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厂冒烟20年致周边村庄污染严重 村民维权无果

华晓静 收藏 2 236
导读:水泥厂连续二十年冒出滚滚烟尘,周围学校与村庄深受其害,空气污染、晚稻减产、居民常患呼吸道疾病,但当地政府与环保局却得出“排污达标”的结论   9月10日,刘森林老师度过了他在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升坊中学的第七个教师节。学校安排教师聚餐,他没怎么动筷子,本地人嗜辣,他不能吃辣椒。有的老师喝酒,他不沾。以前喜欢抽烟,自从得了重度咽炎,连烟也戒了。   现在与刘森林终日为伴的,除了100米外水泥厂冒出的滚滚浓烟,就是草珊瑚含片、正心丸、胖大海等一堆药物。   呼吸烟尘的师生

水泥厂连续二十年冒出滚滚烟尘,周围学校与村庄深受其害,空气污染、晚稻减产、居民常患呼吸道疾病,但当地政府与环保局却得出“排污达标”的结论



9月10日,刘森林老师度过了他在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升坊中学的第七个教师节。学校安排教师聚餐,他没怎么动筷子,本地人嗜辣,他不能吃辣椒。有的老师喝酒,他不沾。以前喜欢抽烟,自从得了重度咽炎,连烟也戒了。



现在与刘森林终日为伴的,除了100米外水泥厂冒出的滚滚浓烟,就是草珊瑚含片、正心丸、胖大海等一堆药物。


呼吸烟尘的师生


上学期,刘森林的病情严重到无法上课。他在黑板上抄下数学题,转身开始讲解,可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哑含混的声音。


刘森林只好请假,赴南昌、长沙看病,诊断为重度慢性咽炎。医生询问了他的工作环境,告诉他,除了吸烟等不良嗜好,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是长期在有害环境中工作。


刘森林任教的升坊中学,是升坊镇唯一的中学,初中三个年级,共11个教学班,500余名学生,教职员工50人左右。学校墙外不到100米,坐落着昌盛水泥厂,水泥厂放出的烟尘,日夜不停笼罩在升坊中学每个角落。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9月初到达升坊中学时,正是下午上课前。学生们已进入教室,操场上热浪袭人,不见人影,空气中飘着水泥特有的气味,一层青烟笼罩在教学楼、树木之间的空隙。正午阳光直射,使烟雾呈现出诡异的幽蓝色调。


教学楼三楼最靠近水泥厂的是九年级(初三)一班,老师没到,学生们在课堂里嘻闹。班干部于林(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刚到升坊中学就读时,还不太适应水泥厂的烟尘气,在这里读了3年书后,同学们已经养成了“特有”的习惯。比如,每天早上到教室打扫卫生的同学,对桌椅上厚厚的灰尘见怪不怪;再比如,升坊中学的体育课只做些轻微运动,因为剧烈运动需大口喘气,会吸入更多烟尘,要是跑出一头大汗,汗水中粘着烟尘,也难受异常。


他们不清楚这些烟尘对身体的危险有多大,但是咽喉不适如此常见,以致于他们已经不把这当病了。


九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就是刘森林。刘森林上课时失声的场景,9·1班每个同学都看在眼里。他们自然而然联想到,从附近水泥厂飘来的烟尘,是刘老师得病的原因。经过查资料,他们得知,水泥生产过程中不仅产生大量烟尘、粉尘,还生成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氟化物、二氧化碳(CO2)、一氧化碳(CO)等有害气体,这些无疑对身体都是有害的。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课堂上问,“哪个同学不喜欢附近的水泥厂,请举手?”所有人齐刷刷举起手来。


慢性病没有特效药,刘森林只能长期服用草珊瑚含片这种舒咽利喉的非处方药缓解病情。即便药品较廉价,也已花掉几千元。按医保政策,未住院治疗,这笔费用只能他自己掏。


今年50岁的刘森林在升坊中学教了7年书,是该校任职时间最长的教师之一。曾在开坊中学任教的彭源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工作时间较长的老师多有呼吸道方面的问题,除了刘森林,病情较重的还有一位音乐老师和一位英语教师,分别患有严重咽炎和支气管炎。


但刘森林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升坊中学的500多个孩子。“他们正长身体,每天呼吸含有烟尘的空气,即便症状轻微,将来有一天可能会有慢性病的症状表现出来。”他说。


水泥拌“莲花血鸭”


