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河两岸说两伊第三季(1)——血肉磨坊之战

年更尧 收藏 27 2170
导读:[img]http://img11.itiexue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伊战争的苦难历程

伊拉克初期的胜利——燃烧的阿巴丹

战前两伊都进行了战争准备,而伊拉克的准备更为充分。伊拉克总兵力22万人,其中陆军19万人;海军4000余人,各种舰艇43艘;空军2.8万人,各种飞机约450余架,直升机约100架。此外,还有人民军10万人,预备役部队25万人。此前,伊拉克出访苏联,稳定了武器的进口渠道。萨达姆乐观地认为此时正好趁人之危,只要他的部队闪击伊朗,便能大获全胜。萨达姆在西方支持下信心满满,苏联提供了大批的量的武器供给与保障,西方的美、法、英亦是伊拉克的高科技武器供应商。但总的来说伊拉克的武器来源,在战争初期主要采购自前苏联,伊拉克的人员培训也主要是在苏联进行的。但是,同样的武器和战术、战略思想,并不能给伊拉克“加分”。因为苏联武器体系是作为国防体系的“部件”量身定做的,武器的性能服从于苏军战略、战术,并根据二战经验作为大批“消耗品”而设计的。所带来的问题就是在苏联“评分”很高的武器,在中东表现却很低劣。这诚然有苏联武器综合评估不是追求最优的作战性能,而考虑了其任务、效能、成本、国内资源、培训速度的综合因素。苏联性能劣势可以用其导弹、炮兵和空军来弥补,在大量消耗时其生产和培训又优于对手,苏军二战的经验就是大量的武器损耗的及时补充是胜利的关键。苏军的后勤保障力量强大,所以是十分可怕的力量。在伊拉克就不同了,不仅后勤部门保障不到位,而且整体武器系统也达不到苏联最低水准,武器完全依赖进口,即便自己生产也是组装工作而已,也就是说打掉一件少一件,而打坏的往往不能得到及时修复。所以,即使初期伊拉克的武器装备量巨大,但是表现得不尽如人意,这些同样的武器在伊拉克军队中是不等得到苏军那样的评分的。虽然,伊拉克也得到美国及西方的帮助,但更是使伊拉克对西方先进技术“消化不良”。西方怂恿伊拉克攻击伊朗的手段之一,就是提供新式武器和相关情报,但是起主要作用的还是来自苏联的武器及人员培训。

伊朗军队经过革命冲击和霍梅尼大规模清洗,军事实力大减,很多军事人才被清洗或者逃跑或者下狱,美方顾问则全部撤离。伊朗战前的总兵力由巴列维时期的约40万锐减至24万人,这使得部队战斗力大减,很多部队管理相当混乱。先进的武器处于缺乏保障状态,尤其是空军,很多先进飞机无法出勤而停于机场。剩下的军队中,陆军约15万人;海军2万多人,各种舰艇80余艘;空军7万人,固定翼飞机与伊拉克相当,直升机数倍于伊拉克,为海湾地区实力最强。此外,还有新组建的伊朗革命卫队9万人,预备役部队30万人,伊朗的经济军事实力和战争潜力均胜过伊拉克。伊朗在巴列维时期非常重视军队建设,其武器多采购自美国最新型号,当时负责采购的军方人员称,“国王比我们都了解这些装备。”,可见其重视程度。美国也为伊朗军队的培训派驻了数以万计的军事顾问,即便伊斯兰革命成功后,这些“学生”也是伊朗军队和革命卫队中的支柱。所以,开战之初虽然伊朗军队混乱不堪,但伊朗的组织能力、作战思想、武器使用效率还是高于伊拉克。

战前双方都采取了一系列临战措施,伊拉克方面,制造“和平”空气,麻痹伊朗;突击开展外交攻势,争取国际社会特别是海湾国家的同情和支持;利用边境冲突掩护地面部队的调动。伊朗方面,事先对伊拉克的进攻企图有所察觉,并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霍梅尼授权总统全权指挥国防部的神职人员,并释放一批被捕的前国王统治时期的军官和飞行员;突击购置武器装备,不惜一切代价购买零配件和设备;空军战斗机秘密向国内纵深基地转移,并紧急修好约美制200架F4和F14战斗机;积极改善外交上的孤立地位。

