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0)

松山生人 收藏 38 16771
导读:《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0)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0)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查找和阅读我写作的《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至(19)篇章,请进入我的“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阅读。如果没有注册铁血军事网的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就可在百度输入“松山生人”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点击“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铁血网”,就可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点击“更多”就可打开页面,我个人中心共有6页,点击第3页,就可找到《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等篇章;同时可查找和阅读《炮兵第1师南疆反击战纪实》(1)序言;(2)第1章:南疆风云变化;以后篇章可按顺序点击选择文章阅读。下面继续讲述故事(20):

第20章:前沿之夜思念亲人

20日傍晚六点钟左右,我们全营各炮连按作战行动计划顺序,分批有序的撤出阵地,各炮连撤出阵地后,向前开进,按上级要求开进到那民村至哥帕村之间的干旱稻田地里集结、休息、待命。我们两岁连队的侦察、无线、有线分队撤出阵地后,向前开进,开进到那民村前面一个无名高地,我们指挥连开设观察所的这个小山头上,全连人员在这里集结、休息、待命。

越南河安县安乐乡那民村,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村庄里分散有几座村民的房屋,这些房屋全部都是砖瓦平房,房屋的结构与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地区、百色地区农村居民的房屋差不多,大多数房屋是横排一栋四房一厅加上厨房和杂房,有的类似锁头形状六房一厅的房屋。这些地方的村民因为害怕战争,全部都已经早早的逃避,藏进山里的山洞里,只剩下一些牲畜,如牛、猪、鸡、鸭等,到处乱跑。

这天晚上,我们在观察所小山头上的战壕里休息、待命。在这里的前半夜(十点钟以前),我们这个两岁连队的指战员,在观察所的前沿阵地,观看了一场真实的战斗。我们看到不远处步兵和坦克兵部队还在不停地攻击敌军目标,向前推进,打击敌人。一阵阵的冲锋号在响,一阵阵的枪林弹雨声,一阵阵的炮弹爆炸声,连续不断。有时一发红色的信号弹升起,照亮了夜空,紧接着远处枪弹的流光,炮弹爆炸时的冲天火光,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步兵和坦克兵战友一定非常辛苦。我们这些两岁兵以前没有亲眼所见真实的战斗场面,现在,我们全连指战员在越南战场上,在观察所的前沿阵地上,近距离的、亲眼所见真实的战斗场面,亲身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与激烈,亲眼所见真实战斗中枪弹的流光异彩,真是非常好看。听到近处传来枪弹的哒哒声、炮弹的爆炸声时,我们全连指战员又提高了警惕性,握紧手中枪,时刻准备消灭阵地前沿之敌。这战场之夜的特殊风景,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们,是怎么也无法想象的。

战场的前沿之夜,所有参加战斗的指战员们,既高兴又担心、既快乐又艰苦、既无私无畏又思念亲人,这种复杂的心情,只有亲身经历过出国作战的人们,才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没有参加过实战的人们,是无法感受到的。

这个晚上的十点钟以后,步兵和坦克兵也停止了进攻,停止了搜捕残敌,也停下来休息了。我们全连的战友们除轮流到周围放哨的哨兵外,在同一条比较长的战壕内,坐在战壕里休息,有的靠着战壕边闭目养精,有的几个人在小声说话,有的在想事情。

这时两岁兵我与许多战友一样,思潮澎湃:想到了出国后,在那民阵地取得出国后的首次战斗顺利,心情格外高兴。想到了第一次出国作战,心情有些紧张是正常的,只要作战时,沉着勇敢,机智灵活,就一定能较好地完成战斗任务。还想到了在开进的沿途,看到那么多伤亡的步兵战友和支前民兵,感到他们为祖国、为人民勇敢战斗,不怕牺牲,是人民的英雄,是革命烈士,他们死得其所,重于泰山!还想到了我们出国作战虽然艰苦又危险,但我们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是自卫还击、保卫边疆的战斗,是为祖国为人民杀敌立功,是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的。

两岁兵还想到了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在战斗中要灵活机动,坚决果断地处理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要争分夺秒架设线路,确保线路畅通,要认真传诵和记录口令,做到不出差错,出色地圆满完成战斗任务,争取为祖国为人民杀敌立功,为家乡的亲人们报喜,这是对家乡亲人们的最好回报!

