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淞沪利剑 正文 第65章 请喝酒 戴处长讨要密码

张海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size][/URL] “出云”浮起之后,“长月”和“白雪”拉起“出云”就逃,逃出好远都不敢停下。 长谷川清打来电报,通知镰口道章刘永义的大炮炸膛了。 收到这个电报后,镰口道章定下心来,他叫“长月”号和“白雪”号停止拖曳。 “朝日号”修理舰过来了,靠上了“出云”号。 朝日号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出云”浮起之后,“长月”和“白雪”拉起“出云”就逃,逃出好远都不敢停下。

长谷川清打来电报,通知镰口道章刘永义的大炮炸膛了。

收到这个电报后,镰口道章定下心来,他叫“长月”号和“白雪”号停止拖曳。

“朝日号”修理舰过来了,靠上了“出云”号。

朝日号开始给“出云”号进行修理。

在司令部大楼里,长谷川清召集手下开会,讨论“出云”号的问题,大家都看了报纸,知道中国方面宣布了“击沉出云”。

有人提议再派巡洋舰进驻苏州河口,用巡洋舰上的大炮支援陆上作战,但是讨论一阵后,这个主张被否决,原因有二:第一,楠木堡在中国军队手中,那里的150毫米大炮对巡洋舰威胁很大,第二,随着陆军重炮兵的到来,日军在陆上的炮火已占绝对优势,不再需要舰炮的支援了。

可是,“击沉出云”的消息毕竟振奋了中国人的斗志,有人因而提议让“出云”号重返苏州河口。

“‘出云’号一返回苏州河口,中国人的谎言就会被戳穿,那时,中国人激起的斗志就会再度消沉。”

“楠木堡的大炮呢?”

“我们回来后,让人们看一看就走,不在苏州河口停留,这样,楠木堡上的大炮就打不到我们。”

想了一想,长谷川清拒绝了这个提议。

“‘出云’号伤得太重了,中部被炮弹从左到右穿了个透,后部被炸开一个大洞,一个螺旋桨没了,舰上的东西被扔得七七八八,这个样子,不比击沉好看多少。”

大家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又有人提出建议,用“出云”号的姊妹舰“磐手”号冒充“出云”号返回苏州河口。

“‘磐手’号跟‘出云’号几乎一模一样,我们按‘出云’的样子给‘磐手’化化妆,应当能骗过支那人。”

“骗过支那人?可笑,水线上方那个大洞怎么办?也做出来?”

吵吵嚷嚷了好一阵子,大家决定这样回应中国宣布的“击沉出云”:今晚在司令部大楼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宣布“出云”号安然无恙,到别的地方执行重要任务去了。

下午,刘永义、胡玉、孔秋云回到了楠木堡。

楠木堡聚集了很多记者,他们围着谢永全拖回来的坦克评头论足,看见刘永义回来了,他们围住了刘永义。

“刘县长,你怎么知道钢芯弹五十米可以打穿日本坦克的?”

“这个……嘻嘻,猜的,猜的。”

“猜的?瞎猜?”

“也不完全瞎猜,我根据日本坦克开动的样子估计出了它的重量,根据重量估计出了它的装甲厚度,然后我猜测,我们的钢芯弹应当能够穿透它的装甲。”

“这么猜出来的呀,刘县长,你真厉害。”

“不是我厉害,是关班长他们厉害,你们应当采访他们。”

“说的是,刘县长,你能不能让关班长他们出来,对着坦克摆出攻击的样子,让我们拍照?”

“好建议,好建议,我马上叫关班长他们出来,叫他们重复一次打坦克的过程。”

打坦克的七个人两个阵亡两个重伤,剩下的连关连贵在内一共三个,刘永义叫他们拿上机枪,对着日本坦克摆出了攻击的样子。

记者们纷纷拍照。

拍完照后,记者们围着关连贵等人问个不停。

去打坦克的还有其他人,刘永义把这些人也叫出来,让他们接受采访。

赵成杰给谢永全打来了电话。

“我们要把你缴获的坦克拖到南京去展览,运坦克的车子傍晚到达楠木堡,车子到达之后,你把坦克交给他们。”

“好的,交给他们。”

