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年更尧 收藏 26 2824
导读:[img]http://img10.itiexue.net/1373/13736014.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73/13736015.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373/13736016.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1373/13736017.jpg[/img] [img]http://img2.itiexue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4)——落后的现代化战争

现代化武装了思想落伍军队

两伊是中东地区富有的石油输出国,自1973年以来两国耗资数千亿美元,从国外竞相引进大量先进的武器装备。但两伊的工业基础薄弱,许多先进武器的零配件本国无力解决,弹药也主要靠国外购入。两国士兵的文化程度很低,要掌握诸如苏制“萨姆”和英制“轻剑”、美制“霍克”型地空导弹,驾驶T72坦克和米格23战斗机等先进武器是相当困难的。战争开始时,伊朗由于有一些赴美培训回国人员,以及曾经有大量美国顾问在国内培训和教学,所以状态好于伊拉克,虽然当时伊朗处于混乱状态。而战时,双方培训只能要尽快能达到“速成”,所以在采购装备上只能降低技术水平。双方都大量购买我国产落后的69II坦克,就是一例。

因此,这种靠钱买“现代化”的做法,直接导致“消化不良”。以致作战中新式武器离不开外国顾问和专家,士兵不能熟练地按照标准规范维护和使用自己的武器装备。两伊普遍存在现代化的技术装备,得不到正确运用和充分发挥其效能的情况。战后伊朗采用引进先进的技术和武器装备,并提升了自己国内的工业基础,提高军官和士兵的知识水平与技术能力,结合了本国情况进行现代化建设,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否则,花很多钱去买自己消化不了、驾驭不了的东西,不仅造成严重的浪费,甚至可能成为自己的累赘。武器装备先进的程度不能代表军队现代化的程度,先进的技术装备本身并不能保证战争的胜利,起决定作用的是善于运用武器装备,有很高军事素质,有先进的战略战术思想的人。

现代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固然应当重视速战速决,但同时还应当有长期作战的准备。战争初期,伊拉克采取突然袭击的闪电行动,旨在实现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即便是伊拉克胜利的时期,其对快速突击的策略运用也不好。伊拉克未能很好的利用装甲部队扩大战果,而常常将坦克作为“炮台”去轰击目标。行动中也过分谨慎,未能将撤退的伊朗军队包围,所以伊拉克的闪击战水平并不如二战德国的水平高。但由于其把战争赌注完全押在这一点上,在思想上和物资上缺乏长期作战的准备,因此一旦速战速决企图被对方粉碎,便力不能支,逐渐由主动转为被动。伊朗依仗自身国土面积较大、人口较多的优势,采取了“持久战”的战略。在持久中消耗对方的实力,磨垮对方的意志,从而一举将伊拉克军队逐出国境,取得了重大胜利。但实际上长久作战也并不符合伊朗的利益,伊朗没有充分发挥好他的优势,集中兵力消灭伊拉克有生力量,而将力量一次次投入到伊拉克的“火力网”中去消耗。

就伊朗使用装甲兵的情况看,也说不上高水平。两伊坦克装备量虽然巨大,但运用上问题很多,都未能充分发挥坦克装甲力量的突击效果。伊拉克还常常把坦克作为固定火力点,也就根本扼杀了坦克机动能力。伊朗再解围阿巴丹的作战中,使用了性能远超过伊拉克俄制T62的英国酋长坦克。但是,伊朗未能充分考虑各种因素,因为作战地域有很多水网沼泽地域,所以这些坦克陷于沼泽中,成为了活靶子。55吨的英国酋长坦克虽然装甲厚,120毫米线膛炮也远强于T62的115毫米滑膛炮威力,但机动力不足,伊朗未能充分考虑,导致这些坦克损失巨大,伊拉克甚至把缴获的坦克送给约旦。双方在装甲兵运用上的拙劣表现,没能使坦克驰骋于战场,而是陷于攻防城市的火力点中,变成了移动炮台。更多的坦克被分散使用,零星的在一些点目标作战中,作为了步兵的移动炮台。这种落后的战术,类似一战的坦克使用,在现代反坦克武器的打击下,这些分散突击堑壕和工事的坦克很快被消耗掉。反观他们的死敌以色列,大量集中使用坦克进行纵深突击的范例,竟然没有被双方参考。所以,双方没有出现坦克战的范例,那么其作战也就难以达成速决战。诚然,战略上的速战速决,往往从突然袭击开始,确可收到先机之利,而且在一定条件下也可取得战争的胜利。但是如果不根据自己的国力、军力,不分作战对象,把速战速决的战略看成取胜的唯一法宝,而不进行长期作战的思想、物资准备,则可能会欲速而不达,由主动变被动,甚至在战争中失利。二战德国对苏作战中后勤准备的不足,直接导致其莫斯科会战的失利。

