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十章:邵府大院

王大三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孙志河之所以对邵家的情况熟悉,是因为他和邵家叔伯兄弟的邵敬堂的儿子邵文忠是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邵敬斋养着他这个弟弟一家不假,但是他始终不会给弟弟、弟媳妇和侄儿多少钱,让他们尝到了寄人篱下的滋味儿了。 邵敬堂没有这个经济条件也就施展不起来他自己的生意,只能帮着大哥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孙志河之所以对邵家的情况熟悉,是因为他和邵家叔伯兄弟的邵敬堂的儿子邵文忠是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邵敬斋养着他这个弟弟一家不假,但是他始终不会给弟弟、弟媳妇和侄儿多少钱,让他们尝到了寄人篱下的滋味儿了。

邵敬堂没有这个经济条件也就施展不起来他自己的生意,只能帮着大哥邵敬斋打理几家店铺的生意,每月大哥会发他的薪水,但只能买点衣服喝点儿小酒,想大吃大喝进出风月场那是没这个经济能力的。因此邵敬堂也不敢和大哥攀比,只能养活他自己的原配夫人,也就是邵文忠的母亲,想娶二房那是远远没这个条件的。

而邵文忠就更别说了,按理在这里的条件下你该好好奋斗,赢得别人的青睐,然后设法施展自己的宏图抱负才是。可惜的是这个公子哥儿死不争气,好吃懒做好嫖女人不说,还沾上了赌博的恶心,将他老爹邵敬堂不容易积攒的几个钱全送到了赌场上去了,落得个血本无归的结局。因此现在连他父母都嫌弃他,除了他自己的住处,其他的房间都不准许他进去,以防他手脚不干净。

说了这些,日本逐渐算是明白了,想要争取邵敬斋,这个邵敬堂父子都是用得着的人,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现在这个鸡蛋离着臭都不远了,更别说那个招苍蝇的劲儿了。

听完了孙志河的介绍,鹭岛领事和小笠原都认为先争取到邵敬斋的弟弟邵敬堂父子基本不成问题,但争取儿子邵文忠意义并不大,充其量不过是个小耳目而已,他大伯压根儿看不起他,也就根本不会拿他的话当话听。而邵敬堂就不一样了,毕竟他是邵敬斋的亲弟弟,好歹能够得上说话,一旦晓以利害后,很可能能说动了大哥。所以三人一致认为先拿下邵文忠,再拉过了邵敬堂,最后攻下邵敬斋来。

而对于第三点拉拢霍卓英的事情,就更让小笠原和鹭岛正雄兴奋不已了。

因为霍卓英是东北辽源人,家里是当地的财主。不过伪满成立后,因为霍家老爷子不肯出任当地的伪镇长,出于教训关东军和伪满警察便经常找霍家的茬儿,还三天两头的到霍家敲诈钱财。这点上让霍卓英知道了后极为不满,甚至让家里丢弃了产业到关内来,他自己也对日本人恨之入骨了。


小笠原是个响鼓不用重敲的人,他马上表示回去后就给关东军总部联系, 严密保护霍家的财产,对已经夺走和敲诈的钱财要全部如数奉还,给予霍老爷子一家以日本侨民的待遇,发放特别通行证。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鹭岛赞许道:“小笠原君此举高明,只要霍老爷子受到了感动,他一定会告诉儿子霍卓英的,证明我们日本人是讲理的,也是文明守规矩的。那么我们再争取许以厚愿,也不是绝对拉不过来霍卓英的。”

孙志河也说:“要是霍军长肯归顺了皇军的话,我孙志河情愿给他打下手,这个人打仗很有一套,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到时候,只要给我个副司令干干就可以了。”

小笠原对于孙志河很是满意,觉得他世故能识大体,并且很有心机,将来一定会是自己最好的帮手。所以,他拍拍孙志河的肩膀说:“孙桑,你的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最好的朋友,我先你保证将来绝不会亏待你的干活。”

