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乱阴霾下的“日不落帝国

华晓静 收藏 13 16171
导读:英国病了   穷人、黑人、少数族裔、排外分子,这些人群被习惯性视为动荡因素。可是,近距离观察骚乱参与者后,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   娜塔莎.莱德,24岁,受过大学教育,社会福利社职员。偷窃一台售价500美元的电视机,随后自首。出庭受审时,她双手捂头。她的母亲说,女儿作案后一直躲在卧室里哭泣,“甚至不知道自己干吗要拿那台电视机。她自己屋子里有一台27寸的。”   史蒂芬.赫尔,音乐界崭露头角的新秀,他抢了一把小提琴抱在怀里,被警方当场抓获。   更吸引眼球的还有担任

英国病了


穷人、黑人、少数族裔、排外分子,这些人群被习惯性视为动荡因素。可是,近距离观察骚乱参与者后,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


娜塔莎.莱德,24岁,受过大学教育,社会福利社职员。偷窃一台售价500美元的电视机,随后自首。出庭受审时,她双手捂头。她的母亲说,女儿作案后一直躲在卧室里哭泣,“甚至不知道自己干吗要拿那台电视机。她自己屋子里有一台27寸的。”


史蒂芬.赫尔,音乐界崭露头角的新秀,他抢了一把小提琴抱在怀里,被警方当场抓获。



更吸引眼球的还有担任2012年伦敦奥运会青少年形象大使的切尔西.艾夫斯,这位18岁的田径好手不但向警察投掷砖头,还带头袭击手机店。父母在电视上看到视频,目瞪口呆,三思后将女儿送到警察局。


田德文认为,在金融危机背景下,欧洲社会现在有一种暴戾之气,社会各个阶层在心理上都处于一种压抑状态。很多矛盾解决,不诉诸法律,却选择暴力,社会动荡可能性增强了。


用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的话说,光靠逮捕不能防止类似骚乱再次发生,英国需要汲取教训,解决那些相当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


英国资深记者马克斯.黑斯廷斯指出的骚乱病根是“英国多年来的教条自由主义培养了这批不明是非、没有文化、为福利所供养、以残暴为时尚的年轻一代”。


BBC最新公布的警察局统计数据也表明,正在各地方法庭接受审讯的犯罪嫌疑人中,95%为男性,82%不到30岁,其中69%不足24岁。


当地时间8月14日,伦敦一家法院外,一名母亲与11岁的儿子站在一起。几天前,孩子趁骚乱偷走一只垃圾桶,面临指控。母亲满脸困惑,只问了一句:“为什么?”


也许所有英国人都在问为什么。英国左翼和右翼还在争辩,观察家也各有立场,但至少人们看到,骚乱参与者不分种族、性别、地域,年龄跨度也很大。所以,卡梅伦才发出感慨:“英国病了”。


这场大病涉及经济、社会、道德等各个层面,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甚至认为,骚乱的重重阴霾表明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已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方向。


卡梅伦的“卡特里娜时刻”


范围如此广泛的暴力冲突其原因无法用简单的一句话概况。批评者纷纷把矛头指向卡梅伦政府。有人将骚乱比作卡梅伦的“卡特里娜时刻”,将英国政府如今处境与美国布什政府2005年应对卡特里娜飓风不力的窘境作比。


《金融时报》刊文指出,卡梅伦对局势严峻性的认识过于迟缓。骚乱之初,他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仍在外地继续休假,直到局势难以控制后才返回伦敦。


此外,卡梅伦决定聘用美国“超级警察”威廉.布拉顿担任顾问,学习打击街头黑帮的经验,也惹得英国警察普遍愤怒。



布拉顿曾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警察局局长、纽约市和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市警务专员,对暴力活动实施“零容忍”策略。


英国警方认为卡梅伦所做决定是对本国警察职业水准的羞辱。大曼彻斯特警察联合会主席伊恩.汉森说:“我们愤怒、失望和一定程度上的不信任(卡梅伦)应该与我们对话,而不是求助5000英里外的某个人”。


