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第二卷 龙行 第三十章 豫西风云

ld6365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1923年6月,陕西境内一纵一横铁路已具雏形,西安至洛川、西安至宝鸡、西安至汉中、西安至河南三门峡。西安至兰洲的铁路也在规划当中,由于兰州此时还为奉系许兰州的地盘,这条铁路发展缓慢。 经过半年的整军,陕军两个师已经完成换装。由于汽油与钢铁已完全实现自给,陕军的身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1923年6月,陕西境内一纵一横铁路已具雏形,西安至洛川、西安至宝鸡、西安至汉中、西安至河南三门峡。西安至兰洲的铁路也在规划当中,由于兰州此时还为奉系许兰州的地盘,这条铁路发展缓慢。

经过半年的整军,陕军两个师已经完成换装。由于汽油与钢铁已完全实现自给,陕军的身管火炮全部改为汽车牵引,这批汽车即是以解放CA10为原型生产的,发动机采用了德国奔驰公司的直列六缸汽油机,70KW功率。载重4500KG,已完全适用于陕军105MM、152MM重炮的索引。

对于解放牌,拿龙海的话,他用锤子就能造出来,这是他在技工学校学习时的实习课件,所以他把仿制选在了解放牌上,当然,他知道什么是必需的,什么是不必要的,所以,这个车就变得十分简陋,但却有不错的弹簧悬挂,对道路的适应性也很好。基本上能适应陕西的所有道路,再加上以PT17(37炮)坦克组成的装甲营,可以说,陕军初步组成了机械化突击兵团,不过龙海并不想把这种过渡车型完全浪费掉,它装备的不是前世的短身管37炮,而是以后世国产55式37MM高炮为原型生产的,在十几年后,它还可以经过改进,变身成自行防空炮。当然,它的长射程和高射速也超过同期短身管火炮,成为一种名符其实的突击火力。

现在,李想就等在哪挖个坑好让刘镇华跳了。

这天,李想又把府参议厅的几人找来,商议如何向豫西发展的问题。会议开了还没有一半,秘书文之江夹着文件急急走了进来。附在李想耳边低声道:“省长,出事了,运给北京吴大帅的物资,在陕洲被孙殿英劫了。”

“什么?”李想大吃一惊,心中却暗自欢喜,这个孙殿英,真上道啊,刘镇华收编了这些土匪,自认倒霉吧。

很快,西安的媒体就发布了这一消息,这都拜无线电报的功劳,接着,镇嵩军欲挑起第二次战端的消息就见诸各报端了。更糟糕的是,不知怎地,河南有人透露消息,李想送到北京的物资其实是给吴大帅本人的,本来,军阀之间互送财物也不干别人事,却偏偏有好事者查出李想送到北京的这批物资,有几件竟然是国宝,其中就有唐代颜真卿的真迹,这一下捅马蜂窝了,全国都知道吴李二人私吞国宝。当然,这些个消息不可能是陕西传出来的,而是河南传出来的。李想连忙僻谣,说他送给吴大帅的东西都是很正常的私人用品,这几件国宝,是一并捎去交给故宫博物院的。接着发表声明,豫西治安状况极差,土匪横行,刘镇华纵容部下抢掠,与匪无异,陕西不日将出兵整顿豫西教化,保境安民,护卫陇海线的畅通云云。

刘镇华接到报告,立刻叫人问孙殿英怎么回事,孙殿英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原来,他接到情报,有一批陕西的鸦片要运到上海去销赃,李想在陕西把戒烟运动搞得风风火火,哪敢在这上面明目张胆,孙殿英就兴起了黑吃黑的念头。一则补充自己军费的不足,豫西太穷了,养了五六万人马,实在活不了。二则打击一下李想的嚣张气焰,谁知劫到手里,才发现不是鸦片,有不少国宝,这也是好东西,所以他又兴了贪念,叫手下把知道这件事的老百姓都灭了口。谁知,这些东西竟然是李想送给吴大帅的,正不知这个烫手的山芋怎么办,

跟着就被人捅出了真相,一下子陷入困境,更糟糕的是,这些消息都是从河南传出去的,李想却在拼命掩饰。

这样一来,无疑他镇嵩军把李想和吴佩孚都得罪了,而世人皆知吴大帅爱好书法,这些真迹最后会落在谁手里,大家心知肚明。

这一下,刘镇华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再也说不清了。孙殿英倒是光棍的很,打的过打,打不过就带上细软小老婆,往南方一跑了事。苦就苦了刘镇华,只能和李想单挑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参谋部制定的计划,由于从头到尾李想都成了几面受气的小媳妇,多方都没有怀疑到这其实是个阴谋,当然,也不是没人看的出来,问题是人家已经弓上弦,刀出鞘了,也就没那么多人不开眼了。

