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公司遣返上访人员,区信访办按人头付费算不算绑架勒索??

ylduke 收藏 0 488
导读:男子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殴打续:6名责任人被处罚 2011-09-24 08:43 新京报 北京西城区众路通旅馆,15日当晚,洛阳男子赵志斐从该旅馆被抓走遣返。本报记者 吴伟 摄 ■ 《男子到京旅游被当成上访者遣返打伤》追踪 本报讯 昨日,本报报道《男子进京旅游被当成上访者遣返打伤》后,洛阳市洛龙区政府对此次事件相关的6名责任人进行处罚,其中洛龙区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被撤职。 昨天下午,洛龙区政法委书记杨明辉还介绍了洛龙区对该事件的调查过程。 杨明辉介绍说,9月19

男子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殴打续:6名责任人被处罚

2011-09-24 08:43 新京报


北京西城区众路通旅馆,15日当晚,洛阳男子赵志斐从该旅馆被抓走遣返。本报记者 吴伟 摄


■ 《男子到京旅游被当成上访者遣返打伤》追踪


本报讯 昨日,本报报道《男子进京旅游被当成上访者遣返打伤》后,洛阳市洛龙区政府对此次事件相关的6名责任人进行处罚,其中洛龙区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被撤职。


昨天下午,洛龙区政法委书记杨明辉还介绍了洛龙区对该事件的调查过程。


杨明辉介绍说,9月19日晚上,在洛阳某论坛发现该事件相关帖子后,第二天,洛龙区区委书记直接安排区里成立调查组,由杨明辉任组长,公安、检察院、纪检等部门参与。


调查组首先责成古城乡到医院看望受伤者,但发现伤者已于9月18日出院,后设法与其亲属联系。由区委副书记王明朗专程到赵志斐家中看望,并表达歉意。


在调查中发现,区信访局和古城乡政府在处理这起上访案件中,工作不负责任,方法简单,群众观念淡薄,对此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洛龙区纪委已对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立案调查。


经调查,古城乡派出所干警没有违纪行为。对所反映的在京及路途中被打一事,将由公安、检察部门进一步调查。


对于赵志斐的伤情,调查组曾派人到市中心医院调查,当时值班医生乔鹏说:伤者自诉叫赵志斐,通过检查,颅脑螺旋CT扫描未见明显异常,伤者已于18日上午出院。


■ 处罚结果


昨天下午,洛龙区政法委书记杨明辉介绍了对此次事件的处理结果。洛龙区纪委经研究,对区信访局、古城乡相关人员进行责任追究。


洛龙区信访局局长薛利英 党内警告处分


洛龙区古城乡党委书记李森 党内警告处分


古城乡纪委书记(分管信访工作)董现伟 停职检查处分


古城乡综治办主任刘俊涛 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洛龙区信访局工作人员刘洪周(区信访局驻京值班人员) 行政记大过处分


古城乡信访办主任杨启 撤职处分


■ 各方说法


古城乡:愿支付医疗费用


昨天,洛龙区古城乡纪委书记董现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乡里在处理赵志斐安置工作时“做的不对”,他对赵志斐及其家人表示歉意。


董现伟说,在古城乡信访办工作人员赶到古城乡派出所时,已经看到赵志斐有伤躺在地上,鼻子上有血迹。“此时不管是不是本辖区的居民,政府工作人员都有责任送其就医。”此外,乡政府在核实赵志斐身份方面也存在过错。


董现伟说,调查组成立后,乡里曾派人和赵家沟通,乡里表示愿意支付医疗费用,并表示适当慰问,但被对方拒绝了。


受害者家属:暂时不想谈赔偿


昨天晚上,赵志斐的哥哥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洛龙区区里一位王姓领导白天时到赵志斐家看望他的父亲,态度十分诚恳,并放下了一万元钱。此外,还交给中间人3万元钱。


赵的哥哥表示,赵家现在暂时不想谈赔偿,想等赵志斐确定有没有后遗症再说。


关于赵志斐的身体状况,古城乡里的工作人员认为赵志斐恢复得不错,因为21日他们去探望赵志斐时,见到赵志斐骑着摩托车到工作单位报到。


赵的哥哥说,赵志斐仍然在住院,身体恢复很多,但绝没有骑摩托车出去。昨天赵志斐的一位战友从外地前来探望他,赵志斐十分高兴。


■ 事件过程


“遣返6人给保安公司16000元”