两岁兵的我与战友们一样,还想到了我们在祖国南疆作战,家乡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们一定非常担心我们的安危,非常关心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况,因此,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千方百计完成好战斗任务,争取早日取得自卫还击战的全面胜利,凯旋回国与亲人们团聚,这是对家乡亲人们最好的安慰!……

在观察所的前沿之夜,身在异国他乡的两岁兵的我,在非常艰苦危险的战壕里,我背靠战壕闭目养精,思绪万千,我想到了家乡,想到了家里的年老父母亲和七个兄弟姐妹,想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

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广东省平远县大柘公社田兴大队松山下生产队。我家祖居松山下,我们整个松山下都姓凌,属于“阿公队”,即无其他杂姓的意思。我的阿公属于凌姓第二十一世,名才仁;阿婆姚氏名观音妹,婆家在大柘镇下田心。我的阿公阿婆生育了七个子女,其中六个女孩一个男孩。听说有个别的女孩幼年妖折,有的从小卖给别人家,没有往来;还听说有两个嫁到江西省去了,一直没有往来。我们兄弟姐妹所知道的,只有我父亲一个独子在家,还一个七妹姑子,从小卖到大柘下田心,解放后嫁到超竹坪里,与林发祥结婚成家。我的阿公阿婆都是一九五八年“大食堂”过后,缺粮缺吃的一九五九年底和一九六0年初先后病死的。

我的父亲,乡亲们习惯地称呼他为“阿烈哥”,现在过了年是64岁,父亲可能老了许多,不知身体好不好?我的母亲,乡亲们习惯称呼她“凤娣嫂”,过年后48岁了,母亲也许老了很多,现在身体好吗?父母亲一定非常思念,一定非常担心远在祖国南疆参加自卫还击作战的儿子!

我父亲解放前经常挑担子、做长工、打短工,一直到平远县解放。因为自己家的田地少,需要租种别人家的一些田地,租田地需要交比较多的租谷,又要上交政府的各种粮食摊派和苛捐杂税,剩余的粮食就不多了,所以要靠挑担子、做长工、打短工谋生。这种谋生方式,一直到解放。

在旧社会,我父亲同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一样,过着靠出卖劳动力挑担子、做长工、打短工和租田地耕种谋生的生活。到一九四九年解放那年,三十四岁的父亲还没有结婚成家,靠出卖劳动力谋生的他,那有钱结婚成家呢?!

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平远县城(老县城现为仁居镇)和平解放,历史的车轮把国民党平远县政权辗得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共产党执政的人民民主政权。这是平远县人民革命斗争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直到解放后的一九五0年冬,我父亲已经三十五岁了,才结婚成家。结婚时正直壮年时期,身体很健康。我父亲没有文化,是一个地道的老实人,为人忠厚老实,待人热情,做工做事认真、负责、扎实、肯干,每件事情他都做得很好,但动作慢些。

我的母亲,乡亲们习惯称呼为“凤娣嫂”,当时正是青年时期,身体比较健壮。我母亲身高约一米四九,国字形脸,眼睛不大,眉毛不密,鼻大口宽,身体偏胖。我母亲出生在大柘镇岭下村,因为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她8岁时卖给大柘郭英屋林姓家做童养媳,她18岁时在林家结婚,婚后生有一女,取名腾凤。她带着女儿与我父亲结婚成家。我母亲没有读过书,解放后,跟着村民们上过一段时间夜校,认得几个字,学会了间单的算数,看称、称东西,学会了做点小买卖。她待人热情,比较会说好话,非常勤劳,艰苦奋斗,勤俭持家,有一种争强好胜、永不服输的精神,做事情动作很快,生产劳动做工只要求动作快,要求数量多,但做事比较乱,不在乎好不好。

自从解放后,贫苦的农民翻身做了主人,土地改革后我家分到了五份土地和房产,有了房屋居住,有了田地耕种,我的父母亲用勤劳的双手、辛勤的劳动耕作,取得丰硕的劳动果实,家庭生活逐步好转。到了一九五一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我父母婚后的第一个小孩出生了,取名亚桂。小女孩的出世,给这个生活逐步好转的家庭带来了欢笑,注入活力。一九五四年的时候,我父母婚后的第二个小孩,因为我母亲孕期不慎,早产妖折了。听说还是个小男孩,我父母非常挽惜。到了一九五七年五月上旬的一天,父母婚后的第三个小孩出生了,取名亚生。我这个小男孩的出生,给这个生活逐步好转的家庭带来了更多的快乐和希望。

