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十章(1)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小李飞刀对萧寒说:“首长,鬼子在加强戒备,城里的制高点上都有鬼子,到处都是双岗双哨……”

萧寒:“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你,别叫我首长!”

小李飞刀为难了:“那我怎么称呼你?”

萧寒:“萧参谋,或者萧大哥。”

小李飞刀感动了:“你这个人一点儿架子也没有,怪不得战士们都喜欢你!”

萧寒:“别恭维我了,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小李飞刀奇怪地问:“其然……所以然?你就这点儿不好,说话咬文嚼字,成心让人听不懂!”

萧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你不能强求,比如你喜欢用刀,我喜欢用枪。在共性一致的情况下,允许个性的存在,那才能丰富多彩!”

小李飞刀:“我说不过你……你看城楼上,多了几挺九二重机枪!”

萧寒:“鬼子加强戒备,说明旅部的情报是准确的,”他把望远镜递给小李飞刀:“渔阳城里你熟悉,再看看别漏掉什么!”

小李飞刀用望远镜搜索着白塔下的城区。街市上,明清时期的建筑、形形色色的人等尽入镜中。

镜头里出现远处的丘陵,有一坐北朝南、气象巍峨的寺庙。

小李飞刀:“萧参谋,渔阳有座寺庙,非常壮观,事儿办完了

想不想去看看?”


萧寒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寺庙:“你说华严寺?当然要去,这是中原唯一没有受到灭佛和兵纛的寺庙,我神游已久……”

小李飞刀:“神游……什么意思?”

萧寒:“这个你都不懂?”

小李飞刀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学读了两年家里就没钱了……参军后在延安陕北公学倒是上了一年,还未毕业就分配到了咱们这个旅。”

萧寒:“可惜了,”他看着精明强干的小李飞刀,向他伸出大拇指:“你什么都是这个,就是文化少了点儿……神游嘛,就是在想象或梦境中游历从未去过的地方。宋朝的大文豪苏轼就在一首词里写到: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小李飞刀:“太文了,我听不懂!”

萧寒:“你呀,真不该离开陕北公学,毕业后应该再去读抗大!”

小李飞刀不以为然:“都去读书,谁去打鬼子?再说,军人还得服从命令吧?”

萧寒苦笑了笑:“没有文化的军队,是一支愚蠢的军队;没有文化的士兵……”

小李飞刀生硬地打断萧寒的话:“说过头了,秋收起义的农民,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战士,大多数人没有文化,他们是愚蠢的士兵?”

萧寒:“这不是我说的,是毛主席说的!”

小李飞刀一时语塞,沉默了。

萧寒:“将来你还是要多读点儿书,不然的话,很难与比你文化高的人交流,也难以胜任更重要工作。”

小李飞刀若有所思:“读书的事儿,将来吧,等打完了鬼子再说……萧大哥,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酸不溜溜的,还满口的大道理……”

萧寒不以为然地笑笑,他不再说话,观察着望远镜里出现的街市。

一气派的绸缎庄,门前的旗杆上飘荡着蓝底白字的布幡,“绸缎庄”三个大字甚为醒目。

萧寒耳边响起政委对他说的话:“渔阳十字口有个绸缎庄,老板是自己人,名叫杜原,必要时可以前去联络。联络的方法,小李飞刀知道。”

萧寒问小李飞刀:“听说你一直受命潜伏在渔阳?”

小李飞刀:“是,两天前才回到根据地。”

萧寒:“为什么?”

小李飞刀:“上级认为我暴露了身份。”

萧寒:“鬼子抓你了?”

小李飞刀:“还没到那个地步。”

萧寒奇怪了:“那怎么会说你暴露了?”

小李飞刀:“我的那位领导,非常谨慎,也许是未雨、雨……”

萧寒见小李飞刀涨红了脸,也没有说出下文,就替他说了出来:“未雨绸缪!”

