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朝时代与豪强时代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7 414

中国历史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规律,中国的历史也呈现出王朝时期与豪强时期的交替。

对历史的叙述,也分为正史和野史。正史叙述往往服务于正统的权力中心,描写“真龙天子”的发达和传承,凡属是与正统对立的力量都被称为草寇,也就是现代的革命学说中的“敌人”“反动派”。正史的视野存在巨大的偏见,常常多着眼于“州官放火”,忽略和批判“百姓点灯”。野史当然也不免受到正统思想的影响,把旧王朝的反抗力量描写成玩弄心机的枭雄奸佞,把维护旧王朝正统的力量描写成仁义正统。但是野史至少能够以全面的视野来观察历史的真相,叙述历史的豪强的兴衰。

正史会受到王朝统治者的支持,以王朝统治者名义发布,字斟句酌,似乎一个字一个句子写得不顺耳,就会招致社会的动乱,带来王朝的危机。统治者可能没有意识到,这种一切从维护统治者角度出发的正史,会让统治者变得腐朽堕落,脱离民众,正是正史的正统式的叙述方式,纵容了统治者的**跋扈和敲骨吸髓,真正成了王朝覆灭的原因。野史则通俗小说的形式传播,尽管难免带着正统眼光,但是相对正史却更尊重历史的真实,描绘豪强时代的残酷的生命搏斗,无耻的阴谋丧失人性,以及成王败寇和弱肉强食的现实。野史常常受到民间的追捧,因为它的通俗和人性中对压迫的反抗意识,以及自由的打破框框的人生自我价值的实现。

正史就是一部王朝史,野史则是一部豪强史。有人认为正史更严谨更可信,如果从花费的资源和代价上看,这应该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正史的视角问题必然招致对历史解读的扭曲,这也是必然的。野史叙述者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持,对于事实的认定也许并不那么令人满意,所以才以虚构式的小说的形式出现,但是野史应该有正史没有的价值,不仅因为它的全方位的视角,更因为它的通俗和妇孺皆知。

《三国演义》叙述了汉朝末年的豪强兴衰,《隋唐演义》叙述了隋朝时代的草莽豪强的挣扎,这些都是野史的典型。对腐化堕落的旧王朝的反抗常常是正史也无法否定的,因为旧王朝的统治者对人们生存权力的犯罪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不摆脱旧王朝,人们到了几乎无法正常生存的地步。对于王朝统治者来说,整个社会就是维持王朝统治者的工具,除了王朝统治者,其他人都不被看作是人,这当然与人天然的生存欲望是违背的,也是必然招致反抗的。

尽管阴险狡诈的王朝统治者无时无刻不在宣扬自己统治的仁义合理,但是他们的实际行动却总是与嘴巴上说的相距十万八千里,正所谓“说一套,做一套”。他们不仅用虚假的现象欺骗民众,而且努力往民众头脑中灌输“正统”观念,让民众认可自己统治的合法性,甚至用暴力工具恫吓民众,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反叛者,杀鸡给猴看,以震慑民众的对无理统治要求的不服从。正如有人说的“上帝要让人毁灭,先必让他疯狂”,统治者终究会因为自己的不受约束的行为而变得疯狂,并最终自我毁灭,不管统治者用什么方式把自己打扮成多么道貌岸然,也无法拯救自己为所欲为带来的内心的堕落。

王朝时代的统治者常常把自己打扮成“受命于天的”“真龙天子”,似乎他来到世界上,就是为了拯救民众于水火,但是豪强时代搏斗中留下的内心的阴暗和良知的堕落却无法让魔鬼变成天使,魔鬼只是披上了让人迷惑的天使的外衣。对于魔鬼来说,教化人们成为天使,让他们无偿奉献是非常重要的,让人们放弃内心的戒备和武装,只有统治者魔鬼保持住戒备和武装,这让统治者异常放心。王朝统治者的道德宣扬其实就是一种只对他人的道德宣扬,王朝统治者的行为是可以不受这些道德宣扬的束缚的;同样,王朝统治者的法的执行也是针对其他人的一种法的执行,统治者是可以超脱这种法的约束的。

魔鬼毕竟是魔鬼,也许外在的迷人的天使外衣会让魔鬼有时候扮演悲天悯人的角色,但是魔鬼凶恶的本质却让魔鬼相信,只有暴力才是自己最终的角色转换的保证。如果你们顺从于我,让我随意支配,那么我会表现得假仁假义;如果你们想保护自己的权益,损害我的贪婪需要,哪怕细微的对抗也是我露出狰狞面孔时机。

王朝时代就是魔鬼披上天使外衣的时代,是魔鬼隐藏比较深的时代。为了这种隐藏,统治者会笼络一班人,让他们编写正史,把自己打扮得非常完美。而且整个王朝时代也成了历史的最主要面,野史则只能躲在角落里,让人们忽略忘记,因为王朝统治者不想人们为了反抗王朝的压迫而奋斗,让历史忽略了受压迫者的作为,那么王朝统治者就能够自欺欺人地高枕无忧大肆盘剥社会。

豪强时代体现了人们的真性情,对社会不公的反抗和对人与人关系的尊重会成就挣扎中的豪强。当然豪强时代的人心也是复杂的。有些人只是为了摆脱无尽的社会盘剥,求得个人生活的自由天地,当然这往往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变成一种幻想。有些人则努力利用豪强时代混乱的机会壮大自己的势力,冀求能够创立一番“英雄业绩”。更多的人则是受到社会潮流的支配不自觉地加入其中,成为别人“英雄业绩”的合作者和工具。

豪强时代会打破社会的条条框框,更多地运用心计和谋略,或者称为法家思想方法,改变现状,扫除束缚,反抗压迫,这就是豪强时代的主流。但是豪强时代却只发出豪强的声音,而忽略弱者的呻吟,豪强时代的人们会相互践踏,就如群聚活动中的踩踏事件,慌乱中,人们只会顾及自己而顾不了别人。

能够成功的豪强往往是那些过去已经有所积累的人们,他们或者是曾经的权倾一方的诸候,或者是啸聚山林的寨主。我们看到,当一个王朝形成了一种所谓的集体领导的状态时,王朝走向豪强时代应该就不远了,因为政出多门让原来的政治机构产生了离心力,每个一个权力中心都会存在让自己势力壮大的行动。如果一个山寨中,有九个分管各自领域的寨主,他们不能够想到制约,每个领域中某寨主即是至高无上的,那么王朝时代应该不久就会走向豪强时代,只是这种豪强时代如果由这些寨主掌控,必然不会走向新时代,因为这种各自摄取权力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毫无现代社会责任的相互拆台的状态。

自由奔放的豪强时代,崇尚暴力阴谋,淘汰着人性的善,抵制学问的温和中庸,消灭人性的理智和智慧,阻挠和弱化对社会的客观思考分析群体。僵化的王朝时代,崇尚伪善迷信,奴化式服务,努力保持现状,束缚着社会的进步,扼杀着创新。社会环境在这种循环中不断恶化,人道不断地坠落,社会信用丧失殆尽,人们之间的合作已经彻底破败,社会文明不断远去,“人吃人”的局面一天比一天严重。

历史是如此惊人地相似,轮回是如此让人沮丧。愚昧的人性和魔性将会让一群人的生活走上无可奈何的道路,直到奔向死亡的终点,这应该是一种社会的缩命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7楼zgwmd

历史是如此惊人地相似,轮回是如此让人沮丧。愚昧的人性和魔性将会让一群人的生活走上无可奈何的道路,直到奔向死亡的终点,这应该是一种社会的缩命吧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