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03章 船艏军官会议(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迷迷糊糊的川崎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船已经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宽阔的洋面中,一座孤零零的岛子,岛子很大,但是,搜遍了岛子却空无一人,而且,岛上植被茂密,很难找到一片安营扎寨的地方,正愁着这么多人住在哪里呢,空中打了一个巨响的雷,感觉就在眼前一样,闪电过后,原先的岛子一下子分成了两个,其中一个大一点的,就有了一片宽阔的海滩,足够让他们几百人支帐篷宿营。

大佐带着他们几个大尉中尉环视全岛,一边走着一边规划着将来的布局,突然,地面摇晃起来,地震了?接着就是巨大的砰砰的声音……,

川崎正在想,这是什么声音?就醒了。

原来是张天福在敲他的房门。


张天福说,“大佐请你到前甲板上去。”

“我知道了。”川崎搓搓自己的眼睛,应答着张天福,张天福就走了。

川崎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就走出去,在船舷边上站了一分钟,让海风吹吹,感觉精神多了,就走到前甲板。

义田大佐站在船艏最前端,一些军官围绕在他的周边。

川崎很奇怪,自己是不经常做梦的,怎么做梦总是梦到真实的事情发生呢,刚刚自己梦见的就是大佐带着一群人巡视海岛。川崎不解的摇摇头。就走过去。

这是船上所有军官的集合,包括赵先亮准尉在内,一个都不少,当然,不包括后来上船的山田百惠子他们。

看到川崎来了,军官们纷纷让开,川崎走到大佐身后,敬了个礼,“对不起,大佐,我来晚了。”

大佐说,“川崎副官,没关系的,我也是临时动议,想召集你们开个会。”说着,大佐转身回来,面向着所有的军官。

“再有几天,我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那里是太平洋上的一个无名岛,我们肩负着大日本皇军的神圣使命,现在,我宣布军部的命令。”说着,义田伍男大佐提高了声音说到,“我部即义田伍男大佐机动大队,将于七日内到达指定位置,军部命令我们,按原定计划执行。”

“原定计划是这样的,全部日军士兵200人,负责全岛的战备警戒任务,原皇协军300人负责建立营地修筑工事以及所有的工程建设任务。”

“全部任务,由川崎里俊中尉,不,川崎里俊大尉负责。”

全体军官的目光转向了川崎,都对川崎的意外提升感到吃惊,包括川崎自己也不例外。

“川崎里俊中尉,”义田大佐喊道,

其实,川崎就站在义田的左手边上,川崎也大声的“嗨”,站到了义田的对面,

“经大日本皇军安田将军的批准,任命你为无名岛工程总工程师,并特别授予你大尉军衔。”

川崎经过短暂的惊奇以后,很快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嗨,谢谢大佐阁下的信任。”


义田放缓了声音,对大家说,“我们义田机动大队组建以来,大家也看到了,川崎大尉是如何工作的,他在部队的组织安排、警戒防务以及相互协调上,做的非常成功,和全体官兵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所以,我要求你们也向川崎大尉一样,拿自己的士兵当自己的兄弟,与弟兄们同生死共患难。”


“军需官,给川崎大尉更换肩章。”

军需官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大尉军衔肩章走到川崎的身边,麻利的为川崎换上。

义田带头鼓掌表示祝贺。

川崎给义田大佐敬礼,然后转身给军官们敬礼。


至此,川崎里俊成为这支队伍除了义田大佐以外的最高军衔,与他副官的职务名副其实了,可以说,这支队伍里,除了义田大佐以外,就是他川崎里俊了。

要说,以前川崎作为副官还有人心里犯嘀咕不服气,一是因为川崎年轻,另外毕竟是川崎只是一个中尉,几个身经百战的老大尉是不太把他放在眼里的,只是因为他是副官的原因,才不敢表露出不满的情绪,至少表面上得让着点川崎。川崎也就多少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现在好了,川崎也是大尉了,没的说了,而且被任命为总工程师,就要在岛上的施工中有绝对的指挥权,这一点是那些大尉力所不及的,毕竟,川崎是学工程的大学生,这要比那几个年长的大尉要强上百倍了。川崎任工程师也算是名至实归了。

这让那些人不得不心服口服了。


义田大佐语气缓慢的,甚至有些动情的对大家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将置身在海岛上,远离大陆,远离我们的家人,远离世界,可以说是与外界隔绝的,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完成任务,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带领大家回到本土。”义田的语气中有了些伤感的成分。

