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血战异域牺牲甚大 为何仍激怒美国人?

陈继承 收藏 0 1894
导读: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败走缅甸,日军第56师团一路穷追猛打,中国抗战的大后方,一下变成了前线。那一时刻,日本人狂妄地叫嚣着要冲过怒江,直捣重庆。 严峻的形势,迫使国民政府炸掉了费尽千辛万苦修建起来的惠通桥。凭着怒江天险,这才稍稍挡住了日军的攻势。蒋介石还不放心,唯恐日军强渡怒江直取昆明,下令将云南通往重庆的公路、铁路和桥梁全部炸掉了,甚至把囤积在保山的大量军用物资也付之一炬,大火整整烧了三天。 危急关头,飞虎队倾巢而出,对企图强渡怒江的日军进行了狂轰滥炸,把那些企图渡江的日军全都

1942年5月,中国远征军败走缅甸,日军第56师团一路穷追猛打,中国抗战的大后方,一下变成了前线。那一时刻,日本人狂妄地叫嚣着要冲过怒江,直捣重庆。


严峻的形势,迫使国民政府炸掉了费尽千辛万苦修建起来的惠通桥。凭着怒江天险,这才稍稍挡住了日军的攻势。蒋介石还不放心,唯恐日军强渡怒江直取昆明,下令将云南通往重庆的公路、铁路和桥梁全部炸掉了,甚至把囤积在保山的大量军用物资也付之一炬,大火整整烧了三天。


危急关头,飞虎队倾巢而出,对企图强渡怒江的日军进行了狂轰滥炸,把那些企图渡江的日军全都变成了水鬼,这才压制住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国民政府又调集重兵,前来坚守昆明,日本人这才不敢轻举妄动,乖乖地待在了怒江以西。


怒江西面,是绵延千里的高黎贡山,它就像一只巨大的怪兽蛰伏在地,随时都会发出可怕的怒嚎。现在,经过日军两年时间的经营,高黎贡山真成了蛰伏的怪兽,日本人在山中修建了许多暗堡和永久性工事,随时都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喷发出夺命的火舌。


而怒江东岸,已无路可退的中国军队,正源源不断地拥来,很快便屯兵几十万,摩拳擦掌,试图渡过怒江,一举将日寇赶出国门。


日军因为战线拉得太长,兵力捉襟见肘,自从试图强渡怒江失败后,他们就开始在山中修筑起防御工事来。


滇缅边境高山林密,到处都是粗大的木材,日本人便利用这些材料做地基,上面覆以一米多厚的土层,土中间再垫入厚厚的钢板。他们还考虑到如果没有外援,长期坚守生存的情况,所以工事除了极其坚固外,里面还有完善的生活设施,完备的医院和卫生设备,甚至还有发电厂。弹药的储存量更是充足,足以打上三五年。


日军构筑的工事,最让人钦叹的是它那错纵复杂的交通壕,壕内设有机枪掩体和散兵坑,即使攻入主壕,也难封锁堡垒间的交通联系。防御工事里有强大的火力网:主堡内有迫击炮、重机枪,子堡及侧射潜伏堡内有轻机枪,交通壕里有步枪、手榴弹和掷弹筒。如果这些火力点同时开火,那真如日军叫嚣的“连麻雀都别想飞过去。”


在构筑工事之初,日本人曾强迫中国和缅甸的劳工参加,等到了真正的“后期制作”,则全是日本专业的工兵部队。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几十万中国军队就这样隔江观望了两年,竟然丝毫没有干扰日本人的施工。是欣赏还是示弱?是礼让还是无知?日本人就在中国军队的注目礼下,有条不紊、不慌不忙地设计施工,最后终于建立起了一道铜墙铁壁般的堡垒。


防御工事建成之后,日军专门派来轰炸机试验,一枚枚重磅炸药在堡垒上爆炸,但下面的工事却毫发无伤。日本官兵激动万分,他们声称:这将是世界上无法攻克的阵地!并扬言道,如果中国人想从这里跨过去,先把10万人头堆在山下!

