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澜人生 第二章:飞龙成长 飞龙成长(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4.html


陈林心里有点紧张,他将要在很艰苦的环境下完成一次“侦查”任务。他对姚龙说:“你觉得夏凡怎么样?”

姚龙:“夏凡不错啊,那小子干什么都特别认真,而且很有章法。”

陈林:“所以我明天准备带你、夏凡、张诺和石头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

姚龙:“对我来说特殊的任务,是什么?”姚龙想了想,问了这句话。

陈林:“我怎们感觉你有些自恋啊。不管是什么任务,你必须做到保密。而且,明天在我们中可能会有伤亡。”

姚龙很清楚对于一名特种兵的要求,保密和服从一样重要。特种兵于其他兵种不同的是,他们的战场发挥空间很大,上级只需要告诉你任务和任务影响,而如何完成或活动范围都是自己制定的。在这个时代,“特种兵”是一个新鲜的名次,在德国虽然已经有了特种作战技术,但还是微不足道的。这么说,中国人发明的火药和现在的榴弹的差距,就是现代特种兵与20实际特种作战技术的差距。姚龙说:“能告诉我地点吗?”

陈林说:“可以,苏州鬼子的司令部。但是我给阿凡讲的是据点,为了让他睡个好觉。”

姚龙:“我们去刺杀?偷袭?反正不可能是侦查。”

陈林:“你放心,任务对于你来说并不难,但是对于他们三个,还是一次实践。我们要在明天晚上潜入苏州司令部,及驻守司令部的兵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绘制地图,然后做点小破坏。”

姚龙:“这叫没有难度?”

陈林:“我们不仅要潜入,而且不穿鬼子军服。”

姚龙:“得,你是想让他们死?”

陈林:“瞧你说的,我会那么做吗?”

姚龙:“头,你可想清楚了。司令部防守很严,潜入倒是不难,我们进去侦查也不难。但是既然弄了破坏,撤退可就不容易了。”

陈林:“我知道,况且我们没有穿日军军服。可以说是有进无出了吧?”

姚龙:“那你还去干什么?”

陈林嘴角露出了浅浅的一笑,让人有点毛骨悚然:“既然出不来就住几天……”

姚龙吸了一口凉气:“你胆子真大,不过保证完成任务!”这种任务就连这个时代的什么敢死队都可以做到,何况是陈林、姚龙这样足以让日本人心惊胆颤的人呢?若是这个都害怕,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陈林:“你现在去找赵刚,明天上午开始和日本人谈合作的事情,让司远关注电台,并告诉他五天后向国共两党发电报,希望他们能同时展开不同规模的军事行动。我们的人开始逐步潜入上次那个小镇,抢劫、恐怖袭击等等。反正,闹得越厉害越好,方便我们撤退!”

姚龙:“万一国共没有动静怎么办?”

陈林:“这的确是个难题。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让刘帆和高晓然与楚强联系!”

姚龙:“等这次行动成功后,我们想不出名都难!”

陈林:“做做这个时代的明星也不错啊,大街上发个签名什么的?”说完,陈林走出了姚龙的房间。在训练场上散步,他的确很想在短时间内做些大事情。陈林的心很细,做事前都会有详细的计划,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个计划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他知道现在就像是纸上谈兵。在这个时代,他害怕了,这是第一次恐惧,但也是第一次要坚持完成!

当陈林回到房间时,看到夏凡已经睡觉了。他睡得很香,陈林非常看好的人包括文炙、张诺、石头和夏凡!夏凡无疑是这些人中最优秀的,他沉着冷静,性格外向,虽然外貌上没有什么英雄的感觉,但是内在却很扎实!陈林有点后悔,明天晚上,这些让他看好的人很有可能会牺牲,他会心痛。没有办法,一个没有执行过危险人物的特种兵叫什么?连二十一世纪派出所警察都做不了!

第二天,一切都很正常的进行着。早晨的爱国主义教育时间,陈林、姚龙、夏凡、张诺、石头、吴浩宇和文炙坐在一间很秘密的房间里商量一件很秘密的事情!

陈林:“昨天晚上,你们已经接到了通知。今天我们将要做第一次特种兵任务!这次任务吴浩宇和文炙并不是直接参加。”

文炙有点不高兴,他在战场上已经感受到了一名狙击手的优势,不过吴浩宇告诉他,真正能体现狙击手最高价值的时候,实在安静、寂寥的环境下!比如说鬼子司令部。

陈林似乎看出了文炙的想法,安慰着说:“怎么了?我说的是不让你直接参加,但是你们 可以间接参加啊!”

文炙笑了起来,但是又很纳闷:“队长,怎么间接参加。”

陈林:“浩宇哥应该知道吧。”吴浩宇含着笑点了点头。陈林又继续说道:“今天晚上五点,我们开始接近鬼子司令部。五点三十分,吃饭,吴浩宇和文炙就位。五点五十分,做战前的最后准备。六点整,开始翻墙进入司令部。六点十五分,在驻军兵营内等待时机潜入。到今天晚上十点整,如果没有必要,不允许杀人。每人穿戴简单的衣服,等晚上凌晨时潜入日军军火贮藏地,换日军军服,并点火后撤离,找地方休息。至于具体时间,我们视情况而定!明白了吗?”众人:“明白!”

楚强正在飞龙学校附近卖着杂货,他现在有点着急。昨天晚上看到有几个人悄悄进入了飞龙,但是现在苦于没有办法将这份情报送出去。他试着去找杜明远,但是被一支飞镖“警告”了一下。飞镖上面写着:“镇定,别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楚强知道写这张纸条的人是高晓然,他人的高晓然的字,他也知道飞龙、高晓然、刘帆和飞龙背后的人不简单。他们是日本间谍、民间抗日组织?这两者都不怎么搭边。对于前者,在飞龙“潜伏”的日子告诉他,飞龙的人至少都是衷心于抗日的,最近很多次大大小小的“游击战”都和飞龙背后的人有关;对于后者,他也清楚飞龙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去高喊抗日口号,至少现在来说,工党军队虽比不国民党精锐,但是比那些地方抗日的小力量还是强得多!二十一世纪的一个词语可以形容他的心情:纠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