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1)

松山生人 收藏 37 8274
导读:《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1)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1)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查找和阅读我写作的《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至(20)篇章,请进入我的“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阅读。如果没有注册铁血军事网的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就可在百度输入“松山生人”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点击“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铁血网”,就可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点击“更多”就可打开页面,我个人中心共有6页,点击第4页,就可找到《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等篇章;同时可查找和阅读《炮兵第1师南疆反击战纪实》(1)序言;(2)第1章:南疆风云变化;以后篇章可按顺序点击选择文章阅读。下面继续讲述故事(21):

第21章:灵活应变处理问题

21日凌晨6时50分,我北集团第41军炮兵群指挥所命令我们炮兵第209团第1营(130火箭炮营),迅速前往那民地域占领原炮阵地,7时30前做好射击准备,支援我步兵第123师向敌河安县城发起猛烈冲击。据我军侦察到的情况,敌人急忙调动炮兵,企图阻击我军行动。为压制敌炮,支援我步兵冲击,炮兵群指挥所命令我们炮兵第209团第1营迅速做好射击准备。

接到命令时,我们两岁连队的阵地有线、无线分队,还在我们指挥连观察所小山头上集结地休息待命,观察所至炮阵地的距离约为3公里。我们连阵地有线、无线人员接受命令后,李继明排长组织阵地有线、无线人员迅速向那民阵地开进。

上车后,李排长看一下手表后说:现在正好七点钟。因为是初春的早晨,天还是黑雾蒙蒙的,由于道路湾湾曲曲,路面狭窄,车辆行进困难。

我们乘坐的解放牌运输车,行进10分钟,只前进了约五、六百米,这时由于路窄,开进的部队车多人多,前面有炮车、有运送弹药的车辆,有停在路边的步兵运输车,我们的车辆难以通过。如果再坐车去炮阵地,那么再等一、二个小时,都不可能赶到炮阵地。

面对突然遇到的问题,大家坐在车里等待着。两岁兵凌亚生班长,自知肩负的责任重大,如果坐在车里等待下去,就不能及时完成有线通信保障任务,就必然影响全营的战斗任务完成,那么后果可想如知。作为两岁兵的我,根据这一情况即刻向李排长建议说:“我们下车走路到阵地去,可能比坐车去要快”。

李排长考虑了一下,然后说:“好”,就下令:“停车,阵地有线班人员下车,携带武器和器材,走路到阵地去。”

战友们下车携带好武器和器材后,我看看李排长手中的地图,测出站立点到炮阵地的距离还有二公里多的路程,并看到地图上沿前面山坡可直通炮阵地,应该比公路前往炮阵地近一些。我再看看李排长的手表,时针已指向7时10分,离要求完成炮火准备的时间只有20分钟,我考虑到达阵地后要展开,架设阵地线路,沟通炮阵地与观察所、与后勤指挥所的有线通信联络需要时间。

时间就是命令,争取时间才不会担误炮连战斗。于是我对李排长说:“我带七班几位战友穿插小路,跑步到炮阵地去,你组织其他人员跟上来好吗?”李排长说:“好”,然后我对本班战士说:“七班的王双等、张助各、石维兰携带好武器和器材,跟我来,跑步到炮阵地去。”他们三人,一同回答:“是”。

于是他们三位战友,跟着我迅速跑步去炮阵地。我们每人背着三十多斤重的武器和器材,绕过了车队,穿过了人群,穿过了前面的山坡地和小溪,翻过一个小山头,迅速跑到了炮阵地。到达炮阵地后,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按预先的分工,迅速展开作业,架设好阵地指挥所至各炮连阵地的线路,开设好单机和总机,终于提前2分钟沟通了全营有线通信联络,保障了各炮连的射击指挥,为战斗胜利争取了时间。各炮连以及时猛烈的炮火,支援步兵和坦克兵战斗,取得的良好的战果,得到了步兵指战员赞扬。

我们有线分队,遇到问题,冷静分析,沉着果断,不怕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时间就是命令,争分夺秒,架设线路,快速沟通全营阵地通信联络,快速保障全营射击指挥的精神是值得发扬光大的。

21日12时30分,那念东无名高地之敌向我步兵第369团某连阵地反扑,我炮兵群指挥所直接下达射击口令:“阵地注意:二连注意:M801号目标,榴弹、顺发、短延期引信各半,基准射向,齐射装填,装填好报告。”这时阵地指挥所和二连炮阵地的有线电话员、无线报话员同时传诵和记录口令。当二连炮阵地装填好后,营阵地指挥所向炮兵群指挥所报告:“二连装填好”。

接着炮兵群指挥所又下达口令:“二连注意:二连表尺218,方向向右3—11;准备好报告。”这时阵地指挥所和二连炮阵地的有线电话员、无线报话员同时传诵和记录口令。当二连炮阵地准备好后,接着营阵地指挥所向炮兵群指挥所报告:“二连准备好。”

紧接着炮兵群指挥所又下达口令:“二连齐射放。”这时阵地指挥所和二连炮阵地的有线电话员、无线报话员同时传诵和记录口令。二连炮阵地接到口令后,二连六门火箭炮一齐发射,一百多发炮弹准确地命中敌人阵地,我步兵顺势发起进攻,歼灭了残敌,攻占了该高地。

