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五章 见义勇为

595682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第一节 黄蓉的案子过一段时间才开庭,小苟准备先回省城了。 在回去的长途车上,小朱闭目养神,小苟手里翻着一张报纸。看着看着,小苟打破了沉寂:“哎,小朱,我有个事想不通,想问问你行吗?” 小朱提高了警惕:“什么事?” 小苟回答道:“也没什么事。我就觉得有些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一节

黄蓉的案子过一段时间才开庭,小苟准备先回省城了。

在回去的长途车上,小朱闭目养神,小苟手里翻着一张报纸。看着看着,小苟打破了沉寂:“哎,小朱,我有个事想不通,想问问你行吗?”

小朱提高了警惕:“什么事?”

小苟回答道:“也没什么事。我就觉得有些事情奇怪。”

小朱问道:“你又奇怪什么?难道天蓬元帅当了净坛使者还不消停?又回高老庄了?”

小苟有点不满意:“我说的是正事,跟猪八戒有什么关系?”

小朱笑道:“得,I AM SORRY!不说猪八戒,说正事!”

小苟指着那张报纸说:“你看!报上说有人举报大学副校长写的论文是抄袭的。都当副院长了,怎么还做文抄公?”

小朱看了看报纸上写的名字:“我听过他的讲课,讲的挺好的呀1听说他治学一向严谨,不会是抄袭吧?”


小苟肯定的说;“没错,就是他!你看,他们学校已经召开了学术问题通报会,说学校学术委员会接到举报材后,立即着手开展相关工作,严格按照学术问题处理程序,先由学校研究生院组织校外学科专家匿名评审。之后,学校学术委员会又邀请了国内外公认的同行专家,对此再次进行判定。经过一年多细致缜密的工作,专家组对他学术不端问题的性质进行了投票表决,一致认为:抄袭事实成立,性质较严重。学校随后上报教委免去了他的副院长职务。”

小朱接过报纸仔细看了看说;“他不是辩解说自己引用教科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应该算是抄袭嘛?”

小苟回答道:“你是不是糊涂了?《著作权法》是规定了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或者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不视为侵权。可这位副院长一不是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二不是适当引用,而是连篇累牍的大段抄,这还不是抄袭、还不是侵权?”

小朱叹了一口气:“咳,可惜、可惜!他已经是副院长了,还干这事干什么?”

小苟回应道:“还不是为了当教授、副教授?照我说,这件事也不完全赖他,还是制度的问题。韩愈早就说过:师者,所以传道解惑也。能不能当教授,关键得看教书水平。现在可好,只要上够一定课时,再有一定数量的论文或专著,就肯定能评上。至于你的论文或专著水平如何,你讲课受不受学生欢迎,却根本不在考虑之列。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小朱想了想,觉得还真是那么回子事:“可也是。有些教授的著作还真不敢恭维。除了抄就是抄,有多少东西是自己的?而且他们花钱出书后还要卖给学生,真是误人子弟!”

小苟说道:“所以说,这个评职称制度不改,抄袭问题就没法解决!”

“算了吧!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再说你我都不评那个教授、副教授,说这个事还不是咸糟萝卜淡糟心!”小朱打了个哈欠,又闭目养神去了。

长途汽车拐上了106国道后,车上的喧闹逐渐平静下来。由于长途行车的单调和车子的轻微颠簸,人们都有点疲惫,一个一个的依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有的人已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进入梦乡。不知什么时候,小苟也梦见了周公。

突然,小朱捅了捅小苟,小声的说:“THIEF!”,

小苟惊醒过来,他顺着小朱的目光望去,只见绝大部分旅客都安安稳稳的坐在座位上打瞌睡。斜对面坐着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壮汉,他旁边站着一个穿着T桖衫的青年。由于别人都坐着,只有他站在过道上,鹤立鸡群似的,特别扎眼。小苟感到有点奇怪:“咦,他不是在络腮胡子后面买的票吗?怎么会站在哪里?”

小朱声音压的很低:“哼,那叫‘跟羊’,你瞧着吧!”

他们俩盯着T桖衫,只见他的两只眼睛四处踅摸,一只手却悄悄地伸进络腮胡子的裤兜里。转眼之间,T桖衫用手指把一个钱包夹了出来。小苟正愁没有机会在小朱面前表现自己,现在天赐良机,岂能错过?便冲着“络腮胡子”喊道:“喂,大胡子朋友!你的钱包还在身上吗?”

被惊醒的“络腮胡子”摸了摸裤兜,像碰到蛇似的跳了起来:“哎呀,我的钱包!谁偷我的钱包啦!你这个断子绝孙的臭贼!”

小苟用手指了指“T桖衫”:“你问问这位朋友,钱包在哪儿呢?”

“T桖衫”掏出一把弹簧刀,闪亮的刀尖冲着“络腮胡子”:“是啊,你问问它!钱包在哪儿呢?”

“络腮胡子”满脸惊恐,连连摇手:“不用问,不用问。钱包肯定没在您身上。”

“T桖衫”举着弹簧刀,狞笑着冲小苟走来:“你小子活腻 了吧?他说啦,钱包没在我身上,那是不是在你身上?要不就在这个小妞儿的武装带里?怎么着?扒光衣服让爷们瞧瞧?”

小苟本能地站起身来,捏紧了拳头。心里却觉得今天这个英雄充的不是地方。他刚要张嘴说点恰当的话,却见“T桖衫”的眼里露出惊恐。原来就在他张牙舞爪威胁小苟的时候,只觉得脑后一阵冰凉。听得背后有人说话:“你还没活腻那吧?”

“T桖衫”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白色短袖上衣的年青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T桖衫”恨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在“不宜出行”的日子里上车作了案,结果碰上了便衣。他赶紧跪在车上:“政府饶命!我可是第一次干这事。我家里还有80岁的儿子、20岁的老娘,您千万饶我这一回。”

“T桖衫”的胡说八道使车上的乘客轰的一声笑了起来。便衣没有笑:“冲你张口就叫政府,你小子肯定是刚从号子里面溜出来的。少费话,把钱包拿出来!”

“T桖衫”乖乖地掏出钱包交给便衣。便衣拿着钱包问“络腮胡子”:“你不是说钱包没在他身上吗?这个东西是谁的?”

“络腮胡子” 一句话也不敢说,满脸羞愧地接过了钱包。便衣一边掏出手铐,把“T桖衫”铐在扶手上,一边对“络腮胡子”说:“下车后跟我到局里做个笔录。瞧上去五大三粗的,却长个耗子胆。都像你这样,人家还怎么见义勇为?”

“络腮胡子”低着头向小苟鞠了一躬:“万分感谢,刚才实在对不起。”

小苟刚想说什么,却见便衣走了过来:“好样的,罗宾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