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的误区:被高估的马镫

马镫对于骑兵发展史的深远影响是众所周知的。有了马镫人可以更好的协调身体控制平衡,马镫使人在马背上长时间骑乘而不会很劳累,而马镫最重要的作用在于使骑兵冲刺的威力更为显著,并催生了骑兵向高度重装方向发展的趋势。

但是就在人们不断的颂扬马镫的时候,无形之中已经把马镫神话了,不论中外的学者都不同程度的夸大了马镫的影响力,各种偏激的理论不断涌现,比如《西方战争艺术》的作者美国人阿彻·琼斯,他甚至认为没有马镫的骑士甚至无法在马上完成挥刀动作,因为挥空后可能失去平衡从马上掉下来。还有更多的人认为无马镫的骑兵无法做持矛冲锋,也有认为无马镫时代是没有重骑兵的、没有马镫就不能完成骑射,更有甚者认为无马镫的时代没有真正的骑兵……无马镫时代的骑兵在他们看来俨然都是一群糠皮,马镫在他们眼中仿佛已经成为了比火药还伟大的发明

面对这些论断我真的是目瞪口呆,我们伟大的学者们,你们有多少是真正骑过马的,有多少是像游牧民族那样从小就呆在马背上的。真正会骑马的人都知道,马镫是不可能把人固定在马背上的,马镫是搭在马背两侧的,是会来回晃的,如果不是用来作战,马镫最大的作用在于可以减少颠簸感和人的劳累程度。而一个优秀的骑手是完全不需要马镫的。

那个说挥空刀就会掉下马去的美国学者,我想说如果你不是一个熟练的骑手的确可能会因此坠马,但你要知道古代那些游牧民族的武士哪个不是从小就呆在马背上的,这点平衡能力都没有怎么去打仗。要是连挥刀都完成不了的话那些无马镫的马萨革特骑兵是怎么打败波斯人的,这种论断是不是有些无脑。

好了,个人的一点感触就说到这里,我们再看一下史实,看看无马镫时代的骑兵是不是就全是虾皮。

最早大规模配备骑兵的文明古国是亚述,他们在经过巴尼拔二世军事改革后使骑兵完全代替了步兵,并拥有相当数量用于近战的重骑兵,重骑兵的马只有前胸挡甲,骑手也是身披战甲的。

亚述之后另一个在骑兵上见长的是吕底亚,他们自称佛里吉亚人,希罗多德在《历史》中记载:在整个亚细亚,没有哪个民族比吕底亚人更加勇武好战,他们习惯于在马上作战,他们手持长枪,驾驭战马技术精湛。 注意,这里是手持长枪,长枪是用于刺穿的武器,证明当时的骑兵已经懂得发挥骑兵刺穿的威力。当时居鲁士害怕吕底亚人的枪骑兵,因此不敢与之正面遭遇,最后还是用骆驼骑兵打败了吕底亚。这时的时间是公元前6世纪。

但是吕底亚人还不是公元前6世纪最伟大的骑马武士。在公元前6世纪,欧亚大草原是游牧民族的天下,这其中最著名的是斯基太人和马萨革特人。马萨革特人分布的区域在咸海北岸,这些游牧民族十分的凶悍,他们从不种地,以放牧牛羊和狩猎为业。马萨革特人的骑兵是人马具甲的,马的铠甲是颈甲和挡胸,这种防护显然是针对步兵攻击的。马萨革特人在与波斯人的一战中大败波斯,波斯著名的居鲁士大帝在这场战役中阵亡,马萨革特骑兵一战成名。马萨革特骑兵的防护程度可以看做是早期的重骑兵,他们所使用的武器主要是弓箭,但当箭射完后就会开始近战肉搏,近战的武器也是用于刺穿的长枪,此外战斧也是他们常用的武器。

斯基太人在西方史中则比较著名,他们的分布范围十分广大,从南俄罗斯草原一直到黑海里海北岸,而他们的原住地可能在阿尔泰山北部,他们是受马萨革特人的驱逐而迁徙至南俄草原的。斯基太人以弓骑兵为主,但是他们也有相当数量的重骑兵,人们通过考古发掘在南俄罗斯草原发现了很多斯基太人的遗物,其中有铠甲,长矛、标枪、斧、剑。斯基太骑兵以轻骑兵为主,贵族充当重骑兵角色,重骑兵骑兵手持长枪,作战会以密集队形冲锋,这种战术已经比欧洲中世纪的重骑兵战术提早了一个多世纪

斯基太人复原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萨尔玛提亚人是一个和斯基太人相近的部落,传说是斯基太人和亚马逊人的后裔,他们拥有更夸张的重甲,人和马是全部披甲的,骑士坠马后会因为盔甲过重而无法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这已经俨然是中世纪的重装程度了。

而在无马镫时代最典型的重骑兵当属波斯的铁甲骑兵。对于波斯重骑兵,不多说了,看图大家就知道了,这些都是没有马镫的重骑兵,并且都是使用刺穿类武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罗马铁甲圣骑兵,萨珊波斯铁甲骑兵的翻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通过以上的几个例子我们看到了在没有马镫的时代也是有重骑兵的,其重装程度不亚于中世纪的欧洲重骑,并且当时已有同中世纪一样的手持长枪密集冲锋战术,。现在网上大量的帖子持有一个观点就是没有马镫的支撑骑士无法完成刺穿动作,人会被顶下马,可是却没有人去想那些骑兵冲击的并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人,一个可以倒下去的人,别告诉我重骑兵冲过来后地上被刺中的人原地没动反而会把身披重甲的骑手顶出去。那些骑手也不是如某些学者所说的一挥刀就失去重心跌下马去的白痴,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骑兵他们几乎是整天都在马背上的。

通过历史和考古发掘我们就会发现在马镫出现前骑兵大量配备刺穿类武器,如果他们在马上无法完成刺穿那长枪长矛这种武器怎么可能长期被骑兵使用。那些说无马镫不可能完成冲锋的人,你们你们如何看待这些铁证。

马镫出现后受影响最大的是农耕民族而不是游牧民族。在无马镫时代所有拥有重骑兵的这些民族都是擅长骑马的民族,或者就是以马背为家的游牧民族。也就是说这种重骑兵必须是骑马技术十分精湛的骑手。这就是无马镫时代重骑兵比较稀少的重要原因。

马镫出现后使农耕民族可以快速的掌握骑马技术,骑兵开始在农耕民族的国家蓬勃发展起来,他们不必是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只要接受训练就可以在一定时间后能够驾驭马匹,马镫无疑提升了骑兵的威力,尤其是对重骑兵的影响。

不过重骑兵真正用于固定骑手的装置其实是高桥马鞍,这种马鞍可以把骑手牢牢的兜住,加上马镫的辅助支撑,骑手很难掉下马去,这样重骑兵不再需要十分高超的架马技术。重骑兵在高桥马鞍和马镫的影响下向一个极端发展,并最终止步于火器时代。

综上所述,我想说我们是不是在高估了马镫的同时又低估了无马镫时代的骑兵,我们是不是更低估了自幼就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人的架马技术?


本文内容于 2011/9/24 22:30:49 被蓦然hotoo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