当中国驻印军在史迪威的带领下大举反攻时,怒江边上的中国军队却一直按兵不动,这让罗斯福非常恼火。


根据反攻前史迪威的战略构想,怒江东边的中国军队应该和驻印军同时发起进攻的。


而这个构想是罗斯福总统亲自批准的。现在史迪威的驻印军已在缅甸境内,将日军赶过了缅北,而怒江边上,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罗斯福感到莫名其妙,不断急电蒋介石,要求他马上命令部队从怒江反攻。


蒋介石回电称: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减员严重,现在首要任务不是反攻缅甸,而是休整,等时机成熟了再与日寇决战。为了不得罪罗斯福,他承认反攻缅甸也很重要,但中国需要更多的支持,如果英国能在缅甸沿海进行登陆作战,中国也在怒江实施反攻,就把日本鬼子围歼在缅甸。


蒋介石这一套保存实力的把戏,已玩了若干年,电报发出去他颇为得意,这下看你罗斯福怎么说?我没说不出兵,但也没道理只让中国人出兵,跟日本人作战不单单是中国人的事。英国出兵?太阳打西边出来,他们也不会主动出兵进攻日本人的阵地。


面对这样一封回电,罗斯福火冒三丈,难怪史迪威总是管蒋介石叫“花生米”,真是头又光胆又小心眼又多。蒋介石到底在想什么,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个“花生米”还不是怕把自己的“老本”拼光了,战后且不说消灭共产党,就连任何一个地方军阀也奈何不了了。但现在是非常时期,盟军已经为战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已经到了没有讨价还价的境地。


罗斯福立即命令手下给蒋介石发报:“云南方面应立即开辟怒江战场,否则将取消一切援助。”


这一纸电文依然如前一般轻飘飘的,但蕴含的分量,却是蒋介石无法承受得起的。他愤怒地一脚踹翻了茶几,玻璃的破碎声在他那豪华的官邸扩散着,让每个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清楚自己被逼到了一个不能说“不”的境地。他比谁都清楚,拒绝意味着什么!比谁都清楚,没了美国的援助后,对国民政府意味着什么!


蒋介石没有回复罗斯福,他使出了中国官场千年来最厉害的绝招——拖!


史迪威派出自己的参谋长托马斯·赫恩少将飞抵昆明,他义正辞严地警告重庆:“我们已经将运抵昆明机场的作战物资全部封存冻结,同时单方面中止贷给中国作战飞机的合同,收回迄今已贷出的全部飞机。”赫恩向国民政府“摊了牌”,他还宣传将考虑作战物资的分配问题,计划将作战物资分配给那些愿意渡江向日本人进攻的军队,不排除共产党的八路军。就这最后一句话,让蒋介石再也坐不住了。


美国人深知人性的弱点,这个“战争招标”计划一提出来,整个中国都蠢蠢欲动起来。最先出来说话的是“云南王”龙云,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美军的战略物资全在昆明,在他的地盘上。如果有美式武器为自己撑腰,那“云南王”这个位置岂不稳如泰山,如果在缅甸打出了威风,那我可不只做云南王了,说不定可以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王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龙云当即向赫恩表示,如果有10个师的美式装备,他愿意拿7个师拼死出征。


四川军阀刘湘和刘文辉心里也痒得不行,这些“四川王”跟龙云的想法一样,在中国,谁不想当皇帝呢?


龙云、刘湘的表现,让蒋介石暴跳如雷:“娘希匹,这不是跟着洋人造反吗?眼里还有没有中央政府?”其实,他最想骂的是,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眼里还有没有我蒋介石?但他骂不出来。


美国人这一手让蒋委员长丢尽了脸面,但借他个胆,他也不敢说美国总统半句不是。蒋介石同意马上出兵:他并不愿意得罪美国人,更不愿意看到美援物资落到自己对手的囊中。


三天后,军政部部长何应钦从重庆飞赴昆明,向中美将领宣读了蒋委员长亲自签署的《中国远征军怒江作战命令》。命令规定:国民党第11、第20两个集团军及直属特种兵部队,共计16个整编师和9个炮兵团,共计20多万人马,5月开赴怒江前线,准备强渡怒江。

何应钦同时向赫恩少将递交了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书,以表示重庆政府的诚意。但为了确保此役的安全系数,也就是保住老蒋的家底不像上次远征军那样拼光,何应钦向美国盟友提出了四点要求:一、请求提供渡江工具,二、请求美军全天候空中掩护,三、请求美军炮兵予以配合,四、请求美国提供中国远征军所需的全部作战物资补给。


就好像中国人替美国打仗似的,但美方并不介意,迅速同意了中国政府的所有请求。


远征的大幕已经拉开,但这支军队由谁来指挥呢?


