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八十八。 痛打印尼猪

闪光的铁锤 收藏 0 1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这些印尼猴子太不把咱当人了,打死了真活该!”许多华工还不解气,朝那具形如猴子的尸体吐着痰。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看着地上躺着的那具丑陋的爪哇人尸体说。那个不长眼的爪哇人张着大嘴瞪着小眼,脸上满是青紫七窍流血,显然是被愤怒的众华工群殴而死,它脸上依然生动的保留了死前的表情:不忿、不信、不甘心。这些中国人怎么敢反抗?躺在地上的爪哇人如果没死,一定是在这么想。

“长官,你们来了就好啊!”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华工拉住我的手老泪纵横,“拖家带口的下南洋,也没个人撑腰,英国人瞧不起我们,连印尼猴子都狗仗人势欺负人,这帮畜生啊!”周围其他华工都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那些印尼猴子简直坏透了,仗着人多势众就会欺负我们华夏人!”

“这些英国人的狗腿子简直就是畜生,说打人就打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

“这下好了,有长官给我们撑腰,看那些印尼猪还敢猖狂!?”

在旁边高宪申的帮助下,我才勉强弄懂了他的闽南话,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心情不由无限感慨。唉,国家积贫积弱没地位,国民在外就要被人看不起啊!别说那些高贵的欧洲人了,连这些狗腿子生番都竟敢看不起我们华夏人!海外游子最期盼什么?最期盼的就是一支来自祖国的强大军队,不求能去欺负别人,只要别人不敢欺负,心愿足矣。

“请问老人家,这里管事的人呢?我们需要补充给养。”来到新加坡,我一直抱着一种好奇的心态,因为我对新加坡的了解并不多,她在我的记忆中只作为后世那座著名的收费很多的中转港而存在,再就是被丘吉尔称作远东堡垒以及坛子上看到的1942年新加坡大屠杀。

“长官要买粮食?有,有!”老头连声说道,“现在各界华侨都在募集财物,支援你们抗日呢!”

“原来长官是来买粮食的啊!”旁边一个声音说道,明显带着失望的情绪。

“长官,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另一个华工请求道,他一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是啊,这次我们打死了印尼猪,英国人一定不肯罢休!长官您一定要帮我们啊!”

“大家听我说一句!”突然,一个大嗓门一下子盖住了所有的声音。在异国他乡猛然听到一句山东话感到贴别亲切,急忙循声望去,只见刚才带头动手的高个子华工跳上一只大木箱子,伸出肌肉虬结起伏的双臂,手掌朝下虚空向下压去,众人见状立刻安静了下来。看得出,这个人这是个带头大哥级的人物。

“大伙别难为这位长官了,他们干嘛这儿?一定是被日本鬼子逼的,现在国内打得正激烈,人家长官采购了给养还得去打鬼子!今天这个狗腿子是俺姓唐的打死的,俺唐金龙一人做事一人当,追究起来俺一人承担!”唐金龙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

“这是什么道理,明明是大伙一起打死的,怎么能让金龙兄弟一个人承担?姓潘的也算一个!印尼猪来了我广东人和他玩命!”一个广东人随即大声应道,这是唐金龙的结义兄弟潘火狮,广东佛山人,也是一身好武艺。

“火狮兄弟好样的,不能让金龙兄弟一个人承担!”刚才那个年老的华工也大声说着,正在这时,外面一个声音大喊道,“印尼猪来了!”

[作者按:唐金龙、潘火狮这两个名字出自电影《海囚》]

“张,你闺女明天就嫁人了?今天晚上送我家里去!”满脸十字膏药的码头打手头子托哈苏撇着嘴,对着窝棚里敢怒不敢言的老人耀武扬威的嚷嚷道,他刚刚被人揍了一顿,心里大为光火,急于要找个人出气,至于出气的对象,英国人肯定惹不起,英国人带来的黑人也惹不得,当地土著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那就只有找老实的华人了。

“老大,不好了!诺西苏被人打死了!”一个印尼人慌慌张张的跑了来。

“慌什么?这小子,又出去和谁抢女人了?”托哈苏不屑地说。

“他,他……码头上华工造反,把它活活群殴死了!”

“什么!?这帮猪仔还敢造反?叫上所有的人,砍死他们!”

托哈苏原本就是本地黑社会,仗着是土著到处横行霸道欺负身为外来户的华人。今天他刚刚在赌场输得精光,想要赖账却被赌场主人英国人豢养的黑人拳击手揍了一顿,正憋着气呢,猛的听说码头的华工居然敢反抗,还打死了爪哇族印尼监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他妈的(当然印尼猪不会这种骂法),开赌场的英国人欺负我也就罢了,好歹那是主子,你们华人竟然也敢找我晦气!?气的呼哧呼哧的托哈苏召集了所有的印尼人打手,豺狗群一般地扑了过来。

随着杂乱的脚步声,码头外跑来了一帮又矮又黑的生番,端的人多势众。足有三四百人,每人手里都提弯刀、木棒以尖竹竿等凶器,一下子就把场子围了起来。这帮人个个身高不足1米6,形容猥亵,满脸嚣张。

“甲崩卡玛尼呜哇路?”打手头领托哈苏气势汹汹的问道,那张脸,就是评书里说的七个不忿、八个不服、一百二十个不含糊!