我出生后不久,时间到了一九五八年。后来听大人们说:一九五八年国家搞大跃进,人民公社,搞大闹钢铁,各生产队开办大食堂,村民们大家免费就餐,大家在一起吃饭,大家在一起劳动,劳动不计工分,不计报酬,刮“共产风”。上面听喜不听忧,下面搞浮夸风,有人说:“人有多大胆,田有多大产”等等。结果是经不许折腾,大食堂只办了半年多,就无法再继续办下去了,只好散伙,最后还是由各家各户各自做伙食。

就在搞大闹钢铁的年月里,我母亲与本田兴大队徐屋生产队的姚三相识,两人结为好朋友。因为姚三无生育,身边无子女,相识一段时间后,她向我父母亲提出要求,将女儿亚桂送给她做养女,结果,父母同意后,就将我的亚桂姐送给她家养育。

幼年和童年时期,在家、在父母身边生活成长之中的许多事情,因为年幼,记忆不清楚。以上所写这些内容都是后来听父母说,听大人们说的。

我的童年时期,每天都同上屋和下屋的小伙伴们在上屋、下屋的禾坪里面玩耍,或是在上堂、下堂,横屋等房屋内玩耍。玩的都是小伙伴们经常玩的花样。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年复一年,时间过得很快。一九六二年十二月的一天,我的第一个妹妹出生了,父母给她取名桂香。

一九六三年八月底,我七虚岁时,父亲带我到本村的田兴小学报名,就读一年级。当时田兴大队有两所小学,下村的田兴小学和上村的田南小学。

我上小学时,父亲在黄花陂的砖瓦厂做工,砖瓦厂距离学校很近,一般情况下,中午我都到父亲做工的砖瓦厂吃午饭,午饭后,就在砖瓦厂附近玩耍,到时间了,就自己去上学。

一九六四年一月的一天(农历一九六三年十一月某日),我的第二个妹妹出生了,父母给她取名冬香。

在我上小学时期,每天下午放学回家后,就帮助家里放牛。当时养猪养牛都是“公有私养”,各家各户不准私自养猪养牛。所谓“公有私养”意思就是猪和牛是生产队公共所有的,分到各家各户饲养。那户人家养一头牛,生产队一年给那户人家记多少工分。养猪鼓励各家各户大家都要饲养,猪养大屠宰后,过磅给生产队,生产队按重量给各家各户记工分;用所得工分来参加生产队的年终决算、年终分配粮食和资金。

从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以后,黄花陂的砖瓦厂关闭了,我父亲不在砖瓦厂做工了,回到生产队做工分。在生产队劳动时,他经常在生产队“驶牛”,“驶牛”的说法是客家方言之一,意思是用牛拖着犁、耙耕田地。在水稻田里犁田、耙田称为耕田,在旱地里犁地、耙地称为耕地。他是老实人,经常早出晚归,做工非常认真,做得很好,乡亲们称他做工是最本份的人。

少年时期的我,每到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都同上屋和下屋的少年伙伴们一起玩耍。那个时候社会上放的电影大多数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南征北战》等战争故事片,所以少年伙伴们看了电影后,平日玩耍时,也学着电影上的镜头,打起小仗来。小伙伴们找来木板用铅笔画手枪模样,然后用手锯子沿线锯,自制成木头小手枪,然后到屋背长满树木和杂草丛林中去,穿来穿去,在树木和杂草丛里面,穿成一条一条地道似通道,上面看不出有通道,这样就可以隐蔽人员,使对方难以发现。然后小伙伴们分成两组,一组人员代表好人(八路军、解放军),一组人员代表环人(日本鬼子、国民党军),大家统一时间开始,开始后就分别钻进树木和鲁机杂草丛中的通道里,小伙伴们右手都拿着小木枪,如果那一组的人员先发现对方,就举起小木枪,说一声:“砰、砰”,对方的人员就当作被打倒了,如果那一组的人员先把另一组的人员全部打倒,那么这个组就当作打赢了。两个组轮流做好人,轮流做环人,这样玩起来感觉比较公平合理,小伙伴们玩起来也比较有意思。

夏天的时候,少年伙伴们就到小河里去玩水,分组进行打水仗。有山果子的季节,伙伴们约好去上山采摘山果子。比如:春天时节,山上的石榴花开时,伙伴们一起到屋背的后山上去摘石榴花;夏天的时候,伙伴们一起上山摘禾算子;夏末秋初时节,伙伴们一起到比较远的山上去摘当梨子,唐梨子等。

