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姊妹花 正文 破门而出

陈正举 收藏 1 1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URL] 且说田成奇加入青旗会,很快成了沂山西北十几个村庄的分团团长。田成奇在组织大刀会中成长,在教育红菊的问题上,也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他要让红菊成为一个能文能武的孩子,于是决定教她学练九节钢鞭。 红菊一听,喜出望外。 九节鞭由九节短鞭组成。其顶端,节为鞭头,形状为枪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


且说田成奇加入青旗会,很快成了沂山西北十几个村庄的分团团长。田成奇在组织大刀会中成长,在教育红菊的问题上,也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他要让红菊成为一个能文能武的孩子,于是决定教她学练九节钢鞭。

红菊一听,喜出望外。

九节鞭由九节短鞭组成。其顶端,节为鞭头,形状为枪头,成圆锥形,其后有环,以铁环与下一节相连。最尾端一节为鞭把。九节鞭是一种"软硬兼施",可长可短,携带方便的武器。

于是田成奇先教红菊先走单花趟子。红菊直到把单花趟子练熟练精,才学练套路。学练套路不是一日之功,要持之以恒,大运动量练习。只要红菊喜欢上的事,有炼铁脚那一说,多苦多累,都不在话下。不到一年的时间,红菊已练得一步一动,一动一花,一花三变,变化无穷,人鞭合一。月光下,晨曦中,她握鞭在手,亮开架式,双目炯炯,精神抖擞,将钢鞭耍得如白蛇狂舞,银龙出海,击石,石碎,触树,树折,打着畜兽禽鸟,即刻毙命!

田成奇一看红菊九节鞭的功夫一天强如一天,怕她外出惹是非,总将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门。

可红菊生性好动,在家待一天两天还行,日子久了,就待不住,把院门摇得震天响。

于是招来秋菊。

秋菊是红菊二叔家的女儿,高挑身子,白里透红的鹅脸蛋儿,一个美人胚子。可惜是个聋哑人。身体也没红菊那么壮,一副弱柳扶风,楚楚动人的样子,谁见了都要顿生爱怜。

秋菊比比划划,意思,不要砸门呀,我跟你玩。

红菊比划着说,怎么玩呀,你进不来,我出不去。

秋菊比比划划,意思是说,隔着大门,我跟你拾“活络”。

红菊正觉得寂寥得很,落落寡欢地说,那就玩吧。

两个女孩,一个门外,一个门里,玩起来。

可只玩了几盘,红菊就失去耐心说,不玩了,不玩了,还是我教你玩钢鞭吧!

于是,秋菊跟红菊学练鞭术。

红菊抡的是真家伙。

秋菊舞的是从家里拿来的赶牛鞭。

两个人,门里门外,噼噼啪啪,练习得好不热闹。引来许多小伙伴来看,来学。

其中就要锁住。锁柱是个朴实敦厚的、小牤牛一样壮实的小伙子。

锁住也从家里拿来赶牛鞭跟红菊学练,一招一式学,只是总也抽打不到点子上,不是抽着脚,就是抽着脑袋,抽得锁柱跳脚骂娘,不学了,不学了!人老走神,乌溜着大眼珠子直向红菊大门前那棵老槐树上看。看着看着,突然叫起来,这棵槐树上有一窝“金翅儿”

红菊一听,也很感兴趣,说,呀呀呸,在我家树上做窝,生孩子,怎么也不向我咳嗽一声。叫罢,踢着家门,要出去,看看“金翅儿”是什么样子。可她不敢将门踢破,要是踢破家门,老爹回来会要他好看的,只得喊,锁柱,你把“金翅儿”拿下一只来,让我看看行不行?

锁柱两道扫帚眉噼噼啪啪跳了几下,瓮声瓮气地说,不行,要是拿下来,“金翅儿”的爹娘,会跟我们拼命的!

红菊说,锁柱,我求你了还不行,你要拿下一只“金翅儿”给我看看,我就煮一个鸡蛋给你吃。

锁柱问,当真?

红菊说,呀呀呸,我说话是一口唾沫砸一个碗大的坑!

锁柱说,那好吧。于是锁柱笨狗熊一样,肚皮都拉破了,爬上那棵老槐树,才从“金翅儿”窝里,捉出两只小“金翅儿”。

锁柱捉出两只小“金翅儿”,也似捉走小“金翅儿”爹娘的心肝,它们把愤怒的叫声撒得漫天遍地都是。

锁柱望着气急败坏的两只鸟妈妈,脸上溢满了友善说,我保证不伤害它们,只和它们玩一小会儿,就还给你们。

于是,锁柱,搬来一块青石板,将两只小“金翅儿”放在上边,让红菊透过门缝看。

红菊看到两只小“金翅儿”羽毛未丰,刚会走路,一只走得还好,另一只走得歪歪扭扭,常常摔跤。一只嘴角儿浅黄,一只嘴角儿深黄;一只羽毛刚刚放开,两翅成了两把小扇子,闪着黄的光芒;一只翅膀上的毛竹尖尖,两个翅膀很像两把小梳子,很好玩的。它们的叫声也有别,一只叫声唧唧,一只叫声喳喳,唧唧喳喳,它们好象在呼唤什么?

