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求救(三)

寒石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小鸟一号原来是秦浩在这个部队的代号,意即为这个部队的最高战地指挥官。可朱斌不知道的是,秦浩现在的职务其实已经离开了这个岗位。尽管秦浩现在正带领着一支突击队,在遥远的南陲丛林中进行着战前的模拟训练。而接替他的正是罗培缨的哥哥罗培文少校。 “我就是小鸟一号,向日葵,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小鸟一号原来是秦浩在这个部队的代号,意即为这个部队的最高战地指挥官。可朱斌不知道的是,秦浩现在的职务其实已经离开了这个岗位。尽管秦浩现在正带领着一支突击队,在遥远的南陲丛林中进行着战前的模拟训练。而接替他的正是罗培缨的哥哥罗培文少校。

“我就是小鸟一号,向日葵,请立即报告你的情况。”接电话的正是罗培文,他没有丝毫的解释,严格的纪律同时也是程序化的机械要求着。

朱斌的心头猛然一紧。他立刻明白秦浩已经不再这个职务上了。可是他所面临的情况,如果贸然对一个不了解的新部队长求教的话,极大的可能是会遭到拒绝,并会被军方立刻通知警方予以拘捕他。他开始犹豫起来。

“向日葵,你有五秒钟时间开始报告,如果无紧急情况,我们将视你违规,切断通话,这个代码以后将不会再次启用。请立刻回答,你是否明白?”电话的那头,罗培文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按照程序,他发出了警告,并随时准备切断线路。

“是。”朱斌立刻回答了一下,他不能放弃这唯一的稻草。选择了逃离现场,不及时与警方合作,他已经把自己逼上了绝路。现在的情况更是难上加难。眼光飞快的掠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他也没有时间思考了。不过,他还是想赌一下:“报告小鸟一号,我,我。报告,我有个请求。”他的话语显得不那么连贯,但还是提出了请求。

如果一个人曾长期从事过某个职业,即使他以后不再进入这个领域。但很有意思的是,只要给他合适的环境,他立刻又会不自觉的进入一个曾经的角色。朱斌现在正是这样,在通话中,他的回答俨然又是一名职业军人的报告规范。

“说。”

“报告,能不能帮我转接反恐总局罗培缨警官。”朱斌赌的正是这个。在他的反应中,他认为这是一条即使荒谬,但也具有不可拒绝或者说可解释的请求。因为罗培缨是反恐总局高级警官,这个单位也代表着处理国家突发事务的代表单位之一。更主要的是,罗培缨是秦浩的未婚妻。

这次电话那头没有立刻传来回应,朱斌知道他的请求即使没有获准,至少部队长已经开始考虑了。这是一个好现象,他的心跳稍稍缓和了一下。

罗培文的确是在考虑,却并不因为反恐总局这个名词。作为一名兄长,他的条件反射只是在一个陌生的战友紧急通话时,听见了妹妹的名字。可是,这显然不符合规定,即使罗培缨是他的亲妹妹。紧急电话首要原则,不管是多么严重的情况,作为第一受话方,他们必须首先处理并过滤信息。但同时,根据眼前电脑上的档案,他也判断出,作为一个曾经训练有素老兵,向日葵不会这么冒失。而且他所要求的通话对象很明确,就是秦浩,即使他现在要求和罗培缨转驳。他沉吟了一下,决定在并不影响原则的前提下,采取一个折中方案。

习惯的摸着耳朵上的无线耳麦,罗培文又开始讲话:“向日葵,你知道规矩。你必须马上告知这次紧急呼叫的目的。”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但随即,他故意放慢了一下语速,声音也不再那么刺耳:“你的情况如果和罗警官有相关连,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和她取得联系。顺便说一下,她是我妹妹,亲的。现在请你立刻开始报告。”最后一句的声音又恢复到机械化般冰冷。

前面的重复要求,几乎已经让朱斌感到绝望。但‘妹妹,亲的’这四个字一进入他的耳膜,立刻柳暗花明。握住听筒的手几乎都颤抖起来。朱斌立刻长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稳定住了自己的心跳。对着话筒,不再犹豫:“向日葵报告,。。。”他花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将刚才发生的事件向罗培文讲述了一遍。当然,他也将事情前因简要的说了一下。虽然,没有将秦浩和罗培缨如何认识贾冰临的情况详细说出,但他最后很着重的讲了一句,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孩。以此表明他求救具有合理性。

在朱斌的讲诉中,罗培文自始自终没有插话。但在听得过程中,他已经感到事情的不妙,他开始觉得棘手。这是一起很明显的地方刑事案件,他们是没有权限插手的。尽管他并不熟悉向日葵,但军人间有个奇妙的感情纽带,叫做战友。更何况他们都是和曾是这支部队的一员。其中,还牵涉到秦浩、罗培缨等他的亲人。他在感情主观上已经倾斜向向日葵。可原则和纪律也束缚着他,如果没有这些因素,也许在受话的过程中,他已经通知了警方,并同时切断了联系。

现在,他却没有这么做。他已经对着值班通讯军士做出了一个手势,要求和他的主管上级越强进行通话。虽然,现在已经不早了。他也并不知道首长是否休息,或者是否有时间。但这也是他唯一的方法,来帮帮这位老兵。

当朱斌的报告完毕的时候,越强的线路还在呼叫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