1980年9月22日拂晓,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下达了对伊朗的军事目标发动“威慑性打击”的命令。接着,伊拉克出动大批作战飞机,袭击了伊朗首都德黑兰、大不里士、阿瓦士、克尔曼沙赫、提斯孚尔等共15个城市和7个空军基地。伊朗虽然一直有所准备,但由于部队士气低落、组织混乱,并未对伊拉克做出有效防御。然而,伊拉克空军表现也不怎么样,伊朗空军损失的只是跑道,而飞机、武器、油料、维护设备等损失很小。

23日凌晨3时,伊拉克的地面部队5个师又1个旅约5万余人,1200余辆坦克,越过边境,在北起席林堡、南至阿巴丹的480余公里的战线上,分北、中、南三路向伊朗境内大举推进。经过一周激战,到10月初伊拉克军队占领了伊朗约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控制了阿拉伯河东岸长600公里,宽20公里的狭长地带。深入伊朗境内10—30公里,南部战线最大入侵纵深达90公里。整个战争的第一阶段,伊拉克都被胜利冲昏头脑,其战役思想并未体现苏联“大纵深”理论,没有利用机动突击的装甲集群来拓展胜利,这给伊朗这样相对纵深较大的中东国家以喘息机会。萨达姆•侯赛因真正的目标是南路胡齐斯坦地区,这里地势最平坦、利于大规模作战。而伊拉克在此投入了全部机械化部队一半的兵力,两个装甲师作为主力突击。伊拉克军队组织指挥能力低,没能夺取制空权而对战事产生负面影响。9月28日,伊朗的美国AH—1J“眼镜蛇”直升机重创伊拉克装甲部队,伊拉克防空部队未能及时跟进,以后调配的苏联ZSU-23-4自行高炮未能赶到,这成为武装直升机攻击集群装甲部队的重要战例。伊拉克的借口主要是来自《阿尔及尔协议》,所以阿拉伯河下游出海口处的港口城市阿巴丹与霍拉姆沙赫尔(Khorramshahr)成为重点。这两个港口封住了阿拉伯河,在伊朗一直是重点防御地区,伊拉克部队难以包围两个城市,因此伊拉克军必须采取强攻夺取之。进攻霍拉姆沙赫尔时,伊拉克装甲兵在缺乏兵种协同的情况下盲目进攻,三周内便损失了数百辆坦克与装甲车辆,9月23日的伊朗对伊拉克的空袭又使其损失了67架飞机。到9月25日在霍拉姆沙赫尔攻城战中,伊拉克军队死亡达到1500多人,伤4000多人;伊朗付出了更惨烈的代价,死亡3000多人,伤5000多人。直到10月24日伊拉克才攻下霍拉姆沙赫尔,萨达姆•侯赛因获得了第一个重大战果,伊拉克将霍拉姆沙赫尔更名为胡尼恩沙赫尔,意思是“血城”,同时其他方面的军队也占领了半个伊朗胡齐斯坦省。11月初,伊拉克军队打进阿巴丹,但始终没能占领这个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石油炼制与出口港,伊朗军队一直坚守阿巴丹,这个相持局面此后一直维持了一年之久。美国记者拍摄的浓烟滚滚的照片——燃烧的阿巴丹,成为这个血流成河的战争的“代表作”。

面对伊拉克的强大攻势,伊朗军队仓促应战。立即调动空军,袭击了伊拉克境内的16个目标。此时,伊朗国内危机反而得到缓解,在波斯时代连绵不断的战争中,使这个民族骨子里存在的“应激机制”迅速发挥作用。伊朗到处都在游行以鼓舞士气,在伊斯兰的毛拉们大力鼓动下,征召了比伊拉克更多的军队。霍梅尼将神职人员派驻部队的做法,如同“三湾改编”一样,伊朗军队的中毛拉们很多时间不止在连部,甚至前出到更基层的单位,这在战争初期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伊朗在前线很快集结了7个师又2个旅的兵力,此外还有大批的革命卫队。伊朗设防的重点在北线,以扼守主要通道,迟滞伊拉克军队的进攻。很快,伊朗阻滞了伊拉克的进攻势头,伊朗在国力、人力、物力和军事素质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并渐渐夺取并把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伊朗开始反击

