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圣器 最后一幕 十年完结][转]魔法诗

空陈 收藏 0 20
导读:A 九年前那些魔法是一本书,封皮很厚,有了开始却总不知为何看不到尽头。每一页翻开的太容易,于是故事被合上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开始时怎样。 六年前许多咒语是一支歌,唱来唱去,总是一个文件夹里有限的循环播放。每一首歌都被贴满了烂熟于心的标签,有些歌词开始清晰,有些旋律慢慢模糊了 三年前少年们都走到了最后,互道珍重,笑言一个结局。被告诉说曾经一直走不完的路终于穷途,有些人早已不在,有些人将说告别。 2011年8月4日 才发现,所有的故事只是一首诗,写了好久,一直写到读诗的我们

A


九年前那些魔法是一本书,封皮很厚,有了开始却总不知为何看不到尽头。每一页翻开的太容易,于是故事被合上的时候总是不知道开始时怎样。


六年前许多咒语是一支歌,唱来唱去,总是一个文件夹里有限的循环播放。每一首歌都被贴满了烂熟于心的标签,有些歌词开始清晰,有些旋律慢慢模糊了


三年前少年们都走到了最后,互道珍重,笑言一个结局。被告诉说曾经一直走不完的路终于穷途,有些人早已不在,有些人将说告别。


2011年8月4日


才发现,所有的故事只是一首诗,写了好久,一直写到读诗的我们心不在焉,只是结束时每个人太匆忙的离开,忘了留下他们在这里,留下好多年。


可那些故事,还是一字一句的地徘徊在这里,从未离开。


不需要“好像”,“也许”任何模糊的界定,我们回头看,那个男孩就在那里,从大难不死开始。


B


混血王子上映后问小杜感受,小杜说凤凰挽歌被拍的缩水,不如三年级的魔法石那么让他动容,哪怕是邓布利多倒下,他也没有像曾经那么庞大的难过了。


从凤凰社开始就渐渐对波特的电影失去兴趣了,初中毕业的暑假直接下载了一部枪版的趴在电脑上看男孩被表哥欺负直到他的教父永远离开,然后关上电脑,慢读刚刚到手的死圣。


纵然如此,也许是抱着对曾经一丝不曾被湮没的期盼,看到身边渐渐多起来了多对哈七送别以及若隐若现的魔幻海报时依然不由自主的买了票。


已经不是首映场了,工作日的下午晚上五点,偌大放映厅中观众稀疏得很。整整两个半小时的故事,很多细节都早已背过。当诸多情节被拖回到眼前,心情却远没有希望中的喜悦,也不曾出现什么“似曾相识燕归来”。


刚刚本想说,许多画面如同电影胶卷一般展开,敲下前忽的想起这本就是一部电影。




C


于是也释然了,无非是一场电影,散场后依然要抱着书去上课,要为了半夜泡一碗面提前打热水,偶尔会想起初中时红色的塑胶跑道,想到最后还是转身还是要回到自己的生活。


眼前那些曾经书中被怀想过几多遍的场景和对白一同浮光掠影,却无法肯定自己喜欢哪个镜头,喜欢哪段情节。


曾在去年因为看见罗恩的熄灯器而想起十七年前那个街道上熄灭了所有路灯的老校长已经长眠;也被分外贪婪地捕捉最后一眼古灵阁中的沉默;匆匆一现了卢平夫妇和弗雷德的身影,却是未曾怀念已成想念;直到那只牡鹿的身影奔跑进视野时,3D镜下的画面开始沦陷,记忆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原来,不是不喜欢某段情节,而是直到最后,没有一个细节忍心丢弃。


C


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十一岁,和我们个年纪,三年前他的传奇在十七岁匆匆截止,我们在自己十七岁终究只能看着孩子们三十六岁的背影再次消失在第九和第十号站台之间。


那是个哈利波特的季节,书城里摆满了闪电伤疤男孩故事的前四册合辑,电影院里魔法石的剧目票房正火热,学生会在书包中间塞上一本哈利波特,到班里和朋友讨论谁戴上粗框眼镜更像主人公,那时候谁都不想扮演巨怪,也不想扮演那个走路时像黑蝙蝠的魔药课老师。


2003年的九月末,哈利带着他的世界回来,那年的国庆假期青岛的天气格外阴冷,自己用一天的时间读完了凤凰社,用剩下的假期写老师布置的作业,消化小天狼星不会再回来这个消息。


初二那年的冬天很冷,第六册上市的消息是在晚报文化版上看到的,已经没有曾经那么火热的宣传,傍晚上完课于书城坐在一个橱柜旁边读完了最后一行话,提起书包,走进了青岛格外浓重的夜色


初三毕业前已经预定了死圣,中考后在断断续续中结束了他的故事。


读完故事的那天正是同学聚会,天气很阴可没有人带伞,K歌的时候书被熊猫借去看还差点没还,聚会结束的时候果然下起了雨,于是大家说完再见后就一个个消失在了雨帘里回家的路上。那个下午整个世界都模糊在雨里,买死圣的发票掉在路上,打印出的字符化开,在我转身的时候已经看不清那些墨迹了。


E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阿拉霍洞开,除你武器,护身护卫,昏昏倒地,飞来咒,不可饶恕咒…


那天看到校内一个整理魔咒的分享,发现自己可以细数每一个咒语出现的的情节,可以想起和小杜把“钻心剜骨”念了好久的“钻心刻骨”,却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曾和自己一起讨论那些咒语的男孩。


记得读完火焰杯的时候曾经和小杜、佳伟讨论哈利最后会跟谁在一起。佳伟最无聊猜是赫敏,小杜最理想说是秋张,我完全恶搞的那句“也可能是金妮啊”却没想到会一语成亟。


高中时和小杜同校不同班,有时他经过文科班的走廊会突然拍一下我的肩膀然后特入戏的迅速逃跑,后来和他说起这件事,他拎着暖壶在打水,只是点头表示回应,走进宿舍楼的时候他忽然叫住了刚上楼梯的我,平静的问我“你说,塞德里克最后想的会不会是秋张?”。


我当时没来得及回答他,想起十点半就要熄灯,匆匆的说了声再见就往楼上走去。


F


七上结束前,当哈利回到他出生的山谷时,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等他,在给予他生命的地方静静的安眠。


那晚是圣诞,小镇下了好大的雪


这是看到里德尔烟消云散时想起的,我编辑了一条状态,却一直拖到电影散场才迟迟发出。


他回到那个山谷,于十七年前故事开始的地方。安静地面对那两个名字,告诉他们说他现在一切都好;而许多年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哈利在里面,而我们刚好也在——也许,这就是我四年后归来重见这个故事的全部理由。


我宁愿相信罗琳让哈利回到山谷是为了让他看到故事的起点,看到一切传奇后的平凡,看到我们曾那么的渺小却又原来可以如此永恒。


G


哈利的故事只有七本,却贯穿了我们最是年少的时光,所以这一篇我写了七部分,给这七本书。


这七本书织成的故事像一首诗,浸染了我们整整九年,像是霍格沃茨老师们星光璀璨的防御魔法,笼罩了我们的童年,看穿了我们的青春。


我们看到了在扉页上已经写好的别词,却没有看见最后一页在那场雨中被泅氤的重逢日期。


所以2011年八月四号的故事来的太猝不及防。因为等待了太久,那些模糊的字迹早就被酿成了诗,一夕入梦,幸好我们还记得他们。


写到这里我觉得可以结束了,虽然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写完。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十年前还可以遇见那首诗一样的故事,然后用最无所谓语气告诉他“好久不见,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样,就够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