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那麽多女性自甘堕落趋炎附势当官的?


在信息资讯网络四通八达、千变万化的当下,宛如一副万花筒,从中窥探出真善美的同时,也有假恶丑的一面。当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特别是将那些不光彩的,暗箱操作的,被潜的,勾三搭四,以权、钱、性作交换的,通通披露无遗!这不难,到百度稍稍搜索便知,如:“开封组织部长李森林落马传睡300下属收集阴毛”,“湖北黄石市一名商人在网上实名举报称自己的妻子与该市中级法院院长方鄂生有奸情”,“贵州落马副县长被曝染艾滋供出30余异性名单”,不管这里面有多少水份,但开封组织部长和贵州副县长因贪落马是不争事实。至于因经济问题再牵出一大串官场“风月文化”、“潜规则”之事,可谓是应有尽有,古灵精怪,其手段之拙劣,人品之差,令人啧啧称奇,叹而观止!


除从中反映出某些官员贪污腐化、道德败坏,丧尽天良威逼利诱良家妇女外,亦从侧面值得我们去反思,似李森林、杨昌明此类官员,为何色胆包天,屡屡得手,玩弄女性如换衣服、易如反掌呢?


一,机制内欠缺有序、定期性、公开性纪律检查,亦没有一套真正独立的司法制度起到阻吓作用,其次没有完全做到让人民监督、问责制度,因此监管不力,固然趋生出欲壑难填的贪官之类。再加上体制内筑成层层的裙带关系,官官相护,也难怪他们偷吃禁果屡试屡爽,况且把权力视作个人荣誉、身份象征,在利欲熏心下难免徇私枉法,以权谋私,造就贪腐现象泛滥成灾。于是促使这个社会过度信奉权力[事实也是如此],自然很多人去追随和崇拜这东西,甚至丢失原则立场去妥协与屈服。


二,一个巴掌拍不响。


若果“潘金莲”背负“荡妇”、“淫妇”、“毒妇”千古骂名的话,基于一支鲜花插在牛粪上,被逼嫁给没钱又丑陋的武大郎。当遇上西门庆时,经不起百般挑逗,以至干柴遇上火,如饥似渴求得鱼水之欢时,从现代人眼光看来,这段婚姻是不道德的,违背人性的,压抑的,完全是封建制度下的牺牲品,是古代悲剧式典型妇女人物!但无论如何,除去杀夫罪有应得外,起码潘金莲某些方面值得同情。


反观当下这个经济占据制高点的时代,人们却在物欲横流与纸醉金迷下,道德、价值观、人性却在不断在沦陷!比如“郭美美”的炫富,“宁愿躲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坐在自行车里笑”的拜金女马诺,还有求包养的大学生与“快乐五万,包夜八万”的歌星馬睿菈,这些畸形、严重被歪曲了的价值观,可想而知,现实中在很多见不得人的地方,又有多少为名、为利、为权,为工作,为升职,为了一个舒适环境的女性,不惜桃李相报,以身作贱,力求以快捷的方式,达到所要达到的目的呢?因此,李森林如此得心应手,居然等到“吃霸王餐”[占人家妻子便宜不办事],直至事情败露后才被“双规”?同样被染上“艾滋”的贪官杨昌明,在任期间曾主管多个工业项目,怀疑与情色交易有关,同时不排除与个别女官员权色交易,“一旦挖下去,肯定能牵出不少蛀虫。”


看来在权力的淫威、利诱之下,某些女性更容易趋炎附势地去脱,几乎把握不住最后的防线,自甘堕落!因此,实在提不起任何同情心,去同情那些因虚荣心作怪与某些官员有染、被称作是受害之人,也拿不出很好的理由去解读这社会现象,只能拿一句广告词来形容:“男人说够了,其实最多也不够。女人说也许,还不是半推半就?”


原创新闻评论:笑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