“靠,丫的说什么鸟语,一句没听懂!”我愤愤的说。

“长官,他说把凶手交出来抵命,还要我们交十个。”刚才慷慨陈词的广东籍华工潘火狮上前翻译道。我一听火冒三丈,他奶奶的,杀你一头印尼猪,丫还想让十个华夏人抵命!?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一挥手,人群里的五十名生化战士分开人群站了出来,几秒钟内就排成人墙,把华工们护在身后,同时哗的一声,手中清一色的FN-FAL猛地抬起对准了对面的印尼人,印尼人当场就傻了。整齐划一的动作,亮闪闪的军刺,再加上威武的戎装和狮子座战士平均1米86的高大身躯,更显得压迫感十足。

我慢慢地走上前去,轻蔑地看着他,一伸手从枪匣里拽出黄金鲁格,指在了托哈苏的眼前。

“NO!NO TO FIRE!”托哈苏恐惧的看着我手中的枪口,用十分不纯粹的印尼口音英语颤抖着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我一挥手,早就列队的狮子战士举着明晃晃的枪刺,呐喊着踏着整齐的步伐逼了上来,他们每前进一步,对面的印尼人就颤抖着后退一步,那些只会狗仗人势的生番哪里见过真正的威武之师?

“长官,就是那小子,糟蹋了我们不少姐妹!”一个华工愤怒的指着托哈苏吼道。

“我妹妹就是让他糟蹋了的!”另一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华工也站出来指证。

“没错,就是它!他就是鬼佬的狗腿子头!欺负我们中国人欺负的最凶!”一个广东人也喊道

“长官,不能放过他啊!他会报复我们的!”一个华工话中带刺的说。原本我只想痛打他们一顿,不想闹大,但这句话打动了我,是啊,我们补充完给养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可这些华工没有人撑腰还要继续受欺负,而且还会遭到更残忍的报复。

“No,Beg you!No!”托哈苏见我面露凶光,似乎预感到了自己的下场,拼命地摆着手。

“砰!”我扣动了扳机,托哈苏像跟木头似的一头栽倒在地,我一脚把它翻了过来,对准那张猥琐的脸打完了弹匣里所有的子弹。同时,耳畔响起突击步枪的“突突”声,枪声就是命令,狮子战士听到枪声纷纷扣动扳机,枪口突出绚丽的火舌,一颗颗子弹带着华工的仇恨射向了那群无恶不作的印尼打手!印尼人猝不及防之下整个被携裹进了弹雨之中,他们都紧紧地靠在一起,有时一颗子弹能穿透五六个,而一个印尼人也有可能被十多颗子弹打中。机枪对砍刀,训练有素对乌合之众,正规军对黑社会,加在一起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生化战士后面的华工们表情很复杂,有大呼解气的、有大喊痛快的,但也有相当多一部分惊愕的、害怕的、呕吐的,毕竟华工中老实人居多,这回一次性杀了三四百人,码头上都血流成河了,他们那见过这个阵势?

“OH MY GOD! WHAT ARE YOU DOING!”枪声终于止住了,在场的印尼打手已经没有一个活的了,这时,一个穿西装的英国人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在胸前划着十字。

“他是谁?”我问旁边的潘火狮,潘火狮轻蔑的说,“他是这里的经理瓦尔,整个码头对归他管。”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瓦尔歇斯底里的叫道,“你们是中国人?军人?谁叫你们来的?谁让你们在这里杀人!?谁给你们的权力去杀害大英帝国女王陛下的臣民!?”他连续质问着,虽然声色俱厉,但却声音颤抖,显然内心充满恐惧。刚才他听说打死了监工,匆匆赶来,却目睹了整个大屠杀,吓得他大气不敢喘一口,知道杀戮停止,才战战兢兢的钻出藏身的掩体。

“这些印尼猴子平日就欺负我们华夏人,今天又带了凶器企图聚众行凶!”我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我既身为军人,就有责任保卫本国公


民的安全!”然后用自认为最酷的动作,把鲁格插还枪套。

“好,说得好!”旁边的华工们纷纷帮着腔,他们很久都没听到这么提气的话了。

“你,你们别跑,我去找白思华司令长官!”瓦尔孤立无援,心里实在害怕,丢下一句话在众华工的哄笑声中跑了,逃跑时,依然一边跑一


边不停地在胸前划着十字。

这次杀了这么多,以那些印尼猴子欺软怕硬的卑劣性格,以后应该会夹着尾巴了吧?我低着头寻思道。

“年轻人,热情是有的,可是杀气太盛啊。”一辆刚刚驶来的汽车上,一位六旬老人缓缓走下来说。

“请问您是……?”我见这位老人气度不凡,抬头问道。

“老朽陈嘉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