彭福恩今年75岁,一辈子生活在浯塘一村,亲眼看着昌盛水泥厂从1990年代初建厂至今,把原本静谧的村庄弄得乌烟瘴气。当时还未施行《乡镇企业法》,这些厂家建设时亦没有经过环评等程序的情况下,就开工生产了。


彭福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升坊镇以前有三家水泥厂,关闭了一家,有一家水泥厂几年前进行改造,已经不烧窑,从别厂进半成品,生产高品质水泥,基本上没有烟尘污染。只有昌盛水泥厂,20年来持续冒烟,喷出大量有害烟尘。


最近几年,基础设施建设大张旗鼓,建材市场水涨船高,水泥厂日夜不停开工,造成的污染开始让村民吃不消。



彭福恩和村民们发现,晚稻产量开始莫名其妙地下降。以前晚稻产量高过早稻,现在还不到以前的一半。“收获稻谷后,用鼓风机一吹,很多稻壳都跑了,里面是空的,没有结实。”


村民特地去请教农学专家,才知道,晚稻受粉季节,天旱少雨,水泥厂冒出的烟尘落在谷穗上,阻碍了稻谷受粉,所以会产生那么空壳。而早稻受粉时正值多雨的春季,烟尘落下来,就被雨水冲掉。所以早稻产量跟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变化。


现在浯塘一村的大部分村民已经不种晚稻。“收成减半,可能连成本都捞不回。”彭福恩说。


村民彭少峰自幼习武,天不亮就起床站桩。月光明亮的时候,他常常会发现,昌盛水泥厂大烟囱里喷出黑色的浓烟,把大半个天空遮得密不透光。夜间骑摩托车外出打鱼时,如果赶上水泥厂“排烟”,烟尘扑簌簌落在脸上,睁不开眼。车灯照射范围内,无数粉尘飞舞。“水泥厂几乎每天傍晚和凌晨都会偷偷‘排烟’,白天见到的烟尘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小污见大污’。”


村民彭小毛原来的房屋和昌盛水泥厂一墙之隔,他对水泥厂“排烟”感触最深:衣服不敢晒在室外,“白衣会变成黑衣,黑衣会变成白衣。”他家常年门窗紧闭,只有污染没那么严重时,才开窗透透气。有一次,彭小毛修房顶,看到瓦片上结了寸许厚的水泥壳,敲都敲不碎,原来是水泥粉尘落在瓦上,经雨水一泡,竟凝结成了水泥块。


彭小毛的妻子也得了严重的咽疾,话音嘶哑难辨。五年前,彭小毛请村里批了一块离水泥厂较远的宅基地,建房搬家。因为缺钱,房子时断时续建了三四年,直到去年才搬进新屋。


莲花县是革命老区,升坊镇一家饭店门前立着一块牌子,“进井冈山游客接待处”。一位游客用餐后表示,升坊镇名菜“莲花血鸭”,可以改名叫水泥拌“莲花血鸭”。


“维权” 无果


从2006年开始,浯塘一村的村民开始跟昌盛水泥厂交涉,并投诉至莲花县环保局。昌盛水泥厂法人代表金绪银向村民打保票,增加污染防治设备,保证一年内排污达标。


随后一段时间,村民看到昌盛水泥厂把四五十米高的大烟囱截断,也的确增添了一些治污设备。短时间内,水泥厂排出的污染物似乎有所减少,但好景不长,很快便恢复原样,而且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位在昌盛水泥厂工作的村民透露内情,治污设备需要大量资金,昌盛水泥厂尚未购买全套治污设备。只是堵住了上面出烟的通道,导致生产时大量烟尘倒灌进车间,工人受不了,只好又恢复原样。不仅如此,昌盛水泥厂原来的设计生产能力是10万吨,后来增加生产线,变成了30万吨,导致排污比过去更“凶猛”。


2007年,1000余人口的浯塘一村先后有十余人病死,死因多是癌症。这成为当地村民认为水泥厂必须搬迁的理由。当年7月,在浯塘一村村主任率领下,浯塘一村村民展开“环保维权”行动。


他们堵住了昌盛水泥厂大门和所有进出水泥厂的通道,要求昌盛水泥厂就环保未达标给个说法。村民分工明确,24小时堵路,白天主要由妇女堵,晚上男人堵。


莲花县委县政府随即派人调停,请村民代表到县里谈话,保证两个月后让昌盛水泥厂排污达标。昌盛水泥厂同意每年给浯塘一村数万元“污染补偿费”,遭到拒绝。村民认为昌盛水泥厂屡次食言,根本无意治污,对村民来说已没有信用,坚持要求水泥厂搬走。


