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雷剑发威

zwj3993261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size][/URL] 隐藏在山沟里等待突袭的日军士兵们发现了空中异常,多人惊叫: “看,那是什么,啊……是降落伞。” “咦,降落伞吊着东西耶,是我们空军空投的给养吗?” “嗯,要是能吃上家乡北海道的寿司该有多好呀?” 空中足有十多个降落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隐藏在山沟里等待突袭的日军士兵们发现了空中异常,多人惊叫:

“看,那是什么,啊……是降落伞。”

“咦,降落伞吊着东西耶,是我们空军空投的给养吗?”

“嗯,要是能吃上家乡北海道的寿司该有多好呀?”

空中足有十多个降落伞,不飘不移下降的速度极快,可高空却不见任何帝国的战机。秋野联队长也是惊诧不已,没接到通知说空军要空投呀,是投给八路军的吗?可支那军队没有这个能力,再说也不能投到他这里……。

终于看清了,一名参谋大叫道:“不好,是炸弹。”

许多士兵也惊恐的指着空中大叫起来:“天哪,是炸弹。”

这怎么可能?所有的日军包括秋野联队长都惊呆了,甚至都忘记了卧倒,其实卧倒也没有用。

“快,防空,全体防空。”秋野声嘶力竭的命令道:

没错,晃晃悠悠坠落的是炸弹,是两架“雷剑”投下的,现实世界没有的窒息型温压弹,弹着点布局精确,20颗温压弹的威力把秋野联队都笼罩在内。

炸弹在30米的高度爆炸了,没有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也没有炽热的烈焰浓烟,更没有如雨的弹片和不可抗拒的冲击波,只是凭空起了大雾和夹杂着一股油气味儿。

“啊,是炸不死人的气弹。”呵呵,一名日军士兵,竟然给起了个好名字。

浓雾越来越浓,可作为联队长的秋野知道,这绝不是好现象,果不其然,秋野在临死前看得清清楚楚,浓雾变成了火光,炽热的火光瞬间就烧光了他们的军衣,又瞬间熄灭,甚至有的士兵连皮肤都没烧着。

接着秋野就感到喘不上气来了,不知是肺子罢工了还是空气消失了,总之好像掉进了真空之中,而且身体又感受到了千钧的重压,似乎要把体内的空气或是水份全都挤压出来似地。

秋野联队长瘫倒了,不,是被无形的压力压在了地面上,他看到了最恐怖的一幕,身边的参谋脑袋在肿胀,耳鼻口在喷血,接着就听噗的一声,参谋的眼球飞出了眼眶,随后就是血液狂喷,七窍流血血流如箭,瞬间就变成了瘪尸。

躲在巨石下的秋野也就看到这儿,便感到眼前腾起一片血雾,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鼻子也在喷血,在临死前,他没忘提问:

“请告诉我,是什么武器这么厉害?”

这就是窒息型温压弹的厉害,它在爆炸之后会释放出特殊的化学物质,瞬间就能将区域之内的空气吸收干净,形成巨大的真空,使人窒息而死。而吸足了氧气的化学物质转化成了爆炸物,二次爆炸产生的压强更能置人死地。

从效果上看,窒息型温压弹不但适宜消灭洞窟内之目标,更是适宜消灭旷野之敌,用这种“残忍”的武器消灭日军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基地指挥中心里,“暗鹰”的操控飞行员特地直播了几幅震撼性的镜头:

那是在一道深深的土坎儿下,横七竖八的躺着数百具日军的尸体,他们的军服没有被火全燎光,但身体却被无形的压力挤得扁扁的,土黄色的军衣被鲜血和体液浸透,有的被压爆了眼珠,有的内脏从上下两孔被挤出。

这些恐怖图像令井方霖直摇头:“嗯,看上去太残忍了,可这种型号的温压弹威力太大了,用在小鬼子身上正合适。”

“看来日军的这个联队要连窝端了,2000多人眨眼之间就死在20颗温压弹之下,看来这种炸弹的效费比蛮高的吗?”政委谢春海的话引来了一阵哄笑。

一时间,指挥大厅里七嘴八舌起来,他们还没看到,不止是温压弹这么厉害,那个集束杀爆弹的威力同样恐怖。

在九峰山下的日军阵地,杀红了眼的田岛联队长喘着粗气,怒视着半山腰的八路军阵地,一名旗语兵在旁等待着命令。

突然,一阵闷雷声从高空划过,田岛下意识的抬头望向空中,他看到了七八个黑点在疾速的“放大”,尖利的啸声撕裂着人的耳鼓,令人心脏超速跳动。“不好”二字还没有喊出,黑点就爆炸成了漫天的弹雨。

