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怒海外 第一卷:F国遇险 三十七章 阴险的谋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孙斌这后面的两天一直很逍遥,享受着五星级酒店的海滨假期,天天清晨迎着日出在海滩上教三个美女打太极拳。早餐以后就陪着三个美女逛逛街购购物,午餐一般是普玛带着他去吃当地的特色美味。下午用临时买来的茶具为美女们表演茶道,品茗谈天。晚上就跟普玛一起上上网,整理一下普玛的黑客朋友们从各国发来的资料。国内已经通知孙斌,他想要的那个小玻璃瓶找到了,会在近日通过秘密途径送到mnl市。

孙斌在期待着贝琳达的鼻子可能给他带来的惊喜。可是先给他一个大惊喜的竟然是普玛。晚上普玛整理她的那些黑客世界发来的邮件时,一封来自英国的加密邮件引起了他们的关注。这个叫做方块Q的朋友通过网络进入到了牛津大学环境科学资料库,在其中的一篇关于森林史和气候变化的论文资料里,找到了一张照片,文中注明这张照片上的植物是已经灭绝了的厄尔噶果蕨。方块Q在邮件里还附上了这张几十年前的老照片,可惜是黑白的,还同时把资料中提到的厄尔噶果蕨的生长环境要求,和其他可能会存有其标本的博物馆、实验室的名单一并发了过来。

看着这个邮件提供的资料,孙斌激动地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紧紧地拥抱了普玛。然后转身冲出了房间,一气儿冲到海滩,跪在沙滩上面向祖国的方向泪流满面。自己离开部队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希望!他有一种幸福即将降临的预感,多年的苦苦寻觅终于有了的线索。

这是孙斌第一次主动拥抱普玛,这种甜甜地幸福感让普玛几乎眩晕了,可惜仅仅是短暂的一下。看着孙斌激动地冲出房间,普玛没有跟出去,又默默的回到电脑旁。把这些资料放在了黑客任务榜里,请求各位高人想办法去各个实验室和博物馆寻找实物。普玛想了想又提出一个想法,征求大家的意见,看有没有可能根据利用标本提取DNA复活这种植物?请朋友们们帮忙寻找关于DNA复制生物的最新资讯。最后又与自己在YN国高价聘请的的代理律师通了一番电话,在电脑上处理了一些加密文件,转了几笔资金,这才关了电脑出了房间。

沙滩上,孙斌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峻,表情严肃的默默注视着大海的方向,似乎能够看穿整个大海,看到远方病床上的林华。激动过后是更加的焦灼,孙斌此刻的心好像被烈火焚烧一般,他有一种近乎要崩溃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林华刚刚病倒那一阶段的疯狂的心态。一股戾气在胸口涌动着,但是却找不到可以让他发泄的对象。孙斌近乎疯狂的甩掉身上的衣物,冲进大海像大海深处游去,潮水一浪一浪的把他的身体冲起来又压下去,一会儿就消失在大海和黑夜的交汇处。

普玛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孙斌,一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她默默地走到海滩边,找了一块礁石坐下,双手托腮眼睛盯着大海深处。珠儿和丽儿两姐妹也听见声音跟着她出来,看她坐在了海边也想陪着普玛一起,被普玛劝回房间休息去了。她要一个人等着孙斌,虽然心里在为孙斌流泪,但是同时也很幸福。这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让她愿意用一生去等待,自从父母离世以后,她就只剩下复仇的念头。现在仇也报了,上天还给她送来了一个爱人,她很满足。她愿意为孙斌做任何事情,只要孙斌能够跟她在一起。

孙斌在大海中折腾了不知道多久,精疲力竭的时候才游回了岸边。看着孙斌的身影从远处的一个小黑点,一点一点的升高,直到走出海面,走向沙滩,普玛忍不住冲了过去,踩着海水扑到了孙斌身上,孙斌赶紧抱住了普玛,身上的海水浸湿了普马的衣衫。普玛死死地抱紧了孙斌,好像生怕一松手,孙斌就会顺着大海游走一样。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走上海滩,普玛感觉到孙斌还没有要回到房间休息的意思。就陪着他一起坐在了沙滩上,默默地靠在孙斌的肩膀上。沉默了好久,普玛轻轻地对孙斌说:“哥,跟你商量个事请。”

“什么事?”

