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十一章:邵家掌门的心思

王大三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回到书房,邵敬斋又找来了二姨太,对她说:“你看雨琴那丫头穿的,那里还像一个我们邵家出来的门风样儿啊,那些服装要花多少钱啊,真不像话。我们过去都时兴大小姐笑不露齿,行不见履,你看她笑的哈哈的,还穿着西洋式的皮靴,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二姨太不高兴了:“老爷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回到书房,邵敬斋又找来了二姨太,对她说:“你看雨琴那丫头穿的,那里还像一个我们邵家出来的门风样儿啊,那些服装要花多少钱啊,真不像话。我们过去都时兴大小姐笑不露齿,行不见履,你看她笑的哈哈的,还穿着西洋式的皮靴,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二姨太不高兴了:“老爷你不会怀疑我给雨琴钱花了吧?就你给我的那点私房我自买衣服首饰,打打麻将都不够那,那里有闲钱给她啊。你以为她偶尔住我这儿就是来找我蹭磨钱的吗?其实是雨琴这闺女懂事,怕我寂寞,来陪我的,你要是不乐意我就叫她别来你邵家了就是。不过我得告诉你我妹妹和妹夫在保定也是做生意的,人家开着一家大货栈那,光意大利进口的那个叫斯什么来的,对,叫斯哥达牌的卡车就买了三、四辆那,比我这个当二姨太的有钱多了,雨琴家三个孩子,她三个中的唯一闺女,家里还能不尽着她花钱吗。”

邵敬斋被说了个大红脸,道:“你看老二你误会了,我没说你给她钱花,就让你管教管教她,别把我们文学和文明俩兄弟给带到歪门邪道上去就成了。”

“这话老爷您说的又不好听了,文学和文明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被一个小姑娘一带就带坏了?我们这哥俩都很正派,为人比你这当老爷的要好多了。”

二姨太说:“我看他二叔敬堂的儿子文忠被你和他二叔管来管去的,结果那吃喝嫖赌样样来。就他那德行还看上了我们雨琴那,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唉,我说老二啊,文忠是沾了一身的坏毛病,但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啊,好歹也读过了高中,那点儿就配不上雨琴这丫头了那?你和雨琴说说,她要是答应和文忠成家的话,我送一大笔彩礼给她。”

邵敬斋大心眼里不想要梁雨琴做自己的三儿媳妇。她要是真成了邵文明的妻子,那肯定不会遵从三重四德的古训,而是会经常的顶撞自己,那将来这个家可就不好管理了。

不过二姨太表示这事儿她管不了,她说:“如今的年轻人不比我们那会儿了,现在早都是民国了,他们读外国书多了,心眼儿也早都活泛了,动不动就是新思潮什么的,那里还会听我们上一辈的人的话儿了那。这事儿要说你自己去说吧,我的没办法说的,她是我妹妹的女儿,又不是我的女儿。”

两人正说着话那,二叔邵敬堂敲门走了进来,二姨太边起身先告辞出去了。


邵敬堂坐下后对他大哥说:“大哥,你安排的这单货已经全部妥了,货刚到货栈就被徐木生全部吃下了,他们给了我们邵家这个数。”

邵敬堂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不过邵敬斋并没显得高兴,反而生气的一拍桌子道:“胡闹!谁让你把货私自卖给了徐木生那,你太不像话了,你不知道徐木生徐老爷子是北平黑道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吗,我们做生意的那家都离他远远的,你还敢把货给了他,一旦出事他向官府兜到我们头上来怎么办?你真是越来越胆大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事先和我通报一声。这批货我是答应了恒源商行王掌柜的,现在让我那什么去向人家王掌柜的交差那!”

见到大哥生气了,邵敬堂忙说:“大哥,您先别火啊。这批货给王掌柜的是这个数,给徐木生却是这个数儿,整整比给王掌柜的多出了三成。何况这笔交易是有警察厅的岳家鹤厅长的钱副官参与的,他确保出任何事情都不会牵连到我们邵家头上来的,没钱副官的担保我也不敢和他徐木生做这种交易的啊,这点大哥可以放一万个心,我邵敬堂的胳膊肘儿还能不往里拐啊。”

“你啊你,下次这样的事情一定要事先和我通气懂吗。”

邵敬斋听到了有钱副官介入进来,才算是把心放下了一些。这个钱副官叫钱家业,是警察厅长岳家鹤的心腹,岳家鹤对他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十分信任,基本就是警察厅里的二当家的,连侦缉处长吴飞吴麻子都得让他三分,在北平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了。现在有他的份儿在里头,那这种买卖可以说是很稳妥的了。

邵敬斋说:“二弟,徐木生那边钱款付清了吗?”