现代局部战争中,仍应以歼敌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而不应过分纠缠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两伊战争中,几乎所有的战役战斗都是以城市(镇)为目标的攻防战,双方满足于攻城掠地的表面“胜利”,忽视大量歼灭敌有生力量。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可见两伊都使用的是“下策”。战争初期,伊拉克进攻矛头几乎全部指向对方边境的一些城镇,不重视集中优势兵力大量歼灭敌人,使处于混乱状态下的伊朗军队主力得以逃脱。伊朗在初期的防御反击作战中,也是以城市为目标部署兵力,以收复城市失地为胜利。由于均未发动以大量歼敌为目的的战略性战役,因此双方军队都没有受到重创,使战争久拖不决,形成“拉锯战”。这就说明,尽管攻城夺地是战争中的重要作战行动,但若不歼灭对方有生力量,就可能使敌人获得喘息之后再次组织反扑,从而使自己前功尽弃,甚至会导致局势的逆转。因此,在现代局部战争中,仍必须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伊朗多次连续攻击巴士拉的作战就是一例,在后勤物资和人员准备好后,就往巴士拉前线输送去,然后战役就开打,并没有仔细考虑和修改策略。这样,大量有生力量被无情消耗,巴士拉的补给也未被伊朗切断,伊朗白白消耗掉力量,发动了数个卡尔巴拉战役,结果却是非常失败的。

现代局部战争,武器装备和物资损耗大,给后勤补给提出了新课题。两伊战争虽然称不上是高水平的现代化战争,但战争消耗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局部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仅军费开支一项,双方共耗资2000多亿美元。战争中,武器装备和物资的消耗相当可观。战争头两个月,伊拉克击毁和缴获伊朗200多辆坦克,己方也损失近三分之一的武器装备。两伊的弹药消耗量也很大,如战争初期,伊拉克仅对席林堡这样一个1000户的小镇就发射了几万发炮弹。两伊陆军主要是装甲和机械化部队,油料消耗多,据估算,伊拉克军队每天消耗的油料达2000至3000吨。战争初期,伊拉克本来希望速战速决,但因作战物资供应不上,等待补给,进攻势头被迫减弱。

伊朗顶住了伊拉克军队的进攻后,也因补给困难而拖长了反攻的时间。伊拉克没有考虑到伊朗的凝聚力,也没有伊朗部队战斗力强大,伊朗的作战决心也远比伊拉克更“坚决”。转入反攻后,伊朗多次向伊拉克发动地面攻势,但两次战役之间的间隔比较长,有时竟长达5个月以上。其主要原因是后勤系统混乱,武器装备等作战物资供应跟不上,因而续战能力不强。而伊朗在战役上也没能达成大量消灭伊拉克有生力量,而是将重点放在城市争夺,在瓦解“反伊朗联盟”上的策略,也乏善可陈。