好可爱的“金翅儿”!红菊通过门缝伸手,捉到一只小“金翅儿”,高高举起,深情地问,你喊你娘嘛?喊你爹嘛?红菊正兴味盎然地逗着小“金翅儿”玩呢。不料一只老“金翅儿”,箭一样射下来,在她额头上狠狠啄了一口。红菊尖叫一声,松了手中小“金翅儿”,一挥手,啪将那只老“金翅儿”击落在地。那只老“金翅儿”抖翅蹬腿,口吐鲜血,转眼死去!

红菊呆住!

锁柱和秋菊也呆住!

这时,田成奇正好从山上归来,一问,“金翅儿”是红菊打死的,脸蛋儿一抖擞,立刻阴得要下雨,扬起蒲扇的巴掌,要打红菊,可最终一拐弯,击在门框,大吼,怎么能随便祸害一个性命?你给我记住,要爱惜生命,不可随便杀生。

不可随便杀生!红菊将小“金翅儿”交给锁柱,双手捧起那只死去的老“金翅儿”说,对不起了,我把你埋在我的石榴树下吧,每天我要弄好东西给你吃。于是,红菊就把那只老金翅鸟埋在她家的石榴树下。

一天,红菊秋菊鎖柱他们练九节钢鞭。田成奇在家检查指导。他看着鎖柱舞弄了一阵子钢鞭,便说,鎖柱,你呀个子矮,不适合耍弄钢鞭,算了,你就别学了,我教你学铁布衫吧。学这个只要有把子力气就行。看,这铁布衫的第一式就是《金刚站桩》 双脚开立,与肩同宽,双脚成外八字站立。膝微屈似坐,双手提抱于胸前,与胸相距两寸,手指似弯非弯,似夹非夹、劳宫相对、身体正直、两眼微闭,全身放松、自然呼吸,全身关节成三角状弯曲,体会“全身皆气”的感觉。你只要按照我教你的招式认真练一月即可初步功成。学会这一招,能护体防身,也可以打击敌人,其妙无穷。

锁柱虽是个拙笨的孩子,但也是一个做事认真的孩子,他在田成奇的教调下,练金钟罩铁布衫,一练就是两年。两年里,他练成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金钟罩,铁脚,钢鞭,三个孩子凑在一起,挥鞭、踢脚、单手开石、铁头断砖,打打练练,成了田家峪的一景,引来前村后庄许多孩子来观看,也有手痒痒的,要跟红菊学。学就学呗,红菊被关在家里,正躁得慌,乐得有人来相伴。反正她曾教过秋菊,再教别的孩子,也就是熟门熟路了。于是红菊在门里,孩子在门外由鎖柱秋菊领着,便跟红菊一招一式学起来。

红菊正兴致高涨耐心认真地做着示范,孩子们也正兴味盎然地学着,李京虎手提腊条杆子,带着丁全友李剑,像从地里冒出来一样,来了。

李京虎一到,没看几眼,就失去了耐心,趾高气昂地将蛤蜊嘴一下撇到驴屁股上说,没的玩了,玩猪尾巴,有什么了不起,打着人不疼,打着狗不痒,怎么能比得上我家那些团丁的大刀、长枪厉害了。大刀唰——!长枪呼——!一下就要人命。

丁全友说,是啊,李京虎家那些团丁的大刀确实厉害,呀呀——!一刀下去,砍铁就像砍泥块一样。

李京虎说,对对对,我家团丁的刀,削铁如泥,还有长枪,一下就能把墙穿透。呀呀,看我的长枪。叫着,挥舞着手中腊条杆子,跳到那些学鞭的孩子中间,胡乱舞起来,啪打着一个孩子,啪又打着一个孩子,打得两个孩子哭起来。

丁全友手里没有棍子,便拾起一块石头,啊——!叫着,也跳进那些孩子中间,左一下右一下打起来。他没李京虎的胆量,只是吓唬吓唬那些小孩子,没有真打。

红菊一见大怒,哗啦将手中的九节钢鞭照着李京虎打去;可她是隔着门打的。那一鞭几乎将她家的门打碎,却没有打着李京虎,也没打着丁全友。

门外的秋菊早已气得双颊飞红,二话不说,挥起她手中的鞭,啪啪两下,打飞了李京虎手中的棍子,也打掉了丁全友手中的石头。

猝然地袭击,一下就把李京虎丁全友弄愣了,呆了。他们正在那里发愣卖呆呢,鎖柱向前拾起落在地上的棍子和石头,向头上砰砰拍了两拍,砖碎,棍子断成几截,接着,又一低头,撞折身边的一棵小树。

李京虎一看,吓得伸了舌头,亲娘小乖乖地叫着,带着丁全友李剑,落荒而逃。

李京虎张口岔气地跑回家,对他爹李世武说,可了不得了,田家峪的青旗会真是厉害,连小孩子都练起武来了。大脚田红菊一钢鞭能劈开一扇门,哑巴田秋菊一鞭能打飞一根腊条杆子,矬子鎖柱更厉害,脑袋能碎石断树。

李世武说,你就瞎胡吹吧,几个毛孩,有那么厉害?