洛阳市洛龙区信访局长称,考虑安保任务重同意将上访者遣返


昨天下午,洛龙区信访局局长薛利英接受记者采访,就赵志斐和其他5人被抓遣返的经过进行了说明。


驻京工作人员称接保安公司举报


薛利英说,15日晚上7点,他接到区信访局驻北京值班人员刘洪周电话说,北京有一批上访者,可能是洛龙区的人。


薛利英问是从哪里得到上访者信息的?刘回答,他刚接到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对方自称保安公司的,姓张,张某说:“你们洛龙区有上访的,被我安排到一个宾馆了,要不要我们把他们送回去?”


刘要求对方提供上访者的姓名和证件号,随后张某发来几个名字。接着,又发来4个名字,其中包括王海军等焦屯村村民和赵云龙。赵云龙没有身份证号,刘洪周还专门询问,对方称是用士兵证登记的(注:系赵志斐用堂兄赵云龙的士兵证登记)。


然后,刘洪周将六人的名字和证件号发给薛利英,薛认出王海军的名字。之前,薛和王打过交道,知道王是焦屯村人。于是,他让焦屯村村委会干部辨认这些名字,村干部确定了其中五人,但对于赵云龙不能肯定,只是说,名字比较熟,可能是。


在核实身份后,薛利英要求刘洪周耐心去做上访者思想工作,尤其是王海军的,要尽量劝说他们返回洛阳。


薛利英说,他询问过保安公司具体的名称,但刘表示不知道。


保安公司收取16000元遣返费用


提供了6人的姓名和证件号,保安公司的张某一直不允许刘洪周去见这6个人,而是把他约到西罗园派出所附近会面。


15日晚,在见面过程中,刘担心被骗,向张某索要6人的证件原件,对方向他提供了5个身份证、1个士兵证,他对照原件核实,发现没有错。其中“赵云龙”是以士兵证登记,并没有写明籍贯。


当晚,刘洪周和张某谈妥了遣返的价格,6个人一共16000元。这笔钱具体由乡政府出还是区信访办出,薛利英没有透露。


商谈时,刘洪周看到西罗园派出所旁的旅馆,但他并不知道王海军等人就住里面。张某始终不允许在接人之前先去见这6个人。


赵志斐、王海军等人的身份资料为什么会被保安公司找到,保安公司为什么会拿到6个人的证件,是否是旅馆提供,旅馆与保安公司有什么联系?对此,薛利英表示,他和刘洪周至今都不清楚。自始至终都是保安公司主动联系刘洪周的。


“他们住的地方离国家信访局很近,平时就有很多保安在附近,但不知道保安公司怎么拿到他们的证件。”薛利英说。


信访局长懊悔做出遣返决定


昨天下午,薛利英在接受采访时对自己“由保安公司遣返”这个错误的决定十分懊悔:“刘洪周那天肯定是骗我了,因为如果他去做了访民的思想工作,只要‘赵云龙’说句话,他就能辨认出赵不是古城乡的人。他给我虚假信息导致我也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薛利英考虑到临近十一,安保任务重,于是同意刘洪周的建议,让保安公司将上访者送回洛阳。他还叮嘱要确保人身安全,车速要慢,不得殴打上访者。


15日晚上,在作出将6人都遣返回洛的决定后,薛利英随即联系了古城乡政府和古城乡派出所,他要求古城乡政府派车去接,不要留下空当,要求派出所给遣返的人员做好笔录,并对主要人员进行训诫。


16日凌晨一点半,刘洪周跟着保安公司的车来到西城区四通路附近的众路通旅馆,看着保安公司接走六个人,在接的过程中,刘洪周清点了人数,确实是6个人,但他没有询问对方具体是哪里人。


随后,薛利英接到刘洪周短信,对方告诉他“人已上车,开始返洛。”


回顾:男子进京旅游被误当上访者押回 打伤后遭弃街头


9月16日下午5点左右,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居民赵京朝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告诉他,他儿子赵志斐躺在洛阳市洛龙区英才路的路边,昏迷不醒。对方让他赶快来看一下,并提供细节说:“你儿子身边大包外侧装了个记事本,紧急联系人留的你电话。”


请懂得法律的朋友,说说,保安公司是否涉嫌绑架勒索,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