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离别

烈豹子 收藏 0 149

这两天到成都与朋友们见面,第一天和高中同学,第二天和大学同学,和她们见面这两天,我说了我在工作的地方一个星期也说不到的那么多话,一旦见面,便不会有沉默,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是时间过得太快,还是我们相聚的时间本来短暂。当同学把我送上公交车时,我会满心满意地上车,坐上车看到她走了,我便会忽然一下子开始惆怅,相聚不易,离别太快。


我不习惯分离,我愿意相聚。我喜欢约好朋友们,过去看她们,从自己所在的地方赶到目的地的过程是欢欣愉快的,想着即将到来的相聚就觉得兴奋不已。但每一次相聚结束,我还是要赶回属于我的城市。


我坐在公交车上,想着刚刚离开的地方和人,随意望着窗外,看着一条条电线随着公交的移动而变换着上下的排列组合,看着看着,思维空白了,迅速抽回视线,回到耳塞里的音乐中。


而当我在我自己的城市,我会去到那些坐落在繁华街边的、有着通透落地窗的小屋,可以让我观望这个世界却不用参与,隔开人群保持清醒。一点默然,一点温情,若即若离,在这个属于我的城市,这才是我和这个世界最完美的距离。


我常常会在照片里追忆曾经走过的地方,在那些不太熟悉的街道和建筑中冥想流连,值得珍藏和珍惜的都已经被我存放在了心底,所以,我依然愿意迢迢地去相聚,再孤独地走长长的路回家。


人生处处布满驿站,一挥手便成别离。不舍与伤别始终是无法改变的,却也有些是改变了的。随着青涩年少的远去,知道长相忆比长相聚更为可贵。


走得最匆忙的永远都是时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