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东北军旅长及各团长都不在军营

2野劲旅 收藏 3 2894
导读: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20分,一声巨响过后,柳条湖上空被一团黑云笼罩。 一小段炸毁的铁轨只是拉开了侵略的信号,日本关东军向北大营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与日军的精心准备相比,北大营内,旅长和团长均不在营中,绝大部分官兵早已进入梦乡…… 比准备不足更糟的是,“不抵抗政策”更是让我军陷入全面被动。就在这种情况下,“九·一八”事变正式“被”打响! 事变发生时 旅长及各团长不在军营 《王铁汉将军传》作者陈醒哲表示,1931年9月18日晚10时,时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20分,一声巨响过后,柳条湖上空被一团黑云笼罩。


一小段炸毁的铁轨只是拉开了侵略的信号,日本关东军向北大营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与日军的精心准备相比,北大营内,旅长和团长均不在营中,绝大部分官兵早已进入梦乡……


比准备不足更糟的是,“不抵抗政策”更是让我军陷入全面被动。就在这种情况下,“九·一八”事变正式“被”打响!


事变发生时 旅长及各团长不在军营


《王铁汉将军传》作者陈醒哲表示,1931年9月18日晚10时,时任东北军独立第7旅620团团长的王铁汉在家中正准备一份讲稿,这是前一天旅长王以哲交给他的一份临时授课任务:次日上午9时,由东北保安总司令部刚招收的军需、军医训练班200余人与本旅选拔的军士、上等兵200余人,总共400余人组成的军士队,将举行开学典礼,这是例行的入伍生半年培训教育的序幕,如果一切正常,那么在19日下午2时-4时,安排王铁汉团长主讲《战争论之一:军士的素养与操守》。


正在此时,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工兵中尉以巡视南满铁路为由,带领松岗军曹等七八人,背着一块块砖头模样的黄色炸药,沿着铁路线向柳条湖方向走去……


他们在距离北大营800米左右的位置停下后,一名日本兵在上行列车方向左侧铁轨接头处,向长春方向切断10厘米,再向大连方向切断70厘米,然后将其下的一小段路基刨开,装入黄色炸药。


9月18日晚10时15分,王铁汉写完讲稿,将闹表的响铃调到了次日早6时,正准备休息,巨大的爆炸声从北大营方向响起,一团黑云腾空而起。披上军装,翻身上马,王铁汉直奔军营……


而此时,日军传令兵令野跑到川岛正面前报告:“河本中尉派我前来报告:北大营西铁路线被中国军所破坏,有三四十名中国官兵正向柳条湖先遣队窜动。 ”


日本驻奉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在回忆录中说,“河本在炸毁铁路的同时,用随身携带的电话机向大队本部和奉天特务机关报告,这时,呆在铁路爆破点以北约4公里的文官屯的川岛中队长,立即率兵南下,开始袭击北大营。 ”


按北大营当时的军规规定:晚9时准时熄灯,除了部分站岗的哨兵和值班人员,绝大多数官兵已经就寝。


军士队队长李树桂被这劈雷似的巨响“由床上震到地下”,在灰尘弥漫中,李树桂连忙爬起来,摸着衣服披上,拿起手枪将要出门时,又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外屋会议室的西北角,“灰尘弥漫,全部屋顶势将倒塌下来”。


而正在陆军独立第7旅旅部值班的旅参谋长赵镇藩也接到了日本关东军正在攻击北大营的报告,他的不知所措很大程度来自于军事管理的规定:参谋长负责军队作战的拟订和军事培训及日常工作的处理,没有直接指挥作战的权力。


当天又是星期五,旅长王以哲和各团团长均不在军营。其实王以哲不在军营恰是18日上午日军获悉的:当日日本第2师团第29联队长平田到北大营拜访王以哲,因其不在旅里,正是参谋长赵镇藩负责接待。

日军行动系计划暴露后提前进行


“九·一八”事变蓄谋已久。然而“九·一八”当晚的行动,关东军总司令本庄繁并不知道,日本天皇也不知道。直接策划者和实施者是“九·一八”事变三元凶:关东军高级参谋“大刀”板垣征四郎、关东军作战参谋“大脑”石原莞尔、奉天特务机关长“中国通”土肥原贤二。


原定行动日期是9月28日,待当地的高粱等农作物均收割完毕,便于作战。但到了9月中旬,柳条湖事件的计划在日本国内暴露。陆军在9月14日召开了陆相、参谋总长、教育总监三长官会议,决定了关于抑制关东军实施武力的方针。陆军大臣南次郎等派参谋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少将来东北,转达军部不同意在近期发动事变的意见,耐人寻味的是,建川美次也是参与在东北发动事变的人物之一。


9月15日,建川在出发前授意自己的部下、陆军情报课班长桥本欣五郎中佐连续向关东军发出了三份密电。


第一次说,“事暴露,立即坚决行动。 ”


第二次说,“在建川美次到达沈阳前,应坚决行动。 ”


第三次说,“国内不用担心,应坚决行动。 ”


