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永远是橄榄绿---海姐,你现在还好吗

16年老兵 收藏 103 482


今日中午,原同事张参谋回来办转业手续,一阵唠叨走后,看着张参谋离开的背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想起了,那次难忘的欢送会。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

就从这首歌说起吧,这是在欢送海姐的饭桌上,她留在军营的最后一首歌。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干部转业离开部队(找过谈话,确定转业后,一般春节后就不去上班了,在家休息大半年找工作等分配,到九、十月份)回原单位办理手续,海姐也不例外。

叫她海姐,其实她不姓海,名字里也没有一个海字。为啥叫海姐,听我慢慢说来。

我军校毕业后,先被分在部队农场当助理员,那时海姐是农场的副厂长,少校军衔。海姐和我共事近两年。总的印象就是,一头老黄牛,一天到晚,不嫌累,不叫苦,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人长得五大三粗(有点小夸张),嗓门特别响(老远就能知道是她来了),总是大大咧咧得。但心很细,关心每一位战友,大家都喜欢和她在一起。

海姐很喜欢唱歌,最喜欢唱她老家的黄梅戏,很好听,每次都是单位晚会的保留节目。

“郎对花来,妹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上,丢下一粒籽。。。。。。”

海姐干起活来比男人还来劲,农场有很多,大的鱼塘,以前都是包给当地老百姓养的。海姐上任后收回了所有承包鱼塘,自己带战士养鱼养猪,买鱼苗、猪仔、联系饲料都是海姐亲自去跑。为了便宜几块钱和商贩们讨价还价,斤斤计较。最后商贩们都怕了她,说“这又不是你自家的,公家的东西,让我们多赚点,给你点回扣不行吗?”每次都被她严厉回绝。一是一、二是二和立马结清欠款的作风,后来让商贩们都主动来找她做生意。和她做生意,实诚,心里踏实。

记得过年时,要给下面各部队准备年货。大冬天捕鱼开始,鱼塘边,接近零度,小北风呼呼作响,战士们缩在大衣里,舒不开身(南方是湿冷天气)。海姐第一个穿上捕鱼服,喝碗老酒和辣椒姜汤,招呼战士们一起下池塘拉网捕鱼。我也下去了,在边上帮衬着,上来后冻得嘴唇发青,牙齿嘚嘚的合不拢。她,上来后和没事一样。看我那熊样,和我说,你们城镇兵就是娇气,多干干,出点汗就暖和了,赶紧穿大衣,别感冒了。杀猪也是她掌刀,抓猪、麻利的捆绑、放血、褪毛一气呵成。大家都佩服她,男人能干的活,她都能干,开拖拉机、喂猪、连掏厕所挑大粪到农田地里她都带头干过,看的男兵们汗颜啊。每每海姐看着装满鱼和猪肉的汽车开走,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海姐还是个热心肠,看我们一帮到了年纪又没对象的小伙子,到处给我们介绍,搞得都不好意思拒绝。有一次很搞笑,我被她逼着去相亲,女方是谁,我不记得了。出门前像我妈妈一样唠叨,穿什么衣服,配什么裤子了,头发打打啫喱水了。最搞笑的,还自己骑自行车到三公里外的镇上,买了一束鲜花叫我带上。谁要是生病了,海姐会吩咐炊事班做面条,去医院,不用说肯定是海姐陪着。

海姐的外号也不是因为能干活得来的,而是海姐能喝酒,刚调到农场时和政委比酒量,(所有刚调来的干部,欢迎宴第一顿,那叫试酒量)高度白酒一斤打底,二斤没事一样。我们政委,号称金不醉的,被她喝倒,从此她就有了这个外号:海姐。

在老家,她丈夫是一名公务员,有个可爱的女儿(来部队探亲时候,我见过),部队领导本来不想叫她转业的。海姐考虑到两地分居,孩子要上学了,丈夫不可能以后随军过来,只有自己忍痛离开了心爱的部队。

以前干部转业都是自己走的,兵才开欢送会,海姐是个例外。欢送会上有的战士舍不得她走,流下真情的眼泪,海姐就会唱歌来缓解气氛。海姐临行前给每人都精心准备了一份小礼物。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再见了,海姐!我想轻轻对您说一声:海姐,认识你真好!祝您一家永远幸福开心!







16年老兵2011年9月23日晚

本文内容于 2011/9/25 14:49:20 被16年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