伊朗军队立即发动了代号“一月攻势行动”战役,1981年1月5日上午10时,伊朗军队集中正规军5个师和革命卫队共计5万余人、450多辆坦克和大量火炮,从西线和南线向伊拉克军队反攻。伊朗配属有一个装甲师、两个步兵师与两个革命卫队步兵师进行大规模的反攻,希望能攻破伊拉克的防线直驱阿巴丹一线。1月10日,伊朗与伊拉克在此展开了一场坦克大决战。此次会战双方各为一个装甲师,由数量大致相同的英制酋长(奇伏坦)式坦克对抗苏制T—62。从数据上来看,酋长式在火力与防护力上均远胜过T—62,仅在机动力方面酋长式较居劣势。连日阴雨使两河流域入海口附近的苏山格德一带土地泥泞不堪,这种地形酋长式还勉强能以低速行走。进入沼泽地带,更使酋长坦克举步维艰,成为了对方坦克的活靶子,导致伊朗最终大败。

1981年9月26日凌晨,伊朗军队发动的解围阿巴丹战役。伊朗军队集中5个步兵团和大量的坦克火炮,突然从侧翼和后方袭击围困阿巴丹的伊拉克军队,经过3天苦战,伊拉克军队被赶入霍拉姆沙赫尔,战争随即进入了第二阶段。伊朗总统巴尼萨德尔也亲临战线最前沿指挥反击。同以前的无序反击不同,9月底伊朗集中10余万兵力,组织和调配更加有力和专业,终于解除了伊拉克对阿巴丹的包围。1982年3月下旬,经过周密部署,伊朗又发动了“胜利行动”攻势,取得全歼伊拉克2个旅重创2个师的战绩,共毙伤伊拉克士兵2.5万人,俘虏1.5万人,击毁坦克360辆,击落飞机20余架,缴获了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4月20日,伊朗又集中近3个师的兵力和大批革命卫队约10万余人,发起以收复霍拉姆沙赫尔市为目标的“耶路撒冷圣城行动”攻势。经过25天激战,终于收复了失陷一年多的南部重要港口城市霍拉姆沙赫尔。5月24日,伊朗军队基本将伊拉克军队驱逐出本土。萨达姆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无法相信伊朗军队会打败他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共和国卫队。6月16日,焦头烂额的萨达姆提出全线停火建议,并单方面实施停火,宣布两国于1975年签订的《阿尔及尔协议》继续有效,并准备在伊拉克根本权利得以承认的基础上同伊朗谈判。6月20日,又宣布10天内从伊朗境内撤回全部军队,到6月29日,其军队已基本撤出伊朗。

双方此时坐下来进行谈判,其实都明白这是“缓兵之计”。伊朗要求高达1500亿美元的高额战争赔偿,数倍于伊拉克年国民生产总值,伊朗等于拒绝了伊拉克的停火建议。同时,伊斯兰教僧侣尝到甜头,希望能更进一步扩大权力,霍梅尼便对外宣称展开“圣战”,宣扬要攻下伊拉克境内什叶派的两大圣地——卡尔巴拉(Karbala)、那杰夫,最后目标是耶路撒冷。为了不给伊拉克以喘息之机,1982年7月13日晚,伊朗军队突破伊拉克防线,深入到伊拉克境内20余公里。伊拉克利用本土作战的有利条件,动用10万兵力进行反击,对进攻的伊朗军队进行围歼,挫败了伊朗军队的攻势。此后,双方你来我往,经过十多次交锋,都未取得进展,战争进入僵持状态。伊朗能够取得战场主动权,一定程度上归功于革命卫队少年兵。伊朗巴列维时期大批农民土地被掠夺,导致农民大批进城谋生,大量青少年无所事事到处闲晃。战争时期为了快速征兵,只要能集结几十个人,得到伊斯兰教毛拉(Mullahs)的允许为霍梅尼献身,便可以成为革命卫队的队长,享受不错的薪水与社会地位。因此尝到甜头的少年们,对为国捐躯可到阿拉神所居天堂一事深信不疑,加上叛逆期青少年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勇气,造成他们不怕死的冲锋精神,此后这些少年兵一直就是伊朗作战的生力军。在霍梅尼的号召下,一支准备在“圣战”中献身的,由正规军、民兵、革命卫队、毛拉和少年兵组成的大军开赴前线。战场上,毛拉和少年兵冲在最前面,成百上千的“勇士”不顾死活地扑向雷区。另一些战前常常使用摩托车的少年,也组成了摩托车突击队,专门打击伊拉克的装甲部队,取得了一些战果,以后扛着火箭筒的伊朗摩托兵成为其一个新兵种。伊朗少年不畏死亡的冲向雷区,这种让人胆寒的“人海战术”终于使伊拉克的防线和斗志都崩溃了,伊朗藉此收复了大多数国土,基本上将伊拉克赶出了西南部的产油区。只是在前进的道路上,四万多具伊朗士兵的尸体,向世人诉说着战争的残酷,少年兵手里的“天堂钥匙”成为索命的咒符。