细说两伊空战

两伊战争可以说是“不入流”的一场战争,持续八年的厮杀都在看双方极为笨拙的指挥,空中作战的水平更是低得无以复加。伊拉克一直靠大量购入飞机而达到对伊朗8:1的优势,来对抗伊朗的地面人力资源优势。但伊拉克的直升机运用一直不是很好,即便伊拉克开创了以米24直升机击落伊朗美制“眼镜蛇”直升机的战例,可直升机战术始终呆板。伊朗的直升机数量、质量都不输于伊拉克,但战术上更是从属于陆军的行动,没有吸纳美国在越南战争创造的“蛙跳”战术的经验,更没有广泛应用机降部队来扩大战果。对于常规起降飞机的运用,更是一塌糊涂,飞来飞去的战斗机看似在四处轰炸、扫射,并互相厮杀,而双方的战术特色和战果可以说是“事倍功半”的效果。直到双方战场陷入僵局,使用袭击油轮的战术来打击对方经济,才使空军完全唱主角,起到的作用也是巨大的。几年后爆发的海湾战争,空军更是起到了决定作用,这是二战英伦空战时的戈林一直想做而没做到的。两伊都十分重视空军建设,但对空军的综合体系和战役战术思想则并未吃透。

“东施效颦”的空军建设

伊朗在巴列维时期,空军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兵种,政府不惜血本采购了大量现代化武器。在1970年到1978年间,伊朗空军的采购费用从9亿美元窜升到令人吃惊的120亿美元,并聘请了1100多名美国军事顾问,协助部队进行教育和训练。部分伊朗飞行员的技能已经达到美国空军的水准,其机场建设也是本着现代思想化建设,和对未来战争全局考虑的。虽然,美国顾问的意图,在于建设一个能源基地和与对抗苏联的前沿。但战争爆发后,机场在伊朗国土的分散建设的特点,确保了伊朗空军有较高的生存能力,和较快的机场恢复能力。

战争爆发前,伊朗空军拥有7万人,各型作战飞机548架,其中F-4D/E型战斗机190架、F-5E/F战斗机166架、F-14A战斗机77架、RF-4E侦察机14架、波音707空中加油机14架、波音747空中加油机9架、C-130E/F/H运输机54架、F-27运输机18架、隼20型运输机4架、“百舌鸟指挥官”式运输机3架。伊朗陆军航空兵还大量装备着AH-1、小羚羊等武装直升机。与其它阿拉伯国家相比,伊朗空军在数量、质量上都占有明显优势,尤其是F-14战斗机,伊朗是该型飞机的惟一国外用户,性能一直对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F-15保持优势多年。而波音707空中加油机和美国装备的处于同一水平,伊朗装备波音747空中加油机美国装备较少,但这型飞机的技术水平已经高于美国同期装备水准。巴列维妄图复兴强大波斯的梦,给伊朗空军打下坚实基础,其对空中各种装备的痴迷,使很多军官都赶不上。虽然***革命的影响,伊朗空军的零部件供应完全中断,加上维修、保养水平低劣,以致真正能够作战的飞机并不多。然而伊朗空中却一直在以后的两伊战争中保持技术优势,对抗了大量从苏、法、美购买大量空军装备的伊拉克空军的数量优势。由于意识形态原因,飞行员被阿亚图拉•霍梅尼大批扔进监狱,也影响了战斗力。战争爆发后,伊朗凝聚力激增,很多飞行员出来“戴罪立功”,很快就把伊拉克的优势遏制住了。

战争爆发前,由于未完成巴列维宏伟的空军蓝图,伊朗空军的弹药储备少得可怜,只有750磅炸弹12000枚、2000磅炸弹1000枚、“小牛”式空地导弹2500枚、“麻雀”中程空空导弹和“响尾蛇”近距空空导弹各1000枚,根本无法应付一场长期战争。就是这点储备,也有相当一部分因保养不利难以发挥作用。新政权对亲美的飞行员进行了清洗,以致有经验的飞行员严重不足,在著名的布什尔空军基地,懂得如何使用“小牛”导弹的飞行员只有2人。另外,伊朗空军储存有大量的美制凝固汽油弹,但在战争中从未使用,原因不明,即便在伊拉克使用化学武器的时候也没投入使用。战前,伊朗向美国订购了160架F-16战斗机,但革命后即被美国扣留,可惜已不可能交货。战争中,伊朗巧妙利用“人质事件”和提高回扣等手段,大量获取了这些美国战争剩余物资,所以一直没“断粮”。

