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的底线在哪里?

狐狼001 收藏 0 59
导读: 这些天在上海,傍晚在复旦大学跑完步,为了吃晚饭,沿着邯郸路往五角场的方向走过去。每当路过复旦新闻学院对面几家餐馆集中的地方,总能看到一位穿着蓝色衣服从下水道挖液体的中年男人。对我这外国人来说,这一场景够新鲜的。我站在旁边观察一会儿,餐馆的员工以及上海的行人一点都不好奇,看都不看,正常地走来走去。 我很奇怪,过去问那位先生。 “先生您好,您这是在干什么?” “……” “先生您好,您在挖什么液体呢?” “……” 先生好像很不希望被问及的样子,周围充满臭味


这些天在上海,傍晚在复旦大学跑完步,为了吃晚饭,沿着邯郸路往五角场的方向走过去。每当路过复旦新闻学院对面几家餐馆集中的地方,总能看到一位穿着蓝色衣服从下水道挖液体的中年男人。对我这外国人来说,这一场景够新鲜的。我站在旁边观察一会儿,餐馆的员工以及上海的行人一点都不好奇,看都不看,正常地走来走去。


我很奇怪,过去问那位先生。


“先生您好,您这是在干什么?”


“……”


“先生您好,您在挖什么液体呢?”


“……”


先生好像很不希望被问及的样子,周围充满臭味儿,我有些忍不住,先生好像很习惯的样子。


“先生,我这些天每天都能看到您在这挖液体,这是您的工作吗?”


“……”


这样下去,无法沟通。先生出着大汗,显得疲惫不堪。我决定给他买一瓶冰啤酒,我刚跑完步口渴,正想解渴。我走到100米远、位于邯郸路和国定路路口的全家(Family Mart),买了两瓶冰镇三得利啤酒。


我把一瓶啤酒递过去。


“先生,辛苦了,冰啤酒,要不要喝?我也刚干完活儿,要解渴了,我多买了一瓶,咱们一起喝好不好?”


先生转过头,依然有些犹豫。


我想:“这位先生的妻子和孩子在哪里呢?这位先生很辛苦,他是一个人在城市里奋斗,每天干这样的体力活,皮肤都黑了…..”


“哥们儿,别想太多,我只是多买了一瓶嘛,来,咱们干杯。”


先生终于向我伸出手,拿了啤酒,我们俩干杯,开始聊天。


我问他:“大哥,这是在挖什么呢?”


先生这次没有不理我,直截了当用方言告诉我说:“地沟油啊。”


我回应:“地沟油?什么是地沟油?”


先生接着说:“你不知道啊?你不也看到了吗?就是从地下沟里挖出来的油啊。”


在中国媒体上,我听说过“地沟油”这个东西。我一边在脑子里回想舆论焦点,一边接着向先生问:“大哥,挖地沟油干什么啊?不是你们家用吧?这个油对身体不好吧?”


先生想了一会儿,不开口。我就把啤酒递过去,说:“咱们干了。”


先生慢慢地说:“我知道这东西不健康,又不是我家用的。”


我紧接着问:“那到底谁用啊?你不会把它炼制起来重新卖给人民吧?”


先生回应说:“我也是打工的,老板要我怎么着,就怎么着呗。”


我本能反应问:“谁是你老板啊?这样挖地沟油很不好啊,谁让你这么干的?”


“……”


冷静下来想,既然这位先生说这是他的工作,就不可能说谁让他干的,这是商业机密,就不问了吧。


“大哥,不好意思,我问多了,但你为啥在这挖呢?还有很多下水道嘛。我每天能看到你,怎么非要在这里呢?”


先生转身,用手指着一家餐馆,悄悄地对我说:“人家出油多啊。”我在路边打听了一下几位行人,大家纷纷说,这是一家以干锅牛蛙闻名,在上海当地很受欢迎的一家餐馆。


很惭愧,来中国已有8年,现在才开始认真关注“地沟油”。


据《凤凰网》专题“万吨地沟油流向餐桌”,地沟油可分为三类:一种是将下水道中的油腻漂浮物,或者将宾馆、酒楼的剩饭、剩菜,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出的油;一种是用劣质猪肉、猪内脏、猪皮加工提炼后的油;还有一种是用于油炸食品的油使用次数超过一定次数后,再被重复使用或往其中添加一些新油后重新使用的油。在炼制“地沟油”的过程中,动植物油经污染后发生酸败、氧化和分解等一系列化学变化,产生对人体有重毒性的物质。