“你还记得马哈穆尔的那个小岛吗?我这两天已经委托我在YN国的律师去办理过户手续了,我看到你的护照,没跟你商量就把扫描件连同马哈穆尔的那些文件一起快递给我的律师了。应该很快就可以办完手续,我今天也已经把相关的费用都支付了。”

“嗯,知道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处理好了,我对这些无所谓的。”孙斌淡淡的回答,他对于财富真的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重来没有想过自己需要多少财富,他只想着能医好林华的病,然后两个人永远不分开。

“根据u盘里的资料,那个鲨鱼岛上已经建好了防御设施和通讯设施,我想在建一个研究机构和医院。建好了以后,能不能把林华姐接过来,我会安排全球最好的医生帮他做康复治疗。岛上环境好,很适合养病。我们的研究机构可以专门针对林华姐的病情进项专项研究。祖国那边医院里条件虽然也很好,但毕竟不是为她一个人服务的。现在也只是一直做着保守的维持生命的日常工作而已,到了这边或许即使找不到厄尔噶果蕨也能够让林华姐恢复过来呢。”普玛在靠在孙斌身边,轻轻地分析着把林华接到岛上的好处。

“等我们这边的事情了结以后,马上就去一趟瑞士,我们一起去找厄尔噶果蕨。如果真的找到了,救醒了林华姐,她也一样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恢复,毕竟已经卧床这么多年了。这个小岛也还是最好的康复中心。至于安全问题倒不用担心,马哈穆尔已经把小岛建的像一个独立王国一般了。他还投资了两家石油公司,对外来说这个小岛就是他的企业总部。而那两家公司的股权我也一起都让律师转移到了你的名下。”普玛继续分析着各种可能性。而且出于私心,即使林华苏醒以后,她也要想办法把孙斌留在身边。

见孙斌没有什么异议,普玛就继续谈起了她的构想:“那边岛上的工程都已经完工了,工人已经撤离。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孤岛了。等我们上去以后,除了建设科研所和医院以外,我会把它建成一个大花园,到处鲜花到处是果树;在岛的中间挖一个淡水湖出来,里面养上各种鱼类,还要养一些鸭呀鹅呀的。等林华姐姐病好了以后,我们就在岛上一起养花种树,钓鱼喂鸭子。等有了孩子,我们就带着他们一起玩游戏。”普玛说到孩子的时候却没有说是谁的孩子,她的小心思里当然不仅仅是林华和孙斌的孩子了。

“对了,马哈穆尔控股的石油公司是不是有一家还参与了F国开发南海石油的竞标?有没有后续的消息?”孙斌突然想到了南海的事情。

这几天看新闻的时候,孙斌很不爽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关于南海开发的事情。F国这两天为了转移国内民众对政府施政能力的不满,将关注点转移,竟然召集周边十几个国家一起开会讨论南海主权和开发的问题。在会议上F国外长提出建议:将南海明确划分为无争议和有争议的区域,无争议的地区由“独有主权国”直接开采,有争议的地区则由几个国家合作开发。华夏国方面已经就此事提出了严重抗议。孙斌不知道下一步华夏国会如何应对,但是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马哈穆尔控股的石油公司做点什么呢?

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普玛,立刻带动起了这个女魔头的兴趣。自从跟这孙斌出来以后,她发现动脑筋帮孙斌害人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越是难办的事情,对她来说越有挑战性。她已经乐此不彼,快要走火入魔。这两天没什么人好让她算计,普玛甚至都有些觉得失去了人生的一大乐趣。

脑袋晃了几晃,大眼睛转了几圈,普玛立刻计上心头:“这事情好办,等着我来安排吧。”孙斌看着普玛故作阴险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暗自后悔:是不是不应该给她说这个想法呀?这丫头不会谋划出来什么意想不到的大事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