杀戮地带——斋月(拉马丹)作战

1982年7月15日,伊朗以6个师以上的兵力进攻伊拉克第二大城巴士拉,伊拉克则在阿拉伯河对岸的Hawiziah Marshes(杀戮地带)阵地部署了7个师,利用巴士拉周边的天然沼泽区和数个宽20公尺的人工水路阻挡步兵,在沼泽之后则是纵横交错的防御阵地。伊朗军渡过沼泽地带发起夜间攻击,大量革命卫队却因橡皮艇被击沉而溺毙,负责支援的的水陆两用坦克和装甲车辆,也因缺乏统一指挥被逐一击溃。天亮后伊拉克空军与Mi-24武装直升机一起清扫伊朗残余兵力。28日,伊朗撤退时损失了27000人与300辆战车,残余的装甲部队几乎全被消灭,缺乏训练有素的指挥官的伊朗军队认识到,靠毛拉“忽悠”起的战斗热情,不足以完成所有任务。而伊拉克仅损失约5000人,并成功防御伊朗的攻击。

进攻巴格达

伊朗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进攻矛头直接转向巴格达方向及周围地区,发动了曼达利战役。这一急躁导致的错误,使伊朗在主动状态下失去很多优势。对比二战苏德战争中1945年1月展开的维斯瓦—奥德河战役,朱可夫元帅在取得重大战果时保持冷静,没有贸然进攻柏林,使苏军有充裕的时间解决周围的德军,并利用这段时间重新整编和补充了主攻部队,从而使柏林战役中苏军有充足的力量来消灭法西斯的最后堡垒。朱可夫也是基于1920年华沙会战的失败而采取的谨慎态度,当时他在著名的布琼尼第一骑兵军团。

当然,伊朗当时缺乏整体战略的思路,对战争的前景也过分乐观。由于这巴格达以西便是无险可守的大平原,因此伊朗宣称是“最后的作战”。当时西方分析家也注意伊朗这次的攻击的弱点,战线东边曼达利地区是海拔2000至5000米的高山,不利部队运输通行,伊朗只能缓慢集中兵力。在互相进行炮战一个月后的10月1日,伊朗以5个师(约10万人)展开夜袭,却因意图暴露被伊拉克炮火封锁在山地狭隘道路。拥挤的部队还阻挡了前方部队的补给运输,加上持续的空中轰炸、扫射使伊朗的攻势在一个月后撤退。参加此役的伊朗装甲部队几近全灭,其他部队的装备和人员也损失严重。

南部的作战行动(摩哈拉姆作战)

这次的失败使伊朗将目标转移至阿马拉周边地区,阿马拉位在底格里斯河东侧,战略地位重要,地形上不需渡河即可攻下,而每年10月19日起什叶派便进入一个月的主要宗教纪念日,这时正是煽动伊拉克南部什叶派与伊朗军里应外合的大好机会。不过伊朗地下工作人员的煽动失败,伊朗遂决定11月1日晚上展开奇袭,伊朗方面称为迈桑战役。伊朗起初进展顺利,于11月6日便进入伊拉克国境。但由于伊朗军缺乏车辆后勤不继,伊拉克则仗着装甲部队反击和空中支持反击,使战线因此胶着。

经过几次失败,伊朗进行了总结与检讨,认为采用集中一点攻击的战术对伊朗不利,但大范围攻击时,兵力居劣势的伊拉克军却很难应付大量步兵的奇袭,伊朗便可蚕食伊拉克阵地。因此,伊朗新的的战略指导方针是:一、以数量优势进行宽正面攻击,使伊拉克分散兵力;二、攻势重点放在伊拉克南部不利于装甲部队运动的湿地,并切断巴格达-巴士拉公路,使得伊拉克南北无法联络。