这是第三架“雷剑”投下的10枚激光制导ZS-J型集束炸弹,21世纪的中国,在收复被越南和印度抢占的领土时曾使用过,大量杀伤了越军和印军,被陆军部队亲昵的称谓“子母珍珠弹”。

中华佑卫师带来的集束弹有两种型号,即航空型和火炮型,此次使用的航空型ZS-J集束炸弹由激光制导,尾舵调整,一颗500公斤级重的子母弹,能抛出3000个鸡蛋大小的弹丸儿,而弹丸又能破片200余枚,杀伤威力超过手榴弹。

田岛联队原有兵力3200余人,两天的战斗减员500余人,余下的2700余人接受了三万个弹丸的“洗礼”,每人摊上10颗之多,想想就知道还会剩下几个活的。

一道堑壕里的士兵最惨,空爆的数百颗弹丸产生的碎片密如暴雨,300多个鬼子都被打得千疮百孔,身体变成了喷头,血流如箭。

战壕、掩体、火力点甚至是战地救护队,没人能够躲过空爆破片的杀伤,到处都是带有筛子眼儿的尸体,死的在抽搐,伤的在哀嚎,不过有一个好处,都落下个全尸,这令田岛联队死去的士兵们在鬼域连呼幸运。

田岛联队长尽管有数名卫兵将他压倒护住,还是难逃噩运,有十几个弹丸在身边爆炸,爆炸的威力将他们抛到半空,落下来时一个个都变成了刺猬,田岛的后脑勺被炸掉了。

秋野联队带来的炮兵大队,也没躲过“子母珍珠弹”的洗礼,100多名炮兵被打成了筛子,余者也都带伤。十几箱炮弹被引爆,三门山炮被炸毁。

新七团战士们都躲在工事里防备日军的炮击,团长秦海对日军二个多小时没有进攻感到不安,便第四次派出了侦察员,这次由参谋长亲自带领侦察排实施战术侦察,务必要弄清日军在搞什么鬼。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侦察排还没有回信,就在焦急万分之中,就听到了高空的“雷声”,接着就听到了连珠般的爆炸声。秦海和战士们还以为是日军开炮了呢,都不自主的伏低了身子,可没有炮弹落下,倒是日军阵地硝烟四起、弹雨横飞,许多鬼子的尸体被抛到半空。

日军阵地上的景象让战士们惊呆了,就连团长秦海、政委杜明涛都惊诧万分不知如何是好了。待硝烟散尽,日军阵地一片狼藉,几乎看不到一个活的了。

守卫阵地的一营营长贺朝华急匆匆的跑来大叫道:“团长,是谁打的炮?太他娘的过瘾了,鬼子都被炸上天了?”

二营营长边跑边喊道:“团长,鬼子好像都死光了,让我们营杀上去吧?”

政委杜明涛道:“不行,你们能断定这炮火是谁打的吗?哼哼,要是再来一次覆盖,我们也惨了。”

二个营长急的直搓手,眼见日军阵地上有幸存者出现,开始拖着伤员往下退,却不敢发动攻击将他们消灭。

这时,担任预备队的三营、四营营长也跑上来吵着要发动攻击:“团长,小鬼子被炸惨了,我们赶快上吧,要不活着的鬼子都跑了。”

一直在分析情况的秦海终于发话了:“不行,这股炮火来的蹊跷,威力又大,在查清来历之前我们不能盲动,等参谋长回来再说。”

放下望远镜,政委思索着道:“老秦,这股炮火打得这么精准,似乎是专打日军的,我倒觉得可以赌一把,先上去一个营……?”

话未说完,有战士高叫道:“参谋长回来了……。”

参谋长古满全带着一名侦察员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秦海急切的道:“老古,发现了什么情况?”

古满全擦着汗反问道:“团长,我们这边没事吧?”

“咱们没事儿,鬼子被炸了。”

“啊,那就好,我带侦察排发现了鬼子炮兵阵地,刚刚抵近侦察,那个炮兵阵地就发生了覆盖性的爆炸,嗯,对了,爆炸不是炮火而是来自空中。”

“啊,能确定吗?”

“能,我用望远镜看到了,好像是炸弹,一颗变成了无数颗后才爆炸,威力实在是骇人,爆炸后,日军炮兵阵地死伤殆尽,唉,我们的两名侦察员离鬼子阵地太近,也一死一伤。”

“没有其他发现吗?”

看着对面的鬼子阵地,古满全回道:“没有,我已命令侦察排把鬼子炮兵消灭干净,嗯,那可是20多门各型的火炮啊。对了,为什么不冲下去趁机消灭残敌?”

“我怕有第二次爆炸,嗯,现在放心了。”

说着,秦海命令道:“三营长,带领你的营立即冲下去,歼灭残敌。注意:一个活的也不要,如果没有异常的话,发回信号,全团下去打扫战场。”

“是。”三营长高兴的大叫一声,带领全营冲下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