莲花县组织部副部长出面,要求凡有亲属在浯塘一村堵路的干部,无论官职大小一率停职,不劝返亲属不予复职。这个做法成效甚微,只有很少村民退出,大部分村民仍在坚守。


随着时间推移,村民发现,前来谈判的干部级别越来越高,由副科级到科级,再到处级。有村民暗喜,以为胜利在望,可是结果并未朝着村民预计的方向发展。


当围堵行动持续到第10天,莲花县里出动了大量警力和治安员,强行驱散堵路村民。七八名妇女被打伤。村主任彭少文被当场打晕,送医诊断为“电击伤”。


彭文峰等村民代表考虑再三,决定终止“维权”,通知村民撤回。持续十余天的“环保维权”无果而终。


事实证明,县政府承诺的“到9月份昌盛水泥厂排污达标”并未兑现。事后,昌盛水泥厂排污愈发肆无忌惮,从2007年至今未有任何收敛。


工人只凭头盔、口罩防护


中共莲花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灿林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县环保局多次到昌盛水泥厂检查,均得出“排污达标”结论。


昌盛水泥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工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每当省、市、县环保部门前来检查时,昌盛水泥厂总能提前得到消息,停止生产,让工人打扫车间。


刘灿林表示,昌盛水泥厂周边100米范围内已无人居住。然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升坊镇采访期间,发现昌盛水泥厂近邻的房屋内至少还有10户居民,有一户还在水泥厂旁边新建了住房。



去年搬走的彭小毛表示,水泥厂旁边的住户(包括他自己在内),可以按每天每人一元钱的标准,从昌盛水泥厂领取“污染补偿费”。“相当于每月领取几十块‘洗衣粉钱’。”彭小毛的妻子补充说。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昌盛水泥厂不仅对外大肆排污,在职业病防护方面亦存在严重问题。


据江西省卫生厅公告,2004年底,萍乡市莲花县卫生监督所对昌盛水泥厂进行职业卫生日常监督检查时发现:该立窖水泥厂主要职业危害因素是粉尘(矽尘、水泥尘)、噪声、高温、r-射线放射源等,从事职业危害作业的工人有180多人,但未向卫生行政部门申报,未对工人进行职业健康检查,没有职业病防护设备。严重违反了《职业病防治法》等法律和规章。萍乡市卫生局依法对其罚款2万元,责令限期改正。


但昌盛水泥厂职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直至目前,厂里唯一的职业病防护措施是发给工人头盔和口罩。这位职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昌盛水泥厂是计件工资,干多少活拿多少钱,最高每月不超过1800元。车间里污染特别严重,但凡能干活的年轻人,都不愿在厂里干。目前昌盛水泥厂的职工多数在40岁以上。“年纪大、没学历的人在外面找不到工作,只好在水泥厂将就。”


莲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委宣传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莲花县多山,工业基础薄弱,惟盛产石灰石和煤碳,这是生产水泥的主要原材料,因此莲花县水泥厂较多,近年来关停了一批“小水泥”,昌盛等大型水泥厂也将要转型为旋窑水泥厂。


为解决发展工业与环境污染的矛盾,莲花县委县政府制定了“退村进园”的方针,让企业向工业园区集中,减少对人口居住区的环境影响。莲花县工业园已规划了150万吨的旋窑水泥厂项目,已经动工,预计2年内建成投入试生产。莲花县委宣传部表示,届时昌盛水泥厂将会关停。


9月11日,在村民指引下,《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规划中的旋窑水泥厂,数百亩土地长满了没膝高的荒草,没有动工迹象。场内堆放的砂石,当地村民称是用来修公路的。村民对昌盛水泥厂及时搬走并不乐观。


据中国社科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2010年的数据,目前在中国城市的近郊、远郊和乡村腹地,至少有222家国家级开发区,1346家省级开发区,还有一万多个乡镇企业园区,占地面积超过了1949年以来城市工业用地的存量,但是乡村环境保护机构建设和环境污染治理基础设施几近空白。


研究员李玉红在《环境经济》杂志撰文总结道:“在乡村地区环境污染治理设施建设、环境监管和执法不到位的情况下,农村发展工作的结果是,乡村会成为污染企业的‘天堂’,环境管理越是宽松的乡村,越能吸引到污染企业,乡村环境污染越严重。”


具体到升坊镇,教师刘森林目前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年幼的学生们。他说,“如果昌盛水泥厂不能搬走,那么就把升坊中学搬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