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中外资料了解纳粹德国及其武装部队的各类罪行.

足球国王 收藏 22 9833

事先声明:

1.本人不太赞同苏联的政策及斯大林及其领导层的决策

2.本人资料均引自正规网站及机构,我将把原帖或来源贴出以供参考

3.本人发表这些资料,纯粹是由于本人对纳粹主义的愤慨,没有针对任何个人和现在存在的组织,只是一些历史资料和报告

4.如果对本人引述的资料有质疑,可以发帖或回复指出

5.英文资料由于本人英文水平有限如果翻译不周,可以提出质疑或更正

6.俄语资料由于本人俄文水平有限如果翻译不周,可以提出质疑或更正

6.德语资料由于本人德文水平有限如果翻译不周,可以提出质疑或更正

7.如果在发表过程中发重复了或者有人插楼,麻烦帮忙删除掉。



以下节选自《东线1941——1945》

并不拟展开对德占苏联地区的深入研究。但从军事上来说,却完全有必要对苏联军人在战争中战斗精神的“源泉”——仇恨,略为涉及一下。

在冷战时代的西方,犹太人被描绘成纳粹主义唯一的受害者,而唯一需要为此负责的也只是希特勒及其纳粹党。除此之外,德国及其武装部队被描绘为世界上最“善良”、最“文明”的入侵者。浩如烟海的书刊、杂志、音像制品刻画出了一个英雄形象:无数德国军人为了日耳曼民族的荣誉而英勇战斗,并以清白的行为使光芒万丈的军旗和漂亮的军服都没有受到丝毫的污染。在东部战场,他们是把俄国人民从斯大林暴 政下解救出来的光明使者。而在艰苦卓绝的后期战争中,大无畏的德国战士则抗击着无数俄国人如同潮水般的野蛮进攻,以拯救自己的妻子儿女不受来自“亚洲的野蛮人”凌辱。

同时苏联红军被赋予了及其狰狞的形象:不仅是斯大林的暴政工具,而且是东方野蛮的现代象征,并在斯大林和他的元帅将军们的纵容下无节制的发泄战争兽欲。描绘此种情况的书籍和报道,虽然称不上浩如烟海、满山遍野,却也是俯身可拾了。(这就是所谓的“被遗忘”)

而在冷战时代过去的今天,一些“修正主义”倾向的西方历史学家开始怀疑上述说法,并谨慎的认为:“德国军人的制服并非总是那么干净”。但他们所依据的仅仅是一些零星暴行的报道,却根本无法掌握其规律,也谈不上任何系统研究。相形之下,苏东崩溃后,德国、以及一些急于“回归西方”的东欧国家中兴起的歇斯底里的右派历史大颠覆却把对德国国防军的吹捧推向了顶峰。在今天的大众传媒中,文明勇敢的德国武装部队,野蛮而粗鲁的俄国人,已经是被广为接受的固定形象。

已经消失的苏联,也没有在官方材料中留下多少德军罪行的迹象。除了罗列一些杀人数字和尸体堆放地点外,他们对具体暴行几乎毫无涉及。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俄国的档圞案馆却堆放着长达32公里的德军暴行档案。出于某些政治考虑(与西方和民主德国的关系,党的失误导致人民被入侵者屠 杀可能有损其威信),斯大林和他的继承者们禁止发表这些材料。而现在似乎也只有研究犹太人命运的人对此感兴趣。

但今天,笔者却打算给大家介绍几个事实。不是为了自我炫耀,也不是为了鼓动什么,渲染什么,灌输什么,而仅仅是为了反映一点事实、一点基本事实、一点德国武装部队的基本事实。和苏联的宣传,以及党卫军的屠犹行为(在苏联有60到100万犹太人被杀)相比,他们才为苏军注入了更大的“力量”。


1941年7月,一个刚刚组建不久的德国步兵师开赴东部前线。这是一个“根正苗红”的武装部队陆军师。其番号是第707步兵师,下辖第727、747步兵团,第657炮兵团。作为一个只有2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的野战师,该部队最初没有承担第一线战斗任务,而是在已成为中央集团军群后方的白俄罗斯担负警戒任务。

1941年8、9月间,该师提交了一份报告,宣布他们辉煌的战果:在仅仅一个月里,第707师处决了10431名“游击队员”和“游击队员嫌疑分子”!考虑到该师的编制,几乎每个士兵都取得了击毙一个敌人的战绩。果然战果辉煌。

可是笔者明明记得,几乎所有的西方历史学者在他们的著作中宣称,41年冬季以前,俄国游击运动仅仅存在于苏联的宣传中。而即使根据“宣传渲染”的苏联材料,直到41年秋季,中央集团军群后方总共只有4万游击队,而且零散的分布在斯摩棱斯克以西的大片地区。德国陆军总司令部关于游击队活动的第一份报告是1941年7月25日才提出的。由此,我们可以想象所谓“游击队”是什么人。有的西方历史学者则干脆认为,第707师处死的这1万多人就是平民。



