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三回、暗访八郎

凡夫小子 收藏 0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博文先过去扶起高良语,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先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高良语扶着米环也从地下走了出来。 店小二一见博文,就连忙点头哈腰的过来说道:“大侠您老行行好吧,快点给我解了穴吧,可别让我变成了疯狗。既然你们人都救出来了,赶紧放我走吧,要是我们头儿知道是我给打开的机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博文先过去扶起高良语,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先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高良语扶着米环也从地下走了出来。

店小二一见博文,就连忙点头哈腰的过来说道:“大侠您老行行好吧,快点给我解了穴吧,可别让我变成了疯狗。既然你们人都救出来了,赶紧放我走吧,要是我们头儿知道是我给打开的机关,还不要了我的小命去。”

博文笑道:“你放心好了,那个玄冥已经了,不会再要你的命了。不过咱们还有些话要问你,你若是实话实说,我就立马放了你。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何要害我等?”

小二道:“我本来是无业游民,这里招收伙计,我就来了。我们的头儿是在这里好多年了,后来他师爷也投降了过来,正好在这里给他师爷当眼线。今天知道你们是对头,本来想在你们的酒菜之中下药,可是见你们吃喝得太少,还太慢,怕药效不够,就没下得了手,后来见那位夫人出去如厕,就在厕所里下了迷香,迷倒后就给送到了地下密室之中,本来还想继续其他人,这时候头儿回来了,见有女人就要……就要非礼,也就这个时候你们也打过来了。我知道的都说了,可快点给我解穴吧。”

博文道:“前面带我们来的那个花子是谁?是不是也是你们一伙的?”

小二道:“是的,那花子本来就是我们头儿的师叔,叫道高,也是军师严容的弟子。现在有很多人打扮成叫花模样,好引人入瓮。至于那些原来的叫花,很多都被赶走了,要么就是被杀了。我可全告诉你们了,快点给我解穴吧。”

博文伸出手掌抵在了小二的膻中穴上,这次却是一吸,小二就觉得体内的那些老鼠都顺着博文的手臂爬了回去,顿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不过他哪里知道不解穴要比解穴好,那些老鼠可是博文辛辛苦苦修炼的内家真气,哪里舍得留给他?至于博文说的那些也是半真半假,如若运用不当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也不是真的就变成了疯狗。

一行人回到自己住的小酒店中,博文道:“看来今后是指望不上丐帮帮忙了。咱们可如何是好?”

高良语道:“大哥,今天咱们自曝行踪,今后咱们不能再这身打扮了,必须换换样子才行。我想去买几套辽人的衣服穿了,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我们了。怎么样?”

博文道:“为了完成任务,穿几天辽人衣服算不得什么,咱们又不是投降要做辽人了。你去买吧。”

米环道:“你给我也买件男人衣服好了,免得被别人认出我是女人来就成。”

八姐也道:“那劳驾高少侠也给我买男人的衣服好了。”

过了半天的功夫,高良语果然给大家买来了一大堆的辽人衣服来,请大家换了衣裳。

又过了几天,大家还是没等着鸿濛子等五大门派的人,八姐已经急得不得了,说道:“诸位,咱们就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不如大家想想办法,也总比这静坐要强多了。”

米环道:“依我说,咱们呆着也是呆着,不如出去探探路,如果方便的话,咱们就先把八郎救回来再说。”

博文沉思了半晌道:“也好,正好今天还早,咱们这就遛街去,踩踩盘子,但大家一定忍住,要到了晚上才好动手,白天可不能轻举妄动。”

八姐道:“多谢蔡大侠提醒,我一定忍住就是。”她明白刚才博文那是说给自己听的,只有自己救人的心情最迫切。


八姐随着博文四人,一起来到了铁镜公主的驸马府门前。远远望去,只见驸马府修建得是金碧辉煌,就是与皇宫相比,也不遑多让。来到近前,却见大门外冷冷清清,没有一人走动,大门也是敞开着的,也没人把守,更不见看门的苍头和小厮。八姐等人探头向里面张望,却见满院子尽是杂草丛生,仿佛就是荒废的园子一般。八姐又带着博文兄妹围着驸马府走了一圈,感觉驸马府真是大的了得,竟快赶上天波府了,最起码也有半个天波府大。

五人又回到了冷冷清清的大门口,远远的观察着驸马府里的动静,可是很久了还不见有人出入,依然冷清如故。正在这个时候,却见远处慢悠悠的走来了一匹大红马,竟旁若无人的自己走进了驸马府,进去后,三转两转就不见了踪影。