稍稍停顿了一会,义田抽出指挥刀,指着前方,大声的喊道,“前面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使命是神圣的,为天皇陛下,为大日本帝国。我们义无反顾。”

所有的人都狂热的随着义田喊道,“为天皇陛下为大日本帝国。我们义无反顾。”


这个简短的会议只开了十分钟就结束了。


义田和川崎留在了船艏,张天福在五米远的地方站立着。

两人面向船航行的方向。

今天的天气很好,因为是顺风的原因,所以,感觉海风都很小。太阳隐在隐在云朵里,透出柔和的阳光。

大佐看起来心情也非常的好,看样子要和川崎谈话。

川崎对张天福说,“天福,去给大佐搬张椅子来。”

张天福应声去了。

大佐听了,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挺高兴,“这小子,我没看错人。”


过了一会,张天福回来了,手里搬着大佐舱里的藤椅,大佐都是坐在这个藤椅上的,后边还跟着一个士兵搬了一把军官餐厅里的椅子,是给川崎副官的。

川崎客气的说“谢了,”就让他们走了。


义田大佐用父亲般的眼光看着川崎,说,“川崎啊,你跟着我有多久了?”

川崎站起来,“报告大佐,两年四个月了。”

“嗯,来,坐下来说,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不必拘礼啊。”

川崎笑笑,“你是长官啊。”

“川崎,上次我已经给你把这次航行的任务说清楚了,你应该明白这次任务,对于帝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关系到大日本帝国的未来。”

“是的,大佐,川崎明白。”

“我想,你可能还不是真的明白,这样,我手里有一份关于这次行动的详细计划,一会,你跟我到舱室来,我给你看看,对于你,也没有可以保密的了,只是,你的任务太艰巨了,我还是相信你可以胜任的。”

“本来,出发前安排任务的时候,安田将军是要另外安排一名工程专家给我的,让我婉拒了,你是学工程的,我想应该可以胜任,另外,我也不想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人去执行,那将对我对这次任务都会不利,所以,我力荐了你,不错,最后安田将军批准了。关于你的军衔,拖到昨天才批准下来,主要是因为你太年轻了,在军中资历太浅,和那些大尉来比,你就是个新兵,但是,鉴于你在这次任务中的特别重要的位置,安田将军还是批准了我的提议,所以,我才在今天把这个任务公布出来。”

“谢谢大佐对我的信任。”

“这没什么,你是我带出来当兵的,我们还是老乡嘛,将来,如果我们的战争胜利了,我们回到了本土,我就该退休了,有你这个老乡留在军中,我也就安心了。日本是个军人至上的国家,任何时候,军人的地位都是最高的。”


这时,一个士兵端了一张小桌子来张天福端着一套咖啡具还有牛奶和方糖,小桌放在义田和川崎的中间,张天福就把咖啡具放好,然后,斟出一杯咖啡来,原味的递给了义田,又斟出一杯才问川崎“大尉,你是要放糖和牛奶吗?”

川崎就说,“天福,我自己来吧,你去忙别的吧,这里有我照顾大佐就行了。”

天赋就说,“是,川崎大尉,我就在里面,有事你喊一声,我能听到。”

“去吧。”

张天福转身走了。


看着张天福的背影,义田说,“天福这孩子也不错,可惜啊,他是中国人。”

川崎有些错愕的看着义田,心里想,“中国人怎么了?”


义田说,“川崎啊,很多事情,在你现在的年龄和位置上,你是不能理解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我想你至少应该是少将了,那时候,你就会明白很多事情,国家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里面有错综复杂的各种关系,所谓的官场人情,尤其在战时,那是一道十分难解的课题。”

川崎不明白义田为什么说这些,就没说什么,听义田大佐继续说着。

“川崎啊,你们和山田大尉的事情,我听说了。”

“我们和山田百惠子的事?您听说了?”

义田点点头,“山田还拔出了手枪,是不是?”

“嗯,她太过分了。”

“你呀,还是太年轻了,太气盛了。”说完,大佐闭上眼睛不说话了,可能是给川崎思考的时间。

过了一会,义田睁开眼,看着川崎说,“就在这里开个会吧。”

“是,大佐,”川崎站起来,“都有谁参加?”

“你、栗原医务官、佐佐木船长、一水军需官还有山田百惠子。”

“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