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往事历历说恩师---冯明青《冯言疯语》序 苏清杰

bjsqj 收藏 1 99
导读:往事历历说恩师---冯明青《冯言疯语》序 [img]http://img6.itiexue.net/1373/13739442.jpg[/img] 苏清杰 正要去医院做胆囊全切手术,手机响了。 是远在山西运城我的恩师冯明青打来的。恩师说,他的博客文选《冯言疯语》即将出版,邀我为之作序。 哇塞,立马吓我一跳!虽然我也曾给几位“大人物”写过序,但我正儿八经的新闻写作启蒙,是30多年前恩师冯明青手把手教的,30多年过去了,他邀我为他的新著作序,

往事历历说恩师---冯明青《冯言疯语》序


往事历历说恩师---冯明青《冯言疯语》序   苏清杰

苏清杰

正要去医院做胆囊全切手术,手机响了。

是远在山西运城我的恩师冯明青打来的。恩师说,他的博客文选《冯言疯语》即将出版,邀我为之作序。

哇塞,立马吓我一跳!虽然我也曾给几位“大人物”写过序,但我正儿八经的新闻写作启蒙,是30多年前恩师冯明青手把手教的,30多年过去了,他邀我为他的新著作序,幸亏我的“胆”还没切,要不, 哪有这个胆啊。

但再三推辞不过,趁“胆”还在,序就叙吧。

咱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底气。我继冯明青恩师之后,在部队时的新闻写作也小有名气,《解放军报》正儿八经下过调令(因故未遂)。后来到转业地方,当过河南某大报的主编,混上过大学教授。但自知胸中究竞有多少文墨,终因江郎才尽,不得不跳进大海。没想到,下海的感觉真好。挣够了银子,养肥了身子,待到了“知天命之年”这才发现:属于我的,永远是爬不完的格子——鬼使神差,我一下子又成了两家书画类杂志社的总编辑和中国老子文化发展公益基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因此,咱也阿Q一回:给恩师的大作写序(在中国,我估计有胆量给恩师写序的不多、呵呵)。

记得那是1989年吧,恩师出版了一本《万事结尾难》杂文集,是在部队时报刊所发表的杂文评论辑锦。我听说后,打电话也让他给我寄了一本。他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说:“书中个别篇章,是我从军时与战友晋发旺、郜名芳、苏清杰合写的……。”那个“苏清杰”就是我,当时的坦克七师报道员(晋发旺是坦克七师新闻干事,郜名芳是坦克一师新闻干事,冯明青是北京军区装甲兵新闻干事)。说是合写,其实是他给我大动刀斧改的稿子,发表时我也署上了他的名字。

应该说,冯明青是“我的第-个上级”。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作为一个媒矿工人,入伍到塞外一个坦克部队的加工制配连当磨工。时任师政治部新闻干事的冯明青,不知怎么知道有个爱写稿子的“新兵蛋子”叫苏清杰。在没有编制的情况下,他硬是把我弄到师政治部当上了战士报道员。时间是1979年9月。

从此, 我每每写完一篇稿子, 他总是一字一句帮我改来改去,有时改得“面目全非”。可以说, 我最初发表的30多篇文章, 篇篇都是冯明青帮我改岀来的。

虽然冯明青只长我6岁,但当时已是军內岀名的笔杆子。那时正值真理标准大讨论, 他一篇《是坚持而不是背离社会主义方向》的文章, 一下子占据了《解放军报》的大半个版,他的评论《改与盖》, 竞也登上了《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的“今日谈”和言论栏目,也时常有他文章挤进去。可以说,那时候能经常在最具权威的“两报一刊” 发文章的师一级新闻干事,并不多见。因此,我跟他学新闻时间不很长,他就上调到了北京军区装甲兵政治部。之后,《解放军报》他的新闻作品和文章很多。记得他为陆军第28集团军军长张太恒从挪威、瑞典、意大利考察回来撰写的长篇署名文章《论军队观念现代化》,在《解放军报》整版刊发后,总政以红头文件转发全军,国防大学还出了单行本,学员人手一册。同时,在他的关照下,我也提了干,当上了新闻干事。

但一直令我大惑不解的是: 恩师本来有着坦荡的仕途, 可为何非要回到运城那个并不适合他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弹丸之地。要知道,刚刚“而立”之年, 他便官至中校副团, 成为我们那个军最年轻的团职中校。张太恒提拔为成都军区司令员后想带他到成都去,北京军区机关报《战友报》和武警机关报《人民武警报》也都要他去,不论到哪儿,都应该比去运城电视台要强得多!我真的想不通,不知他是离不开运城那座小城和那片并不算肥沃的生他养他的黄土地, 还是离不开那压根儿也算不上美女的结发妻?