“大哥,全部付清了,一文不差,人家黑道人物归黑道人物,但是江湖义气讲的极好,现在已经存进了英国人的瑞丰银行里了。”

“好,以后和徐木生私下少来往,此人不好缠,弄不好被他黏上了那就麻烦了懂吗。”

“好的,我听大哥的,也就是这笔生意有人牵线搭的桥,做完了就拉倒了,今后尽量不再和他合作了就是。”

邵敬堂感到自己多少有点委屈,不过看在这笔大烟土生意上,他从徐木生那儿扣下了半成的黑钱的份儿上,对于大哥不住的责怪也就忍了下来了。


而邵敬斋也看在多赚了钱的份上不再说什么了,他说:“这事儿你办了就办了,下次注意就是。这次多赚了三成,我给你提半成,不过你得管住文忠,别让他再赌钱了。这半成的红利也够你给文忠买座房子成亲的了,赶紧给他说个媳妇儿,成了家也好收收他那野心了。”

“多谢大哥,大哥对我如此关照,敬堂不胜感激。”

邵敬堂心里窃喜,自己本来就贪污了半成,这次大哥又给自己提了半成,加起来就是一成了,那可是六千块大洋啊,就算在北平地势好的地方也足够买下两处不错的房子了,当然像邵府这么大的房产是远远买不起的,不过也足够他邵老二在别人面前荣耀一回的了。

见大哥谈到自己儿子邵文忠的婚姻,邵敬堂道:“这个不争气的废物,他不敢要琴表妹,说她性子太辣了自己驾驿不了她。他偏偏看中的是你们家文学的对象,我们邵家四明小学的周惠文老师,被我骂了个狗血喷头的。这一是和自己的堂兄抢媳妇伦理不容,二是人家周老师也不会看上他的。但是这小子和我赌气,说是非周惠文不娶,你看这该死不该死啊?”

“哦,有这事儿?”

邵敬斋眉头一皱,想了想说:“我倒是不赞成文学和周惠文的亲事,但是他也固执万分。我和工部局的张启梦都说好了,要文学娶他的千金小姐张晓曼,人家张晓曼长的那么漂亮,还有学问,多好的一门亲事啊,可文学他就看中周惠文那丫头了,说什么也不答应,真是气死我了。”

二弟邵敬堂一听这消息来的不错,要是邵家娶了张家的千金,那么自己儿子追周惠文的事情就有门儿,他现在一心想给儿子邵文忠娶门儿媳妇好拴住他的心,今后再进邵家的企业,将来怎么着也得把大哥的家业窃来一半,不然他这个当弟弟的心里总是不平。

邵敬堂道:“这个文明也是的,看着个天上掉下的大馅饼都不知道捡啊。你得好好开导开导他,别受了文明和琴表妹的新潮思想影响误入歧途了。我看大哥你得拿出你一家之长的样子来,哪儿能让年轻人自己找对象啊,这成何体统了!我看你处理文冲的事情就处理的不错,现在梅青姑娘不是挺好的吗,多让人羡慕的一对啊。”

邵敬斋听到此,叹了口气,端起水烟袋来狠抽了两口说:“老二啊,现在难办啊。如此这不是民国了吗,国民政府提倡新生活运动,年轻人早就人心不古了。文冲和文学还好,还知道穿长衫,保持住了儒雅之风范,可是文明那,在学校穿学生服,回家穿什么西装啊,还打那西洋人的领带,真的有辱孔老夫子的教诲啊。还有,那个雨琴丫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知道恪守妇道,整天跟男孩子们嘻嘻哈哈的,还穿起了西装和高跟皮靴,真是有伤我邵家的风化,有伤风化啊。现在文学受他三弟和雨琴丫头的影响,学会了和我顶嘴了,我的话他表面上是在听,实际上他心里抵触的很那。就拿和张家结亲这事儿来说,我都让他给祖宗跪下了,但他就是不应诺,我还得慢慢开导他才行啊。”

邵敬堂说:“大哥所言极是,周惠文那姑娘出身贫寒,其父不过是一开杂货铺的小商贩,和你大哥的家境那是没法相比的。不过和我家还够得上边儿,所以这事儿其实最好的结局就是文学娶了张家小姐,我家文忠那就娶了惠文老师,这叫两全其美那。”

邵敬斋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我是想把雨琴这丫头许配给你家文忠的,但是现在想想雨琴是虽是这三街九巷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但是她那脾气不是你家文忠管得了的,但时候你家可就造了反了。再说,那文明也会和我拼命了,所以还是在文学头上想主意为好,上次我断他和梅青分手那可是徐半仙算的他和梅青命里相克,和文冲相溶嘛。但他为此心里还是恨我的,而梅青也是不情不愿的,所以这次我给他说了张家,本以为还了他一个人情,谁知道他根本不领情啊。死活都要娶了周惠文,真的让我头疼死了。”


正说着话那,邵敬堂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他听出了这是儿子邵文忠的脚步,他已经一夜未归了,不知道是泡到了那个赌场上去了。

于是,邵敬堂对外喝道:“文忠,你这个畜生给我滚进来。”

邵文忠虽说是花花公子,但对老爹邵敬堂和大伯邵敬斋还是心生恐惧的,毕竟自己游手好闲,吃穿花用都得靠着父亲和大伯的资助,否则自己连个要饭的都不如那。

听见老爹的呵斥,他赶紧进了二进的堂屋来,此事邵家二老已经从书房坐到了这里来了。

“爹,大伯,文忠给您二老请安了。”

邵文忠毕恭毕敬的站在了二老的跟前,早有经验的邵敬堂一眼就看出这种姿势就是输了钱的样子,要是赢钱的话他根本也不会回来的,就是回来也会显得有些趾高气昂的样子。

邵敬斋没等他二弟发话,便说:“文忠啊,又赌钱去了?你怎么就不挣点气那,像你这样整天游手好闲的那天是个头儿那?你看看还像个人样儿吗!”