当天下午,炮阵地大部分战友携带水壶的水不多了,有一部分战友没有水喝了,但又不敢随便找水喝。由于战前教育、动员时上级政工部门领导讲过:“出国到越南作战,敌人对水源可能放毒,不能喝越南人的水;要爱护越南人民的一草一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等等。”这些教条主义的“老匡调”,真是把我们年轻一代的指战员们害苦了。他们把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等同于抗美援朝、抗美援越作战。抗美援朝、抗美援越作战时,部队没有弹药、没有粮食、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时,朝鲜人民、越南人民会不顾生命安全,送到战场上、送到指战员们的手里。

可是,这次是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的是进攻战。当时,越南全国人民都说:“中国侵略越南,是中国侵略军打越南的军队和人民。”这就变成了国与国的敌对,中国军队和人民与越南军队和人民的敌对,这还能够拿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时期作战的方式和办法来要求自己的军队和支前民兵民工吗?还能够严守教条吗?当时的上级领导们怎么不教育我们的指战员结合战场千变万化的情况,实事求是、灵活应变、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呢?当时的上级领导们怎么不想想,进攻战斗打到一定程度后,尤其是深入穿插的部队,后勤运输跟不上,后勤给养无法按时补充,战场第一线部队的指战员们如果什么东西都没有吃的时候怎么办呢?据我们看到步兵战友的情况和听到步兵战友讲,第一线尖刀部队的步兵指战员们在进攻战斗过程中,大多数时间只能吃压缩饼干和喝水充饥。执行穿插任务的步兵指战员在穿插作战过程中,为了减轻身体负担,为了快速穿插,夺取战斗胜利,他们除携带武器弹药外,把能丢掉的东西全部丢掉了。出国深入穿插,在越南境内周旋一百多公里,战斗了几天几夜以后,后勤给养得不到补充,他们为了生存,为了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只能违反“禁令”,只能就地解决吃的东西,喝的水。这就是在无法补充给养的条件下,最好的解决办法!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性造成的,这种断粮缺水的艰难困境,对于没有亲身参加过出国穿插作战的人们来说,是怎么也无法理解和无法体会到的。

我们阵地有线班,由于每人只携带一壶水,出国穿插作战几天时间了,每人只加过一次水。没有饭吃不要紧,可吃压缩饼干,没有水喝可不行,人会因为缺水感到口干,人的身体会因为缺水、失水支持不了,甚至会昏倒失去战斗力。指战员们只有想方设法求生存,才能保持部队的战斗力。因此,当时我想:必需找到可以喝的山泉水,才能让战友们度过缺水的困难。我请示李排长说:“大家缺水喝,时间长了可不行,我去附近寻找山泉水,找到后大家可以灌水喝。”李排长同意后,我立即就去附近寻找水源。

两岁兵的我边走边看,在营阵地指挥所不远处有几小块梯田式的稻田地,稻田里面全是干枯的禾头,稻田里有一些水,并有几只鸭子在稻田里寻找食物。我根据这一现象判断,这稻田里有鸭子寻找食物,鸭子活着说明这稻田里的水无毒,稻田里的水是田边的小水沟流进的,沿着这条小水沟往上找一定可以找到水源头。于是,我就马上沿着这条小水沟往上找,走了一段路,来到了山脚边,小水沟到了尽头。这里杂草丛生,我拨开杂草丛,蹲下一看里面有一个小水坑,山泉水从坑底的泥土里涌出来,小水坑里生长一些水草,水里面还有几只小山虾在游动。在这个时,在我的脑海里,突然回想起了少年时在上学校的路上,有时感觉到口喝了,就到路边不远处的冷水坑的小水沟里去喝山泉水,在喝山泉的时候,有时也能看见一些小山虾在水里游动,有小山虾游动的时候,这时的山泉水比平常时更甘甜、更好喝。我从这小水坑里生长一些水草,水里面还有几只小山虾在水里游动,加上我刚才的回忆,从这些现象分析判断,断定这山泉水不但无毒而且很好喝。于是我自己先喝了几口,感觉甘甜清凉很好喝,然后用军用水壶灌满一壶水,带回阵地指挥所给战友们喝,并将找到山泉水的事,告诉阵地指挥所的首长和战友们。

从这一刻开始,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阵地指挥所和各连炮阵地的战友们,陆续到那里取水喝。这个地方的山泉水,供给全营阵地的战友们喝水,解决了喝水困难的问题。这个阵地我们连续战斗了五天,此后几天,我们天天都到那里取水喝,因为山泉水比一般的水好喝,又无毒,又卫生,又清凉。这个事例说明:在战场上,在残酷的战斗岁月里,指战员们只有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情况出发,灵活应变处理遇到的各种问题,想方设法保存自己,才能更有效地消灭敌人。

我步兵第123师主力在越南河安地区持续战斗了3天方才攻克目标,打通了公路,把在河广县(朔江)、河安县、扣屯和班庄等地作战的我步兵第121师、第122师、第123师3个师连成了一片,攻占了公路两边的所有高地。随即该师向位于那怀、扣旺等地的越军第346师师部及残余部队展开进攻。

2011年9月21日至23日写于广东省平远县城。

2011年9月24日23时05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

本文内容于 2011/9/24 23:12:57 被松山生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