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戒:谍血风云 第二卷 御血黑风口 第二十六章 患难真兄弟[1]

小凉蛋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


提起这事儿,刘麻子略显得意:“老子这条命可比你人值钱多了,现在就想那狗日的快快动手,省得关在这里受罪。”

众人佩服其是条汉子,都称其“好汉”。

这几日,见周二与自己谈得来,便也拍着他称其兄弟:“我们练武之人,最讲究的就是侠肝义胆,看你这人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刘麻子最喜欢这样的人,如果你信得过我刘麻子,咱们不以妨兄弟相称,等我到了地府,不要忘了忌日给我上柱香。”

周二第一次见到刘麻子这样的硬汉,从心底里佩服不已,便也痛快,认了刘麻子为大哥:“大哥乃英雄豪杰,能认小弟为弟,实属周二荣幸。”

谈话间,牢房的门打开了,郭玉带着一个狱卒进来了,嘴里骂个不停,还不时打着饱嗝,酒气熊天。

径直来到周二所在的牢房,透过圆木栅栏指着刘麻子骂道:“你还在这里得瑟,明天就是你的忌日。”

刘麻子听了不懈一顾,哈哈笑了几声,便回骂道:“到阴间也要杀了你这狗日的。”

郭玉很想开门再凑上他一顿,怕出意外,被手下劝住了,便又朝周二骂道:“你姓甚名谁?如实招来。”

周二改口称:“回大人,小的姓郑名二飞。”

刘麻子一听,愣了一下神,也不知周二姓甚名谁了。

郭玉又问:“家在何处?家人何人?”

周二答道:“家在伊城县,家中再无他人,都为兵匪所杀。”

一听此话,郭玉立刻骂道:“王八蛋,就是都他妈死光了,也得想办法给老爷送赎金来,呵呵,否则要么告你私通拳匪,定是死罪一条,阎王爷都救不了你了。哈哈……”

随后转身吩咐狱卒:“给我把这些人都登记在册,看哪个敢耍花招?”

说着离去,不久,狱卒带着一个人拿着笔墨前来细作登记,无非是叫什么,家在哪里。并威胁十日内不送赎金,概以通匪之罪论处。有些人不禁被吓得号啕大哭,跪地喊冤。

顿时,整个地牢哭喊声一片,吵得刘麻子好不烦心,便又扯着嗓子叫道:“就这等骨气,活着有球甚用?吵死老子啦。”

说着又指着狱卒破骂道:“你们这些吃里爬外的,老子真想剁了你,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看着碍眼。”

只气得狱卒跺脚大骂道:“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说着拔出钥匙。

刘麻子见状,更来劲了:“你们这些吃屎长大的畜生,就是骂老子也轮不到你。哈哈,惹急老子,你也别想走出这个门。”

拔出钥匙的狱卒有些胆怯,与一个死刑犯拼命,怎么也后怕,便骂骂咧咧走开了。

“好久没骂得这么开心了,真是痛快。”刘麻子长叹道,“这帮狗日的,你怕他不得,不就一条命,由他拿去,但是要有侮于我,那便由不得他。”

周二边上打帮道:“大哥莫生死,少生与这般畜生的气。”听说明日便要行刑,不免有些悲伤。

刘麻子反道骂周二:“你难受为哪般?这一天让我等得好难受,明天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饭,离开这个狗日的地方。只是,兄弟你做何打算?刚才还不是叫周二,为何要改称郑二飞?”

周二说:“周二银两分拿不出,命该一死,如若老天真要取周二性命,倒不如与陪同大哥上路。至于姓名嘛。”

他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对王麻子说:“今也只告得大哥一人,我前些时我在伊成县杀死牛山牛教头,逃到此县,为防不测,故改名换姓。”

“啊。你也杀过狗官。”刘麻子眼前一亮,但马上又冷静下来,“兄弟,我越来越觉得你这个人讲义气,是条汉子。我死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若因为几个赎金就这么窝囊地被杀了,大哥看不下,我倒有个办法,不知行不行得通。”

“什么办法?”

“在大化城,我有个叔辈堂兄,叫刘一守,年仅三十,也跟我爹耍过几天大刀,我爹当街耍刀因拒交税银被害后,刘一守也就改行,现在在洪达骠局做骠师,多了没有,百十两想必还是拿得出。明日你就说,忽想起有姨家堂兄刘一守在洪达骠局做差,让其去取赎银。刘一守是聪明人,一听官府要赎金,定会顶力相助。”

周二为刘麻子这般义气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泪洒不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