八姐见了大红马,心下不禁大惊,这不是八郎过去骑的马么?不是任炳送给他的吗?不是据说已经战死在了金沙滩了吗?当时爹爹和六哥、七哥前去寻找几位兄弟的尸首的时候,拾到了虎头金枪和见到了被乱箭射死的大红马么?怎么今日却又活了,还自己来寻八郎了,难道真的是大红马也成了神仙,又回来寻找故主不成?想到这里,双眼不禁一热,眼泪就流了下来。

米环在一旁瞧见,劝解道:“杨小姐,咱们白日踩好盘子,晚上就能见到八郎了,你还急什么?”

八姐哽咽道:“刚才进去的大红马正是八郎从天波杨府骑走的马匹,已经在金沙滩死过一回了,没想到竟也死而复生,自己又寻到主人了。我是见物思人,忍不住就想哭。”

博文本来一直不好意思看八姐,这时听见,连忙过来道:“杨小姐切莫悲伤,不要忘记你我此行的目的,切莫自暴行藏,惹得辽人注意。”

八姐连忙偷偷的把眼泪擦掉,说道:“是,我一定注意就是了。只是这里毫无戒备,晚上要见八郎,想必不难。”

博文道:“那咱们也不可大意了,且待我寻个人来问问。走,正好斜对面有家小酒馆,咱们不妨过去喝一杯,借机打探一下虚实。”

一行五人进到了小酒馆里面,点好酒菜,博文借机和店老板闲聊道:“老板,我等是路过的皮货生意人,刚才看见一匹无人看守的马匹竟独自在街上走,不知是谁的马匹,也不怕牲口踢伤了人,更不怕跑丢了,真是大胆之极?我等外乡人,见了好不奇怪,就和老板打听一下。”

老板一听提到了大红马,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说道:“那匹马可是神马,它可不会跑丢了,谁敢招惹得它?它可是三驸马的马匹,三驸马又是谁都能得罪得起的?要知道三驸马在咱辽国,除了一人他不肯杀以外,其他人若是落在他手里,还不跟捻个臭虫似的,弄死了也没人敢向他索命,就是官府也一样。”

博文乘机说道:“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学问呢?我等外地人,没见识,正好请老板给我们讲讲,咱们生意人,最爱交朋友,也好让朋友给咱提供点消息,才能赚得了大钱。现在菜也上得差不多了,也该够用了,就请老板一同喝一杯如何?反正现在客人也少,不象我们这些赶路的,起早了,肚子先饿了。正好给我们讲讲那匹神马的故事,和三驸马的事情,免得我们不知情,有了个闪失就犯不上了。来,兄弟我请客,休要客气,咱们一起喝一杯。”说完就给老板倒了一杯酒,又拿袖子在一张凳子上擦了擦,请店老板就坐。

店老板见博文如此客气,又啰哩吧嗦的说了一大套的生意经,就面有得色的坐了下来,说道:“那匹马乃是草原上的神马,在草原上到处乱闯了有一两年的功夫了,却不见有人能套得住,要知道咱们塞北草原牧民个个都是套马的好手,可是就对付不了这匹神马,非但如此,还把那些套马人不是踢伤了,就是咬伤了。后来萧太后秋猎,数万大军一起围着套它,却也被它连踢带咬,弄得死伤无数。后来它一见唯独不肯套它的三驸马,就跑到他跟前,再也不跑了。那些套马的王公大臣,不敢得罪三驸马,也只得作罢了。三驸马并不想要这匹神马,但却怎么也轰不走它,就是它饿了,也不要三驸马照顾,自己离开一会儿,吃喝完毕,就又回到三驸马身边。本来神马没跟随三驸马之前,它是见人叫咬,见到牲畜就踢,弄得许多牧民的牲口全让它给搅和跑了,老百姓躲都躲不及。但说来也怪,自从跟了三驸马之后,它见人和畜都不撕咬了,只要没人去撩拨它,它可是不会自己伤人的。你们说神奇不神奇?这不,神马每天都自由出入城门,出去吃喝完毕就回来,而且也不糟蹋百姓的庄稼,真是难得。三驸马一骑上神马,四方百姓无不以为是天神下凡,只有三驸马这样的神人,才能降服得了神马。你们这回可是长了见识了吧?”

八姐听了,心里一酸,正要流泪,但怕露出马脚来,只得强忍。心道,我若是告诉你那匹大红马是八郎的故物,你还不傻了才怪!

