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拜谒中山陵

piezoelectric 收藏 0 2233

1953年2月22日,毛泽东乘“洛阳”号军舰到南京。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到南京。至少是解放后,他第一次到南京。他想了什么,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在南京的土地上,他的心理活动一定是极其丰富的。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他肯定会思考国民党的往事,想起蒋介石,也想起孙中山。第二天下午,他乘车从省委招待所出发,在陈毅等人陪同下直驰东郊的中山陵。插一句,西康路33号的省委招待所,民国时是美国驻华大使馆,司徒雷登住过。


据孙宝义、张同锡编著的《毛泽东的祖国山河情》讲述:毛泽东前来谒陵,为防止游人围观,公安部门曾拟定从陵墓西侧开辟的小路进入陵门。毛泽东表示反对:“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祭奠革命先辈,走小道成何体统嘛。我就要走大道。”进入门首镌刻着孙中山手书“天地正气”的祭堂,他在孙中山坐像前献了花圈。花圈上的飘带是他亲笔书写的,上款是“孙中山先生灵右”,下款是:“毛泽东敬挽”。献完花圈,他肃立默哀了三分钟,尔后又认真地看看四周墙壁上刻写的《建国大纲》。他面色严肃,半晌不语。陈毅见他伫立己久,怕他受累,上前轻声提醒:“主席还有几处地方呢!”毛泽东嘴里应承着,还是一块一块细读碑文,直到全部看完,才从祭堂走进光线幽暗、气氛肃穆的墓室。


读书读到此处,我很好奇,毛泽东在孙中山祭堂阅读碑文,为何这么仔细?按道理这篇《建国大纲》,毛泽东早就读过的,了然于胸。莫非在这特殊的场合他读出了新感觉?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毛泽东那一刻的想法,让若干年后读书的我猜测不出来。即使当时站在他身边的陈毅,恐怕也无法把握吧。我能想像的只是笼罩在孙中山祭堂的一片宁静,站立在那片宁静中的毛泽东,显得很深沉。也许,他联想到了孙中山的命运,自己的命运,以及这个国家的命运?


书里还记载,柯庆施向走进墓室的毛泽东低声介绍这穹窿状的墓室直径约16米,顶部图案是国民党的党徽。毛泽东抬头仔细地看了看,问:“那孙中山先生遗体安放何处?”柯庆施手指石圹内的孙中山塑像:“这上面的白色卧像是大理石制作的,安放中山先生遗体的紫铜棺就在卧像下面的5米深处。”毛泽东听明白了,点点头。书里这一段描写得很细致:他朝孙中山卧像久久凝视,然后无限感慨地长叹一口气,又背着手绕着墓穴转了一圈。毛泽东一行走出祭堂来到外面宽大的平台上,举目远眺。山上,山下,松涛滚滚宛如一片绿色的海洋。毛泽东徜徉良久,不言不语,然后双手叉腰,指着整个陵墓区,划了一圈,留下一句评价:“它对我们来说,是有某种特殊意义的。”


他这句话,也许不仅仅指中山陵对我们有特殊意义。言外之意,还指孙中山本人,对我们有特殊意义。这种意义,需要细细的体会。伟大的历史都是如此,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消化,才能真正吸收到其中的营养。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