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一回、知恩图报

凡夫小子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高良语大笑道:“你真是井底之蛙,短见识!我大哥是正宗的华山派弟子,武圣的传人,怎会对你用什么鬼画符的伎俩欺骗你?” 王唯仁道:“武圣?哪个武圣?” 高良语哂笑道:“武圣是谁你都不知道,也敢跑出来招摇?武圣就是扶摇子陈抟老祖。” 王唯仁一脸的茫然,问道:“陈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高良语大笑道:“你真是井底之蛙,短见识!我大哥是正宗的华山派弟子,武圣的传人,怎会对你用什么鬼画符的伎俩欺骗你?”

王唯仁道:“武圣?哪个武圣?”

高良语哂笑道:“武圣是谁你都不知道,也敢跑出来招摇?武圣就是扶摇子陈抟老祖。”

王唯仁一脸的茫然,问道:“陈抟?可是在武当山九室岩和吕祖学艺的那个陈抟?”

高良语傲笑道:“正是,你可怕了?”

王唯仁道:“我倒是听师门说过陈抟,但那是无极派,也不是什么华山派呀?”

高良语道:“刚才你不是还说搬家吗?老祖就非得一辈子呆在武当,不能去华山了?”

王唯仁狡辩道:“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刚才我虽然打败了,但我是败在无极派之手,也不是败在你的手里,你猖狂个什么劲?”

高良语道:“刚才跟你动手的是我,又不是大哥,你休要找好听的说!”

王唯仁道:“若不是刚才他打了你三掌,你哪里是我的对手?只不过我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就是。”

蔡博文见人家已经识破,就过来道:“不错,我是把内力借给了二弟,他才打败的你。不过你若是不服,可以直接找我算账就是。”

王唯仁头一次听说功力还可以借的,于是嘟囔道:“我说的嘛,我怎会越打越不济事,他却越打越有精神,感情是二打一了。不过咱虽败犹荣,咱以后见人就可以说咱被无极派二打一给打败了。”嘿!他还把丢人当成了露脸了。

众人听了,再也忍不住了,一起大笑了起来,就连斯文如八姐者,也偷偷的掩住了嘴巴,没让自己笑出声音来。

蔡博文道:“既然大家都已经认识了,咱们就不用再拼命了吧?还是到里面一起喝一杯如何?”

王唯仁挠头道:“我倒是想进去喝酒,可是我没带那么多的绳子,这些豹子若是不拴住了,就怕哪个不懂事的小孩过来招惹,还不把他吃了?那不是惹祸吗?我只能让它们安静一会儿,时间长了就不灵光了。”

博文笑道:“无妨,我来帮你。”说完就向豹群走去。

众人无不奇怪,博文还会训豹,可是从来没听他说过。

豹子见博文走了过来,纷纷咆哮而起,扑向博文。博文见豹子扑过来,顺势一让,挥掌在豹子的脑后一点,豹子就瘫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博文依法炮制,不一会儿功夫,就把八头豹子全给点趴下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王唯仁吃惊的望着博文,说道:“你不是把豹子都打死了罢?要知道这些豹子可是我千辛万苦训练出来的,将来还有大用场呢。”

博文笑道:“没事儿,保证没死,更没受伤就是,一会儿咱们喝完酒,还可以让他们动。”

王唯仁还是不放心,问道:“我只听说过人可以点穴,想要他动的时候,给他解了,就能动了,没想到野兽也一样能点,这不会也是点穴了吧?”

博文笑道:“也应该算是。只不过人兽的经脉不同,你要是知道了一样可以点。”

王唯仁道:“我玩豹子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合计过呢!我只想着要它听话就行了。你是怎么点的?又怎么解?”

博文笑道:“我在华山也曾猎过豹子,为了能得一张完整的豹皮,也好卖个好价钱,就根据人的经脉琢磨了一下,然后就去和豹子打了起来,经过几次试验,终于被我试成了。其实说穿了也一文不值,只要你会内家功夫,再会内家点穴,就一点也不难。而且点完之后,保证不会伤到豹子就是,只不过我可不会训练豹子。走,咱们到里面说去,反正豹子还要很久才能苏醒过来呢。”

众人重新入座,又添加了酒菜,一起欢呼畅饮。几杯下肚之后,王唯仁说道:“蔡大侠果然功夫了得,竟会给豹子点穴。我们豹子门连给人点穴都不会,更不要说给豹子了。蔡大侠能不能跟咱说说,让咱也再长个见识。”他还念念不忘点穴的事儿呢,想要和博文学呢。