恩师转业回运城后,我也调到了总参防空兵学院,一度和他失去联系。后来因为有了博客, 也就又走到了一起。先是我读初中的儿子无意中和我的恩师成为博友,不时和我讲起“酒友天真”的博客是何等幽默, 何等风趣, 什么“给儿子的公开信”、“给女儿的12条忠告”、“写给未来儿媳的Email”等等。看儿子读“酒友天真”的博客是那么开心,且那调侃的语言又是那么熟悉, 我一下愣住了:“酒友天真”莫不是我的恩师冯明青吧!

我仔细一看,果不其然, 儿子的忘年博友正是我的恩师冯明青。儿子说:和你的写作风格一样。我说:他是我的老师,我是跟他学的。从这以后,我也自然成了他的博友和粉丝,几乎每篇必看,每看必笑,有时,笑的我肚子疼。

我不知恩师哪有那么大精力。身为电视台副台长和新闻中心主任,博客却三天两头更新。且内容无所不包。既有“好儿媳取决于好婆婆”的睿智规劝,又有“噩梦醒来是老婆”的夫妻调侃,也有“我为总理拟电文”、“一封信换来总统一道令”的政论性杂文;既有“双眼皮•单眼皮”、“老婆:见一次打一次””的生活小品,又有“人生到此需尽欢”、“与领导不要太家常”的人生体验,也有“虚伪的学者丢死人”、“改校名的校长该骂”的挖苦讽刺……

有人说“中华民族是缺少幽默的民族”,我一向都持怀疑态度。葛大爷的“葛式幽默”,本山大叔的“赵式幽默”,震云兄弟的“刘式幽默”等,都是大师级的。但却有不少是俗不可耐的插科打诨。如果你能有幸读读我的恩师冯明青的博文,我相信你这才会领悟到幽默的真正内函。因为幽默绝不仅仅是博人一笑了之的滑稽、讥讽、揶揄,尽管那都有笑的成分,但恩师的“冯式幽默”,更多是智慧,是思辩,是力量,是哲学,同时也是恩师的真情实感。从某种意义上说,“冯式幽默”也是恩师的人生观和宇宙观的一种体现。

品恩师冯明青的博文,着实是精神上的一种抚慰和“按摩”。但作为后生的我,又不能多说什么,我深知恩师的脾气,更不想有“拍师之嫌”。恩师的风趣, 恩师的善良,恩师的睿智,恩师的一切的-切, 在他的博文中处处都有所展现。因此,在紧张的劳作之余,你不妨让“冯式幽默”,充当一下你精神上的“按摩师”,去解除一下你精神上的疲倦!

这里不仿展示一下“冯式幽默”的片断。新浪博客一度错误封杀了他的博客,气愤之余他写道:“新浪博客是我的初恋,如妻;后来又相继建了网易和精英博客,如妾。因为妻妾成群管不过来,遂休掉网易,只剩一妻一妾。妻点击率20余万,妾虽娶之较晚,却有80多万点击数,如今妻又要杀我,我心如刀割,深深感到妻不如妾!原准备只剩一妾,相依为命,无奈何四年夫妻情难割舍,特别是那些亲爱的博友更不舍得,既然妻杀我未遂,又将我救活,那就同床异梦,凑合着过吧。”

《贺退》的博文更独到:“但凡称之为光荣的,都有些折扣。掏大粪光荣,可大都不愿意去掏;吃亏光荣,可大都不愿意去吃;牺牲更光荣,可谁也不愿意去死。但话还得说回来,光荣就意味着损失,有些是客观所逼,有些是自然规律,有些是境界所致,所以,凡光荣的我都愿意:当兵光荣我当了,吃亏光荣我吃了,退休光荣我退了,牺牲光荣只要他人需要国家需要我也一定在所不惜。”

虽然有哲人说:每个人都是一本难读的书。但我一向觉得,要读懂我的恩师冯明青真的不难。虽然恩师的博文有些篇章也辣得令你冒汗,但他的自信,他的达观,他的追求,他的无悔无怨,一直把我深深感染。终归是言为心声,他先前己岀版的十几本文集且不论它,只要你静下心来,认真品品这本《冯言疯语》,我相信你眼前一定会顿觉一亮:与其说是疯言疯语, 不如说是暮鼓晨钟,不如说是醒世恒言! 至少,我这样认为!

2011年9月24日 于北京毛家湾

(作者为中国老子文化发展公益基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