如果是一年前,李想根本不需要找这么多借口,但现在不同了,陕西民联的党员已经发展到十万余人,省府参议厅也有近三分之一的党外人氏,李想不得不考虑这些人的想法,所以,他必需找一个正当的借口,他在用自己一点一点的积累,让民主的思想在中国的大地上生根、发芽。

1923年6月12日,陕军两个师,乘火车离开临潼的驻防地,直奔潼关,豫西战争在李想和蒋世杰等的苦心策划下,终于顺利爆发了。

陕军的装备从历史的角度看,就是一个大杂烩,有些东西有技术含量,有些东西则只是思维创新的产物。当然李想也没想过要大规模装备,只要支持他打完所需的战争,这些过渡产品很多都会变成外销货,自己还是要以发展经济为主,更大的对手,还在看自己窝里斗呢。

蒋世杰坐在车厢里,看着车站外送别的人群,看着学生们打出“内惩国贼,外御强虏”的标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高敬就坐在他身边,道:“朗亭兄,在想什么?”

蒋世杰道:“放眼今日之中国,遍地哀鸿,烽烟四起,四分五裂,积弱积贫,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

高敬也叹了一声,道:“和平手段不可盼,就只能用雷霆之力了,为了中国的未来,我们也不得不以杀伐来止杀伐了。”

蒋世杰点了点头,“观陕西之景象,再观河南之境况,这一战实是为民所想,希望我们能速战速决,尽快在豫西开展新民主建设。”陕西东三县华县(华州)、华阴、潼关是受镇嵩军祸害时间最长的,民生凋零,生黎疾苦,与陕西境内民联统治下的地区有天地之别,这一切都给蒋世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是一个好战者,如今为民生计却又不得不操起屠刀。

离开陕境,陕一师,九师沿陇海铁路兵分两路,向南攻击前进,这次陕军采用了大规模的宣传战,心理战,首先发动陕西民众,给豫西的老乡写信,捎话,告诉他们陕西的巨变;其次通过多家媒体,揭露镇嵩军鱼肉地方,盗掘古墓,贩烟贩私(这一条李想也在干),挑动内战等等罪行,经过几年的教育发展,陕西有得是文采风流的饱学之士,这些文章写得声情并茂,言之凿凿,把镇嵩军写的无恶不做,把陕军写成了救世主,搞的镇嵩军名声狼藉,这却是刘镇华万万想不到的;最后陕西政府又发出声明,只办首恶,协从不计,放下武器的,发给回乡路费,愿意留下的,陕军欢迎。蒋世杰师打头的就是“冷血团长”周柏森。他对付惯匪的手段很简单,坚决消灭,他的团是陕军第一主力团,配有一个炮兵营,炮兵营配有一个105MM榴弹炮连,路上一个三百人的土匪寨子想顽抗,以为自己地形险要,周柏森一见劝说无效,立刻调来十二门重炮(其实也不重,不到1000公斤,畜力也可以拉动),一阵狂轰滥炸,整个寨子就灰飞烟灭了。豫西的土匪领受了周柏森的冷血风格,作恶不多的,纷纷缴械投降,果然,周一律宽大处理;作恶多的,纷纷逃往他乡,镇嵩军在豫西地区成了孤军。

陕军一路上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唱着激昂的军歌,完全与镇嵩军不一样,沿途的老百姓从拒绝到接受,到欢迎,极大的振奋了陕军的军心,有些陕军士兵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来豫西,各级军官就给他们讲道理,让他们明白中国是一个多大的国家,所有在中国土地上生活的人,都是一家人,都应当象陕西的老百姓一样,过着安定的生活,日子一天天的变好,而不是忍受军阀的剥削;让他们在行军途中用所见所闻去想为什么这里的老百姓生活这么苦,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明白打倒军阀的意义。当然,为了以后在世界的动荡中站住脚,李想并没有打出GCZY的大旗,那不啻于给这个军阀夹缝中的政权找死。陕军中的士兵大多是穷苦出身,看到自己的确给豫西的老百姓带来希望,看到镇嵩军的苛捐杂税搞得这里民生困苦,很快就兴起解放豫西的信念,陕军不同于那些忠于某个首长的军阀私人武装,这样的部队一旦统一思想,战斗力远远不是这个时代的部队能想象的。思想信念是一支部队英勇善战的灵魂,这也是李想非常重视政教官的原因。

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李想这一边了,正应了孙子兵法:“是故善战者先胜而后求战,败者先战而后求胜,多算胜少算,而况无算乎。”阌乡,孙殿英的老巢,他就摆出一付先战而后求胜的架式。

蒋世杰的第一柄重锤,正狠狠的向他砸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