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二回、受骗上当

凡夫小子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蔡博文再也没心思吃喝了,于是吩咐店家买了些干粮,包了起来,留在路上吃,回头对八姐道:“杨小姐,真是抱歉得很,恐怕连累你也没吃好吧?咱们不妨先赶路好了,晚上再好好休息吧。”

八姐在王唯仁刚一开口说他要去投奔辽国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吃喝不下了,见博文一再的劝说他不要去,就很想过去宰了他,但博文不动手,自己又不好率先发难,后来听到王唯仁感念萧太后的知遇之恩时,不由得想起当年六郎对自己讲的任炳在府里喝酒时说过的话,自己杨家不也是感念朝廷的知遇之恩吗?想到此,她反倒不生气了,也再没有要劫杀王唯仁的意思了。现在见蔡博文跟自己又提到他,于是只是笑了笑,说道:“他倒也是条汉子,寻求富贵出身,却也不是罪过,不过他就是所遇非人罢了。”

博文道:“亏得杨小姐大度,还能想得开。咱们这就赶路罢!”说完当先走去。

这一日,博文一行来到了辽人境内。一行人找了家旅馆住下,就等着和鸿濛子等人会合,好一起去营救杨八郎。

吃过晚饭,大家一起坐下喝茶,博文道:“算算日子,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师兄他们也该快到了。咱们这几日多留意一下来的客人吧,也许都是南面过来的朋友呢。”

高良语道:“还有两天就是二月二了,也就是约定的日子了。也许盟主他们先来了也说不定,咱们得想个法子和他们会合才好,傻等也不是法子。”

谷栋道:“二哥说的也有道理。咱们不妨一面等,一面找,双管齐下,一定会找到。明天我们就分头出去找,留一人看家就行了。”

米环娇笑道:“要出去可是别落下我,我可不愿意等在屋里,难受死了。”

八姐道:“蔡大侠,在少林寺的时候,丐帮帮主不是说了吗,丐帮可以居中联络。要想找人,何不去找丐帮弟子问问,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博文道:“也是,我怎给忘记了呢?反正还来得及,明天咱们再去找丐帮弟子问问好了。”其实他是不愿意求人,为了芝麻大的事情更犯不上求人了,所以才要自己想法子的。

第二天,一行人来到了街上,去找丐帮弟子。因为以前谁也没有接触过丐帮弟子,所以大家都没谱,见着街上要饭的就问,接连问了三五人之后,才有一大汉,点头道:“诸位切莫多言,随我来。”说完,当先向城外而去,一直来到了很远的一座荒废的土地庙,见四外无人,这才止住了脚步,回头与众人见礼。

大汉道:“请恕我眼拙,不知诸位是哪几位朋友?找我丐帮何事?”

博文回礼道:“在下是华山蔡博文,这两位是我结义的兄弟,二弟高良语,三弟谷栋。这位是我结义妹子米环。这位是杨家八姐延琪。”博文一一介绍完,又说道:“我等想知道盟主的消息,还请这位大侠帮忙。不知大侠如何称呼?”

大汉道:“原来是蔡大侠等,小人久仰。小人贱姓苟,贱号不离。盟主等人已经到了,只是都隐藏在城外,为了防止惊动京城的护卫,故此没有露面,不过今天晚上也要混进城了。咱们可以回城里等候就是。另外,不知谁泄露了消息,让辽人有了准备了,城里来了许多高手,有可能是对付咱们的,因此我丐帮不得不小心,不敢轻露行藏。还望诸位见谅!我这带领大家去盟主约会的酒店去。”说完,也不问别人的意见,就又当先行去。

回到城里,大汉带领众人来到了一大的酒楼前,都快过去了的时候,一转弯他先进去了,众人还没来得及瞧见酒楼的名字,就急急的跟在大汉后面进去了。酒店的小二见个花子模样的人进来,本来要喊,但认出大汉来就又闭上了嘴巴。

来到了一包间之内,大汉道:“诸位可以在这里等,如果丐帮弟子见到了盟主,定会转告他老人家快些过来,不过等到晚上也差不多就来了。小人还要去街上照应,就不陪诸位大侠了。诸位在这里不妨随意点些酒菜,慢慢打发时光吧。”说完一抱拳,就走了。