这个时候,孙志河已经完全投身于日本人了,当然小笠原和鹭岛也不会让他白干的,光活动经费这次一下就给了他一万银元的银票,让他更加的铁了心的跟着日本人当走狗了。

而日本人对于拉过来邵敬斋为何如此感兴趣那?就是因为他在北平根深蒂固几十年下来了是,邵家的名气还是在外的,至于他背地里指使管家邵正和家丁头目邵铁贩大烟土,做走私军需物资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因此一般人都认为是他邵敬斋经营有方,善于做生意才把邵家经营的有声有色的那。

小笠原正是根据他对邵敬斋的调查,判断出这样一个人品不正的人才是好争取的人,他在北平总商会里很有地位,一旦届时他答应出来为日本人做事可以带动一批人跟着他走的。这样,将来日本人一旦进入了北平城的时候就有了稳定经营这个大城市的基础了。从这里也不难看出,日本人全面侵华的野心早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只是现在陆军和国会之间的东进还是南下争论不休而已,而一旦决定战略南下的话,日军将会很快的找借口出关占领华北乃至全国,实现他们称霸亚洲的“大东亚共荣梦”。到了那个时候,小笠原和现在鹭岛的作为就将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而这两人私下里估计日本最终会采取南下的战略,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邵府大院在北平城里那可是个知名的地界儿,这处漂亮的府邸就位于北海外的弓箭胡同口上。远远望去,红墙大院里是青砖黄瓦的几大栋典型的晚清建筑,飞檐雕栋十分气派,让人一看马上心里就明白,这里不是京城里的大官就是富商巨贾的庭院。

邵老爷子打小就出生在这个大宅院里,他的父亲还真是个京官,后来跟着袁世凯搞复辟是袁世凯的财政部次长。以后眼见着复辟帝制不得人心,很快他就倒向了奉系的段祺瑞,以后他混的很错。而邵敬斋则被父亲从小培养着做生意,并告诫他做生意之人不要去过问政治,但却要关心政治,这样生意才能做得好。

就在父亲跟着段祺瑞做事的时候,邵敬斋就利用军阀混战之时大发国难财。倒卖军火物资、大烟土、布匹药品等赚了个过慢飘满的,将邵府大院还翻修了一番。

后来,段祺瑞因为看到了邵敬斋的老爹投机心理太重,心术上有问题,就将他革职查办,结果查出了他贪污军饷的事实,于是将其在天津枪毙了。并且让手下冯明德对北平的邵府进行了抄家,结果冯大帅趁机从中大捞好处,将邵家几乎抄的要底朝天了。还是邵敬斋的五姨太为了邵家做出了牺牲,答应早嫁给早已对她觊觎在心的冯大帅做了四姨太,这才保全了邵家的房产和一些店铺,以使得后来的邵敬斋得以东山再起,逐渐的又在北平站稳了脚跟。但是从此邵家和大帅就结下了楞子,邵家人发誓要夺回五姨太来,并让冯明德没有好下场。


邵敬斋在家是个非常封建霸道的人,他膝下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这三个儿子都是大太太刘氏所生。而他还有四房姨太太,其中他最宠爱的便是五姨太赵雪莲,但几年前被冯大帅横刀夺走了。以后他还想续娶一房,但始终都没看中合适的。

邵家大儿子叫邵文冲,现在经营着邵家的全部银号和当铺,夫人梅青本是他弟弟邵文学的对象,当老爷子邵敬斋找人曲半仙算命,说是梅青和邵文学相克,和老大邵文冲却相溶,结果老爷子硬逼着老大邵文冲和他自己的对象吹灯,而娶梅青为妻。邵文学软弱不敢反抗,生生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被迫嫁给了大哥。而梅青也是不死活不愿意的,但父母已经收了邵家的大量彩礼,反复用软硬两手逼迫女儿,最后梅青在无奈下含着眼泪嫁给了本应是自己大伯子的邵文冲了。此后,梅青为邵文冲生了一个女儿。