伊拉克的空中力量没有伊朗这样吓人。战争爆发前,伊拉克空军拥有38000人(包括10000人的防空部队),各种飞机384架,其中图22轰炸机12架、伊尔28轰炸机10架、米格23D战斗机80架、苏7战斗机60架、苏20战斗机30架、“猎人”式战斗机20架、米格21战斗机115架、T52战斗轰炸机12架、安2运输机10架、安12运输机8架、安24运输机8架、安26运输机2架、图124运输机2架、伊尔14运输机13架、“苍鹭”式运输机2架。伊拉克陆军航空兵还大量装备苏联的米24D武装直升机,战争初期就有效对付了伊朗美制M48、M60和更强大的英国酋长坦克。伊拉克的工业基础不如伊朗,战前连小型武器也不能生产,作战飞机出勤率完全受制于生产国。但伊拉克的国际环境比伊朗要好一些,就像萨达姆自己说的:“伊拉克是阿拉伯世界反对伊朗革命的急先锋!”所以,多数阿拉伯国家都支持伊拉克,甚至派出了志愿军参战,除了叙利亚以外。叙利亚虽然也是复兴党执政,但与萨达姆几乎水火不容,成为伊朗的“准盟友”。伊拉克手里还握有相当数量的国际武器定单,与伊朗不同的是,这些定单不会被卖主取消,其中包括应于1981年2月到货的60架法国“海市蜃楼”幻影F1式战斗机,还有36架幻影F1EQ、18架苏制米格25和85架米格23战斗机即将到货,这还不算战争爆发后,苏联给萨达姆运来的大量武器装备。

从双方空中力量对比看,以美制飞机为班底的伊朗空军在质量上均占优势,美国训练的飞机员也胜过伊拉克那些苏联和捷克的学生,但伊拉克空军在持久战斗力和实际出勤率上占优势,而且伊拉克还能大量购买国外飞机补充损失,伊朗却一直在被制裁中。虽然双方利用大量国外先进武器武装了自己,但在装备采购上却只重武器用途,而轻视了空中力量的整体建设,和国防体系的完善。等到双方感到这个失误的时,已经很难在短期内改观了,这就导致了很多投入急用时“不好用”。双方人员素质的不足,也造成了很多武器未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不仅是战术使用不当,也有飞行员和地勤的素质不足的问题。

瘸腿的空中“闪击战”

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候赛因以遏止伊朗输出革命为名,对伊朗发动了先发制人的“闪电战”。起初,整个9月上旬双方就已经摩擦不断,但都是小打小闹。9月13日,伊朗总统巴依萨德尔和总理拉贾伊乘直升机正在西部前线进行视察,伊拉克的米格23D突然出现,并向直升机开火,幸亏护航的伊朗F-4战斗机及时赶到,才把入侵者赶跑。9月15日,双方还发生过几次空战,这种所谓空战“完全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方式,最新式的飞机总是在空中绕圈子来相互追逐,结果你追不上我,我也打不着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萨达姆决定大打出手。

按照伊拉克人的如意算盘,9月22日下午14时,伊拉克空军将对伊朗西部的大不里士、克尔曼沙赫、哈马丹、迪兹富勒、阿瓦士、阿巴丹、德黑兰、伊斯法汗、设拉子和布什尔等10个重要目标,以及德赫洛兰和纳夫特沙阿的雷达站同时进行空袭。伊拉克人得意洋洋地宣称空袭目标是“夺取空中优势”,以为会取得以色列发动的“6.5战争”的效果,但事实却令他们大出洋相。

伊拉克人的进攻确实达成了突然性,这得益于伊朗***革命初期空军的混乱。但伊拉克执行得却是一团糟,他们竭尽所能,首轮攻击也只能出动40-50架飞机,这与384架的飞机总数相比实在不成比例,原因是缺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萨达姆把几个最好的战斗机中队留置不用,而即使是这几个中队也只接受过第三流的训练。伊拉克飞机以2-6架为一个编队,分散空袭10个目标,无论是强度和力度都不够。

