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之炼 (虐)江雪兰篇(一)残酷的审讯B 二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2.html


江雪兰叫出了破天荒的一声,那并不是因声量高,而是悲惨的竟已如哀鸣!和她之前那些还是坚强的叫声相比,竟已带着哭腔的大显软弱之味了!

宪兵们竟都一个激灵般,希罕、兴奋的都洋洋自得、“手舞足蹈”了,再接再厉、趁胜追击的对她更带劲的大干起来,确实也使得她发出了一迭呜咽般的惨叫,但是他们发现也只是仅此而已,她无论怎样似大显软弱的叫,却就是不会屈服叛变!

后来他们似觉得还是象个懦弱学生的陈小洁好对付些,容易取得突破口,于是加紧对付向了陈小洁!而陈小洁已实在受不了了,哭得稀里哗啦,竟还发出了已处于有些神智错乱中的乞求:“求求你们不要再整我了……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宪兵们乐开了,一面把她解了下来准备施以下一种刑法,一面玩弄起来:“真是个好姑娘,肯求我们了,那就跪到我们这底下来好好求,你们支那人不是很会磕头的么?现在你就给我们磕响头,求的好了我们兴许会考虑一下呢。”已有两个宪兵大撇开了腿就高立在她面前,给她示意着自己裤裆底下,周侧别的宪兵们也都露出了坏极的玩辱笑色!

陈小洁在刚被一解下来后就都如瘫了般的躺在了地上,此时对着他们省起了神智,没有再向他们这干日本敌寇发出半句乞求,也没给他们跪,只是又说出了那种原话:“你们别再折磨我了吧我真的只是个普通学生啊!你们是不应该这样虐待我的……”

“这种废话就不要再说了!没用的,只有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事情才有用。”

陈小洁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哭。宪兵们也不多待她了,秀木蹲下一把抓住了她的乱发揪起了她的脸,对着她那已干裂的嘴唇阴笑道:“小姑娘已经很渴了吧?我们大日本皇军爱护你,给你水喝,管保让你喝个够。”

陈小洁的目光又已万分惊恐起来,她不知道秀木他们这是要对自己做什么,可她知道必然是万分可怕的!那些宪兵们也没让她劳神多猜,随后就给她揭示了答案,他们又如恶狼般把她拖起,仰天按在了一张刑床上,头部置在一头床边上的给低下去了些,再用湿毛巾堵住了她的鼻子,这样可使她为了呼吸不得不张开嘴,然后秀木就把冷水不停地往她的嘴里倒下去。

陈小洁又咳又呛地在那水注下面挣扎着,秀木很老练的没一会儿功夫就把她的肚子灌得大大鼓了起来!陈小洁已是难受的不行了,又惨烈挣扎得都无法言状,可这还没完,甚至可谓只是个开始,之后他们就又放开了她把她扔回了地上,猛踩起了她的那大肚子!

陈小洁一面真都如要疯了、一面又虚弱无力地试图要把他们那可怕的皮鞋从自己的肚子上推开般,而那当然是毫无用处的。之后就好恐怖的,水从她的嘴巴、鼻孔甚至是肛门里一股一股的涌了出来!

那真是已把生为一个人的尊严都给作践尽了,作践得简直连牲口都不如!而陈小洁这会都已顾不起那些了,她唯觉难受的都恨不能立刻死掉!她那满脸满身、和身下一片地上都已是水淋淋的,在那些宪兵们极其野蛮、残酷的踩踏下在那地上到处乱滚!那样一个纤细的女孩捂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可怜的扭动身体努力避开那些皮靴、却根本避不开的,那种真是悲惨至极的状况、那种真如人间地狱般的情景只要是个人应该都是要同情的吧,可这群日本禽兽不会同情她!

由于她除了哭号和惨叫还是没有招供,所以山口给她灌起了很浓的辣椒汁。陈小洁又被他们按在地上,被迫喝下那竟都如深红色的浆汁。山口把那辣椒汁灌得她满嘴都是,还覆盖住了她的鼻孔,她此时在必须要的呼吸中就得把这些东西吸进肺里去!

陈小洁对着那种辣椒汁的眼神已象是被烧着了一样!更加凶烈的又咳又呛,整张脸已涨成了紫红色;一时间舌头又长长的拖在嘴外,已不知有多久都没能好好的呼吸过一口气!再竟似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声哨音似的、都已说不出究竟象什么的诡异鸣叫,同时从嘴巴和鼻孔里往外喷涌出着杂乱的液体,红色的都已分不出是血水还是辣汁的液体!后又是一连串象是要把肺和所有内脏都吐出来了的咳嗽!

宪兵们看着情况的暂停了一下,放开了她让她自己躺在那里。陈小洁一时在那地上辗转折腾、翻来覆去,没完没了、撕心裂肺的呕吐,全身一阵阵颤抖、抽搐着!缓过了一时后她终于能说出了话来:“求、求求你们……别再灌我了。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吗?看来是喝的还不够,陈小姐这肚子的容量还真不小哦。”山口又对她继续起了那种极其野蛮、全丧人性的刑法……

陈小洁突然暴发出了一声惊人的号叫:“我说!你们别再整我了我全说!”

江雪兰纵是自己也处在那般极度残忍的酷刑中,可闻言一下就挺起了全身的全然顾向了她,无比紧张的注视着!

她当然万分情愿陈小洁能摆脱这些痛苦的,可她更不愿、更害怕陈小洁会这样招供!她本一直都很照顾和体谅陈小洁的,甚至到了能理解似陈小洁这样一个小女孩真是无法承受得了这些极其残酷和恶劣且没完没了的刑法、到了一定时候若是就屈服了的也不该怪罪的地步,若陈小洁叛变只是让自己失节、或是只干系到她的她都能觉得也就罢了,可她不能接受和顾重的是陈小洁那样会供出别的同志、让更多的同志受害!

江雪兰就是能把眼前的陈小洁同志都爱护、体谅到这个份上,且直到此时,她心里也没一点顾重自己的、顾重的都只有别的同志!这一时间她就是紧紧注视着陈小洁,目光竟如涌血、着火般,所含的那种紧张、忧惧、又百意交集的情感真是已没法形容!

然而之后陈小洁“招供”出的话却是让她和那所有敌人们都没想到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