博文笑道:“武林之中点穴手法不外乎两种手法,一种是内家点穴,一种是外家点穴。内家点穴要有内功做基础,是往被点之人或者物身上注入真气,阻挠正常经气运行。各内家门派阻挠的经络方向不同,因此同是点相同的穴道,解穴的手法也不尽相同,不过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就是要打通受阻经脉,恢复正常经脉运行。一般说来,只要是点穴的人,或者他的同门把被点之人的体内真气吸走了,也就没事儿了,对于不同门派的人,因为功夫不同,也就吸不出被点的真气了。外家手法最粗糙,同样是点,但却是把人的穴道给伤了,需要很长的时间救治才行,而且被点相同的穴道,救治的方法都是一样。当然也可以用内家高手灌注真气来医治被伤穴道,也可以用针灸、汤药医治,只不过后者要慢一些罢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知道了点穴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王唯仁道:“无极派功夫果然了得,如此深奥的功夫给蔡大侠一解说,竟如此的浅显。可惜我不会内功,听了也是白听。什么时候我们飞豹门也会了内功就好了,可惜祖师爷没传下来。蔡大侠的功夫果然博大精深,在下佩服。”

博文道:“点穴手法,我虽然也会,但是拳脚之间,我却用不上了。因为我只会五招拳法,而且都是易发难收,根本就没法子点穴。但是解穴的法门我倒是知道了不少,但那是用来救治伤病的。因此我的功夫只是专精,并不博杂。”

王唯仁道:“蔡大侠休要过谦。刚才那种内家转借的功夫,我可是平生未见,就是听说也没听说过。”

博文道:“内家真气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此事并不难,算不得什么稀奇。”稀奇的是能有这种功力,更稀奇的是一下子就传出去数十年的功力,不过这些他可没说。

高良语道:“你的功夫也不赖,除了大哥之外,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来,我敬你一杯。”

王唯仁连忙道:“惭愧,论年岁我要比蔡大侠大得多,但是论武功我可和他差远去了。真不知道无极派是如何修炼的?”

博文道:“应该和大家练法一样吧,只不过我比较听话就是,师父的吩咐我无不照做而已。每天我都是夜里练内功,通宵打坐,早晚练拳法,就那枯燥无味的五招拳法。你又是怎么练的功夫呢?”博文一听是探讨如何练功,他也挺感兴趣,也想知道别人是如何练武的。

王唯仁道:“我可是每天都练豹拳,早上起来就练。只是我们先练功,然后再练拳。白天还要训练豹子,观看豹子打斗,模仿豹子的身姿神态。晚上再练功,最后还是练拳。”

博文问道:“你们都练什么功法呢?还要早晚都练?”

王唯仁道:“一般都是练外功,就是打沙包,也背着沙包跑,练轻功,还有就是练气。”

博文诧异问道:“你们也练气,怎么不会内功呢?”

王唯仁道:“我们练气,只是练习气聚丹田,除此之外,再就是运气于臂和手掌,并不按照经络线路运气,这和你们无极派有很大差别。听师父说,只有无极派和几个内家功夫门派才如此的。我们是外家门派,当然也会练气,只不过我们不会按照经脉行气罢了。听说按照经络行气,一旦出现偏差,就会走火入魔,而我们外家功夫的气是不会走火入魔的。因此我们才不按照经络行气,但也不是内家功夫了。”

博文道:“原来是这样,我原来也不知道。”

王唯仁道:“你也太谦虚了,这么浅显的道理,武圣怎会不知道呢?”

博文道:“我其他几位师兄可能知道,我却是真的不知道。我师父每日都在修炼睡功,一两个月才醒一回,而且不到一两个时辰就又睡了过去,哪里还有功夫和我多啰嗦?一年之中,他老人家也指点不了几回我的武功。因此我的功夫多是他老人家留的手稿,让我看的,我也没机会多请教。”

王唯仁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有了那么大本事的师父,还不什么功夫都学会了?没想到却是这样。不过蔡大侠能学出来这么高的惊人本事来,也的确了得。王某佩服。”

博文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连忙问道:“不知你弄这些豹子干什么去?你是要到太行山里去练功吗?”

王唯仁道:“我的功夫已经是出师了,师门再也没什么功夫我没练过了,而且我的师父也去世了,更没人可以教我了。我原本是山中的猎户,后来被师父看见,把我收到飞豹门。我已经练了三十年的功夫了,尤其是更擅于训豹。我平时在太行山深处训豹、打猎,有一天忽然来了个道童,见我正在训豹,就对我说他师父正在寻找飞豹门的弟子传人呢,要我去辽国当官去,还许诺可以让我当三品的将军。我这不就带着几头豹子来了,我正要到北国去寻个出身。”

博文道:“你是大宋子民,为何要到敌国去当官?咱们中原就没有你的出头之日吗?你有如此大的本事,何愁不飞黄腾达?”