1983年2月6日,伊朗展开代号为“曙光”的作战行动,动员45000名正规军与10名万以上的革命卫队及民兵,从曼达里到巴士拉间对伊拉克进行宽正面攻击,攻击重点指向阿马拉。作战初期颇有斩获,伊朗一度深入伊拉克国境10公里,并占领了三个军事个基地。在阿富汗逞威的苏联Mi-24武装直升机此时大显身手,配合伊拉克空军进行了多达129批次的攻击,伊朗的攻势随之受挫。4月10日,伊朗收拾残兵,再次发动“曙光”作战第二波作战,伊拉克则再投入两个师阻挡伊朗的攻势。

虽然这次伊朗还是以失败收场,但却是两伊战争新形势的开始。伊朗军大量消耗了自身的有生力量,只剩一个装甲旅能够作战,其他部队的装备损失巨大。可是为了应付伊朗的广阔的正面攻击,伊拉克也被迫动员兵力,紧急招募的新兵素质虽然低下,但使用低技术武器进行速成培训成为两伊的主要手段。这对于人口较少的伊拉克相当不利,可以说正中伊朗下怀。由于后勤供应不上,伊朗的攻势均只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便自动退兵,然后双方进行谈判。朝鲜战争中,美国对于当时我军后勤的落后采取了所谓“磁性战术”,即当我军攻击一周后,供应不上时发动迅速反击。两伊当时都具备机械化部队,但没能抓住对方的弱势而采取积极行动。伊朗连绵不断的“曙光”系列作战的攻势却持续较长,攻击地点也不断变化,但都是打一阵,然后用谈判“缓兵”再组织后勤,然后再发动新的攻势。重新发动的战役也没什么特色,甚至策略都是不对的,这种拼消耗的模式一直是两伊战争的“主流”模式。消耗战模式主要是伊朗新权贵——伊斯兰教各级僧侣们认为,以伊朗的军力只有进行长期消耗战才有希望让伊拉克屈服。而在战役间隙的时间里,双方开始转入互相用空军、导弹攻击油田、城市的战斗。起初,这种作战模式是伊朗发起的,作战规模不等,但在军事策略和战役组织上都是低水准的,只有一些武器的运用还值得研究。

1986年2月9日,伊朗军队发动了代号为“曙光8号”的大规模两栖攻势,伊朗军队集中了包括5个正规师和革命卫队、青年旅在内的约10万兵力,在南北两个防线向伊拉克军队防线进攻。伊拉克军队集中了包括最精锐的共和国警备师在内的近6万余人(还有两种说法是5万、8万)迎战。伊朗军队利用袭击的突然性,使其南线主力部队占领了伊拉克东端的法奥半岛,并向乌卡斯尔地区推进,但是遭到伊拉克军队阻击,无法进一步发展,战役宣告结束。此役伊拉克宣称打死2.5万伊朗士兵;伊朗宣称打死伊拉克士兵1.2万人,伊拉克最精锐的共和国警备师全军覆没。伊朗的众多战役中,这次算是“得中秀才”了,终于获得重大战果,但机械使用“人海战术”造成损失较大。共和国警备师的全军覆灭,着实给萨达姆当头一棒。这些由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人组成的精锐部队,是萨达姆家族统治的中坚力量,所造成的震撼连背后的美国都感到失望。

紧接着,伊朗军队发动的“曙光9号”攻势,1986年2月24到25日,伊朗军队集中4万余人(一说6万)在“曙光8号”原战场以北,发动了代号为“曙光9号”攻势作战,这次攻势的具体目标是苏莱曼尼亚的东北部。战役结束后伊朗军队占领了伊拉克的50个荒凉的库尔德村庄,占领伊拉克领土约200平方公里。这次作战虽然没有上次战役激烈,但是战场失利的萨达姆为了挽回战局,丧心病狂地命令伊拉克军队在战场上大量使用了化学武器。猝不及防的伊朗军队损失严重,战场上的景象惨不忍睹的。伊朗军队前线指挥官称有8500名士兵中毒,联合国特别医疗小组报告,至少有700名伊朗士兵被毒气毒死,并造成大量的伊朗儿童军士兵死亡。伊拉克军队的这一举动,极大的激怒了伊朗人,而国际社会的反应却不那么激烈,口头的谴责没带来任何的制裁手段,这当然是美国的外交“成果”。