傍晚,一辆卡车开到楠木堡,把缴获的坦克拖走了。

刘永义召集军官讨论攻击司令部,大家讨论了很久,找不到进攻司令部的好办法。

刘永义决定:66团撤出楠木堡返回法华镇,楠木堡交给524团守卫,等黄磷弹买回来之后或者大炮修好之后再进攻司令部。

8日上午,66团陆续返回法华镇。

戴正做事雷厉风行,10月2日贴出招生广告,10月8日,“青浦特别训练班”已经招生完毕,开始上课了。

“青浦特别训练班”一共五百多人,戴正任主任,余乐醒任副主任,日常训练由余乐醒负责。

胡玉的“法华抗日政工培训班”跑掉不少人,连刘芬也跑掉了,他们基本上去了戴正的“青浦班”。

“法华抗日政工培训班”只剩下五十多人,加上落选后报名进了学兵营的也不过七十多人。

胡玉唉声叹气,跟刘永义商量一阵后,他决定取消学兵营,把学兵营的人并入“法华抗日政工培训班”。

“法华抗日政工培训班”将按计划在十月十日、也就是“双十节”那一天开课。

教材由刘永义提供,这些教材一部分由李静玉编写,大部分是刘永义在红军学校学习时的课本,当然,这些课本都进行了修改,删去了攻击国民党的内容。

中午,戴正来到了法华镇,他很热情请刘永义出去喝酒。

几杯酒下肚,戴正说明了来意:想要刘永义手中的密码本。

“密码本?你怎么知道有密码本?你在我身边安插有间谍?”

“没有没有,你的身边没有间谍,密码本是一个贪钱的小兵告诉我的,哈哈哈哈。”

“贪钱的小兵?我不相信。”

“真是这样,真是这样,老朋友,把密码本给我吧,我是搞情报的,我拿着它有用,你拿着它没用。”

“我拿着它有用,我也搞情报,我也有情报系统。”

“你的情报系统太小,密码本在你那里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我的情报系统很大,密码本在我这里能发挥很大作用。”

“嗯……好吧,密码本可以给你,不过,你要钱,出一大笔钱。”

两人开始讨价还价,刘永义出价十万,戴正还价一万,他们吵吵嚷嚷了好长时间,最后以一万元成交。

“人参卖了萝卜价,我亏大了,喂,以后飞黄腾达了,别忘了拉兄弟一把。”刘永义掏出密码本递给戴正。

“应当你拉我,你的官比我大,你是上校,我只是中校。”

“什么上校中校,骗人的鬼东西,官大官小看权力,权力大官就大,权力小官就小,比权力,你比我大多了,大很多很多。”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对了,校长原来想升你为少将的,颁发一枚三等宝鼎勋章,你把大炮弄炸膛后,校长一生气,少将没了,三等宝鼎勋章变成了四等。”戴正一边说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密码本,“哦,是日本海军的密码。”

“楠木堡的守军是日本海军陆战队,他们的密码当然是日本海军的密码,怎么,用处不大?”

“不不不,恰恰相反,用处太大了,校长日夜担心日本人从海上登陆抄我们后路,有了这个密码本,校长就不用担心了。”

“说的是,说的是。”

“喂,当时收集的纸片片呢,也给我。”把密码本揣入口袋,戴正说道。

“可以,那些东西放在我办公室里,喝完酒就给你。”

他们继续喝酒。

“我早说过,国军的密码泄漏,不是发生在办公室里,而是发生在战场上,这是一个红军教员亲口告诉我的,他说:破译国军的密码很容易,打上一个歼灭战,然后密码有了,破译的人也有了。”

“是呀,你早说过,四年前就说过。”

“怎么还不采取措施?”

“采取了,可是,防不胜防呀,原本打算换密码来着,可是,两星期损失一个旅级单位,一个月损失一个师级单位,换不过来呀。”

“可以采取别的措施呀,比方说,派人守着报务员,一旦情况危机,立马烧了密码本,杀了报务员。”

“这个方法也用了,可是,派去的人害怕红军报复,不敢下手。”戴正唉声叹气。

“现在跟日本人打,部队被日本人歼灭是常有的事,再不采取有效措施,我们的密码要变成明码的。”

“是这样,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你给出出主意。”

刘永义低头想了好一阵子,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只能在选择报务员时严格一些,选择那些有牺牲精神的人当报务员。”

“目前也只能这样。”

又喝了一阵酒。

“戴大哥,我觉得上海形势对我们不利,我们每天损失一个师,日军每天损失一个联队,这样一个师一个联队消耗下去,最先崩溃的是我们,我们必须放弃上海,把部队撤到吴福线和锡澄线。”刘永义脸红红地说道。

“我也这样认为。”

“你也这样认为,那为什么还不撤退,你没有劝蒋委员长?”

“劝了,劝不动呀,除了我,还有好几个人也去劝了,可是,校长非常倔强,他说: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失去上海,中国将元气大伤,日本则如虎添翼,他不肯放弃上海。”

“委员长这样考虑也有道理。”刘永义思考起来。

两人一直喝到下午三点多钟,然后,他们醉醺醺地返回龙江仓库。

刘永义将收集的那堆纸片片交给了戴正。

五点钟,戴正乘飞机返回南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