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来,张召忠先生作为央视的“头牌军事专家”,是每有大事起,召忠必发言,发言必现眼,真是应了那句话:露多大脸,现多大眼。

让中国人印象最深刻的是,2003年张召忠在央视评论美军攻占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官邸的精彩表演。

伊拉克战开始前夕,张教授认为“伊拉克军队将以顽强防御予美军重创”;美军逼近巴格达时,张表示,“伊拉克的共和国卫队一定会在巴格达周边与美军决战”;美军轻易占领巴格达时,他又认为这是萨达姆在上演“空城计”,伊拉克军队化整为零,将在居民区和美军展开游击战,而美军也将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当美军很快兵临巴格达城下的时候,他认为美国将面对一场艰苦的巷战,伤亡将大于越战;当美军轻松拿下巴格达的时候,他又认为萨达姆的精锐部队撤退到了其家 乡提克里特,那里将发生最后的决战;当提克里特不战而降的时候,他又猜测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一定躲藏到了地下掩体中。在萤幕上他搓着手说:看不懂了呀…… 最后张召忠终于陷入了自言自语:“我真不明白伊拉克人为什么不炸桥梁?不焚烧油田?几枚炸弹,几根火柴就可以完成的。他们也太懒惰了。”这句话暴露了张召忠之流的凶残本质,在他们眼里,为了“政权”,为了一已私利,油田可以炸,国家可以毁,民众可以杀尽,坏事可以做绝,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干不出来的,萨达姆跟张召忠比起来,可以算是大大的善人。

今年4月1日,咱们的张爷又上了央视访谈节目,评论分析利比亚局势,我定睛一看,心里一阵阵发毛,替这位张爷担心,张召忠同学这又是要现大眼了。果然,张召忠又把“评点萨达姆”的丑剧一步不拉全须全尾地“重播”了一遍。张召忠首先称卡扎菲在利比亚的行为是在“维稳”。在谈到卡扎菲是否有能力翻盘时,张召忠放出狠话:“别把卡扎菲逼急了!当年他可以在欧洲的舞厅放炸弹、可以制造洛克比空难!逼急了说不准他还会干什么!”在利比亚反抗军即将攻入首都时,张召忠还说卡扎菲至少可以坚守半年。

结果第二天,利比亚人民就兜头搧了张召忠一记惊天动地的大嘴巴,起义军次日攻占的黎波里,人民不顾街头还有卡扎菲的阻击手,涌上街头欢庆胜利,军民携手全城搜捕卡扎菲,张召忠呆苦木鸡。

8月24日,在利比亚卡扎菲的藏身之所被反对派攻克之后,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教研室主任张召忠少将在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张召忠接受采访时说:我感触最深的,导致我预测不准的关键是,我被利比亚人民欺骗了.现在来看,我是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利比亚人民简直都是表演艺术家, 明明在心里头对卡扎菲恨得要死,却非要在镜头前面表现出对卡扎菲的坚决拥护,这个表演水准太高了,这个对我是个教训。

说实话,张召忠将军在央视的军事评论收视率不低,这不仅仅因为张将军的节目给乏味的央视节目增添了笑料,人们都把张将军的评论节目当娱乐和小品观赏,而且张将军仪表堂堂,面容忠厚,生活中也是一个正直的人,比如他不要配给他的专车等“待遇”。这样一个人点评时事,当然会受欢迎,以前也喜欢看他的节目。张召忠的“受骗说”一经专出,有论者说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张召忠委身专制,配合当局的宣传机器在违心地说假话,来欺骗中国人民。我不这么认为,窃以为,张先生是真的相信了卡扎菲控制下的“新华社通搞”了,你看极权之下的媒体,强权一呼,“人民”群起响应,“同仇敌忾”,对独裁者卡扎菲们的拥 护真是天地为之动容,鬼神为之心惊。

“我感触最深的,导致我预测不准的关键是,我被利比亚人民欺骗了.现在来看,我是被利比亚人民打败了——利比亚人民简直都是表演艺术家,明明在心里头对卡扎菲恨得要死,却非要在镜头前面表现出对卡扎菲的坚决拥护,这个表演水准太高了,这个对我是个教训。”张召忠这句话可以做为2011年的头号流行语载入史册,那句“明明在心里头对卡扎菲恨得要死,却非要在镜头 前面表现出对卡扎菲的坚决拥护”真是让人笑翻的史上最强雷语,在舆论一律的强权之下,人民的仇恨敢表现吗?又表现得出来吗?表现出来,不是又要被卡扎菲们坦克大炮轰炸机地招呼,“杀二十万保二十年”地干活吗?枪炮顶住人民的后腰,人民只有把仇恨深埋心底,而在官家的“新华社通搞”面前表演“坚决拥护”,久而久之,不要说张召忠,连卡扎菲自己都对人民的“坚决拥护”坚信不疑,愚民者,最后愚弄的是自己,这是强权的铁律。当奇奥赛斯库在千万“坚决拥护”的人海中听到那声迟疑的、胆怯的、小小的却又是绝决的“打倒齐奥赛斯库”的声音瞬间汇成所有的人狂呼,当卡扎菲听到自己派去“维稳”的轰炸机下的利比亚人民依然血拼其强权统治的时候,所有独裁者都逃不过的铁律降临了:愚民者必被自愚,迷信暴力者终将被暴力。张召忠们的“教训”刚刚开始。张召忠们应该面对这样的审问:谁把人民逼成了“表演艺术家”?

军事理论家,军事评论家张召忠,1952年生于河北盐山,现任中共国防大学军事科技与装备教研室主任(副军职,海军少将),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