值得庆幸的是,伊朗人根本没有准备。在德黑兰的梅拉巴德机场,伊朗飞机毫无防备地整齐停放在跑道上,奇怪的是偷袭的伊拉克人仍未占到任何便宜,仅炸毁波音707客机和F-4战斗机各1架,而这也是首轮空袭中伊拉克人取得的惟一战果。在设拉子、博什哈尔和迪兹富勒的空军基地、哈马丹的萨洛空军基地、伊斯法罕的卡特默空军基地、阿加贾里的奥姆巴里空军基地、克尔曼沙赫和阿瓦士的空军基地等重要目标,伊拉克人都是无功而返。

教条主义和呆板的训练加上伊拉克空军司令部指挥无能,使得他们只是在应付差事,而针对攻击目标的各种训练极不充分。比起二战时日本偷袭珍珠港前的针对性训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伊拉克空中选定在下午14时进行空袭,主要考虑的竟是如何在攻击后借助夕阳迅速逃跑,纯粹是为了减少“战损率”。伊拉克更没有像以色列那样组织夜间空袭,因为伊拉克飞行员根本没有接受过全天候作战训练。所谓的“强大空袭”实际上只持续了50分钟,仅有一个攻击波次,完全丧失了通过反复空袭扩大战果的可能。如同二战时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批评联合舰队指挥南云忠一在偷袭珍珠港的表现一样,“南云君有如小偷入室,下手时胆气冲天,一旦得手立即胆怯逃跑。”,批评南云未能发动原定的新攻击波次,来摧毁船坞、码头、油库和各种设施,还有刚入港的一艘航母,日本留给美国的“家当”成了日后美国反击的重要资本。伊拉克表现甚至不如二战时的日本,看似贼胆包天发动了战争,却又猥琐怕损失,结果可能损失会更大。伊拉克飞行员训练不足、缺乏经验,他们在进攻伊朗的几个重要机场时,采用超低空水平进入式攻击,以致投下的重型炸弹信管来不及引爆,一半以上成了哑弹,如果能够一边观察一边反复进行攻击,战果肯定会更大。反观以色列飞行员攻击埃及机场,不仅反复演练和多波次攻击,而且为超低空作战改进了延时炸弹的引信,不仅保证了超低空飞机的安全,也摧毁了埃及机场。另外,伊拉克飞行员一味瞄准跑道攻击,在他们热衷于把跑道炸成“蜂窝”时,却忽略了指挥塔、雷达、油库等重要的管制、补给设施,因此无法摧毁伊朗空军的持续作战能力。如果伊拉克人能够像1967年“六日战争”中以色列空军那样反复地实施攻击,那它至少可以把半数伊朗飞机炸成碎片,各种设施几个月内不会恢复。

此外,伊拉克人也受到装备本身的限制。它的主战机种米格23D最大航程仅2000公里,载弹量仅4吨,而伊朗的F-4最大航程为4400公里,载弹量6.4吨。伊拉克空军基地都在距离边境150公里以内的地区,除紧靠约旦的一个基地外,其余都在伊朗空军的打击范围内,而伊朗的基地却比较分散,三分之二以上都在米格23D的航程之外,因此伊拉克人徒呼奈何。

一个具体战例来自伊拉克第11战斗机中队,由王牌飞行员阿卜杜拉•阿德南率领的中队奉命从摩苏尔基地起飞,掩护10架苏20攻击机袭击伊朗的重要城市设拉子。他们以规矩的“方块心”队形飞临设拉子基地上空,伊朗的防空雷达疏于防御,以致伊拉克飞机进入纵深 100 多公里后才被发现。阿德南于是命令迅速下降到雷达盲区飞行,但由于苏20 没有地形匹配装置,在伊朗西部的崇山峻岭中容易出事,所以伊拉克飞机又很快爬高。