李京虎说,骗你是小狗,不信你就去看看。

于是,李世武带着民团教练于三,将信将疑地去了田家峪。他们走到田家峪村南打谷场,恰巧碰到红菊爹田成奇。李世武僵僵一笑说,我去风凉坪察看学堂,路过你们村 想找你讨口水喝。

田成奇霍地一笑说,好呀,讨水喝,有啊,走,去我家喝!

李世武说,不去你家叨扰了,就在这里随便尝口凉水吧。

田成奇说,好好,端水来。一声令下,有人就从不远处的梧桐树下,提一瓦罐凉水。

那个时候,,人们都已吃过晚饭,听到牛角号激越地响起,便纷纷拿着武器,集合到村南的打谷场,在月亮下,灯光里,学练武术,有的学练刀术,有的练习铁布衫,还有的练无影鞭。

田成奇知道李世武来看什么,心里想,看就看吧,没有犯私,所以跟李世武谈说了几句少油无盐的话,就将李世武晾在那里,管自教众人学练刀术去了。

学练刀术前,先要烧香磕头吞符念咒语。几十个壮汉念起咒语,响亮有力,声震天地:

老君来护头,

天师来护身,

刀枪不入,

天下无敌。

喊过,村民就按部就班地练起刀术来。他们练过缠头裹脑、劈、砍、挂、撩、扎、点、云、崩基本刀法,然后一起练习春秋大刀。春秋大刀易学实用。会员们练起来春秋大刀一招一式十分到位,几乎人人做到了刀随身换,刀人一致,进退闪转,跳跃翻腾,迅捷到位,生风带响,刚劲有力。这样一群人,要精神有精神,要武艺有武艺。这是一支令李世武可怕的队伍,是一支随时给他制造麻烦、不听他嚷嚷的队伍。李世武想要使他这个区长在李家崖坐牢坐稳,不出乱子,让山民村夫都听他的,只有他的那个几十个团丁的民团是不行的,必须也要有一个什么会。当然不是青旗会。青旗会是田成奇那帮穷人的会。

到底组织一个什么会呢?李世武那么想着,就离开了田家峪村南,走大街串小巷,几经询问,来到田成奇家门前。他想看看红菊他们的九节鞭和鎖柱的铁布衫练到了什么程度,难道他们武艺真如李京虎他们说的那么厉害吗?李世武去看红菊他们练鞭,没有明着看,而是悄悄躲进离红菊家大门前不远的树棵子里看。

李世武看看见红菊秋菊的鞭术确实练得极有杀伤力了。那鞭舞得花样繁多,鞭头子打得又准又恨。明亮的月光下,李世武清楚地看见红菊在自家院子里,一招一式,将钢鞭舞得十分带劲到位,只见红菊一个横扫千军,就能把几块石头同时几碎,一个回身拐肘鞭就能将身后的一棵小树齐齐抽断。

李世武正看得惊诧出神,突然听到哗啦一响,红菊从家里破门而出,威风凛凛,大步向前,一个金丝缠肘就把他从树棵子里请了出来,随即一用力,将他拽了一个狗抢屎。

原来,李世武他们一躲进树棵子,秋菊他们因练鞭练得投入,根本没有发现他们,倒是在家里的红菊透过门缝看见有人在她家门前的树棵子里,伸头探脑朝她家门前看,才停下舞鞭,仔细一看竟是发现是李世武在鬼祟地对她家东张西望。李世武晚间来窥探他们,绝对没怀好心肠子。所以她按捺不住,才挥鞭破门而出。

红菊将李世武摔倒在地,然后呐一声喊,抬起雄风八面的大脚,恶狠狠地照着李世武的脑袋就要踩下去。如果这一脚真要踩下去,李世武的脑袋一定会成烂西瓜。

就在这时,于三惊慌失措地从树棵子里跑出来,说,他他是李区长,不要胡来!

这时,红菊也突然想起老爹说的,要爱惜生命,不要轻易杀生。便将大脚陡地停住,一拐弯,啪踏碎李世武脑袋一边的一块拳头大的花岗岩石,然后风摇杨树叶一样,笑哈哈地说,呀呀呸,我当是土匪来“撒细”,要绑我们的票呢,原来是区长大人,恕罪恕罪!

李世武狼狈不堪,从地上爬起来,你们·······他气得说不话来,其实他也无话可说。说什么,人家在防匪吗?嘴里说不出,心里却说,这个田红菊真成妖妖了,可不能小看她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