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戒:谍血风云 第一卷 乱世涉江湖 第十九章 步步生死路[2]

小凉蛋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size][/URL] 走近,是一桩青砖红瓦,四周丈把高砖墙围成寺庙,大门的外围又用竹篱笆扎起数十米的圆形小院,里面种着各式瓜里蔬菜,香气扑人。 寺庙的住持是一位年近70的老和尚,身边有两小和尚,见来者衣衫褛褴,体虚气弱,住持以为是战败的官兵或是匪兵,连念了数个“阿弥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


走近,是一桩青砖红瓦,四周丈把高砖墙围成寺庙,大门的外围又用竹篱笆扎起数十米的圆形小院,里面种着各式瓜里蔬菜,香气扑人。



寺庙的住持是一位年近70的老和尚,身边有两小和尚,见来者衣衫褛褴,体虚气弱,住持以为是战败的官兵或是匪兵,连念了数个“阿弥陀佛”,见对方没有恶意,便让小和尚为他们端上一盘水果,有葡萄、苹果、桃子。



谢过住持后,两个人狼吞虎咽地吃了个干净。还觉得没有添饱肚子,周二求住持给碗水喝,一碗下肚,才感觉肚子里有了些东西。



住持问道:“你们从何而来,为何如此这般?”



周二慌称:“母亲去世多年,父亲又被劫匪所杀,自己和弟弟幸免逃了出来。”



住持道:“阿弥陀佛。”



见住持信为真,周二又装出可怜相,求住持录暂时收留他们兄弟俩,给口饭吃。



佛家人慈悲为怀,也就勉强答应下来。但有个规定饭不能白吃,他们需要每天挑水、扫院、摘瓜果……



就这样,他们暂且被安顿下来,好歹能有口饭吃,倒也觉得天无绝人之路。



住持的两个徒弟,一个名叫一文,一个叫一采。平时除了读书念经,闲时也同师傅去化缘、采药。活得恬静而富足,无欲无求。



这样的生活,让狗事儿很是向往,只可惜过住持答应只收留他们五天。



当日晚,狗事儿问一文:“你为什么做和尚?”



一文道:“因为我心中有佛。”



又问:“这荒滩野地的,就不怕盗匪打劫吗?”



一文道:“佛门净地,盗匪岂敢乱来。”



夜里,狗事儿怎么也睡不觉,他要和周二商量一件事,刚一张口,就让周二吃惊不已。



“怎么,你想当和尚?”



“有什么不好?”



“好,好,只是人家要你吗?”



“不是就说。”



周二感叹道:“远离乱世,又可免于官府抓捉,还能吃饱肚子,就是……”



“就是什么?”



周二低声说:“听说做和尚不让娶媳妇。那怎么受的了?”



“我压根就娶不起。哈哈……”



第二天一早,扫完院子,狗事儿一直等在住持的门口。见他似乎有事,便让他进来,只能狗事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住持忙问:“何事?何事?”



狗事儿说:“恳请师傅收留我做徒弟,我什么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只求有口饭吃就行。”



住持脸色很难看:“这怎么可行?本寺暂收留于你,是出于佛家慈悲。”



狗事儿跪着不起,见状,住持叫一文与一采把他拉起。只见狗事儿眼窝哭得红红的,住持看不下,问道:“你到底有何难事?”



狗事儿动情地编了一个故事,说几年前母亲给地主干活,偷了几把粮食回来,后被地主发现,只把母亲打得卧床不起,不能干活,很快便离开人世。父子三个相依为命,时逢大旱之年,为生活所迫,父亲带他们出来逃荒,不巧路遇劫匪,父亲被杀,仅有的一小袋粮食被抢,兄弟二人幸免逃脱。



只听得那住持连连举手念道:“罪恶,罪恶。”对他愈发同情有加,便问他:“你若诚心入佛门,须遵五戒十善,专心修行佛法。”



“只要让我入佛门,做什么都行。”



“念你如此执著,本寺就答应你的要求。”



随后,剃头换装,进行了简单的拜师入佛仪式,住持赐他法号为一飞。



见寺庙收狗事儿为徒,周二心里很矛盾,自己不知入佛门是好是坏,和住持说说情,会不会也收留自己。于是也壮着胆去碰碰运气,收就收,不收拉倒,自己还等着娶媳妇呢。



住持说:“你们兄弟二人愿齐入佛门,说明你们心中有佛,请见谅本寺不能再收徒弟,阿弥陀佛。”



碰了一鼻子灰。周二也不计较这事,什么时能结整逃亡生活,娶个个老婆,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想到此,不禁念起家中的周大与周三,还有父母,不知他们会不会受自己的牵连,越想越难受,禁不住流下泪来。狗事儿发现后还以为,不让他入寺气得要死。一问才知不是,便安慰个不停。



回过神来,周二还是一口一个狗事儿,狗事儿不乐意了:“不要再叫我狗事儿,我现在是一飞。”



“一飞?啊好名字,好名字。”



没有人知道他叫狗事儿,就不会有官府的人抓到他,周二灵机一动,也给自己换个名子,与一飞相仿,叫二飞。



“哪听说过有姓二的,总得有个姓吧?”



“你以前不也叫狗事儿吗,哪有姓狗的?”



狗事儿愣了愣说:“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人们从小就这么叫我,我爹姓张。”



“那你就叫张狗事儿?”



“……好像不是啊。”



“哪你看我改个什么姓好?”周二一时想不起姓什么好。



狗事儿有了主意:“跟着大官儿姓,人们以为你是其亲戚,说不定能虎虎人,没人敢欺负你。”



“好主意,好主意。”周二连口称赞。



拍了拍脑门,终于有了,兴奋地说:“上次听那个死鬼牛山说过,州府大人姓郑,那我干脆也姓郑,就叫他文化郑二飞。就说我是郑大人叔叔的大爷的亲兄弟的孙子,哈哈,谁惹得起?”



狗事儿连忙捅了他一下,低声说:“你吓死人了,又提牛教头牛山,不想活啦。”



周二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快了,连连吐舌头,幸好没有人听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