9月22日13时25分左右,伊拉克飞机准时到达设拉子上空并开始投弹,当时伊朗的F-4E飞机整齐的摆放在停机坪上,根本没有伪装!在阿德南看来,“这次任务简直就跟演习差不多。”然而,实际情形却远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由于伊拉克飞行员缺乏实战经验,再加上苏联教官一再强调中高度轰炸战术,苏20 攻击机的飞行员在攻击跑道时便浪费了几乎全部的弹药,等到要摧毁F-4E时却只好由保护他们护航的阿德南代劳了,后者于是命令手下的米格21以俯冲攻击的方式,用机炮、空空导弹轮番对地面进行扫射,但这种“蜻蜓点水”式的打击根本无济于事,设拉子基地在空袭后虽陷于瘫痪,但22架F-4E“鬼怪”战斗机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伊朗“半身不遂”的反击

伊朗空军的情况比伊拉克更糟,首轮空袭过后,伊朗的空军指挥系统一片混乱。以致当伊朗王牌飞行员穆尔韦兹•沙姆尼克来到大不里士的空军司令部时,发现那里的情况简直如同“一团乱麻”。由于美国制裁和革命的影响,只有40%的F-4、60%的F-5可以作战,先进的F-14战斗机缺乏零当时根本动弹不得,仅10%勉强可以升空,凑合当作“迷你预警和空中指挥机”使用,无法参加作战。尽管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伊朗空军从初次打击中恢复过来后,仍然有能力进行反击。

第二天,也就是9月23日凌晨,20架伊朗的F-4E战斗机,分批次携带相当于伊拉克人首次进攻3倍的弹药,猛烈轰炸了伊拉克的拉希德机场和巴格达机场,与伊拉克不同的是,6时50分,伊朗人出动了第二攻击波(美国顾问的“进攻性教条”明显高于伊拉克的教条)。9月23日,伊朗飞机还袭击了巴格达、巴士拉和重要油田基尔库克,伊拉克空军迅疾报复,轰炸了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厂阿巴丹和石油港口哈尔克岛,两国赖以生存的石油设施都受到严重破坏。

9月30日,伊朗飞机击中巴格达市区西南方的一个发电厂,油罐中弹,大火席卷着浓烟将巴格达市烧烤了整整一天一夜,大街小巷不时可见一只只被浓烟呛死的鸽子。萨达姆被迫下令实行灯火管制,一到夜晚整个巴格达都成了一座死城。紧接着,伊朗空军又出动140架飞机,飞临巴格达、巴士拉等城市及15个军事基地和一些石油设施的上空,并一口气击落伊拉克飞机6架。虽然气势汹汹,但伊朗空军并未发挥出应有的水准,不仅是一些飞机无法起飞,很多弹药使用不当等问题,其飞行员实战经验差才是主要的。

在两伊战争的第一阶段,真正的空战几乎没有发生,仅有的一次例外发生在9月22日下午17时52分伊拉克第一波空袭时。当时,伊拉克的4架米格21战斗机在返航途中遭到数架伊朗F-4战斗机的伏击,在高度5000米,双方速度保持在时速700公里。F-4向米格21编队急转并发动攻击,米格21 被迫与F-4 实施并不擅长的水平格斗。两架F-4抢先切半径,各击落米格21一架,随后其余的F-4从不同方向展开围攻。剩下的两架米格21打得十分顽强,双方格斗近3分钟,高度从 5000 米打到500米。F-4共发射AIM-9L“响尾蛇”近距空空导弹10枚以上,均被米格21摆脱,但随着被召唤来的伊朗飞机越来越多,伊拉克飞行员“无力回天”,两架米格21试图边格斗边撤出战斗,但终于在距离本国机场上空仅25公里处,双双被F-4追尾发射的4枚AIM-7E“麻雀”导弹击落。

对于空中支援地面作战,两伊空军都执行了大量类似任务。双方的直升机,都曾经大量消灭过对方的坦克。但从作战效果来说,却不是令人满意的。其攻击效率之差,命中率之低甚至能低于二战时期的空军水平。二战时,苏德的空军都能够支援距离己方战线前几十米的敌军目标,而两伊空军常常由于素质底下,而去攻击战线前沿几公里左右的目标。直升机低劣的命中率也给自己造成了麻烦,好在两伊的防空和坦克部队的命中率都不高,同样都低于二战时期的命中率。