在“文化大革命”的初期,一九六六年冬季的一天,汕头地区的陆丰县上来了二个姓叶的年轻人,经过媒人的介绍和劝说,我的父母亲同意将她们的女儿腾凤嫁到陆丰县新田分社去了,这一去至今就无往来了。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我第三个妹妹出生了,父母给她取名月兰。因为我父母连续生了三个女孩,封建意识较浓厚的父母亲,想再生个男孩,所以取名月兰,看能不能拦住,不再生女孩。到了一九六九年九月的一天,我第四个妹妹出生了,父母亲的愿望没有实现,还是生了个女孩,父母给她取名满香。在八年时间里,在无计划生育的时期,我的父母连续生育四个女孩,随着妹妹们的先后出生,我们家的人口急增至七人,成为一个大家庭。因为人口多,需要的粮食也要多,需要的生活必需品也要多,这样家庭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父母亲的负担也就越来越重了。在那些年月里,父母亲除上午、下午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外,还要早出晚归做许多事,还要做许多家务,劳动量很大,非常辛苦。

在“文化大革命”的初期,原来的黄花陂南台农场,来了解放军某部队进驻。黄花陂的场本部进驻的是部队机关,每天从早上到晚上有几次的军号声在那个地方吹响,原来农场的大坝里,下店子,拗背塘等地,进驻的是某部队所属的各分队。部队经常搞军事训练,搞农业生产和副业生产(主要种菜)。每年进行一至二次的步枪、冲锋枪、手枪、机枪实弹射击,有时也进行40火箭筒和六0迫击炮的实弹射击。每次实弹射击结束后,小学生们都会跑去捡各种子弹壳,有时去挖子弹头,捡到子弹壳和子弹头后就玩耍。我们上小学时,经常看到解放军走路时队伍整齐,步调一致;唱歌时,歌声整齐、嘹亮;训练时,支农劳动时不怕苦,不怕累;实弹射击时,枪法打得准,使大家感到非常敬佩。从那时起,在我的心中树立了对人民军队、对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崇敬心情,自己心里想,长大后能当上解放军该有多好啊!

在“文化大革命”的后期,解放军某部队撤走后,县里决定在原黄花陂南台农场的基础上,兴办黄花陂果林场,大种柑桔等果树,安置部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

一九六九年九月,我上六年级时,当时上级教育部门规定,五、六年级合班,小学改为五年制,初中、高中改制为各二年。同时要求,各大队开办初中班,各公社开办高中班,本地学生就近读中学。由于五、六年级合班,到小学六年级毕业时,全班学生有四十多人。小学毕业后,就在田兴附中上初中一、二年级。

从上五、六年级开始,到上初中一、二年级,在这几年时间里,我们松山下的十多个上下年纪的学生,每当农忙季节,星期一至星期六的每天下午和星期天,放学回家后,放下书包,就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有时帮助大人种黄豆、种花生;有时跟着大人去铲除黄豆、花生中间的杂草,有时为插秧苗的大人送秧苗,有时为打稻谷的大人传禾,有时帮助大人晒稻谷,收稻谷等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每半天,生产队可记二分至三分工分,这样全年累加起来,也有一部分劳动日值,也能分配到一些粮食,弥补家里的一些粮食。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我的弟弟出生了,父母亲给他取名亮生。弟弟的出生,让父母亲感到非常高兴,他们的愿望终而实现了,我也不是单丁独子了。

在读初二的后期,一九七二年六月,我在田兴附中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一九七二年七月,我与同学们上完初中二年级,就初中毕业了。

一九七二年九月,我进入平远中学高中部就读,一九七四年七月高中毕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一声号召:“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千千万万个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广阔的农村去接受再教育,去学习、去锻炼成长。我高中毕业后,因为当时没有高考,城镇的毕业生都要上山下乡,我们农村的毕业生,理所当然回乡务农。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小在农村生活,对农村有所了解。当我高中毕业回乡务农后,才真正体会到,人们所说的:“农村是一所大学校”的真正含义。

农村确实是使人学会生存本领,锻炼人艰苦奋斗,吃苦耐劳,勤俭朴素的地方。在农村务农期间,什么样的农活我都做过,都体验过、都学会做了。在参加生产队劳动过程中,我跟着老农民学会了播谷种、插秧苗、收割稻谷,打谷子,晒谷子,挑谷子,学过犁田、耙田等;学会了种黄豆、种花生、种甘蔗、种甘薯、种烟叶、种各项蔬菜;学会了挑沙子,装车等。挑沙子、并装八吨车,在当时年代,五、六个人靠铁锹,一锹一锹把沙子装满八吨车,确实是非常辛苦的事。现在来看,这所每天同泥水打交道,不成文的大学校,使我学会了生存的本领,使我终身受益,无论是到联系队支农劳动,还是去团部农场插秧苗、收割稻谷,样样难不倒我。