“地沟油”的蔓延正在引起众多刑事案件,引起公安部、卫生部等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和重视。


据多家媒体近日报道,9月13日,公安部统一指挥浙江、山东、河南等地公安机关历时4个月,成功破获一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2名,同时扣押食用地沟油100余吨,摧毁了涉及14个省的“地沟油”犯罪网络,捣毁生产销售“黑工厂”“黑窝点”6个。但据调查,已有万吨地沟油流向餐桌。


据新华社9月18日报道,按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统一部署,卫生部组织科技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食品药品监管局、粮食局,以及中国疾控中心等共同研究制定了“地沟油”检验方法论证方案,并组建了包括油脂加工、食品安全、卫生检验、化学分析等领域权威专家和相关机构在内的检验方法论证专家组,对相关技术机构研发的检验方法进行科学论证。


在中国互联网上,有关“地沟油”的新闻铺天盖地。国务院办公厅在2010年7月时已经发布文件,决定组织开展地沟油等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这点足以说明,“地沟油”早就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此次,警方破获特大利用“地沟油”制售案,则表明政府处理这一涉及国家之民生、安全、形象问题的决心。


“地沟油”让我回想的是2008年年初突然“轰炸”日本舆论的“中国冷冻毒饺子”事件。从2007年12月底至2008年1月下旬,日本兵库、千叶两县的一些地区,若干个家庭逾10人先后发生呕吐、腹泻的食物中毒症状,被送医救治。其中3人情况危重,1名儿童一度昏迷。因一系列病例的临床反应高度相似,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经调查,发现所有患者在发病前均食用过原产于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天洋食品厂的同一品牌的冷冻饺子。


这一案件后来影响了中日关系若干年,也一度成为了日本民众对华情绪严重恶化的重要原因。直到2010年3月底,中国警方终于侦破这一毒饺子案,查明中毒事件是一起投毒案件,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吕月庭抓捕归案。


在观察中国社会8年的过程中,我比较确切地认为,那次跨国“毒饺子”刑事案件似乎成为了中国老百姓密集关心食品安全问题的契机。后来,“毒奶粉”、“瘦肉精”等相关事件也引起了公众广泛关注。可见,“食品安全”是涉及百姓生存、生活、生命的民生问题,是跨越内政与外交的问题。


进入2011年以后,中国国家领导人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关注度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4月1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表示:“近年来相继发生‘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彩色馒头'等事件,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


5月2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到天津保障性住房小区和食品质量监督检测机构考察时对工作人员表示:“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安全是关系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大事。你们是食品安全的守卫者,一定要坚决执行食品安全法,严格把好食品安全关,确保广大人民群众都能够吃上放心的食品。”


5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出席全国食品安全工作专题会议时表示,“要完善和严格执行食品安全法律法规,让犯罪者承担应有的刑事责任,使不法分子付出高昂代价,对违法行为给予最大震慑,使其不敢以身试法。”


除了国家领导人在一个月内连续公开发表高度关注食品安全的言论外,常委李克强在国务院里担任了食品安全委员会主任这一点本身足够说明了中共中央严格处理有关食品安全违法或犯罪行为的态度。


了解到“地沟油”事件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因为有些人群确实觉得挖地沟油可以降低用油成本,比用正常渠道购买食用油便宜很多,才会做出这一似乎被认为“打破社会道德、良心及底线“的事情。其实,冷静下来思考,如前所述,挖掘并使用地沟油的社会风险是巨大的,其销售者与被销售者都要面临人身风险。


那为什么还会蔓延呢?刚开始,我以为根本的原因在于贫困,中国还有众多的人不得不坚持“即使冒险,谋生第一”。深信,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些人群还存在,甚至存在下去,这是深层次的结构困境。


然而,多位食品安全专家曾公开表示“地沟油不可能上餐桌,因为地沟油要加工成可食用油成本很高”。既然不是用在餐桌,即民生上,那用在哪里,谁在占地沟油的便宜呢?


据新华社9月18日报道,公安部披露横跨多省特大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将一起集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零售等六大环节的地沟油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


作为食品安全问题的一角,“地沟油”案不仅关系到“贫困”这一经济底线和“诚信”这一社会底线,还关系到了“利益”这一政治底线。或许,这三位一体的局面对中国人来说不意味着什么,还是那句老话,“已经习惯了”。但从我这个外国人的角度看,“已经够复杂了”。


本文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第三眼”2011年9月21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