蒋介石心目中的第一人选当然是心腹陈诚了!可此时,陈诚身体不适,正在重庆养病,远征军司令官一职,究竟何人出任,一时充满了悬念。空出来的这一肥缺,使得国军高层一下骚动起来。按军衔说,远征军司令官并非十分显要的职务,但这是一支由美式装备全新“包装”起来的军队,精良的装备,一个师远超内地的一个军;而且这次是出国抗日,深受瞩目,如果能有一番作为,那将是名利双收,以后前途将无可限量。于是私下里一些自以为有资格的人四处活动。


最终拍板的蒋介石,比谁都显得谨慎。他知道此次出征非同小可,上次远征军出国抗日功败垂成,指挥不当是败因之一,罗卓英和杜聿明的不和,也是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这次的远征军总司令一定要有着卓越的领导能力,能协调何应钦和陈诚两个派系的矛盾,否则战斗力将大受影响。另外,这次远征军司令的人选,必须有深厚的资历,能镇住杜聿明、宋希濂这种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集团军总司令。最后,此人不能有野心,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远征军装备精良,如果落到“坏人”手里,对自己的政权将是极大的威胁。


蒋介石考虑再三,决定还是请卫立煌出山。说实在的,蒋介石一直对卫立煌不太放心,在与共产党“保持距离”这个问题上,卫一直显得不够坚定。不过,根据这两年对他的观察,蒋发现此人没有野心,不拉山头,不结党营私。最让蒋放心的是,这里是大西南,共产党的八路军远在西北,就有什么想法也没什么大碍。


就这样,卫立煌出任了远征军总司令。


虽然他没想到自己会出任此职,但此等重任落到肩上,卫立煌还是感到十分荣幸。他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刚一上任,就找参加过上次远征军的军官谈话,向他们学习。虽然上次远征军大败而归,但也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惨痛的教训也是宝贵的财富,在原始森林里如何跟日寇比耐性,如何躲避敌人架在树上的机枪……卫立煌把这些宝贵的经验整理出来,再由参谋人员到各部队“传经”。


接着,卫立煌又马不停蹄地走访了云南的少数民族。滇西交通不便,文化也相对比较落后,这里由土司(少数民族的首领)占山为王。卫立煌深知,土司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得不到土司的支持,仅靠云南省政府的行政命令是很难动员全境百姓的。为了得到民众的支持,卫立煌骑着马,走着汽车都无法通行的崎岖山路,逐一走访当地的土司。


这一举措,收到十分明显的效果,当地土司把他当天子一般膜拜。过去龙云很瞧不起他们,动不动就派兵镇压,现在司令长官亲自来访,让他们感到莫大的荣耀。土司们纷纷焚香歃血盟誓,坚决支持抗战。


正是卫立煌的抚慰,在后来的反攻中,滇西人民为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与土司们对卫立煌的感恩之心是分不开的。


据统计:整个远征期间,有16万滇西人民在为远征大军提供物资运输,其中出动良马119万匹、驼牛32万头。在支援前线的过程中,因种种原因死亡民众3854人,死亡骡马4700余匹,死亡驼牛1500余头。以上数字还不包括修复各条公路、铁路时所使用的民众。


反攻缅甸的第一步是如何安全地渡过怒江。为此,卫立煌多次到怒江沿岸视察。连接怒江东西两岸仅有的惠通桥,已在上次退守中被中国守军炸掉了;在目前这种严重对峙的情形下,想修复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修复了,也不适合大规模的渡江作战。


那么,现在要想渡江,就只能靠船只了。怒江的江面虽然不宽,但水流湍急,行船困难,如果日军在远征军渡江过程中用重炮攻击,那远征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为了减少损失,卫立煌决定多处渡口同时渡江,这样只要有一两处渡江成功,就可以在对岸建立滩头阵地,就可掩护后续渡江部队了。

对中国远征军即将发起的渡江战役,美国人非常支持,他们专门为渡江部队配备了帆布船。这种帆布船是专门为渡江设计的,它由十几个连续的尼龙气囊组成,非常轻便。放气后折叠起来可以放入背包,一个人就可以背走;充气后,则可变成一条两米长、一米宽的小船,即使被激流冲翻了也不用担心,因为船是由气囊支撑的,怎么也沉不下去。


美国教官们耐心地教中国士兵怎么吹气,怎么装拆,怎么搬运,怎么上下船等,很快,中国战士便学会了怎样使用这些“变形金刚”了。


反攻在即,卫立煌仍然心事重重。尽管远征军有了美式装备,有空中支援,但卫立煌一点也不敢放松。


临出发,他在司令部再次召开军事会议,要求各部队认真总结,及时报告反攻的准备情况以及还存在的问题,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次会议把没有解决的问题都摆出来,共同讨论研究,在反攻前加以解决。


“据情报,在对峙的两年中,日寇曾强逼我国民在松山、高黎贡山筑起了永久性工事。”他不无忧虑地说,“尤其是高黎贡山,山高路险,是进入腾冲咽喉之地。反攻第一仗,便是一场恶仗。”


面对卫立煌的忧虑,远征军各路将领却显得心不在焉。卫立煌立马命令道:“全体起立。”


这些养尊处优的军官们虽说都站起来了,但从神情上看,都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在他们眼里,自己平日里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你卫立煌算什么?只不过是顶陈诚的班当个什么总司令,刚刚坐了两年的冷板凳,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卫立煌也知道这些人心里的那点小名堂,他严厉地将所有人扫视了一遍。看着他那如炯的目光,各路将领还是挺直了胸膛。卫立煌严肃地宣布:“5月11日开始强渡怒江。以第20集团军为主攻部队,第54军首先渡江!”


