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9月22日电中国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司法人权研究室主任冯建仓22日在第四届北京人权论坛上说,近年来中国在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和监狱服刑人员的人格尊严权方面取得进展,包括逐步推广注射死刑、不再明文禁止监狱服刑人员同性恋及染发、入狱无需“抱头蹲地”等。


看罢这则新闻,不仅苦笑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作为一个一线监狱警察,我知道,我们以后的工作更难做了。



一 先提一个问题:“...不再明文禁止监狱服刑人员同性恋及染发...”,不再明文禁止,那到底是允许还是不允许?


不知道这位“中国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司法人权研究室主任冯建仓”有没有在监狱一线长期工作或生活的经历?正如他所说,“监狱是改造服刑人员的场所,也是国家机器的组成部分,需要体现出特有的威严,”所以,监狱的监规纪律所规定的内容,必须是明确的,不容易产生歧义的,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可以就是可以,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那么“...不再明文禁止监狱服刑人员同性恋及染发...”,是允许呢还是不允许?服刑人员如果做了,该不该处罚?


“表面上看似乎是一个小小的细节,其实却蕴含着尊重人权的意义,每一个权力机关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能充分尊重公民应有的权利。”但,也正是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却可以引起巨大的混乱,把本该“ 需要体现出特有的威严”的监狱搞得没有任何的“威严”。


二 这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退步?


如果仅仅作为一种学术研究,这或许可以算作一种进步,但急急忙忙的就用它来指导监狱工作实践,实在是很不恰当。


(冯建仓说,近年来,在监狱的管理方面也出台了不少新举措,如新发布的《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删除了禁止同性恋及女犯染发等“不准”“不得”等用语和规定,“表面上看似乎是一个小小的细节,其实却蕴含着尊重人权的意义,每一个权力机关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能充分尊重公民应有的权利。”)


我们都知道,罪犯(服刑人员)一是实施过犯罪的人;二是法院依法予以一定刑罚处罚的人;三是正在受到刑罚处罚的人。他们的权利具有不完整性,也就是说,他们的部分权利已经被依法剥夺了,换句话说,罪犯的权利必须小于正常的公民。在一个没有正式明确承认同性恋合法的社会,就急匆匆地删除了监狱禁止同性恋的规定,是很不合时宜的。


这不是一种进步,是一场闹剧。


三 这是不是一个新“标杆”?


云南省高级法院把用残忍手段强*人的李昌奎判为死缓,还自诩为树立“一个标杆、一个典型”,已经被证明是一场罔顾民意与法律尊严的闹剧了。这个教训是所有的法律工作者都应该牢记的。所以,我不愿意看到司法部再导演这样的闹剧,树立这样的“标杆”。



另外,我看到这个消息是在第四届北京人权论坛上传出来的。中国与西方的所谓人权斗争由来已久,我倒觉得,与其搞一些华而不实标新立异的噱头,不如踏踏实实地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更来得实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