邵文忠狡辩道:“大伯,我真没去赌钱,我是帮一个朋友的忙去的。上次您和我爹教育了我一宿之后我想通了,以后再不赌钱了,在您老的铺子里好好的学做生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这?你说的是真话吗?”

邵敬斋有些惊愕,不大敢相信这个油头粉面的小子说的是真话。

知子莫若父,邵敬堂明知道儿子说的是满嘴的谎话,但当着大哥的面儿还是说:“大哥,文忠说的是真的。上次咱俩那次教训了他一夜之后,他这段时间的确变化不小,有时候还在屋里看书学习记账那,我看要是给他件正事干干,再成个家,也许浪子就回了头了那。文忠,还不赶紧感谢大伯的教诲!”

“是,爹。”

邵文忠心想你这个老不死的邵敬堂,看来在关键的时候你这个当爹的还是护着我这个儿子啊。知道疼我这个儿子就好,知道疼我那我就不会缺钱花了,看在钱的份上怎么着我得忍气吞声,否则我才不会遵守你那个家规那。

他说:“多谢大伯教诲,今后文忠还望大伯时时指点迷津。”

“嗯,真不错啊。”

邵敬斋高兴了:“古话云浪子回头金不换嘛,知道了道理就好啊。过两天我把你大哥文冲叫回来,当面交代一下,你就跟在他身后学如何做生意吧。如果你大哥和我邵氏企业的其他股东没意见的话,那你就去天龙贸易公司做储运科长吧。”

邵老爷子这一说,可把个邵文忠乐翻了天了。他知道天龙贸易公司做的是药品,钢材,木材等大宗贸易,自己要是当上了储运科长那可是个肥差啊,可以利用仓库和车辆夹带私货,暗中能赚到不小的油水儿那。更何况天龙公司里美女如云,那些女文员们随便哪一个都能叫他邵文忠心动不已,自己利用职权找一个做太太那就再美不过了。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不敢说的秘密,那就是他已经和日本人左田株式会社的社长左田胜思的人接触上了,现在正好按照左田的吩咐先进入到邵家的企业里去。

想到这里,邵文忠竟“咕咚”一声给邵敬斋跪了下来。

“大伯啊,您对文忠的栽培文忠没齿难忘,将来文忠出息了一定不忘大伯的大恩大德,这里我给大伯您磕头了。”

说着,邵文忠真的在地板磕了俩响头,让邵敬斋真以为他改邪归正了。

邵敬斋让二弟把邵文忠扶起来,对他说:“我和你爹正考虑着你的婚事那,没想到你回来了,就转到了你做事上面来了。这么的也好,先立业再考虑成家的问题,老二,你看那?”

“成,成!”

邵敬堂说:“那婚事的事情就先放一放,你这两天别再出去赌钱了,好好在家念念书,把字也练练,别写的跟个鳖爬的似的,将来让公司里的同事笑话。”

“好,我听爹的,我现在就去看书。对了,我看后院池塘那边好像是二哥,三弟还琴表妹他们在钓鱼那,我想去和他们一起交流交流,爹和大伯同意吗?”

邵文忠现在掩饰不住自己心里的兴奋说。


“好吧,你去吧,然后早点休息。”

邵敬堂点头答应了。他那里知道昨天邵文忠真的没去赌钱,而是被日本人田中拉到了左田胜思那里喝酒作乐去的,到末了,左田还请了个日本艺妓陪着邵文忠过了夜,所以此刻的邵文忠并不显得那么疲劳。

现在邵文忠已经和左田签下了合约,接受了日本人的邀请,成为了日本特高课的一名中国籍的特务。现在左田给他的任务就是争取打入邵家的企业里去,摸清邵敬斋兄弟的违法生意的证据,将来会以此要挟邵氏兄弟为他们日本人卖命,充当马前卒。

另外,摸清了邵家的生意脉络之后,将来和邵家竞争各类生意他们就有了底牌了,必要的时候他的“大和洋行”还可以击垮邵家取而代之。但是如果邵敬斋肯和他合作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现在的邵文忠却不以当了汉奸为耻,反以为荣。他感觉自己将来有了日本人这个靠山后,那还不是要啥有啥,什么荣华富贵之类的是指日可待了。而另他没想到的是,他才回到家就遇见了大伯主动让他进邵家天龙公司的美事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怎么能不认为这是上天在眷顾他那?此刻兴奋的难以平息的心情促使他要去二堂哥、三堂弟和琴美人儿哪儿去炫耀一下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