小李飞刀:“对,是这个意思!”

萧寒好奇地问道:“你在渔阳的上级是谁?”其实,政委已经告诉萧寒,小李飞刀就隐蔽在绸缎庄,受一位名叫杜原的人领导。他出于好奇,随口问问。

小李飞刀为难了,这是隐蔽战线的高度机密:“萧参谋,我能不能不回答?”

萧寒:“怎么,不信任我?”

小李飞刀:“不存在信任与不信任,这是秘密战线铁的纪律,未经许可我不能告诉你!”

萧寒不高兴了:“这么神秘?算了,不说也罢……他那个人怎么样?”

小李飞刀:“和你相比的话,一个书生气十足,张嘴就是之乎也者;一个严肃有余,活泼不足!”

萧寒笑着说:“你在变着法子说我,北伐时我就是带兵打仗的连长,还书生气十足!”

小李飞刀没有回答萧寒,他望着绸缎庄在心里说到:“首长,真离开了,还怪想你的……”


十字口的绸缎庄,门匾上几个烫金大字“祥福记绸缎庄”非常显眼。店里,宽大的货柜上陈列着各色绸缎。达官贵人的太太,有钱人家的小姐,在店里挑选着绸缎。店员们忙碌着,不断地为客人从货架上往下拿成匹的绸缎。

老板杜原在向一位四十出头的女人介绍货色:“刘太太,这匹嫩绿的缎子配你最合适,你穿在身上,起码年轻十岁!”

刘太太笑着说:“杜老板伶牙俐齿,说的话我最爱听!”她吩咐店员:“就要这匹,给我包好,拿到车上去!”

店员应了一声,麻利地包好缎子。


刘太太满意地跟在店员身后向门外走去,杜原紧走几步赶上她:“刘太太,替我问候市长,改天他不忙的时候,我到府上看望他!”

刘太太哼了一声:“他没有不忙的时候,这不,骗我说有大人物要来,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哼,你现在去长三堂子,肯定在那儿逮个正着!我还听说他又包了个新来的妓女,叫什么小凤的……”

杜原陪着笑:“刘太太,道听途说的事儿别信,听多了会误以为真!刘市长整天为皇军的事儿操劳,哪儿有闲心去风流快活!”

“我才懒得操心,眼不见为净!”刘太太哼了一声,钻进停在店外的轿车。

杜原望着载着刘太太离去的轿车,轻轻念着:“大人物……什么大人物?”


几辆满载鬼子的卡车到了十字街口,分头向不同的方向开去。一辆卡车停下来,从车上跳下来二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在各个路口布上岗,连不远处一家名为北海道的日式酒馆,门前屋后也站上双岗。

鬼子在城里城外突然加强了戒备,引起了杜原的注意。

离绸缎庄不远处有家服装店,老板是个胖胖的老男人,平时不多言多语的,也很少见他出来活动。杜原不知为什么,总对这个老男人生有戒备之心。这不,那老男人站在自己店门前,观望着来来往往的日本军车,说明他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除了生意上的事儿,其他的一律不关心。

一辆小车嘎地一声在杜原身后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冲着杜原的背影叫了声:“杜老板!”

杜原回头一看,是华北治安军李汉亭新娶的姨太太,由师卫队长陪同来到这里。这个年轻的女郎名叫张玉涵,听说出生于书香人家,家道中落后来进入梨园,成了远近闻名的刀马旦。李汉亭看中她,给她在城里置一处私宅,来了个金屋藏娇。鉴于她的特殊身份,杜原一直和她有着来往。

杜原看着张小姐满脸是笑:“哟,我是觉得身后一亮,原来是光彩照人的张小姐来了!”

明知是恭维的话,但好话人都百听不厌,张小姐脸上堆满了笑:“已经快是明日黄花了,还光彩照人呢!”

杜原:“千万别这么说,只要人心不老,人也永远不会老!”

张小姐附合地说:“这也倒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