众人闷坐了一会儿,谷栋率先忍不住了,说道:“大哥,在这里傻等真没意思。刚才那苟不离不是说了吗,咱们可以在这里喝酒打发时光么?反正也不多喝,有点意思意思也好,总比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好,我可有些不好意思。”他的意思是因为有女人在,如此静坐,的确让人尴尬。

博文点头道:“也好,反正也快到饭点了,咱们就叫些酒菜吧。但别太奢侈了,简单一点,酒更要少喝。”

谷栋见大哥同意了,也就来了兴奋劲儿了,马上点救叫菜,虽然说要简单,但也比在家里要丰盛多了。于是大家慢慢的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打发时光。大家从上午开吃,一直吃到下午,中间店小二进来几趟,见众人喝酒并不热闹,问了一下是否还有需要,就退出去了。

终于米环率先忍受不住了,起身道:“诸位,不好意思。我要告罪如厕去了。”如此闷坐了三个多时辰了,要去厕所也是人之常情,大家也没多想,就任她自己出去了。

米环一说上厕所,倒是给众人提了醒了,大家都想自己也是憋很久了,但米环是女人,哪有与她同去的道理?于是大家只得等她回来,好轮班再去。可是大家坐等了半个时辰左右了,仍不见米环回来。

博文暗道不好,于是对高良语道:“二弟,四妹许久没回来,怕莫不是有了什么差错?你去寻她罢。”

高良语道:“她乃是一女子,我怎好进内院之中的女厕寻人?还是请杨小姐辛苦一遭好了。咱们同去,有了事情也好有个掠阵的。”

八姐道:“如此也好,咱们快些前去,迟则生变。”于是当先跑出,三人后面跟着,问明了如厕方向,就来到了内庭的女厕。八姐进去一瞧,里面哪有米环的影子?于是出来对博文三人道:“里面没人。怕是被他们弄走了吧?”刚说完,只觉得头一晕,就慢慢倒了下去。

高良语一听厕所里没人,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嫌了,冲进厕所一看,果然没人,但闻见厕所里有股子怪怪的香味,但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也转身出来了,扶起地上的八姐道:“大哥没人,咱们怎么办?”说完也觉得头沉,想要摔倒,但他毕竟是江湖上的人,马上知道了这是中了迷香之类的药了,赶紧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他马上又道:“大哥,厕所里面有迷香的味道,杨小姐也被迷倒了,怎么办?”

博文道:“迷香一般多怕水,三弟快去找些冷水来,喷在杨小姐的脸上试试看再说。”

谷栋来到旁边的水井旁边,打了一桶水,用手捧了一下,淋在了八姐的脸上。冬天刺骨的冷水泼在了脸上,果然一下子就把八姐救醒了过来。高良语一见八姐有了动静,赶紧放开了手脚,不敢再扶着她了。

博文沉思了一下道:“不好,这里是黑店,大家小心!咱们这就找店里人去。”说完,一抬腿跳墙出去了,众人一见,也跟着跳墙出去了。

博文来到了外面,示意大家噤声,然后又向酒店大门偷偷的摸了过去。到了店门口,守在门口的小二一见众人,不禁一愣,刚要讲话,博文哪里肯给他机会,上来就是一指,把他给点了穴道,然后是见人就点。一直来到了内院的入口,只见一小二模样的人正偷偷的向里面张望呢,博文悄悄的来到了他的身后,也给点住了穴道。

众人走了一圈,再也看不见了酒店中人了,博文这才开口道:“二弟、三弟,速去把那些人抬过来,咱们一一审问,一定有人知道四妹哪里去了。”说完,就先点醒了那个在内院门口的那个小二,问道:“朋友,你可别不知趣,有话还是实说的好,免受皮肉之苦。说!刚才我们的同伴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店小二道:“我怎知道你们的同伴,我又没给你们看着。莫非你们是强人不成?大白天的就敢打劫。”

博文笑道:“谁是强人还说不定呢,既然朋友你不知自爱,那就别怪咱得罪了。”说完,出手一指,点在了小二的膻中穴上,一催内力,就见小二的身子如同被吹足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就鼓了起来。小二立刻就觉得体内的经脉里如同钻进去了无数只老鼠一般,在里面横冲直闯,不一会儿功夫,就开始向内脏进发了,疼得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杀猪般的嚎叫,就是远在数里之外都能听见。