板垣征四郎接到电报后,与石原莞尔等人反复研究,因得知建川美次预定在9月18日傍晚抵达沈阳,因此决定在9月18日提前行动。


王铁汉赶回军营 却等来“不抵抗”命令

炮火迅速蔓延至北大营,晚10时40分许,王铁汉火速赶至旅部。


赵镇藩:“王团长,日军向我们营地发起进攻。 ”


王铁汉:“旅长有什么命令? ”


赵镇藩:“我正在联系旅长,荣参谋长指示‘不要轻举妄动’。 ”


王铁汉:“好,我回去集合队伍。 ”


与此同时,李树桂等官兵也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王铁汉迈入军营之前,独立第7旅参谋长赵镇藩就已接到了来自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的命令:“不准抵抗,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


赵镇藩接到命令后让北大营官兵在营房中待命。日军见状又向北大营发起了几次试探性进攻,见仍无抵抗,便从炸塌的缺口冲了进去。


时任北大营守军独立第7旅第620团3营上尉连长的姜明文在《“九·一八”事变亲历记》中写道:“日军是从西边攻入北大营的。 621团住在最西边,当日本兵很快冲进621团各营连的兵营内时,许多官兵刚进入梦乡,仓促中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穿。日本兵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我们的士兵赤手空拳,有的夺门而走,有的越窗而逃,有的来不及逃脱的钻到床下,这样被扎死的很多。尤其可怜的是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日本兵用机关枪扫射而死。 ”


李树桂听到去旅部请示的军士汇报说,“旅长从城里打来电话,奉总部荣臻参谋长指示:‘对进入营房的日军,任何人不准开枪还击,谁惹事,谁负责。 ’”士兵们听后,非常愤慨,纷纷质问:“咱们就眼看着弟兄们活活被打死吗? ”“为什么让日本人这样欺负我们呢? ”李树桂被问得“哑口无言”。


这时,派出侦察的军士跑回报告说,“旅部和621团的士兵有少数人已撤出来了,其余大部分仍没有消息和动静。”“据撤出来的弟兄们讲:日本兵闯入营房,因为没有遇到还击,见人就杀,有的人原地待命,仍躺着不动,竟被日军活活刺杀在床上。 ”


士兵们听到这种情况又都喊嚷起来:“中队长,我们难道不是人吗?咱们跟日本兵拼了吧!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我们也有枪,怕什么? ”


王铁汉何尝不是面对如此场面,见到王铁汉,连长们个个摩拳擦掌,等待应战的命令。“各连集合队伍,听候我的命令。朱(芝荣)团附组织重机关枪连、迫击炮连、平射炮连,准备进入阵地。”王铁汉一声令下,620团开始集合队伍。

打响抗战第一枪 激战至次日凌晨4时


子夜时分,王以哲旅长打来电话。表示已做好战斗准备消灭入侵敌人的王铁汉被泼了一盆冷水,“张司令长官叫我们不要打,必要时可以退出北大营,留待政府向日本交涉,军人讲的是服从,希望大家忍耐一下……”


9月19日凌晨1时许,电话再次打来,这次是撤离的命令。虽然心有不甘,但经过营、连长会议决定,王铁汉还是命令620团全体撤离。


正在撤离中,一颗炮弹在距离王铁汉40米的地方爆炸。随即620团部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王铁汉立即重回团部,这次,电话那端传来了荣臻的声音。


在《东北军事史略》中,有关这段对话,王铁汉有过如下记录:


荣臻:“620团吗,你那里什么情况? ”


王铁汉:“我是620团团长王铁汉,日军正在向我团发起进攻……”


荣臻:“不许抵抗! ”


王铁汉:“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本团兵势不能持枪待毙。 ”


荣臻:“将弹药缴库。 ”


王铁汉:“在敌人炮攻之下,实在无法遵命,我也不忍这样执行命令。 ”


荣臻:“你为什么不撤出? ”


王铁汉:“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并无撤出的命令。 ”


荣臻:“那么,你就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 ”


电话随即中断。


王铁汉曾回忆说,“正在准备撤退的时候,敌人400余人已向本团第二营开始攻击。我即下令还击! ”《王铁汉将军传》一书也记载:“王铁汉下令道:‘我们面前就是凶恶的敌人,各部集中火力射击,用火力压住敌人的进攻,开火! ’随着王铁汉一声令下,迫击炮、平射炮、机关枪同时开火,日军的火力渐弱下来。 ”


王铁汉指挥620团与日军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早晨4点多钟。见第7旅的官兵们已全部撤出北大营,王铁汉便率领620团北路编队的3营10连、11连、12连、迫击炮连、平射炮连等突出营区,越壕北走,留下姜明文带领的9连担任掩护任务。


王铁汉曾回忆,“毙伤敌人40余名,本团第5连连长陈显瑞负伤,士兵伤亡19人。 ”“王铁汉在‘不抵抗命令’下打响了第一枪,非常难能可贵。 ”辽宁省“九·一八”研究会名誉会长张一波教授说。


有人问王铁汉,“你咋那么傻?上头有命令了,就你敢打? ”王铁汉说,“那时候气急眼了,不管是死是活了。日本人太欺负人,就跟他们拼了。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