如果一个师在游击队尚不活跃的一个月中就处死了1万多苏联人,那么在整个东线军管后方地带的10个到20个陆军师及众多陆军特遣队(不包括党卫军的警察警卫部队),在游击队最为活跃的1942、43年,以及东线大崩溃的1944年,又屠杀了多少苏联平民呢?按照规定,每死亡一个德国人,或者隐藏一个游击队员和苏联士兵,都要处死50到100个苏联人。根据中央集团军群的报告,每个月在其后方地区(这只是占领区的一部份)都要处死几万人。而在1943年1月则首次处死了超过10万人(当月苏联游击队总人数不过8万人)。这种血 腥 讨 伐几乎在东线其它战区也在进行着,受害者总数不下600万,刽子手则主要是陆军后方部队。(不知道这种“处决游击队算不算暴行?)为这种大屠杀而颁发的专门勋章在德国至今是“合法”的。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日本军在中国的作为:大量平民被作为“中国败残兵”和“便衣队”而被杀圞害。1937年冬季的南京大屠杀就是这样发生的。只不过日本人事后没有颁发勋章,只是把一批将领撤了回来。




在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中德军以损失70000多人的代价攻下了这个要塞,曼施坦因曾经将此战役中数千苏军伤员和平民在克尔曼高原自爆事件称为贡档没有人性的证据,但事实证明了在这些"很有人性"的德军面前,这些殉难者做出了明智的选择。此役之后德军屠杀了三分之二的居民和战俘,剩下的则被送往德国做奴隶劳工。在整个克里木德军将144000多平民不分老幼塞进船里再开炮将其击沉,对企图游上岸的幸存者开枪扫射,不留一个活口,在德军占领克里木期间共有25万平民被屠杀。

曼施坦因一直坚称这些事他毫不知情,不过可惜的是这些屠杀在苏联的其他德占区地方也在反复的上演,无论是党卫军还是国防军都在忠实的执行着上层要肉体消灭5000万斯拉夫人的命令。即便是曾经爆发过反苏暴动的一些城市也一样不能幸免的被他们所期盼的“解放者”洗劫掠劫。

在1941年6月30日,西乌克兰首府利沃夫市被苏联红军放弃,德军第1山地师随后占领了这座城市。这座在1939年之前还属于波兰拥有一百多万人口的城市在德军到来之前就发生了由波兰民族主义者和一些旧资本家领导的反苏暴动。当德军到来时,这些人高举着鲜花欢迎着他们的“解放者”进城。但是这些“解放者”进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要求这里的所有女性居民都必须“自愿”的“安慰”远道而来的雅利安战士们,一些人稍微表示抗议就旋即被枪杀。接下来一系列由“解放者”主演的丑剧开始了,第1山地师的师长兰茨少将放纵德军在这座古老的城市进行了持续数周的“解放”,一切强奸、抢劫、杀戮等等行为都是被允许的,随后进来的后续部队也加入了这一暴行。当1944年苏军反攻回这座城市的时候,利沃夫市民又立即主导了反德起义来“欢送”他们的“解放者”们。

大家或许知道,在前民德的档案材料中,曾经发现过200万份堕胎记录(这就是200这个数字的出处,结果被某人篡改成了“在战后被划归波兰的原德国东部地区,被强奸者达200万人,”还加上一个“其中24万人死亡。”),堕胎者在父亲一项上填的是“俄国士兵”。这些材料成为苏联军队在德国纪律极端败坏的证圞据。一个英国人还撰写了一部专著。从此,苏联军队就被称为“红色强暴机器”。但这位英国作者同时也说出了苏军此类行为的根源:德国武装部队曾经从被占领的苏联领土掠夺了大量妇女充当妓女。其手段,在笔者看到过的一位苏联记者的回忆中可见一斑:在大卢基地区,5名苏联妇女由于拒绝到德国士兵的妓院报道而被枪杀。为了杀一儆百,德国人还为此张贴了告示。这种暴行在东欧的其它地区同样存在。在著名的利迪泽村大屠杀中,全村25岁以下的妇女都被送往军队妓院。有时甚至连犹太妇女也遭到这样的待遇。



对德国在东线的行为,英国军事史学家安德森·克拉克·华尔什的评价最为准确:“德军可以对苏联军民实施任何暴力,包括抢劫、强奸和杀人,而不用担心受到惩罚。虽然许多指挥官不赞成纳粹及其政策,拒绝执行和传达这些命令,但对苏联男人、女人和儿童的大屠杀是广为存在的。" 很多人都在为数十万德军战俘死于西伯利亚而悲痛,有的则举例说有大批苏联战俘自愿留在德国是说明了德军优待俘虏。但据德国公布的数字,在二战期间共有超过400万苏联战俘死于集圞中营,相当于其总数的80%,这些苏联战俘自愿留在德国肯定不是想要报恩