伊朗人暂停了攻势,伊拉克军队迅速反击,1986年5月中旬发起了攻击伊朗领土梅赫兰的战役。虽然伊拉克军队在乌卡斯尔阻止了伊朗军队的反击,但是仍然无力把伊朗军队从法奥半岛赶走。法奥的丢失对伊拉克军队是个很严重的心理打击,为消除这种心理并挽回萨达姆在伊拉克的声誉,伊拉克军队夺取了伊朗的梅赫兰后,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宣传的战役。其实,该战役规模并不大,伊拉克的意图主要是以梅赫兰来和伊朗交换法奥半岛,但伊朗拒绝了。这次战役中伊拉克获得的西方卫星照片提供了很大帮助,找到了伊朗军队这个薄弱点。

这一年由于两伊“袭船战”的升级影响到非交战国的利益,科威特于1986年11月和12月,先后向联合国的5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苏联、中国、法国和英国提出租船和护航要求。苏美相继同意为科威特油轮护航,并以此为由不断向海湾派遣军舰,从而使原来就很紧张的海湾局势增添了更大的危险。为避免战争进一步升级,联合国安理会于1987年7月20日一致通过了第598号决议,要求两伊双方立即停火。598号决议通过后,由于两伊积怨已久,在停火问题上分歧较大,谁也不愿主动作出让步。伊朗为对抗伊拉克的化学武器,紧急从罗马尼亚、捷克、南斯拉夫和我国购置了大量防毒装备。伊朗的作战也融入了新的思想,伊朗军队将第一个新的攻击战役称为“卡尔巴拉1号”行动,以伊拉克什叶派圣城命名战役,其目的显而易见。在伊拉克军队攻占伊朗领土梅赫兰后,伊拉克要求伊朗交换法奥半岛,伊朗军队不让伊拉克的交换梦实现,于1986年集中了2个师2万人(一说3万)的兵力发动了“卡巴拉1号”行动,仅用数天时间伊朗军队随即收复梅赫兰,全歼伊拉克守军。伊朗仗着AH-1J、陶式反坦克导弹等美制武器,加上四倍于伊拉克的兵力,在梅赫兰重创伊拉克装甲部队,但在伊拉克空中支持与共和卫队反击下还是没能扩大战果,战局再度僵持。

1986年9月1日,伊朗在战线北端发动了代号为“卡尔巴拉2号”的攻势作战,但是攻势规模有限,双方伤亡都不大,似乎仅表明伊朗军队的进攻仍在继续。

在紧接着“卡尔巴拉2号”攻势后,1986年9月3日,伊朗军队又在法奥地区发动了“卡巴拉3号”攻势,但是和“卡尔巴拉2号”一样,这次进攻的规模也有限,双方战果也不大,也是似乎仅代表伊朗军队拿不出什么好的策略了。

1986年底的战役“卡尔巴拉4号”作战,是伊朗展开一连串针对巴士拉进行战役的开始,但这次战役同样收效甚微。为了打破僵局,伊朗准备发动的空前惨烈的“卡尔巴拉5号”攻势,1986年底到1987年初,伊朗军队调集100万军队在边界地区,同时其精锐部队悄悄在南线集结。看到风头不对的伊拉克军队也集中了数十万军队,频繁调动于战线南北段。在1987年1月9日,伊朗军队发动了两伊战役以来最大的一次攻势行动,代号“卡巴拉5号”攻势。伊朗军队集中了20余万兵力,从两伊边境的沙勒谢赫一带发动总攻,目的是占领伊拉克的大城市巴士拉,切断伊拉克的出海口和油田,并在此地扶持一个亲伊朗的傀儡政权。伊拉克军队也集中了近15万人马迎战,其中巴士拉守军有10万人,而巴士拉守军包含伊拉克精锐的第3军团。此役,伊拉克能够“自由”购买战斗机的优势显现出来,伊朗军队频遭空中打击。在伊朗军队在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后,收复了此前被伊拉克1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并一度逼近伊拉克大城市巴士拉郊外,但是始终无法攻克巴士拉。长达6周的战役于1987年2月26日结束,伊拉克宣布消灭10万名伊朗军队,伊朗声称毙伤伊拉克军队5万多人,击毁飞机50架,并俘虏了伊拉克军队数名旅级军官。伊朗还进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有一群被俘的伊拉克“将军”用“自由问答”的形式,回答各国记者提问。