随着卫立煌的声音,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对准了第20集团军第54军军长。第54军军长名叫方天,也是第20集团军副司令。


卫立煌也看了方天一眼:“有问题吗?”


方天嘴巴嘟囔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却又没有马上回答。


卫立煌见方天有话要说,便放缓了语气,毕竟现在说出来总比渡江开始后再说要好。“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咱们可以在会上共同探讨。散会之后,各自积极准备行动,不准迟疑,也禁止议论,以免影响军心。”


“这个……”方天支吾了一声,说,“诚如钧座所言,我们与日寇对峙两年之久,日寇一直在加强防御工事,其坚固程度可想而知,反攻行动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困难,我是说万一……万一渡过江后,我们在对岸站不住脚,就有可能要撤回来。因此,我想请教工兵处长,假如攻击不利,大军要撤回江东,你能不能保证把部队运送回来?”


工兵处长傅克军和王乃楷面面相觑。说实在的,他们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要知道,渡江时部队登舟,是有秩序的;可撤退则是兵败如山倒,哪会有秩序可言?没有秩序,谁又能保证能将部队送回?


大概与会的人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大家以为卫立煌会因为方天想到了这个问题而称赞他,可卫立煌却猛地一拍桌子,把水杯都震翻了,在场的所有将领都吓了一跳,这也让方天打了个哆嗦。


只见卫立煌怒不可遏地指着方天吼道:“我们养精蓄锐两年之久,又有了先进装备,火力占压倒优势,仗还没打你小子就想着当逃兵?你还是军人吗?”卫司令越说越激动,“现在我决定:大军渡江后,所有渡江船筏立即烧毁,我要请保山父老乡亲到江边观战,我倒要看看有哪个有脸敢泅渡退回!”


此话说完,卫立煌竟然连会都不开了,拂袖而去。一屋子满脸诧异的军官,这时都有点不满地看着方天。他已是满额头都是汗水了。


因为长官没有宣布“散会”,诸将领不敢擅自离开;因为长官也没有说“稍息”,谁都不能懈怠坐下,一个个仍然挺胸端立着。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对方天更加不满了。但更多的人则在想,卫立煌该不会真的把渡船烧了吧?难道真要学西楚霸王那样破釜沉舟?他不会真的把老百姓召集过来看戏吧?


正当大家面面相觑时,卫立煌回来了。此时的他,与刚才判若两人,只见他笑着摆摆手:“啊,诸位请坐,请坐吧。抱歉啊,刚才我太激动了。”不过说到这里,刚浮上脸的笑意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停了停,话锋一转严肃地说:“假如一个士兵未战先怯,到了战场上,只不过一个战斗岗位作战不力;倘若一个将领没有了必胜的信心,那将会导致整个战役的失败!谁再敢说撤退谁就是癞皮狗,不敢打仗的猪!”


这话从卫立煌嘴里迸出来,更让军官们目瞪口呆。卫立煌没有说“军法从事”之类的话,而是说“癞皮狗”、说“猪”,听惯了“军法从事”的将领们,这下反而难为情了,再也没有哪个像方天那样“不识趣”地提撤退的事了。


卫立煌依然很激动,他挥舞着拳头说:“我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怕什么?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两年前的远征军了。想想吧,有那么多兄弟死在日寇手里,到现在,我们还不该为他们报仇雪恨吗?现在我们有强大的炮兵,有空中掩护,如果渡江时日本鬼子敢来捣乱,一定叫他们死无全尸!”


众将领的眼中都燃烧起了仇恨的火焰,尽管他们私底下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尽管他们来自不同派系,但大家都是中国人,都与日寇有着血海深仇,而且他们马上可以亲手告慰父老,这怎么不让人热血沸腾?


卫立煌“呼”地站起来:“全体起立!”


卫立煌扫视了一下众人,威严地命令道:“众将官听令,以第20集团军为攻击集团,从栗柴坝、双虹桥之间强行渡江,以腾冲为攻击目标;以第11集团军为防守集团,负责怒江东岸守备之责;新编第39师、第76师、第88师各派出一个加强团渡江攻击,以策应第20集团军。以上凡有攻击任务的各部队,必须在5月10日之前,完成一切必要之准备,不得延误、迟疑。否则,按贻误军机论处,决不宽贷!”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