邵文学管理着邵家开办的一所小学校,被老爷子任命为了校长,现在他和学校的一个女老师周惠文好上了,但是邵敬斋却不同意这门亲事,他认为周惠文出身小商贩之家和自己家不门当户对,一味的要他答应和北平工部局的董事张启梦的女儿张晓曼结为伴侣。张晓曼倒是挺中意邵文学的,喜欢他文静的性格,忠厚、诚实的人品。但是和周惠文热恋中的邵文学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她,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一直在拖着,不管老爷子用什么样的手段迫使,邵文学总是以等等再说敷衍着,就是不谈和张晓曼的婚事。

正在燕京大学读书的老三邵文明,对于父亲两次强迫二哥婚事的事情十分的不满。

他对二哥邵文学说:“二哥,你不能再在这个家里这么忍下去了,父亲他简直是封建专制的典型了。上次他拆散了你和梅青嫂子的婚事也就罢了,可现在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要巴结有英国人做后台的张启梦。张家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启梦的老婆是冯明德这个坏蛋的妹妹,他儿子张会濯就是英国人的买办,专门帮着外国人骗中国人的钱。张晓曼倒是个不错的姑娘,和她爹妈及她大哥不一样,但是你不爱她,你爱的是周老师,所以你不能再这么窝囊下去了,必须勇敢的挺起胸膛来和父亲斗争,和这个封建的家庭斗争,否则你将就此沉沦在这个没落的时代里,永远再无光明可言了。”

邵文学每次听小弟讲到这些他都深有感触,可是始终还没有勇气直面的和父亲说理。

倒是邵文明的女朋友,也是邵家兄弟的表妹梁雨琴借给了邵文学几本鲁迅先生的书,另外还有高尔基的书,甚至还有一本被当局视为绝对禁书而严查禁止的《共产的宣言》。

“二哥,你不能再糊涂下去了,必须振作起来和这个封建家庭勇敢斗争,只有斗争你才能胜利懂吗。这些书你有空好好读一读,看看伟人们是怎么看待这个社会和人类情感的。看完之后你再好好的思考一下,千万不能再软弱下去了,你是为你自己活着的,不是为了做你父亲的牺牲品而活着的。既然你和惠文老师那么好,就要承担起责任来,不然你和大嫂当年的悲剧还得重演下去。”

梁雨琴的姨娘是邵家二姨太,她妈妈是二姨太的妹妹,因此邵家就将梁雨琴看做是表妹。三兄弟都习惯的喊她为“琴表妹”, 梁雨琴现在也在燕京大学国文系读书,和老三邵文明是同学,两人久而久之产生了感情。私下里已经定了终身,不过邵敬斋也是反对这门亲事的,这次到不是门当户对的问题了,而是老爷子感到这个漂亮无比的远房外甥女性格桀骜不驯,有着强烈的叛逆性格,现在又念了大学,接受的新思潮和邵家的传统观念格格不入,将来邵家是管不住这个气质极佳的美人儿的,被她一造了反,邵家就不成个家的样子了。

不过,邵文明却不是他大哥二哥那样逆来顺受的性格,他才不管邵敬斋这个当爹的反对不反对那,他是认准了梁雨琴说话了,别的姑娘他都没眼去看上一下。要知道在大学里,追求梁雨琴的男人成群成堆的,毕竟梁雨琴是被大家公认的校花,连追她的青年男老师都大把大把的,甚至还有外面的富商子弟和军队里的师长团长的都托人提亲,但都被梁雨琴给骂的抬不起头来最后一个个的灰溜溜的走了。


邵文学对于三弟和琴表妹的帮助和劝慰很感激,他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对的,关键是自己太过软弱了,从小被家门家规给牢牢束缚着,一直不得解脱。他对弟弟和弟弟的对象说:“三弟,琴表妹,你们俩说的都很正确。我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现在兵荒马乱着,日本人占了东北还窥视着关内,在这样的时候我必须对惠文老师负起责来,不能耽误了人家。我明天就和父亲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要是他还顽固的坚持着自己的封建礼教那一套,我就带着惠文她远走高飞,再也不回到这个让我寒心的家里来了。”