博文见他叫了出来,又伸手点了他哑穴,等了一会儿,就又出指在他的鸠尾穴上一点,小二立马就感觉身体里的小老鼠好像听话了一般,都停在了原地不动了。博文笑道:“朋友这回该说了吧?你要是再不肯说,我就让你再体会体会,不过越到后面,滋味越是独特。你说不说?”说罢,先给他解了哑穴,然后又伸出了手指,作势要点。

店小二早已吓得亡魂皆冒,赶紧叫道:“大侠快快住手,我说就是。那个女人被我们的头儿给弄去了。”

博文道:“弄到哪里去了?快说!否则,我再让你尝尝滋味,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小二道:“我们头儿,就躲在酒店的地下室里。”

博文道:“地下入口在哪里?你的头儿是谁?”

小二道:“我的头儿是玄冥,他的师爷就是军师严容道长。入口就在那个柜台的下面,那里有机关,好进去。”

博文伸手在小二的身上璇玑穴点了一指,小二感觉能动了,但是身上的那些该死的老鼠可是并没消失,仍停留在那里不动,但却有一只慢慢的沿着督脉从命门穴向上爬。博文道:“你背后的那只老鼠若是爬到了你头上,就会钻到你的脑子里去,把你的脑子当作豆花给搅和了。后果如何,想必你自己应该清楚,那可是见人叫咬的疯狗,就是让你吃屎去,你都不会含糊的。你去把那个机关打开,若是有了差错,别怪我言之不虞。”

小二一听博文说的后果,吓傻了,赶紧叫道:“大侠饶命,我听话就是。求您老赶紧把该死的老鼠拿出来吧。”

博文笑道:“没个一时三刻的,它也走不到地方,不过它一走到地方,其它的也该行动了,至于其它的后果是什么,你自己慢慢体会好了。还不快去!”说完示意大家不要靠近,免得中了埋伏。

小二再也不敢磨蹭了,来到了柜台里面,伸手抓住了暗格之中的开关,只见柜台之后的酒柜裂开了一道暗门。小二道:“你们进去吧。”

博文笑道:“你可别打错了算盘,普天之下能解开我点的穴道之人,只有我师父和我,再就没人了。你可不要奢望有人能给你解得了,那样你可后悔都来不及。不信你就拭目以待,但愿你别后悔就行。下面还有什么机关,如果我上不来了,你也别想好了。”

小二只得道:“下面还有一道机关,只要把总闸关了,就不会再中埋伏了。总机关在里面,待我去给你关掉。”说完,就先下去,不一会儿又上来了,说道:“好了,机关都关死了。你们可以放心下去了,沿着走廊一直向前走,不难找到我们的头儿。”

博文笑道:“我和二弟下去,三弟和杨小姐守在这里,别让这个坏小子逃了,更别让他死了,他要是死了,那些罪谁遭去?”

博文和高良语拾阶而下,只见下面点着火把,照如白昼。二人小心的一直来到了走廊的尽头,就听见里面在怒喝道:“贱人,你到底是从不从?道爷可没耐心了,一会儿道爷还要去交差呢。道爷可要来硬的了!”

只听见米环的声音道:“不从,打死我也不从。”就听见里面嘿嘿一阵冷笑,接着又听见刺啦一声,紧接着又是米环的尖叫声传来。

博文和高良语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赶紧冲进了密室之中,只见一名三十左右的道人,正在撕扯着捆在柱子上米环的衣裳,眼看就要扒光了。二人齐声喝道:“住手!”

高良语更是火冒三丈,自己的女人给别人调戏,那还得了?一个箭步就冲向了道人,挥掌就是一招丹凤朝阳,击向道人的太阳穴。

道人听见有人来,刚一愣神,见高良语已经打过来了,于是用了一招盘根错节,把高良语打倒在地,刚要过去下死手,就见博文冲了过来了。博文可是二话不说了,上来就是一招崩拳,奔着玄冥的前胸就是一拳。这一拳实在太快了,以玄冥的功力哪里还来得及封挡,手臂只挥到了一半,就已经中拳了,呼的一下就飞了出去,趴在地上手脚抽了抽,就寂然不动了,魂归幽冥世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