夸大的宣传攻势

尽管双方在第一轮空袭中的表现都差强人意,但在自吹自擂上他们至少旗鼓相当。萨达姆宣称:伊拉克将在波斯湾保持五十年的军事优势。“他们的第一号战报吹嘘”空袭取得了巨大战果,摧毁伊朗飞机189架,武装直升机4架,己方仅损失飞机10架。按照这份战报,三分之一的伊朗空军已经报销,但伊拉克人还念念不忘指责苏制武器的性能不佳,宣称很多炸弹没有爆炸,否则战果会更大。伊朗人也不示弱,他们宣称在反击中“摧毁了伊拉克90%的石油设施和装运设备。”如果真是那样,完全依赖石油贸易的伊拉克经济早就崩溃了。这种自吹自擂的情况在整个战争期间一直沿续下去,两个国家需要用虚构的胜利来维系民心士气,以致于双方最后都宣布击落了超过对方飞机总数的战果。不过,政治家们自己心中有数,10月18日,伊朗总统巴依萨德尔承认,“伊朗军队因美国制裁的影响而武器装备不足,”已严重影响了空军的战斗力。第二天,萨达姆也在广播讲话中也承认,“伊朗飞机能够轰炸我国任何地区,这是因为伊拉克国土狭小,而伊朗又拥有太多的飞机。”

伊朗空袭的“奥斯卡奖”

1981年4月4日,伊朗空军策划了整个战争中最大胆的一次行动,数架F-4E战斗机突入伊拉克纵深,轰炸了H3石油军事综合体系,并对其附属设施—瓦利德机场进行了攻击,那里是伊拉克空军图22和伊尔28战略轰炸机的基地。这次轰炸不仅出乎伊拉克的意料,也使西方观察家大吃一惊,因为即使从距离H3最近的伊朗雷扎耶空军基地起飞,直线航程也超过810公里,F-4E全副武装,超低空飞行,避开雷达监视,其往返航程已超过了极限。伊朗组织的优秀飞行员,做了类似以色列空袭行动的表演。伊拉克人也宣称己方雷达侦知伊朗飞机进入了领空,但目标在67分钟后突然消失,显然飞出了伊拉克空域,不过很快它们又再次出现,超低空实施了轰炸。当时,美国陆军学院的W•O•斯托登梅尔上校据此判断,伊朗的F-4E战斗机进行了空中加油,不过在缺乏训练的情况下,这样做显然非常冒险,虽然战前伊朗接收了14架波音707-3JC,其中6架安装了空中加油伸缩套筒,还加装了软管锥套式翼尖加油吊舱,但能否真正在实战中使用仍是一个未知数。西方军事观察家推测,可能是叙利亚对伊朗人开放了领空,允许伊朗飞机在其基地休整加油后实施攻击的,当然叙利亚政府对此断然否认。以后伊朗专门为此次行动拍摄了一部电影,获得了一系列国内大奖,使得这次行动犹如“奥斯卡奖”那般耀眼。

伊朗人的进攻执行得固然很漂亮,但在军事上意义不大,只是显示了其空军的威力而已。1980年11月12日和11月16日、1981年10月1日,伊朗空军还对科威特进行了三次精心计划的“误炸”,借以警告后者停止对伊拉克人明目张胆的支持。当时为了躲避伊朗空军的袭击,大批伊拉克飞机被疏散到约旦、科威特、也门、阿曼和阿联酋等国家,使伊拉克空军丢了大脸。阿拉伯国家对伊拉克的支持相当鲜明,科威特经陆路为伊拉克送去大量物资,甚至为之垫付了大量购买苏联武器的款项。1991年萨达姆为了赖帐,悍然入侵了科威特,说来也是那时埋下的祸根。从政治上说,伊朗的攻击相当冒险,因为它很可能使战争全面升级,但轰炸至少也起了两个作用:一是迫使疏散的伊拉克飞机返回本国,二是海湾国家在支持萨达姆时不得不谨慎小心起来。当时,沙特阿拉伯向美国人求援,华盛顿的反应是立即送去了4架预警飞机。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