他还告诉三弟和琴表妹说:“你们也得当心点儿,现在二叔老在蹿逗父亲,很多坏点子就是二叔出的,他就想让他的儿子文忠进入到我们邵家公司里来,以后再图谋父亲的家产。所以他是巴不得我们邵家越乱越好,这样他就可以浑水摸鱼了。还有,他还异想天开的要爹爹出面说服琴表妹嫁给邵文忠这个地痞无赖为妻那,不过爹爹没有答应,因为他知道琴表妹不好惹,根本不用做这样的无谓的举动。”

邵文明说:“这个我都知道了,二叔他真是做梦,又想在我们家重演大哥和大嫂那样的拉郎配那,也不看看他那个儿子还像个人吗,真是昏了头了!我和雨琴也早分析过了,出点子给老爹不让我和雨琴好的就是这个家伙。我们得设法让爹爹他明白,二叔他并不是真心帮他,而是想搅乱邵家趁机自己得利。”

梁雨琴也说:“这个老坏蛋,大姨夫就不该让他住进邵府大院里来的,在这里白吃白住不说,还尽搅合邵家的事物,居心非常的不良,这事儿必须得让大姨夫明白才行。”

这时候,邵文学说:“不谈这些了,等我细细的看完琴表妹送来的这些书,长些见识,然后就跟爹好好的理论理论。走,我们钓鱼去吧,我看院子里的小池塘里有好多鱼儿在翻水花,估计我们肯定能钓上几条来的。惠文她在学校里寄宿,自己做饭又喜欢吃鱼,我们钓到了一起去学校里送给她好不好?”

梁雨琴马上拍起了手来:“好啊,好啊。我光看过人家钓鱼,自己还从来没钓过那,咱们这就去吧。”

邵文明笑道:“瞧你急的,咱们先得准备好鱼竿和鱼饵,然后才能去钓鱼啊,你以为那鱼儿会吃干钩子啊,那是姜太公钓鱼,不是咱们钓鱼了。”

“那要什么样的鱼饵啊?”

梁雨琴一时有些发懵了。

二哥邵文学也笑了:“走,拿上小铲子,我带你到后花园挖蚯蚓去,那就是鱼饵啊,让三弟先检查准备鱼竿和鱼钩,一会儿咱们在小池塘边上见。”

梁雨琴这才明白了就里,找到了小铲子拿在手里和邵文学一起去了后花园。


从琴表妹梁雨琴的穿着上就看得出这是一个很能接受现代新思想的姑娘。在学校里她都是穿着月白咔叽布的大襟上衣,着黑裙子,穿黑布鞋的当时有代表性的五四运动后兴起来的那种典型的大中学常见的校服。但是一旦出了校门,她总是喜欢换上比较现代派的服饰,诸如墨绿色的丝绒西装上衣,劳动布的紧身长裤,长靴或者高根鞋等时髦的服装配合。加上她的身材和高雅气质的漂亮脸模子,走在大街上,总是有男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的议论她这样的时髦女郎,显得既羡慕又觊觎不已。

不过,首先看不惯的还是邵家老爷子邵敬斋。他好几次对二姨太说:“你和你妹妹说一声,别叫雨琴穿成西洋人的模样好不好。我们邵家是个传统的家庭,家风严谨,别叫雨琴这小丫头给坏了规矩。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读什么大学啊,现在乱党到处宣扬他们的造反主义,将来她这个样子很容易走歪路的。你看现在她把文明给带的会经常和我顶嘴了,还动不动的就威胁我要离家出走,这都像什么话吗。文明还偏偏喜欢上了她,我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二姨太皱皱眉头说:“老爷,雨琴这孩子从小就倔强,喜欢读书。我妹妹和妹夫把她培养成大学生也不容易了,我看就让她把书读完了吧,至于她和文明要好,可能也是接触多了的缘故,不会是为你邵家的家产来的,这点你得放心。”

邵老爷子虽没再言语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很不喜欢这个外姨侄女的性格。刚才他在后院里看到三个年轻人笑着闹着在池塘边上钓鱼,又不高兴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