事实上,那匹大红马也不是八郎的故物,只不过是原来的大红马的兄弟罢了。而且有些通灵,能够看出八郎与众不同,的确是不同凡马。

博文赶紧就店老板得意的机会,端起酒碗,说道:“多谢老兄给咱讲了这么精彩的故事,来咱们先干一杯,请!”说完,率先一扬头,把酒喝了。

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把酒喝了,店老板也是得意非凡的把酒喝了。

博文见店老板慢悠悠的把酒喝完了,就说道:“老兄怎说那些王公大臣都怕三驸马,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就是他杀了人,也不偿命,能不能给我们弟兄说一说,免得我们做生意,一不小心得罪了人家,丢了小命,都不知道是如何丢的,岂不冤枉?”

店老板更加得意了,抹了一下嘴巴,说道:“那三驸马本来是南朝的杨家将,在金沙滩一战,可惜兄弟八人被二十万大军围困,只走脱了五郎、六郎、七郎三兄弟,剩下的四郎、八郎原本都难以活命了,却被萧太后用尽了灵丹妙药,把他们兄弟救活了。那三驸马就是杨八郎,也是杨家最有本事的一个。萧太后劝他投降,他不肯,但他却说自己一定会报恩,就这么留在了北国。当初萧太后曾经吓唬他,说不投降就杀死他,哪知道三驸马却哈哈大笑道,‘我死都死过一回了,难道就害怕再死一回?你随便怎么杀都成。’萧太后知道不能以死来威胁他,也就罢了。但是人家三驸马可说了,他只救萧太后一人的命,别人可不管,如果萧太后什么时候想要他死,他都不还手,任凭萧太后杀,但是其他人胆敢冲撞了他,他可是手下不会留情的。你们说说,他够意思不?仗义吧?三驸马的本事那么大,谁不害怕?就是大驸马韩昌,见三驸马也是如同老鼠见猫一样,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三驸马,这些年来,就没见他再来过京城,都是与萧太后书信往来,就怕见了三驸马,要了他的命去。别人谁还不怕他?就是那个在萧太后面前大红大紫的老道严容,尽管做了大辽的军师,有一次,要动手杀三驸马,他带着八个徒弟,一起拿着宝剑围住了三驸马,哪知道三驸马如同儿戏一般,眨眼之间就要了八个小老道的命去,把他们连人带剑都给削成两段了,要不是二国舅爷求情,估计老道也让他给咔嚓了不可。最后老道严容被三驸马刀押着脖子,磕头赔罪,才得活命。这次可是我亲眼看见的,就在咱这个酒馆不远的地方。先前的那些倒是我听邻居的姑爷说的,他在皇宫中当卫士长,知道不少。”店老板活灵活现的讲着八郎的故事,好像故事中的八郎就是他一样,满面的得色。

博文故作大惊道:“我的乖乖,这么厉害!幸亏遇见了老兄这么好心的人,告诉了咱们这些,否则还不吃了亏去。多谢,多谢!来,兄弟再敬老兄一碗。”

博文等把酒喝完了,又说道:“老兄,那三驸马这么厉害,想必一定很威风了。咱们在南朝的时候,那些当官的出来,都是鸣锣开道,官越大的,敲的下数越多,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也一样,要敲多少下,咱们听见了也好有个准备,好回避不是?”

店老板笑道:“这回你可猜错了,那三驸马出来进去都是一个人,从不带护卫。只要你不是故意冲撞他,他是不会要你的命的。我们这个小店,每日里出外进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呢,总有不小心碰到三驸马的时候,但是三驸马却看也没看,只当是没事儿一般,瞧都没瞧一眼就走了。很多人可是都吓傻眼了,待见到三驸马没怪罪,这才放下心来。说来也怪,三驸马从不和任何人说话,他也不听任何人讲话。只要你们不是故意冲撞他,应该没事儿,但你们就是别招惹神马倒是真的,它可是没那么大的度量。现在你们就是想见都未必见得着三驸马了,你们放心好了。”

谷栋问道:“为什么见不着了?莫非他死了不成?”

店老板笑着说道:“他那么年轻,怎么会死?更别忘了,他可是神人。他以前还到皇宫去保护萧太后,可是自从来了老道严容,那严容不但增派了人手保护皇宫,更是安排了他自己的弟子轮流护驾。三驸马见萧太后再无危险,也就甚少出门,以前他也不逛街的,现在连皇宫都很少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