伊朗军队于1987年2月28日晚又发动了“卡尔巴拉7号”攻势,尽量不给伊拉克喘息的机会。双方在巴士拉东部地区的渔湖西南和西北部展开激战,损失都很惨重,但伊朗军队仍然无法攻克巴士拉。此时的战场血腥而恐怖,毒气造成的伤亡十分恐怖,很多西方记者认为这是自一战凡尔登战役以来最血腥的战争,“八十年代血肉磨坊”成为两伊战争的代名词。

伊朗的连续攻势下,伊拉克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挡住了伊朗的攻势。重整旗鼓的伊朗于1987年4月7日到12日,再次对巴士拉发动“卡巴拉8号”攻势行动,经过激烈的争夺战后,伊朗军队仍然无法攻克巴士拉。此刻伊朗军队在战场上已经没有什么策略可言,对伊拉克军队的防御没什么好的办法进行突破,只是在战役期间组织好后勤后就打一下而已。而国内物价飞涨,导致反战、厌战情绪高涨。伊朗除了对阵亡人员家属发放抚恤金外,还送一辆汽车。但是,看着亲人性命换来的汽车,却带来亡者家属更大的痛苦。战争中双方都俘虏了大批战俘,伊朗甚至将很多体育场馆改造成战俘营。伊朗运用从国外学来的革命理论,对伊拉克的什叶派战俘进行“再教育”,每个战俘胸前挂着霍梅尼相片,在刺刀和机枪枪口下背诵革命理论。

1987年4月下旬,伊朗军队对伊拉克西北部边境地区发动了“卡巴拉9号”攻势,但是仍然无法实现攻克巴士拉的目的。伊朗军队此刻好像是为打而打才发动战役,上层力图拿下巴士拉,斩掉伊拉克的一只胳膊。但毛拉“政委”们控制的军队,在各个方面都不是很合格。孙子兵法上说,“不知三军之权而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矣”,毛拉们所造成伊朗军队内部的矛盾,也是其军队作战不利的因素之一。

不甘心的伊朗,同是在1987年4月下旬,同是在伊拉克西北部边境地区发动了“卡巴拉10号”攻势,但是巴士拉城的防线始终坚固,伊朗军队再次遭到失败。伊朗没招了,此后双方又以袭船和袭城战为重点,在都遭到严重损失后,两伊都已经筋疲力尽,伊朗在1987年底最终放弃了其宣传的“最后攻势”。在1988年后,战争的天平向伊拉克倾斜,伊拉克军队开始发动了驱赶伊朗军队出自己国土的作战。

1988年4月中旬开始,在连续3个月的时间内,伊拉克军队向伊朗军队发动凌厉的进攻,先后夺回了法奥半岛、沙拉姆杰地区、马季农岛、祖培达特地区以及北部一些山区,扭转了地面战场的劣势。并迫使伊朗军队退到了伊朗境内,基本恢复了1980年9月战争爆发以前的边境态势。此后,伊拉克军队也没有再次进攻,曾声称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霍梅尼只好决定战争结束,不得不承认须要“饮下一杯最难喝的苦酒”。

这些作战不管规模大小,通常没有明显的战果,战线还是停留在双方国界附近。战役主要是伊朗发起,双方都是准备好后勤后才展开作战,其效率明显低于二战苏德战场。但随着时间的推进,伊朗人力上的优势逐渐突显,伊拉克前线的压力日渐沉重。1985年,伊朗利用快艇与直升机抢渡沼泽地,首次渡过底格里斯河袭击伊拉克的军事和经济目标,这给没特色的战争增添了一些新的思路。这种骚扰作战,给伊拉克的政治和经济带来了无尽的烦恼,陆上战役既然没进展那就要找新出路了。于是,新的作战思路引发了新的危机,两伊陆地作战效果差,但一些新的作战模式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