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队伍里,有这样一群人:说他们不是官,职务里却带着官字;说他们是官,却是实实在在的兵。他们就是被称作“兵头将尾”的士官。一级军士长是这个群体的佼佼者,目前全军范围内一级军士长也是屈指可数,因此他们经常被形象地称为“兵王”。

一级军士长张承用 这才是解放军中真正的兵王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张班长带领新战士加固舟桥。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张班长“一专多能”修理水泵也拿手。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张班长给过路老乡义务修理自行车。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张班长给驻地学生讲述舟桥的故事。

一级军士长老张 解放军中真正兵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98楼982577979

军队的脊梁,比那些挺着将军肚的将军强多了。向老兵敬礼,强烈建议给高级士官也配发级别资历章,国防服役章不适合他们。同意的点右下角。

26楼king龙

张承用,男,汉族,53岁,中共党员,现为68372部队落区观测连渭河舟桥班班长,一级军士长。


入伍33年来,张承用坚持把舟桥当家建、把守桥当事业干、把群众当亲人看,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为给过往群众提供方便,张承用在舟桥班门口建立便民点,设置小凳和洗手池,免费提供茶水;他做了一个“便民箱”,用自备的气筒、胶水和锉刀帮助群众修补车辆轮胎,目前“便民箱”已更换了八个;当群众家的麦田着火,他奋不顾身去帮助灭火。2005年大年初一,一对老夫妇到华山烧香,回家途中不慎掉入渭河,张承用奋不顾身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营救,成功把老人救上岸后,自己却昏迷了。从那以后,每年正月初一老两口不再去烧香拜神,而是到舟桥班看望张班长。33年来,他带领舟桥班抢救落水群众20余人,打捞不慎落水的拖拉机、摩托车等30余辆,为群众修理车辆3300余次。他所驻守的舟桥被群众亲切地称为“便民桥”、“连心桥”。


危难时刻冲锋在前是张承用最可贵的品质,在他的心中,守住了大桥就守住了渭洛两河沿岸人民的一切。2003年8月,渭河上游普降暴雨,渭南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紧急通知:渭河洪峰将于次日到达,必须在洪峰到达前将舟桥拆除。张承用心里清楚,如果舟桥不能准时拆除,渭河两岸数万顷农田将会被洪水吞噬;如果拆除的舟桥固定不住,数十吨重的舟桥顺水而下,将会撞毁下游的黄河铁路大桥。“开始拆除舟桥!”他现场指挥大家以最快速度分块拆除,但河水巨大的冲力将舟桥死死卡住,只听一声“跟我来”,张承用率先跳入水中,和大家一起奋战50分钟,终于顺利完成拆除任务。1992年夏天,渭河舟桥遭遇特大洪水袭击,张承用带领舟桥班战士在齐腰深的洪水中奋战6天5夜、130个小时;1998年,他们成功阻击渭河洪峰达7次,始终保持了舟桥的安全与稳固。


“自己”在张承用的心里永远都是最轻的。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有多少钱、当多大官,而要看他为社会作了多少贡献。”张承用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座舟桥,五六个兵,无数个日夜的轮回。30多年来,张承用远离城市,与孤单寂寞为伴,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自己的忠诚。那么多年来,张承用只休过5次假,祖父、祖母、岳母相继去世,父亲多次病重住院,他都是事后才知道。为在舟桥继续服务群众,张承用一家三口在渭河边上临时安了家。由于组织上的多次挽留,可以复员转业的他一次次选择留守舟桥,但孩子就读的小学最高是三年级,不得已让孩子连续读了3次三年级。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痴情,有什么留恋不舍的,他憨憨地说:“这里早已成为我的家,这里的老百姓就是我的亲人。”



这个真是兵王,最辛苦,最无私的兵。

我哥是副师,见了他们院里做机修的五级士官,也要尊称一声“老班长”,然后上烟。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兵”这句话在这位一级军士长眼里可能只是浮云。他为国家当了大半辈子的兵而始终也只是个兵,就足以证明他对于自身这份事业的不离不弃,也充分的说明了他始终站在他的岗位上为军队作出贡献为人民服务,张班长绝对可以称为中国的“兵王之王”,本人由衷的钦佩!

能挂上这么多拐 每拐一次 老兵走来不容易 大家都懂的 懂的右下角!!!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