在伦敦警察联合会成员保罗.德勒看来,更让人气愤的是,政府虽然把美国“超级警察”布拉顿聘为顾问,却又不把布拉顿的一些有效举措当回事。


“布拉顿先生在纽约和洛杉矶任职时,第一件事就是增加街头警察数量,”德勒说,“我国政府则是要做相反的事。”他提醒,政府为抑制财政赤字要把警方预算削减20%,2000名伦敦警察和数以千计其他地区的警察将失去饭碗。


作为世界上安装摄像头最多的国家,英国全境有4200万个摄像头,每人每天平均被监测不下300次。


但摄像头背后的监控力量,在政府削减公共开支背景下,警队大幅裁员,执法能力受到影响。而不久前,《世界新闻报》所引发的窃听风暴,导致警察局长辞职,警方内部群龙无首,也严重挫伤了警方公信力。


卡梅伦自己也承认,骚乱最初“部署到街头的警力简直太少了”,因为警方一开始把骚乱当作公共秩序事件而非刑事犯罪。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伦敦警察抱怨说,由于经费紧张,警方行动一切从节俭出发,而6日晚上值班警察又非常少,这让不法之徒看到可乘之机,“在8日晚骚乱几近失控之前,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站着并观察,而不是强力应对。”


英国《星期日镜报》和《独立报》联合发布民调结果显示,对英国警方与政府之间的“口水仗”,多数民众支持警方立场。


目前,唐宁街10号已经决定授予警察更多权力,包括可以要求衣着可疑的人摘下面罩,防暴弹、橡皮子弹和高压水龙“24小时待命”。法新社报道,在英国历史上,高压水枪只在北爱尔兰教派冲突中使用过,从未在英国大陆派上用场。


真正爱国的声音


就在警方平乱之际,数百名锡克教徒在伦敦城西绍索尔地区组织摩托巡逻队,以对付骚乱者。东南郊埃尔特姆的居民也自发保卫家园,这里是伦敦的白领社区。


“自发保卫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呢?”居住在爱丁堡的旅英华人付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坐公交车,车载电视正播出骚乱画面,就听到邻座一个白人妇女对她的小孩说,别去惹那些黑人。”


卡梅伦强调,此次骚乱不是“种族问题”,而是“抢劫等犯罪”。工党议员乌玛那也对首相发出警告,说很多人想把骚乱往“种族化”方向定性。



英国伯明翰市居民塔里克.贾汉在骚乱中失去了21岁的儿子哈龙。但他强忍悲伤,呼吁身边年轻人不要报复,“这不是一个种族问题。我们家收到来自社会各方的慰问和同情。今天,我们站在这里,请求所有年轻人,为了我们社区的团结,保持冷静。”


塔里克.贾汉来自巴基斯坦。哈龙和两个朋友在试图保护他们社区的商店时被卡车撞死。


伯明翰位于英格兰中部,是英国第二大城市,也是种族最为多元的城市。以巴基斯坦移民为主的南亚裔人占伯明翰人口五分之一,以加勒比国家移民为主的黑人占人口7%。南亚裔、黑人族群以及白人警察之间曾数次严重冲突。


英国多家全国性报纸大篇幅报道贾汉以及他的呼吁,称这是 “真正爱国”的声音。专栏作家丹尼尔.汉南写道,“所有这些坏消息中,塔里克.贾汉让我为自己是英国人而感到骄傲。”


眼下英国政府正考虑采取多种措施,严惩暴力活动参与者。


社区与地方政府大臣埃里克.皮克尔斯直言,作恶者必须受到惩罚,“逐出廉租房可能听似过于严厉,但我认为眼下不是小心翼翼的时候”。


伦敦附近旺兹沃思成为第一个实施这一做法的区域,向一家参与暴力活动的廉租房住户发出驱逐通知。发布通知是驱逐程序第一步,最终能否驱逐由法官裁定。其他一些城市正考虑效仿。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抢劫、盗窃其实就是英国人的优良传统,我们应该加强认识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