王唯仁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是大宋一下子就会让我当三品的将军吗?如此靠着熬年头,不知我今生是否还有机会没有能熬到三品呢。大辽如此赏识我,一上来就是许诺三品的官阶,若是今后有了功劳,还不得继续高升?士为知己者死,面对如此赏识我的萧太后,我怎能不尽心力?再说了,太行山就地处宋辽交界,也说不得我是属于宋朝,还是属于辽国。大辽国可是有很多汉人的,那些稍有本事的,萧太后无不重用。我去了也并不过分,要说也只能说大宋不识人才,不用人才罢了。”

博文想了想道:“请你的是谁?他的话可作数吗?”

王唯仁道:“那个道童的师父是严容,他还给我带来了他师父的亲笔信,和萧太后的御赐金牌了呢。严容也是汉人,现在就做了辽国的军师,在萧太后面前正红着呢,不如到了北国,我也向严容道长推荐于你,让你也当个三品的将军如何?那该有多威风呀?”

博文摇头道:“我心里并无富贵,多谢你的美意。只是如若得了富贵,却要和祖宗的江山为敌,这样的富贵要不要也罢。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了,就是留在中原做一平民百姓,又有何不好?我师父武圣人陈抟老祖,有多少个皇帝曾经亲自相请,想要他到朝廷为官,为将为相,由师父自决,而且一个比一个许诺的官阶高,但师父都不为所动。咱们武林中人,何必眼热那些功名?要知道功名、富贵如过眼浮云,百年之后,一无所剩。”

王唯仁道:“我去辽国是去当将军,享受富贵的,又不是要和中原为敌。这又有何不可?人生在世,岂能没有所求?那不是如同玩偶一般?空来人世一遭?个人的追求是不尽相同,但哪个不是在为自己的追求而努力?有的人是为了钱,有的人是为了色,有的人是为了权,有的人是为了名,有的人是为了武功,有的人是为了长生不老,而我却是为了报答知己者而已。大宋朝廷可是连九品的芝麻官也不肯白给我做的,我又怎能不报答?咱们武林中人最讲义气,常言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三丈。我正要报答萧太后的知遇之恩,我这么做,并不为过。”

博文道:“宋辽乃是敌国,开兵见仗是迟早的事情。你若在辽国,今后宋辽之争,你又如何自处?”

王唯仁道:“食君俸禄,忠君之事,那是没的说的。再者两国相争,各为其主,我会尽忠大辽的。”

博文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是要和祖宗的江山要为敌了?你的义气也只是个人的义气而已,眼中没有祖宗和师门。大宋没有请你为官,是因为朝廷就没有请武林中人为官的先例,又怎会单独请你一人?咱们中原武林比你功夫更高的却也不曾受到朝廷的邀请,你又有何委屈?怎不见其他人抱怨?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气节要紧。”

王唯仁道:“那是他们没有特殊的本事,要知道只有功夫高算不得什么,而我不但功夫了得,也还擅于训豹,据说草原上很多猎人都是带着猎豹打猎的,正好我可以一显身手。”

博文道:“既然草原上都有训豹的了,要你训豹还有何用?萧太后又怎会叫一个跟班打猎的就当了三品的将军?”

王唯仁道:“除了功夫不说,就是一样训豹,我训的豹子就如同家中的狗一样听话,他们怎能做到?”

博文见自己苦口婆心劝说无效,只得长叹一声道:“也罢,人各有志,勉强不得。他年战阵相见,你我只做不识好了。”

王唯仁道:“你要去报效大宋,大宋又能给你什么官?你不说你不会去当官的吗?朝廷也不要武林人当官吗?”

博文笑道:“报效祖宗的江山,何必一定要为官?何必要功名富贵?只要朝廷需要,我可做一兵一卒,照样上阵杀敌。”

王唯仁道:“我真是服了你了,竟然会有如斯心胸,我的确不如你。不过我意已决,不可更改了,要知道我已经答应了人家,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明知是错,也只能将错就错了。倘若我反悔了,今后我还有何面目见天下武林同道。大丈夫言出必践,岂能有悔?他年真的战阵相见,你我毋须客气。也罢,咱们就此告辞。”话不投机,他只得要走了。

博文道:“好,我送你出去。正好顺道帮你把豹子救醒过来。”博文说完就起身相送。

王唯仁本来以为博文不会救治豹子了,他还想必须忍痛丢下不管了。但见博文还肯给自己的豹子解穴,于是也不称谢了,就随着博文出来。

博文来到大门外,在每个豹子的脑后又是点了一下,每个豹子都好似刚刚睡醒一样,无精打采的爬了起来,再也没有当初的威风了。

王唯仁见豹子都醒了,也不敢计较太多,向博文众人抱拳道:“与君一别,但愿今生再见无期。”

博文道:“彼此彼此。不过你的豹子走出二里地后,就会彻底醒过来来了。希望你不要让他们在中原行凶伤人,否则就是我追你命之时。请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