停住,永不前行;你知道吗,我多么地想回到曾经的童年,再和你走一遍这熟悉的路。但似乎,这都是我的妄想,永远也不能实现的一个愿望。

每一部《哈利.波特》的电影,我总会如期在影院与你相约,而这10年中,我从来就没有过坚持看完演员字幕的习惯,每次都是正片结束以后,就悄然地离开了。而今天,当《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的正片结束后,当大厅中的灯光点亮以后,我微笑地对自己说:“站起来,走出去吧,就像之前10年的每一次那样。”但我始终无法迈出这离开的步伐,站起身来,然后又坐下,就这样反反复复地重复了3次,此时的我,眼眶已经湿润,泪顺着脸颊徐徐地滑落下来,或许这才是一个追随它10年的哈迷最为真实的感受。

相信…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念起“Wingardium Leviosa”这个能将一切沉重的物体漂浮起来的基础魔咒;再也不会手持魔杖,指向着恶魔,高喊着那句“Expecto Patronum”唤出自己的守护神,因为一切都结束了,而所有的一切也就这样淡淡地消失了…


“Mischief managed”恶作剧 完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