In "Forgotten Survivors: Polish Christians Remember the German Occupation" (2004), Richard Lukas writes:

"The Germans killed their Polish victims in a variety of ways-- shooting, gassing, hanging, torture, hard labor, lethal injections, beatings and starvation. The first victims of the gas chambers at Auschwitz were Poles and Russian POWs. The Nazi determination to obliterate the Polish intelligentsia resulted in wiping out 45% of Polish physicians and dentists, 40% of professors, 57% of attorneys, 30% of technicians, and a majority of leading journalists." (5)

The term "genocide" was first coined to refer to Poles. From the first days of occupation, the Nazis began a merciless and systematic campaign for the biological destruction of the Poles. Polish POW's were slaughtered; statues and cultural sites were razed and 200,000 Polish children with Aryan characteristics sent to Germany for "Germanization."

波兰的基督徒理查德卢卡斯在“被遗忘的幸存者:回忆德国占领时期”(2004)中写道:

“德国在以各种方式残害波兰的受难者 - 射击,毒气,挂,酷刑,辛勤劳动,致命的注射,殴打和饥饿。在纳粹坚决的执行下,奥斯威辛毒气室的第一批受害者是波兰和俄国的战俘。包括大量的波兰知识分子,在屠杀过程中,医生和牙医的45%,40%的教授,57%的律师,30%的技术人员,大多数著名的记者都名列其中。“ (5)

“种族灭绝”一词最早是在纳粹对待波兰人中创造的。从占领的第一天起,纳粹开始了对波兰人的人种灭绝的无情和系统性的运动。无数的波兰战俘被屠杀;(代表波兰文化的)雕像和文化遗址被夷为平地,20万与雅利安人的有相同特点的波兰儿童送往德国进行“德国化。”



The treatment of Jews in Nazi-occupied Europe depended on the changing Nazi relationship to host nations and allies. For example, the 5,000 Danish Jews were mostly unscathed because the Nazis wanted good relations with the Nordic Danes, and access to their farm produce. Unlike the Poles, the Danes were very protective of their Jews.

Nazi persecution was held in check as long as Hitler desired peace with England, or good relations with Russia. However the invasion of Russia June 22, 1941 signaled the beginning of a genocidal death-struggle. In this war zone, Slavs and Jews who were unfit for slave labor, (i.e. 70-90% of the total) were marked for extermination.

纳粹在其占领区对于犹太人的态度取决于纳粹德国对于该占领区不断变化的态度。例如,居住在丹麦的五千名犹太人大多毫发无损,因为纳粹希望保持其与北欧人种的丹麦人的良好关系,并获得他们的农产品。不同于波兰人,丹麦人非常袒护当地的犹太居民。

如果希特勒能够与英国的保持和平,或与苏联的拥有良好的关系,他也许将使纳粹的种族迫害和审核变得更为温和。然而,1941年6月22日对苏联的入侵,暗示了该地种族灭绝和与死亡斗争的开始。在这些发生战争的地区,纳粹认为这里的斯拉夫人和犹太人(其中总数的70%-90%)如果不能成为奴隶就必须被消灭




In the Nazi mind, all Jews represented the Bolshevik peril. "German National Socialism and Jewish Bolshevism could not coexist," German soldiers were told. "This is a war of extinction." There is simply no way Jews could escape the fate of Russians in general. By July 1942 the first extermination camps Belzec, Sobibor and Treblinka were opened.

所有的犹太人在纳粹的心目中,参加了布尔什维克的人被认为是最危险的。 所有的德国士兵都被告知“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和犹太的布尔什维主义是不能并存的,这是一个彻底灭绝对方的战争。”其他地区的犹太人能逃脱的命运一般的苏联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脱。 第一个大规模实施种族灭绝的集中营1942年7月在贝乌热茨、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被开始使用了。







The Jewish holocaust took place in the context of "Generalplan Ost" <http://www.dac.neu.edu/holocaust/Hitlers_Plans.htm> ("General Plan, East") the planned genocide of over 50 million Slavs, 75 % of the population of Nazi-occupied Poland, Ukraine and Russia. The Nazis intended to "Germanize" a few of the remaining 25%, and keep the rest as agricultural serfs who wouldn't even learn to read.


The Nazis managed to kill 20 million Russians including 7 million civilians by a variety of means. Three million Russian POWs died from bullets, deliberate typhus infection and starvation.

在“Generalplan OST”http://www.dac.neu.edu/holocaust/Hitlers_Plans.htm(德语,意为“东方计划”)中,(纳粹计划)将超过5000万斯拉夫人进行计划性的种族灭绝。其中计划将让纳粹对其占领的波兰,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全部人口中的75%的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进行大屠杀。其余25%的保存下来作为农奴,并使(不准其得到文化教育)甚至不会识字。


纳粹(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运用各种手段杀死了超过两千万苏联人。其中包括超过700万苏联平民,三百万苏联战俘死于子弹,故意斑疹伤寒感染和饥饿。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