一九七四年冬,生产队换届选举干部,村民们大家都选我当队长,但我考虑到自己刚从学校出来不久,不懂农业生产,怕难胜任,就要求村民们另选一位有经验、有年纪的人当队长,我任生产队会计。虽说是当会计,但生产队的内外事务都要我去处理。在我担任会计的近二年时间里,积极配合队长,里里外外,勤勤恳恳,边学边干,积极创造条件,发展粮食生产,提高粮食产量,多增产稻谷,改变长期缺粮状况;同时组织一部分青年人发展多种经营、种冬瓜种豆角等菜类,一部分挑到市场上去卖,所得收入买回生产队要用的肥料和农药;一部分冬瓜菜类分配给社员群众,从而改善社员群众的生活。

经过二年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边学边干,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得到了全体村民的好评和称赞,也得到了大队团支部、党支部的好评。一九七五年度,我被共青团平远县委授予“全县优秀共青团员”的光荣称号。

一九七六年上半年,平远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农村对人才的需求,以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为榜样,决定在平远县石正公社安仁大队和安南大队里面的富石水库,创办一所“平远县五•七大学”。全县各个大队选派的学员,于一九七六年七月一日,按时到平远县石正公社安仁大队上面的富石水库“平远县五•七大学”报到,学员总数有一百七十多人。

当时“平远县五•七大学”设立四个系,分别是农业系、林业系、畜牧系、水电系。四个系的分布是:林业系设立在富石水库大坝的左边山坡上;水电系设立在富石水库大坝的右边堤坝侧面;农业系和畜牧系设立在富石水库上游水口,也可以说是水库尾上面,那里有一些稻田和旱地,比较适合农业系和畜牧系教学和实践活动。

我初到富石水库的“平远县五•七大学”,感受到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风景美丽,真是读书的好地方。当时的“五•七大学”是半工半读性质的学校,也就是半天时间上课学习,半天时间生产劳动。一般情况下是上午授课学习,下午生产劳动。我在那里读了半年后,正好赶上冬季征兵,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初,我报名参军,当时“五•七大学”有许多人报名参军,但经政审、体检合格,被选上当兵的只有五人。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底我应征入伍,来到53806部队服兵役。我入伍后在侦察班当过计算员,在有线班当过电话员,一九七八年一月任有线排七班副班长,一九七八年三月代理七班长,一九七八年九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先锋战士。……

现在我带领一个阵地有线班,同战友们一起参加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平孟首战告捷,支援步兵和坦克兵突破前沿,快速推进,为夺取自卫还击战的胜利树立了信心。出国后,在那民阵地我们130火箭炮1营打得准、打得好,取得了出国后的首战胜利,取得了显著的战绩,受到了军炮群和师首长的表扬,得到了步兵指战员们的称赞。接下来的战斗任务还很重,我一定要带领全班战友,坚决完成作战任务,争取为人民杀敌立功。

这个晚上,我还与本班的新战友张助各、齐金楼、张国安、梁腊云、孙寿祥等在一起谈心,了解新战友们的思想情况,问他们苦不苦?累不累?能不能适应战场环境?新战友们愉快地回答:“苦一点、累一点,算不了什么,我们能够适应艰苦的战场环境,我们决心努力完成好作战任务,确保按时架通线路,按时沟通有线通信联络,保障射击指挥,争取为祖国为人民杀敌立功,请班长放心。”听了新战友们的一席话,我感到非常高兴、也感到比较放心了。

在这里的后半夜,除轮流放哨的哨兵外,我们都是坐在战壕里,靠着战壕边睡觉。不时远处传来一些枪声和爆炸声,不时又把我们吵醒了。就这样我们在观察所的战壕里,在战场的前沿阵地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晚上。……

2011年9月20日至23日写于广东省平远县城。

2011年9月23日23时50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战场的前沿之夜,所有参加战斗的指战员们,既高兴又担心、既快乐又艰苦、既无私无畏又思念亲人,这种复杂的心情,只有亲身经历过出国作战的人们,才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没有参加过实战的人们,是无法感受到的。

谢谢老兵,让我们感受了临战前的心理,这种感受也许我们一生都不会经历!老兵的童年生活很丰富!没想到老兵在当兵前还是大队干部!

 以下是引用sunstone777 在第34楼的发言:
向老兵致敬

谢谢战友的支持和敬意!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以下是引用小老百姓一个 在第35楼的发言: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是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谢谢老战友的支持和理解!

38楼wuchh

不容易,上过战场的人就是不一样,祝好人一生平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