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02章 危险的珊瑚礁盘

亦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其实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到一定时候都需要释放的,不然的话,就会凭空多出一些事端来,这很有点像女人的更年期,常常出现的问题看起来都是没有道理的。 山田百惠子被川崎冷落,又被佐佐木吃了豆腐,真的是心有不甘。她现在已经不是在马尼拉那样威风八面的了,那会有本家雅晴将军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其实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到一定时候都需要释放的,不然的话,就会凭空多出一些事端来,这很有点像女人的更年期,常常出现的问题看起来都是没有道理的。

山田百惠子被川崎冷落,又被佐佐木吃了豆腐,真的是心有不甘。她现在已经不是在马尼拉那样威风八面的了,那会有本家雅晴将军罩着,现在呢,一个北海道的臭渔民就敢对他造次,她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个船还是要靠佐佐木才能安全抵达,栗原说的不错,这船上,少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少了佐佐木。


佐佐木确实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

从妻子去世以后,虽然,也有一段放纵和放荡的时间来排解丧妻的痛苦,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总得来说,佐佐木还是一个守规矩的男人,这在渔民中是不多的。

从军以后,佐佐木是有机会从女人那里得到发泄的,但是,他宁愿自己解决,也不去碰那些慰安妇。

第一次见到山田百惠子,佐佐木眼前一亮,他甚至觉得山田百惠子那个地方有些像他故去的妻子,这让他浮想联翩了一夜,就着联想,他把自己释放了一把,完后,就有些丧气的感觉。

他也很有些愤愤不平,妈的,这女人,老子不就是握握她的手吗?这算什么?这要是搁在以前,老子想要哪个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呢,还拔枪相向?佐佐木想着想着,“噗嗤”就笑了,这小娘们,还真野性了,有点意思。


佐佐木在驾驶舱里,嘴里叼着烟,想着昨天发生的事,两个士兵看着他毫无由来的笑了出来,奇怪的看着他,其中一个说,“船长,什么好事这么可乐,说出来嘛。”

佐佐木瞪了他一眼,“好好开船吧。”

不过,他心里是很想和这两个士兵分享一下自己的心情,就说,“等你们下来吧,我给你讲故事。”

士兵说,“当真?”

“我骗过你们吗?”佐佐木问,

“那倒没有。”

“行了,好好开船吧。现在这片海域的珊瑚岛礁很多,要小心行驶才是。”

士兵应道,“是。船长放心吧。”


佐佐木说的不错,这片海域是太平洋最南端,靠近帕劳群岛,珊瑚岛礁众多的区域,行船并不容易,所以,佐佐木就得时刻盯在驾驶舱里,不时观察着海面的情况,不断从海图和仪表罗盘上找到合适的航道,及时调整航向。

这条水路,佐佐木以前走过一次。那次他们的船就触礁了,好在利用涨潮及时离开了礁盘,但是,船的损坏还是很严重的,后来不得不就近靠到一个码头修船。那次他还不是船长。

佐佐木知道,马上就要到达上次他们的船触礁的位置了,佐佐木换下了士兵,亲自操舵。

航速已经很低了,凭着佐佐木的经验,这样的速度即使真的触礁,也不至于出现大的问题,而且他在时间上也提前做了规划,有意让船在涨潮的时候通过这片海域,这样,水位会越来越高,危险性相对就低一些。

佐佐木瞪大眼睛,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就这样,过了两个小时,最危险的地方过去了,佐佐木才把舵轮交给士兵,自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是为了骗那些没有经验的士兵的,让他们不要害怕。

佐佐木感到自己后背的汗一直在流着。


佐佐木拿出一支烟来,一回头,发现川崎副官也在,就问,“川崎君是什么时候来的?”

“呵呵,船长,我已经来了一会了,看你在操舵,就没打扰你。看着你专心操舵的样子真让人感动。”

“呵呵,川崎君夸奖了,不过,刚才那一段是有些危险,那是全船人的性命,可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啊。”

“嗯,船长是一个恪尽职守的人。”

“谢谢川崎君的夸奖啊。”

“船长还客气呢。”

两个人一来一回的客气了一会。佐佐木点上烟,猛吸了一口,再长长的吐了出来,才问,“川崎君,过来有事情吗?”

“哦,也算是有点事情,大佐让我过来看看航行的情况,大概还要多久可以抵达?”

“过了这一段,有一段相对好走一些的,这样航速会快一点,如果没有大的风浪的话,我估计一周时间差不多吧。”

“哦,要不还是你亲自去和大佐报告吧。”

“不了,你去说说就行了,我还得再在这里呆一会,我要休息一会,再说,我是不喜欢见官的。哈哈哈。”佐佐木的大咧咧的笑声很有些感染力,两个正在操舵的士兵也跟着笑了。

川崎也不勉强佐佐木,就说,“那好吧,我就代你向大佐报告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驾驶舱,川崎拐了一个弯,到后甲板处看看,赵先亮正在当班警戒,路过赵先亮的时候,川崎没有停下,说了一句,“警报解除,船长把舵,一周到岸。”

这句话就是让别人听见也没问题,只是,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暗语,说山田对他的威胁暂时被佐佐木化解了,那后面会如何再看发展了。

赵先亮不动声色的轻轻点一下头,明白了川崎的意思,川崎已经走了过去。


川崎再到船尾饶了一圈,和几个不当班的士兵说了几句话,才慢慢溜达到大佐的房间去,把佐佐木和他说的话,转述了了一下,义田大佐听了以后,什么也没说,继续看他手里的文件,川崎看看没他什么事了,就退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其实,刚才去驾驶舱的真实意图,是他要确定一下现在的具体位置,以及还需要多久才能到达,他进去的时候,佐佐木正在全神贯注的操舵,他知道这可能是比较紧张的时候,不好打扰他,就一个人在那里看海图,经过佐佐木的几次点拨,川崎已经能从海图上看出点门道了,况且,海图上还有佐佐木标注的点位,所以,川崎清楚的知道了现在船的方位。


回到房间,川崎想起那个漂流瓶,上次准备弄的,字条都写好了,结果山田百惠子进来,他不得不把字条塞进嘴里咽了下去。山田百惠子这个女人很麻烦的,还是堤防多一点为好,大意不得,不过,有佐佐木弄了这一出,应该暂时会稍微消停一段了吧。川崎这么想着,就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他的确也有些累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